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清阿lo塞的僵尸粉(1551是真人的朋友能不能多和我聊聊天)

沙雕日常

终于开始上课了我永远喜欢上课1551周日还有讲座听👌


今天有欧洲影片分析,果然又是永远都躲不过的卡里加里博士和一条安达鲁狗……剃刀割开眼球的时候全班都倒吸一口冷气🌝

老师:看欧洲电影,就像是一个智力游戏。……如果是想在课上看电影才选了这门课的别系同学,欧洲电影比较不好看,你们可能会失望。……我们科班出身的,就是要建立起一个知识体系。

……是要把影片导演理论流派这种东西都背下来吗!慌得一批()

开个点梗

顺懂/瑜昉/衍生


不要点武侠因为正在写😂

不要点飞空因为正在写👌

不要点真阔因为目前还不知道人设和人物关系(虽然我已经开始脑青梅竹马破镜重圆了(。)


点梗请具体一点!像阔阔胸前的润滑油牌子一样具体!像东哥帅气的发型一样具体!

车的话请留下前因后果和体位要求!有什么癖好也可以提出来!


看我能力范围,写我能写的😂大概两千字左右。

时间截至下周日晚上。

😘

【狙击组/顺懂】折枝·ch3(非典型ABO A!顾顺/O!李懂

全员存活 轻松向 非典型ABO 设定为Omega【】求不满会导致大力出奇迹🌝

前文:ch1 ch2

只有OOC&BUG属于我这个军盲OTZ

个人相关产出整理


【狙击组/顺懂】折枝·ch3


大家一起学习治国理政思想,有一有二,书声琅琅。

房间里只有李懂不在。

他去医院了。

杨锐给批了半天假,让李懂去做个全身检查。批假的时候队长瞪大眼睛,把这小子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心说不像生着病啊,这生龙活虎的,敲门那会儿还以为要把我门给砸了呢。

不过李懂绷出一张坚毅顽强的脸,告诉队长自己现在状况非常不对劲。说着说着就要举拳向桌示范一把。也不想想真砸裂了还得跑后勤报修去,忒麻烦。杨锐看那势头,让他唬得赶紧给挡了,说行行行你去吧,可千万别对医生这样啊。李懂抿了抿嘴唇,点点脑袋。

于是现在李懂在基地医院里头,他想了想,挂了个内科。

反正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挂内科应该没错……总得先试试呗。

等李懂一板一眼地把他眼下动不动大力出奇迹的这个事儿说清楚了,连后脖子上发烫难受的那一小片皮肉都低下头给医生看过。结果人家迟疑了一下,有那么点吞吞吐吐的意思,还没说上两个字呢,李懂就躁得简直不想继续,只觉得心烦。

他深深吸气,再吐出去,强迫自己冷静,认真听。李懂原本就是这样的人,愿意把事情一条一条捋清楚——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那就解决掉完事。


顾顺倒没觉出多少不对劲。

他们这群人,彼此之间喜欢比划几招,分个高下。但那都是自家较量,真要论起来,实在没一个是不能打的。李懂最近战斗力突然飞跃,他一开始还怪开心的,想着李懂现在打起架来一个顶俩,正适合带出去现,就算自个儿伤着了都觉得特别长脸。后来发现这小孩儿脾气也跟着力气涨呢,私底下忍不住点了几句,还被李懂那眼神给戳得小心肝都颤了颤,简直要自我反省。结果李懂反倒主意打定,直接请假跑医院了。

现在李懂回来,首先就去找杨锐。顾顺心里竟因此而冒出一点不快,确实只有一点,微妙地一闪而逝。自己又觉得好笑,知道是无聊的念头,毫无意义也不知何起的。于是立刻碾灭了。像柳枝在心口拂了一记,甘露滚落无痕。

他那左胳膊还没好,僵在那儿,挺傻的样子。顾顺叹了口气,听杨锐说:“……对李懂,你记得要多注意点。他现在情况特殊。”

“我是他爸还是他妈哪?”顾顺皱眉头,学他们队长那个操心的语气,“不是你上次说的吗,‘千万不能把人当孩子看,要对李懂有信心,有些事情就让他自己摸索去’,还跟我说要放手要放手——强调了多少遍啊?”再放手人都要丢了。

