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沙受可棒

也放读书观剧笔记,觉得烦的GN千万不要关注我😂
人义圈混乱邪恶,除了上下铺不拆什么都吸一口。
一块黄瓦,一只红羊。
一个产粮的杂食。产想产的粮。
有明明在热圈却总往热圈中冷圈钻的天赋。
想吃粮……饿到哭泣。

看我截到了什么!!!!!
舔嘴唇!!!!!
嗷呜!!!!!

【赵立春X沙瑞金】桥(八)

啊……

狐邪:

雨又突然落下来。


丛林地带的雨和北国不一样。下起雨来也像盖着一层罩子,闷得透不过气。沙瑞金喃喃念起一首诗:


“阴郁


的雨


飞着斜的目光。


电线流着铁的思想,——


象铁窗一样


清清楚楚。 ”


赵立春欣赏不来这些,除了钦佩沙瑞金的记忆力之外,只觉得一字一句都泛着冷光。


“我没读过多少书,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听起来……怎么这么黑暗。”


“就是黑暗的人写的,从黑暗里出来的人语言最有力量。不是么。”沙瑞金停顿一下,想了想咧嘴笑着说道:“那我念点别的,或许你会喜欢一点。”


“我们挺进不歇, 


为了 


死后 


也能化为 


轮船、 


诗篇 


和其他长久的事业。” 


沙瑞金不知道他死后一身尸骨能化为什么长久的事业。他开始时对那些崇高庄严名词的理解一切都是模糊的,像漫流的水,然后,渐渐有了,轮廓。是那些战壕、坑道、年轻的脸庞和沉重的死亡塑造形状。如今身上颓败的气息和朝气蓬勃的改革开放时代格格不入,尽管如此,也没有这个时代同样宣泄着的信仰坍塌后的狂乱。这种经历死亡的人对整日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骄子们,也许会像鲁迅戏谑新月诗人那样:咦,玲珑零星邦滂砰珉的小雀儿呵,你总依然是不管甚么地方都飞到,而且照例来唧唧啾啾地叫,轻飘飘地跳么?没有见过血从血肉里喷涌和痛苦睁大的瞳孔,对世界高呼不相信,在没有英雄的时代里想当个普通人,可不就是唧唧啾啾地叫,轻飘飘地跳么。


许多年后赵立春在恶补了一些苏联文学后才发现平静温和的沙瑞金喜欢的是激烈和尖锐的东西,比如马雅可夫斯基的诗,和你死我活的战斗。赵立春觉得在这方面沙瑞金和他是一样的,只是沙瑞金多数时候也许是在克制这种天性,赵立春想过沙瑞金靠什么来克制,他见过血,杀过人,身上留着弹孔愈合后的伤疤,脑子里有挥之不去的痛苦记忆。赵立春想过沙瑞金是怎么样在历经这个世上最残酷的一面,依然保留质朴单纯的世界,仿佛有着无限的温情,他甚至会露出孩童的懵懂,对周遭事物无知无觉,自成天地。赵立春没有想过沙瑞金会在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中,将枪口对准自己。


到了住所门前,沙瑞金请赵立春进去坐坐。赵立春不是不想,迈出一步又犹豫,说:“你辛苦一天,早点休息为好。”


“那好,你也早休息。”


沙瑞金目送赵立春,转身准备进屋子。同时走了两步的赵立春立定,回头说:“我明天不能送你了。”


“明白。”


亚热带的太阳升起得格外早,天没亮赵立春就带领部队出发,天边发白的时候回望了一眼营地,沙瑞金可能已经登上大卡车离开。赵立春期待着下一次神秘体验的降临。


慰问团的车在弯弯扭扭的路上颠簸,这个地方,车上的人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路过的人有很多这辈子都无法离开。


一路上汽车哐哐铛铛,打点漫长枯燥行程。小王看了沙瑞金好几次,终于问出压了一路的问题:“我看您和赵营长关系不错,你们认识很久了?”


“我见过他两次,要说久,也确实挺久了。”上次见赵立春是五年前,那会儿他还能打仗,还能光荣负伤。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很好奇?”


“不是好奇赵营长,而是好奇你愿意交往的人。”


沙瑞金认真在想赵立春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个勇敢的人。”


回到军区后不久沙瑞金接到通知,中央军委下令裁撤昆明军区。在转业军官的名单中,沙瑞金看到了赵立春的名字。


赵立春给首长敬了一个礼,挺胸离开房间,门轻轻闭上,和之前的每次离开一样。没有问为什么是昆明军区,为什么是十四军,为什么偏偏是他。尊严就是节制,就是不允许自己有多余的动作,在厄运来临的时候,眨一下眼睛都是多余的。



一点感想

你沙,是根金瓜,哪里需要,哪里拉。
stk醋王色情狂,汉东第一人渣。

拉二胡.GIF

已列入葬禮歌單。
畢竟我是個希望朋友們能在我墳頭蹦迪的人;)

徐主任徐院长徐校长都帅得我发昏……吴刚老师的演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演什么是什么帅到爆炸啊啊啊啊qwq

徐悲鸿,你不要以势压人!

毕主任肥肠好笑了😂

全职高考(一)

雖然並不吃全職,但是這位是我女神必須打call!!!!!!!(激動到語無倫次)ballball首頁不要打我😂
(`_ゝ´)我猜我又要日常掉粉了……

七世有幸:

全职高考


 


(全职高手 高考盲狙题 浙江卷)


 


答题人/七英俊


 


【阅读下面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有位作家说,人要读三本大书:一本是“有字之书”,一本是“无字之书”,一本是“心灵之书”。对此你有什么思考?写一篇文章,对作家的看法加以评说。】


 


门铃响了。


 


喻文州走过去打开门:“小卢?怎么了?”


