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衍生】【贺新郎】Yolanda·上

*有车零件

*原作感情线提及

*算是炮友转正……?

*只有OOC&BUG属于我



【衍生】【贺新郎】Yolanda·上


0.

“你谈恋爱了?”她问。

贺兰静霆迟疑片刻,偏过头,那双无焦距的眼睛转向千花的方向。

“为什么这么说?”

她笑了一下,摇摇头,知道他看不到。

“换口味了。”涂山千花屈指一弹花瓶边缘,指甲和玻璃撞出清脆声响,“等你什么时候想说,就告诉我是谁。”



1.1

新民停住了脚步。

眼前是座霓虹灯牌,堪称五光十色。红配绿的框,里面“住宿”两个大字直冲他抛着媚眼。新民回身看了看贺兰静霆,伸手一指:“这里行不行?”

贺兰静霆顺着他指尖瞧过去,说:“挺好。”

“你还真不嫌弃啊?”新民乐了,“既然不嫌弃——大少爷,要不要去公园睡一晚上,体验一下底层生活?”

于是老狐狸把目光移回到他脸上,镇静地点了点头:“好啊。”


1.2

到底没去公园体验小树林。

喘不过气的时候,新民就想,贺兰静霆和前女友分手绝对不会是因为那什么生活不和谐……他忍不住叫喊出声:“慢——慢点……”自己都不知道声音能腻成这副鬼样,急促的,带着鼻音,软绵绵地讨着饶——简直是失了神。

起初只是烫,渐渐觉出来酸、胀和疼。新民很有自觉地咬住了枕头,既不想哆嗦,又不想笑。贺兰静霆从他的发尾一路吻下去,细细碎碎,温柔得过分。等不到一个痛快的,新民索性把腿分得更开,塌下了腰,受不住似的往后蹭。那些亲吻像糖霜一样落下,簌簌地盖住他,贺兰静霆做对了,新民终于被控制住。快乐色彩缤纷,迷幻而炫目。新民躲不掉了。

他原本要把呜咽也一并闷进枕头里面,贺兰静霆的手指抚摸他脆弱柔软的喉头,向上滑。掌根托住了新民的下巴,指尖按着他丰润的嘴唇轻轻揉搓,再钻进去,轻而易举撬开牙关,指腹抵住舌尖。

“别贴着那玩意,”老狐狸声音暗哑,“脏。”


1.3

两个人累了一晚上。这会儿睁开眼皮,新民居然看见贺兰静霆还在。

他没穿衣服,坦坦荡荡地炫耀那一身好皮囊。笔尖细硬,线条勾得利落。狐狸大多生得漂亮,这具肉身蒙了光,庄严得像是要立地成佛。

新民伸完一个懒腰,对着那个背影看了会儿,忍不住哈哈大笑。

“刚开始我还以为你要去跳楼。”他说,“吐了一地,也没人管你。”

贺兰静霆便转过身来。他嘴唇紧抿,不说话,安安静静。仿佛是个早慧的乖小孩,知道大人不喜欢自己吵闹,于是高不高兴都会努力绷出一张严肃的脸。

“我今天下午回去。”新民想了想,用开玩笑的语气问他,“给钱么,大老板?”

这会儿是日间,贺兰静霆什么都看不见。他用空茫茫的眼神来望新民,语气竟然很认真:“你想要多少?”


1.4

新民说:“我不要瞎子的钱。”



2.1

“你只吃花啊?”他哧哧地笑着,往嘴里丢了颗花生米,“挺好,纯天然,绿色无公害。”

贺兰静霆刚刚吐完一场,面色正苍白。他直愣愣瞪着新民,良久才转了转眼珠子,慢吞吞地回答:“是,我不吃被污染的花。”

“那你家得有个花园。”新民挑了一筷子凉拌黄瓜,直言不讳。

对面没声儿了。

“卧槽,还真有啊?”他睁大眼睛,“有钱人果然讲究。”

贺兰静霆默不作声,握住新民的腕子,从他杯里舔了一点啤酒,然后脸色迅速转白。老狐狸张了张嘴,死死皱着眉头,几乎瞧得出戾气了。

他在犯倔。新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却只觉得实在可怜。

新民把酒干了,走出大排档,找了找,远远的看见一家花店,在街对面。他迈开步子跑过去。


2.2

“喏,老板娘说是绿色花卉,不打药不施肥的。是真是假也说不准,挺贵,还论盆卖。”他嬉皮笑脸,“反正我只买得起一朵——给不给报销啊有钱人?”