“别贫,”杨锐有点被他逗乐,声音笑起来,话还是严肃的,“你自己心里没点数?都是你看着的,你现在得对他负责。”

“凭什么啊?”顾顺一下不乐意了。这不乐意也是心虚的不乐意,究竟想着什么,只怕顾顺本人都莫名其妙。感情这玩意儿就是经常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忒不听话,就晓得折腾人。

轮到杨锐叹气了:“凭什么?就凭那小子现在最信任你。”

顾顺一愣,条件反射对此嗤之以鼻:他确实在干预李懂的心理状态,确实在把控李懂的调节能力,但他都是推波助澜,有他能快点,没他也行,那小孩儿自己也能从坎上跨过去。李懂多靠谱啊,难道顾顺在旁边跳个啦啦操就把人给带跑偏了?

可难以抑制地,他还是有点窃喜。

这什么毛病!顾顺长叹一声,领命去和李懂谈心。


TBC

越写越不着调了2333……发出想要聊天的声音!

其实我大纲才写到第五章🌝现在有什么想看的情节都可以告诉我hhhh

深夜真情实感哭一哭


他是从月亮上坠下来的露珠,轻轻地,轻轻地落在年轻人的心口。年轻人捧住他,像拢着一只夜莺,那指尖真温暖,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实打实地触碰。他看出来了,便弯下腰,脸颊贴着那只手,嘴唇轻轻地,轻轻地印上了掌心。


为什么发糖这么频繁我还在哭?😭😭😭


现在想到明年大年初一能在大银幕上看他俩一左一右坐着,两个人亲密无间共渡难关我就……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去买的时候,我说一百毫升肯定用不完。
导购小哥哥斩钉截铁:怎么会用不完!

……好的叭🌝

真的好甜哦……hhhh是omega的香味了!

“西部的落日硕大而金碧辉煌,仿佛是从一种无生命的深渊里长出来的凶猛植物,只是不停分泌出金色的光线,再把这箭簇一样的光线掷向每一棵树的生,每一片黄色土地的生,每一道沟壑的生,每一条嶙峋峡谷的生。它像一种无生命的生命,蛮横有力,强暴万物。白虎山上的黄土吸饱了这样浓烈凶猛的阳光,变得通体金黄剔透,天上地下,这么大规模这么浩瀚的金色汇聚在一起,天真单纯而扫荡一切。”
——孙频《松林夜宴图》
这段大概是小说里面我最喜欢的部分之一,几乎每次安利都会搬出来2333

相比之下这段就有点过头,不过也许只是我个人对某些词语存在偏见:
“油画里的背景是古明州的亭台楼阁,万川映月,月湖中随潮涨落的水则碑,粉墙黛瓦下的月光竹影,从竹丛旁的一扇梅窗里望过去,是秦氏古戏台上流光溢彩的金色穹顶。亭台楼阁深处立着一个男人的背影,看不到脸。中国金碧山水苍冷的底子里,弥漫着菱传师宜在江户时代盛极一时的妖冶颓靡。”

唉我是真的很喜欢这篇……有着决绝的锋利和难得的宽和。

“她背负着玫瑰的十字架俯下身去吻他。只有在性爱中她才不再是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她亲眼看着自己从我变成了我们,我们被创造出来。她的绝望和孤独就在那一瞬间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稀释和解救。这种解救是如此的庞大,以至于她无法从中逃脱。”

“月光这么白,北方的大雪都没有这么固执,这么凶狠。没有把一切事物都撂倒的决心,我穿得更厚,才敢从月光里穿过。”

“十里黄沙嚣张,百年鸡鸣温柔。衰落的河流,用岸裹紧身子。”

语言是真有力量的,就看如何运用它。就算是玩文字游戏,也要看玩得是否巧妙。堆砌不难,准确才难。

(算是奇怪的有感而发)

附孙频《松林夜宴图》线上阅读地址: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87342110102xg0k.html

