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是真的喜欢清假粉

关周 只想看谈恋爱的随便写写

看到一个疑问,就是既然老关肯定跟弟弟说过他和周巡的事儿,周巡如果知道对面是弟弟,为什么还要再说?
好了我们想一想,老周那一大段回忆,到老关嘴里会变成什么样?
估计是这样的:零一年,我在路上遇到周巡,哦,他当时因为打人差点被停职。我请他吃了一顿饭,然后他开始跟着我干。
老关不会提到那么多无用的信息。他不会说糖炒栗子和烤红薯,我甚至怀疑他连讹诈自己的老太太都不会提到。周巡那句“那个时候你就像小学课本里写的那种警察一样,拍张照片就可以作为警民一家亲的宣传海报”,老关自己很可能一点都没意识到……所以周巡这段独白是对两个人的补完,是把他和关宏峰都剖给小关看。

算了,说这些好没意思。我现在就想看关周青涩地谈恋爱。十九岁对奶不兮兮的老关一见钟情的周巡第一次上床疼得把关宏峰踹了下去;周巡骂骂咧咧怼人老关呼噜一把他头毛然后去跟人道歉;意见不一致的两个人小声吵架,最后关宏峰突然停了一下,伸手从周巡肩上拿掉一根头发,周巡顿时哑了火;关宏峰被周巡在脖子上留了印子要系围巾,周巡笑嘻嘻地给他挑出那条初见时的基佬紫;一个在北部队一个在隆达派出所的时候,大冷天打电话,喂你吃午饭了吗,吃了什么,关宏峰说在吃盒饭周巡说在下馆子,其实隔着电话线一人捧着一个烤红薯在啃;关宏峰第一次跟周巡去见家长因为紧张而笨拙地同手同脚进了楼道,周巡笑了他一个星期,结果跟着关宏峰进医院在李桂兰女士床边不住地磕巴;深夜犯困,周巡戳戳关宏峰胳膊问他有烟没有,关宏峰说没有,周巡麻利地给自己点上了,嘿嘿笑着问他要不要来一根,关宏峰看他一眼,把他嘴里那根烟抢过去自己吸了一口。

十五年啊。
十五年以前,关宏峰独,周巡孤。然后,关宏峰成了重塑周巡的那只手,周巡成了能使关宏峰回望的锚。
关宏峰熨平了周巡所有的尖刺,却没有磨损他的棱角。生命中能出现这样一个人,何其之幸。

对不起我就是恋爱脑了靴靴。之前还沉浸在“这群人太相爱了,为什么要上床?”的想法里无法自拔,现在只想求恋爱日常三百集,求他们不是操来操去就是摸来摸去腻上一整天,求年轻人朝气蓬勃明亮甜蜜的笑容,求将来也求昔年。

他们真的太好了。这两个人是我想象中最好的样子,他们感情的基础是理想与原则,他们都心甘情愿在荆棘上前行,他们是想好好过日子的普通人但也能毫不犹豫地去流血与牺牲。世道多艰,而他们会坚守那些虚无缥缈的信念。

我有时候会想关宏峰在2.13那天到底是以什么心情做完那一切的。他的世界在那天彻底被割裂成两半,他心中从前尚可勉力修补的巨大裂缝彻底崩毁了,他做下了让他自己都痛恨的事。之后的关宏峰冷漠而尖刻,和那个拉着老太太反复解释的关宏峰判若两人,这个改变不可能是一日之功,但我总觉得如果说在伍玲玲的事发生之后是有把钝刀子割着老关的心,2.13之后他就每天都受着凌迟。他变成了他所厌恶的人,他憎恶自己却必须依着这个最优解做下去。他初尝了黑暗的滋味,他甚至可能几乎要习惯了,而周巡在光明的地方对他伸出手,眼神清澈明亮。

关宏峰想把周巡教成自己期望中的样子,结果周巡好得远远超出了他最初的期望。

评论(28)

热度(208)

  1. 菊月甜甜瓦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