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切忌真情实感

也放读书观剧笔记。
一块黄瓦,一只红羊。
一个产粮的杂食。产想产的粮。
质疑我吃CP原因的都是傻逼。
diss热CP没有快感,diss智障才有快感。

我圈,今天,哈哈。
虽逆,但我,无差。

觉得自己太糟糕了。
写开心的事情不够开心,写喜欢的食物只能让自己觉得乏味,使用技巧会显得很傻,想写一些熨帖细致的又太矫情,明明没能力尖锐却非要刻薄。
我太糟糕了。


不,我猜我这样哭唧唧只是在求安慰而已。但是如果有看到的人愿意把我血淋淋地批判一通我可能会更开心。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无证之罪编剧是我们学校的?????浙大夜惊魂我至今不敢看😂

存梗,黑暗恐惧症与夜宵

唯一困扰我的是继续做噩梦,继续惨叫。当时的纪律监督贡萨洛·奥坝波和学生关系特别好。第二学期的一个晚上,他摸黑蹑手蹑脚地走进宿舍;我忘了还他钥匙,他是专门来取的。他刚把手放在我肩上,我就凄厉地叫了一声,把全宿舍的人都吵醒了。第二天,我被安排到二楼的一个六人间临时宿舍。
他们这么做是想治愈我的夜间恐惧症,可也太吊人胃口了点儿:临时宿舍就在食品储藏室上方。四名同学溜到厨房搜刮食物,打算美美地吃顿夜宵。形象完美的塞尔希奥·卡斯特罗和胆子最小的我待在床上,有情况,好打掩护。一小时后,他们把半个储藏室都搬来了。那是漫长的住校生涯中吃得最欢的一次,可惜倒霉得很,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发现了。我以为一切都完了,全靠埃斯皮蒂亚巧言善辩,多方协调,我们才没被开除。

↑《活着为了讲述》😂

《白蛇传》看得我快心疼哭了……许小仙这个傻乎乎的宝宝啊!哇哇哇哇哇哇哇😭

吸奶潘成瘾。
借奶潘消愁。
∠( ᐛ 」∠)_

其实最近的两篇都是无差,但是懒得标出来。想了想我比较习惯标关周就标了关周,其实这两个人谁操谁我根本不care,只要谈恋爱就好了。
谈恋爱啊谈恋爱!多好的时光!

关周 天雷勾地火,火箭撞摩托 丧什么丧起来嗨啊!

已经癫狂,心神俱醉。
可是“这样不解决问题”呀!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歌个屁!
我爱恋爱脑,周巡大大是我辈楷模。周巡大大孤篇压全圈。

我想要在那个一月二十七号的晚上十点多钟,骑着我的老摩托去把我那一见钟情的心上人从想讹他钱的卖簸箕老太太手里拯救出来。我眼白浑浊皮肤粗糙,我叼着根烟是打遍警校无敌手的十九岁侦查系武状元。我的心上人围着一条丑得要命的基佬紫围巾和老太太讲道理,他贼牛逼是市局指定的种子选手胯下骑着三级运载火箭。我把烟头潇洒地扔进阴沟,摆出那张不屌全宇宙的脸冲到老太太面前。老太太缩了手,我看着心上人很想得意一把,结果他往人家手里塞了五十块钱,跟我说:“这样不解决问题。”
妈的。
后来我又白又软的心上人请我去吃夜宵,饭很得味汤很浓。我们谈人生谈理想从血刺呼啦聊到大卸八块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拒绝黄拒绝赌拒绝黄赌毒。其实我真的饿了,一个人的时候怎么也没感觉,现在眼前摆了热腾腾的汤水饭菜蒸汽和香气一起往鼻子里钻,我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胃肠在鲜活地蠕动,于是不说话了埋头狂吃。你放下筷子,越过那张桌子和白雾袅袅看着我,沉默不语只是微笑。我看你一眼,简直怀疑你嘴角抽筋了。
其实啊,那一眼万水千山风雨潇潇,红尘中误了多少年少,从此无心爱良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哇呀——胡琴唢呐纷纷地响,镲镲镲铛铛铛哗啦啦地乱七八糟。天雷勾地火,火箭撞摩托。 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是郎给的诱惑我唱起了情歌,你他妈是我的小苹果呦呀呦儿呦。
我操。我发现我没喝酒。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第一次吃饭没喝酒。
后来你拉了我一把,我上了火箭,摩托换成了牧马人。可是那天丰庄路上无风无雨无行人就是见鬼的冷,我还因为宿醉在头疼。你用热食喂饱了我的肚子给我系上了基佬紫的围巾,真是太丑了,我很嫌弃,你看出来了,不动声色解下来叠好了放进那个装打包盒的袋子里。
我真的那么像吃货吗!我真的是只迷途的羔羊吗!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我凭什么跟你混啊?
第二天我就去找你报到了。
然后就是漫长的十五年。
还不够长。