深夜呓语

一边嗑人设一边嗑关系rio真是嗑到头掉……这什么神仙CP绝美爱情啊😭

每天一遍新青年:“有一天我喝多了,然后我就唱那个歌,然后我就看那个MV,就特别特别感触当时。就觉得,某个时期,我也在同样的地点,也在漫无目的地、迷茫地,看过。你想上海那么大,人那么多,人民广场又是一个人流汇集特别特别大的地方。站在那边看啊看,都是高楼,每个楼都很高,街上都是好车,每个人都很急,在路上。但是你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啊。”
小鱼真的,太会说了😭这么几句话把全部感觉都勾出来了,现代社会超级市场,“每个楼都很高,街上都是好车,每个人都很急”,太厉害了😭真的是天赋😭

尹老师的书单一时半会根本补不完(但还是想要更多🌝),就,越补越觉得难以了解他,于是越想看……好奇他的过去好奇他的逻辑,好奇他认知世界的方式……特别想听他讲当初在亚运村在苗圃艺术区的日子(流泪了
记得之前看过一个访谈,里面尹老师提到和同事合住的日子,现在找不到了……不是新京报那篇。如果哪位朋友知道是哪篇的话,恳请告知🙏

每天祈祷快进组🙏寒快营业🙏单人海报双人海报🙏实在不行把振动哥哥男朋友的名字放出来也好啊😭

随便写写 算做一点练习


动车上的邻座是位中年男性,着碎花衬衫,捏着嗓子说话,多为自言自语,时不时还放声歌唱,因此未敢如何观察其尊容。只觑得一眼,目光止于下巴,得见了许多痤疮,秀气的淡粉色,几乎连片。
其人相当活跃。时而问左侧乘客:“你是在哪里上车的呀?”未有回答;时而看向窗外,青色丘陵间的几座白房子:“到某镇了。”并一直在念叨车速几何,一百八十八,一百九十九,二百五十。他唱歌:“艳阳啊哪天嘢……”音调婉转,左右仍不理睬。几乎要觉得他可怜,又害怕是精神不稳定,一度想象到此人狂性大发掐我脖子。
过隧道的时候我看着窗玻璃上他侧面的倒影,凸起的肚腹和下垂的乳房。出隧道后这形象淹没进了明亮阳光。他小声念叨着数字。
有一瞬间,好奇盖过了恐惧。我想如果我是个男人,或者是膂力过人的女人,我会和他搭话的。

公交车司机有些急躁,车门总是关得太早,十站里有三站,乘客得在关门后大声嚷嚷才能下车。
身边握杆的是一只女人的手,白皙而骨架细窄,握在杆上的姿态很优美。汗毛延伸了一点到手背。无名指上有枚戒指,铂金钻戒,式样和我妈妈当年那只一样。钻石的底部显得有些雾蒙蒙了。我也去握杆的时候,她把手往上移了一些。
车里有对祖孙,挤在一个座位里。男孩子,年纪蛮小,渐渐头一点一点,是要睡着了。终于磕上了窗玻璃,疼得惊醒,哭喊着“外婆打我!”并且四肢乱蹬。声调是一种娇嫩的无理取闹。如是者两次。那外婆抱一只袋子,上面明晃晃的四个大字——千年金矿。
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司机打开前门,对旁边车道上另一辆公交车驾驶室打开的车窗大声嚷嚷,未能听清对话内容。车要开了,司机再关上前门。

过安检时瞥见一个姑娘,单眼皮,眼睛细长。她的皮肤洁白,面颊丰满,论脸型当是鹅蛋脸。姑娘戴着耳机,反应很快地瞥回来,有点淡漠的不以为意的神气。
喜欢她的样子。

【瑜昉】走天涯(PWP一发完

*RPS ;PWP;半公开play;有舔xue描写;(大概已经过气的)网红姿势

*赛车服相关基本来自百度

*其实想祝尹老师生日快乐不过手速实在太慢连尾巴都没赶上……不!反正天还没亮!


