瓦咩

狗屁倒灶

【蝙超/段子】你想不想堆个雪人(JL后,关于冰冻呼吸

憋不住了发1个脑洞,只有OOC属于我👌私设你超没恋爱过

三刷之后冰雪奇缘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邓摇

一口气吹出去把荒原狼那斧头冻住的时候,超人自己也愣了愣。这是冰冻呼吸第一次被用出来,氪星人以前从没有发现过这项能力。在大战中的关键时刻突然爆发小宇宙打倒boss是很正常的,但肾上腺素消退之后,新能力要如何控制就成了大问题。
克拉克·肯特,神奇地重返了人间的小记者,回到星球日报的第一天就出了岔子。
“我发誓我只是在正常地呼吸,好吧,也许还叹了口气——但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把那堆资料吹倒的。露易丝没有怪我,可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真糟糕。他叹着气,巴里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递出一块披萨。

“你能帮我把咖啡冰一下吗?”布鲁斯问。
克拉克懵了懵,接过白瓷的杯子,对着它轻轻吹了口气。
那杯咖啡的表面泛起了涟漪,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再试一次。”对方说。
克拉克恍然大悟,他眨眨眼睛,把咖啡杯递回去:“布鲁斯,你可以直接把我带到训练场去。”
蝙蝠侠沉默着,接过杯子离开了。

“阿尔弗雷德,我以为他会更喜欢家常一些的方式。”
“我恐怕您的意图太明显了,韦恩老爷。也许直白点会更好。”老管家仔细查看着车子的引擎,“茶放在你身后。”

布鲁斯把克拉克带到了那片湖边,韦恩的玻璃房子就在他们身侧。
“来,用力吹。”蝙蝠侠说。
超人探究地看他一眼,姿态端庄地用吹生日蜡烛的方式缓缓吐出一口气,他身前的草地上凝结出一片白霜。
“再用力点。”蝙蝠侠下指示。
克拉克飘起来一点,深吸一口气,鼓起脸颊,用力一吹——
大半湖面都结成了冰。
“干得好,超人。”布鲁斯赞许地说。

“你能帮我把咖啡冰一下吗?”布鲁斯问。
克拉克笑了,接过杯子,对着杯沿轻轻吹了一口气。
咖啡冰成了一坨。

“仅仅是让你体会到如何使用这种能力,并没有使你控制它的水平提高。”布鲁斯沉思着说。
克拉克有点不太高兴,他抱着手臂:“至少我现在不会随便就吹出一阵狂风了。”
“我们得弄清楚这个,否则万一哪天需要的只是风,也许你却会冻死人。”
“而整个联盟里只有你要担心这个问题。”
对话陷入僵局,虽然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克拉克在后悔自己的失言,蝙蝠侠已经转身走了。

那片湖面冻住了好几天,好在蝙蝠洞有别的出口。巴里兴高采烈地在上面溜冰,然后拉上了维克多和亚瑟。戴安娜没有参与,她笑着说这是孩子的活动,只提醒了他们别在冰面裂开时不小心掉下去。
天气确实在变冷。
克拉克独自训练冰冻呼吸的能力。玛莎告诉过他:集中注意力。他试着寻找那种感觉,把每一次成功使用这种能力的经验整合起来对比思考。最终他给一杯咖啡成功降温,克拉克想去告诉蝙蝠侠,却在这时收到了来自韦恩大宅的请柬。

草坪很大,几台造雪机在努力工作。克拉克把手揣在上衣的口袋里,一脚踩进深雪。
可恶的有钱人,不,你不能这样想,他为你买了家银行。
布鲁斯穿着便服,裹得像个熊。他看着超人走近,露出带着点不安的神情。
“克拉克。”他喊了一声,然后踌躇了几秒,“你想要堆个雪人吗?”
什么?那部电影。他觉得我像那个没法控制自己的冰雪女王?确实有点。他把我当成孩子了吗?他可能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道歉。
“除非你唱一遍Let It Go。”克拉克笑了起来。

“不,我开玩笑的。停下,布鲁斯。”

“你能帮我把咖啡冰一下吗?”布鲁斯问。
克拉克照做了,这次很完美。
“谢谢,超人。”
“那你能给我一个真爱之吻吗?”
布鲁斯抬起头,看向氪星人的蓝眼睛。和这颗星球一样美,他想。
“为什么不呢。”他回答。

END

评论(21)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