关周 只想看谈恋爱的随便写写

看到一个疑问,就是既然老关肯定跟弟弟说过他和周巡的事儿,周巡如果知道对面是弟弟,为什么还要再说?
好了我们想一想,老周那一大段回忆,到老关嘴里会变成什么样?
估计是这样的:零一年,我在路上遇到周巡,哦,他当时因为打人差点被停职。我请他吃了一顿饭,然后他开始跟着我干。
老关不会提到那么多无用的信息。他不会说糖炒栗子和烤红薯,我甚至怀疑他连讹诈自己的老太太都不会提到。周巡那句“那个时候你就像小学课本里写的那种警察一样,拍张照片就可以作为警民一家亲的宣传海报”,老关自己很可能一点都没意识到……所以周巡这段独白是对两个人的补完,是把他和关宏峰都剖给小关看。

算了,说这些好没意思。我现在就想看关周青涩地谈恋爱。十九岁对奶不兮兮的老关一见钟情的周巡第一次上床疼得把关宏峰踹了下去;周巡骂骂咧咧怼人老关呼噜一把他头毛然后去跟人道歉;意见不一致的两个人小声吵架,最后关宏峰突然停了一下,伸手从周巡肩上拿掉一根头发,周巡顿时哑了火;关宏峰被周巡在脖子上留了印子要系围巾,周巡笑嘻嘻地给他挑出那条初见时的基佬紫;一个在北部队一个在隆达派出所的时候,大冷天打电话,喂你吃午饭了吗,吃了什么,关宏峰说在吃盒饭周巡说在下馆子,其实隔着电话线一人捧着一个烤红薯在啃;关宏峰第一次跟周巡去见家长因为紧张而笨拙地同手同脚进了楼道,周巡笑了他一个星期,结果跟着关宏峰进医院在李桂兰女士床边不住地磕巴;深夜犯困,周巡戳戳关宏峰胳膊问他有烟没有,关宏峰说没有,周巡麻利地给自己点上了,嘿嘿笑着问他要不要来一根,关宏峰看他一眼,把他嘴里那根烟抢过去自己吸了一口。

十五年啊。
十五年以前,关宏峰独,周巡孤。然后,关宏峰成了重塑周巡的那只手,周巡成了能使关宏峰回望的锚。
关宏峰熨平了周巡所有的尖刺,却没有磨损他的棱角。生命中能出现这样一个人,何其之幸。

对不起我就是恋爱脑了靴靴。之前还沉浸在“这群人太相爱了,为什么要上床?”的想法里无法自拔,现在只想求恋爱日常三百集,求他们不是操来操去就是摸来摸去腻上一整天,求年轻人朝气蓬勃明亮甜蜜的笑容,求将来也求昔年。

他们真的太好了。这两个人是我想象中最好的样子,他们感情的基础是理想与原则,他们都心甘情愿在荆棘上前行,他们是想好好过日子的普通人但也能毫不犹豫地去流血与牺牲。世道多艰,而他们会坚守那些虚无缥缈的信念。

我有时候会想关宏峰在2.13那天到底是以什么心情做完那一切的。他的世界在那天彻底被割裂成两半,他心中从前尚可勉力修补的巨大裂缝彻底崩毁了,他做下了让他自己都痛恨的事。之后的关宏峰冷漠而尖刻,和那个拉着老太太反复解释的关宏峰判若两人,这个改变不可能是一日之功,但我总觉得如果说在伍玲玲的事发生之后是有把钝刀子割着老关的心,2.13之后他就每天都受着凌迟。他变成了他所厌恶的人,他憎恶自己却必须依着这个最优解做下去。他初尝了黑暗的滋味,他甚至可能几乎要习惯了,而周巡在光明的地方对他伸出手,眼神清澈明亮。

关宏峰想把周巡教成自己期望中的样子,结果周巡好得远远超出了他最初的期望。

能写出这几个符合官方设定的句子,我圆满了

要说起那会儿,周巡承认自己确实有些什么都不在乎的劲儿了。他当时认为他是为了心中的正义而打架,他认为如果法律没能给出正确的评判,那就让他来给。周巡打人,差点把自己给折腾停职了,他还梗着脖子觉得自己一点儿错没有。那时候周巡对很多东西失望,他发现这社会不是一块需要他每时每刻捧在手里的水晶,有人为人们付出,人们却对此不以为意。


一开始关宏峰对周巡就极其纵容,周巡叼着根烟,很随意地对他打招呼,一贯步履匆匆的人会停下步子,认真地看着周巡的眼睛,轻轻点一点头。


周巡意识到不把为人民服务当成一句空话的确实不止他一个。


他想关宏峰从此就真的是他队友了,他们可以把后背托付给对方,可以放心地去牺牲因为有人会紧跟着扛起责任。他们可能将要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焦头烂额也可能将要义无反顾扑进污水坑里打滚,一切付出都心甘情愿。就为了那五个字。那被说到滥了、没人爱听了、说出来的人甚至可能会受到嘲笑的那五个字。周巡觉得痛快。


关宏峰看得很仔细,他看到年轻人滚烫的一颗心在淬火,不再熊熊燃烧,却逐渐显现出秋水一样爽烈明净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