 


蓝雨的天才小少年独自站在酒店走廊里,完全看不出赛场上的锋芒毕露,眼巴巴地攥着个小本子:“队长,作业写不出。”


 


喻文州眼皮跳了跳,硬着头皮接过本子:“什么作业啊?”


 


“怎么了怎么了,我看看我看看。”黄少天从他身后凑过头来瞧了一眼,“作文本?写什么作文啊,写不出就空着呗,小孩子心眼不要太实诚,反正你那些同学读一辈子书赚得都不一定有你多。”


 


“少天,读一辈子书的话本来就不会赚钱。”喻文州提醒道。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全明星赛,所有在役的职业选手都被邀请过来,主办方包下了一家豪华酒店供他们留宿。


 


全明星赛基本是表演性质,因此各家战队也没有做什么紧张准备,更多地是把它当成难得的度假。别说是十七八岁最爱玩的年轻选手,就连蓝雨这两位正副队长这会儿都是开着电视随便翻台。


 


卢瀚文就没那么逍遥了,别人出去玩,他还得做作业呢。


 


卢瀚文之所以还没辍学,完全是迫于家长的压力。哪怕他少年成名日进斗金,老一辈终究还是不能接受中学辍学这种事。


 


电子竞技本来就是高强度工作,不可能分多少精力给课业。卢瀚文能混到现在,全靠自己智商过人,但成绩就非常不够看了。好在他家里也明白这一点,只不过想让他好歹混个高中文凭,至于再往后面,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职业选手吃住基本都在队里,平日里老师管不着,家长也鞭长莫及。所以当初签约的时候,卢瀚文的爹妈那是握着喻文州的手殷殷嘱托,恨不得聊个三天三夜。可怜喻队自己还是个单身狗,就俨然捡了半个便宜儿子,还真的生怕青春期小孩沾染什么恶习,总留一只眼睛关注着。


 


但即使是喻队,要说在高中课业上还能给什么指导意见,那也太强人所难了。


 


喻文州捧着题目苍白地念道:“高考作文真题之2017浙江卷。有位作家说,人要读三本大书:一本是有字之书,一本是无字之书,一本是心灵之书。对此你有什么思考……”


 


“什么?高考真题?你才高几啊就要做高考题了?而且这什么鬼题目,什么有字书无字书的,我能有什么思考,技能书我倒是有点思考。”黄少天吐槽。


 


喻文州这次没有反驳他,因为喻文州也看不懂这是什么鬼题目。


 


“老师说平时作文多写写高考命题,对我们有好处。”卢瀚文说,“老师还说我作文太差了,完全是小学生水平,再不进步就要找家长谈了。”


 


“你老师打荣耀吗?”黄少天问。


 


“呃……好像打?”卢瀚文不确定,实在是平时去上学的机会太少,都是远程教学。话又说回来,他这么个明星跑去学校,会引来围观不说,万一把满校的青春期小孩全带得沉迷荣耀,那校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ID多少?找家长是吧,让他来神之领域找我,我跟他谈。”黄少天唯恐天下不乱。


 


“少天少天。”喻文州连忙阻止,“还是好好对付这篇作文,没准就不用谈了呢。”


 


卢瀚文眼巴巴地望着他。


 


喻文州架不住这双小狗狗眼,硬着头皮艰难回想:“嗯,作文的话,好像是要举一些实际例子比较好……扶老奶奶过马路之类的……”


 


“不是吧队长,老师说是小学生水平你就真的自暴自弃了?题目写了那么多‘书’字,起码要举例几本书吧我觉得,就比如说……嗯……”黄少天苦思冥想,“巴黎圣母院什么的。”


 


喻文州愣了愣:“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卢瀚文立即一本正经地拿笔记下,虚心求教,“巴黎圣母院都讲了啥?”


 


黄少天张了张嘴。


 


“小卢啊,事事都问别人是没法进步的,要自己学习自己思考啊。”黄少天开始语重心长。


 


“哦。”卢瀚文失望地转了个身,准备去挑灯夜读巴黎圣母院。


 


喻文州看不下去,把孩子拉了回来:“看来我们是没法指导你了,我想想办法。”他沉思两秒,“咱队里学历最高的是谁?”


 


黄少天闻言也望天考虑了一下:“学历大家都半斤八两吧,倒是老叶他们那队好像有个特别牛逼的高材生。”


 


喻文州笑笑:“叶修那队?国家队?”


 


“哦哦,”黄少天也反应过来叶修已经退役了,“大意了大意了,我是说兴欣,不过那选手不太熟,我来打电话问问方锐。”他说干就干,当即摸出手机拨了过去。反正时间还早不怕扰民,这个点连张新杰都没睡。


 


“喂?”那头有人接起,听背景音还有点吵。


 


“方锐大大,请问你们队里那个那个高材生叫什么来着,嗯对罗辑,他住哪间房啊,房号多少?有事登门请教。”


 


“他们都在我屋呢,可你找他能请教啥,念经吗?”


 


“不是不是……”黄少天还想解释两句,猛然发现这声音有点不对,“老叶?!”


 


“雷猴。”叶修招呼道。


 



该说不愧是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吗……居然还有阅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