【瑜昉】走天涯


黄景瑜第一次穿赛车服,仗着自己年纪轻,小孩儿似的,一遍遍扯开领子,再合回去。

玩的还不是自己身上那件。大草原上风景很好,风也很好。他坐在尹昉旁边吹风,伸出手,往尹老师领口上拽了一下,又飞快地粘回去。都不是因为好奇,就是纯粹觉得好玩儿。

幼稚得乐此不疲、兴高采烈。

尹昉笑眯眯地看着他,任由他动来动去,还和他一起把衣服从面料到广告都给研究了一通。

“来之前我特地去查了一下,就感觉这个赛车服特别厉害。”黄景瑜双眼发亮眉飞色舞,伸手在尹昉胸口比划了一下,指尖绕着一块长方形的白色广告条虚虚转了个圈儿,“就算赛车烧起来,衣服还能让人在火里活十多秒!”

尹昉看他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儿,突然问:“好不好看?”

“好看啊!”黄景瑜答得毫不犹豫。停了两秒,年轻人突然凑过去,鼻尖蹭了蹭尹昉挺秀的下颔。

“你穿的都好看。”

这情话太土,尹昉一下就笑了,却只是纵容地,轻轻捶了捶黄景瑜的肩膀。


第一天任务不太重,收工时天刚擦黑。黄景瑜洗完澡,只在腰间围了块浴巾,大喇喇往床上一坐,靠着枕头给尹昉发微信。

过来吗?过来嘛!还要等一会儿?……行吧。他把手机一扔,翻了个身,又翻回来。还是忍不住发语音,缠缠切切,十成十的柔情蜜意:尹昉,尹老师,昉儿……

等了几分钟,半点回音都没有。黄景瑜都要开始后悔了:明明在同一个剧组,却还开了两间房,这简直就是对空间和时间的极大浪费,他一定是脑壳被牦牛踢了才没对这个安排提出异议……年轻人长叹一声,把自己摊成了个大字。

有人刷卡,门开了。

黄景瑜“蹭”地坐起身:他和尹昉互相换了一张房卡。

给的时候也没想多,完全是习惯了。这会儿反应过来,倒像一个直白的邀约,简直太适合夜半蹭床……不管是谁蹭谁的。

手机上响了一声,滑动的跳跃的音符。他站起身来,没去看。这时候反而觉得安定了,莫名的喜悦在心头鼓噪。多奇怪,久别重逢也未必有现在的这份期待——或许只是那时太急促,而情绪又满满当当,乱得过分,顾不上。

才一个眨眼的工夫,尹昉就站在他眼前了。和白天一模一样,抱着头盔,一身飒烈的红。他好像真成了黄景瑜的领航员,清清爽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张嘴念路书。

但这时候是在酒店房间里,和白日间草原上又很不同。灯光偏黄,朦朦胧胧的暧昧水一般散开,光色如粉地轻轻拂到尹昉身上。他的外壳是剧中人,肉体和灵魂却永远只属于自己,带着不自知的轻盈与矜贵。光影流动前行,真实与虚幻相互交错,像是在戏里,像在做梦,理智却清楚地知道不是——这让黄景瑜难以自抑地兴奋,他吞咽了一下,感到一阵奇异的干渴。

“喜欢吗?”尹昉微笑,眼神火辣而纯真,是明明白白的诱惑,“之前你说好看。”

黄景瑜猛地压下去,含住了他的嘴唇。


全文石墨需登录点我

全文图链点我


“我很久不跳古典芭蕾了。”尹昉说。

他的姿态如同一只真正的天鹅。遇到他之前一切羽翼都只是羽翼,遇到他之后河流的每一个梦都有了名字,鸟和鱼安静栖息。

“有东西要表达嘛,我知道。”黄景瑜说。

他亲了亲尹老师的侧脸,笑得很得意。

“勇敢地去飞吧,我的小王子。天涯海角,有我陪着你呢。”


fin.

*多处化用海子《肉体(之二)》,仅为字面上的化用。全诗太长不录,相关字句包括“鸟和鱼”“河水两岸”“肉体是野花的琴”“肉体是河流的梦”。


这篇是之前巫山一夜文后说的等官宣就写的那个车……然而我写了三星期OTZ边写边摸鱼🌝补了几个访谈,《债》也补掉了,尹老师生日当天还在孔夫子旧书网淘到了他书单里那本《尊重表演艺术》的二手书,快乐!

哎他真的特别特别好啊……也特别能催人奋发向上(比如我就是为了他才开始看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