贺兰静霆的视线在新民手上停了几秒钟。

他接过那枝花,说:“谢谢。”


2.3

第二次见面则是贺兰静霆的有意安排。时间在凌晨,新民才刚下了工,看见他,先是愣了愣,然后就咧开嘴,全不在意的模样:“够巧啊!”

贺兰静霆一时琢磨不透他究竟看出来没有。不过新民不在乎,他当然更懒得在乎。右祭司大人活了将近一千年,再没有读人心思的力气了。

新民拍了拍破摩托的后座:“兜风去?”

他很有趣,贺兰静霆想。



3.

有一句俗套的老话可以用来形容贺兰静霆:对于他而言,所有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新民独自去吃夜宵,想到这里,不禁咬了一下筷子头。之前他不要钱,是想起了曾经的一个姑娘。那姑娘爱打扮,穿个翠绿色的镂花毛线外套就觉得自己是仙女下到了凡间,为着根鼻梁整天忧心忡忡。他从她手里讹过三百块钱,趁着她看不见。

后来那姑娘死在了手术台上,新民想揍人,掉了一只拖鞋。

他已经不需要拼了命地去赚钱了。如果生活水平只需要维持在最低限度:保证自己不死掉,一切就会立刻简单很多,他不用去撞南墙。新民有过一个支点,但他想保护的女孩已经消失了。她主动离开了他的世界,融入人群再无踪迹。他想过去找她,然而他看穿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如果他有钱就能救耀婷但是他没能。新民从前没有钱。以后他也不必有钱。

贺兰静霆问新民要多少,他是认真的,是想帮忙。这老狐狸总是执拗得莫名其妙。

而新民想起了那个什么都看不见的女孩,以及自己什么都看不见的过去。他用失去换来了不需要得到。

他说:“我不要瞎子的钱。”



4.1

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他俩只能算是陌生人。

贺兰静霆找新民聊慧颜,一世又一世的慧颜,和关皮皮。

新民则说起了杨耀婷,以及短暂回过一趟、终究与心底那抹印痕大不相同的家乡。

两个人各说各的。他们只是需要说话,也需要有个人来听。

与陌生人相依为命。


4.2

“现在还有这种姑娘啊?”新民乐不可支,“知道你比男朋友有钱多了,却一心一意跟着人家——都跑美国去啦?”

贺兰静霆脸上没什么表情,叼着根吸管滋滋地喝蜂蜜花瓣水。


4.3

“你以为是回家,其实感觉到被赶出来了。”贺兰静霆放慢了语速,边想边说,“听不懂也不会说,所以根本没法融入进去?”

新民轻轻打了个嗝。

“连爷爷奶奶埋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贺兰静霆沉默着,抬手按了按他的肩膀。


TBC


*Yolanda:西班牙语,意为紫罗兰(花语:永恒的美与爱)


某天鸡血上头想要复健的产物

希望大家多理理我!(发出想要聊天的声音!


【飞空/ABO】蹈海(一发完

@我的小王子会弹钢琴 月老师的交换!(顺便轻轻地催一催月老师的贺新摩天轮hhhh)

*革命浪漫主义,不要在意细节

*一句话生子提及



【飞空/ABO】蹈海


0.

李飞伸手捏了捏Omega的后颈,回应是一声凶狠的咕噜。

“快起床吧。”他有些无奈,把声音放软了,“小猴子。”


有点车零件就不挑战阿lo底线了


*《破冰行动》相关基本出自官方给出的信息、原型事件报道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个人推测

*我本来想写虐文……哈哈哈哈哈怎么会这样😂


【衍生】【贺新郎】怕狗二三事(傻白甜小短文一发完

黄景瑜《结爱》:贺兰静霆

尹昉《路过未来》:新民

逗乐子 写着玩~

个人相关产出整理



【贺新郎】怕狗二三事


新民倒也不是第一天晓得贺兰静霆怕狗了。

从头回见面起他就知道。要不是顾忌着担心吓到人守不住狐族秘密,这老狐狸能给他直蹦到屋顶上去。

当然,周围都是平房,不太高。

虽则新民其实怀疑外星人是不是真能一飞冲天直上九万里——那什么大片儿里不是有个氪星人,一跺脚就上天来着?没道理他们天狐星人上地球来,除了有几个臭钱可以用来践踏一下新民的尊严以外也不显出几个超能力好教人开开眼嘛,看不起地球人是怎的。

何况贺兰静霆大概都不知道“有钱”意味着什么,他来找新民,从来不提起钱,反而陪新民铲水泥。

看,贺兰静霆就是这样一个傻子。他怕狗,嘴刁得只吃花,一到白天就变瞎,有那么多钱都不会用,说是外星人却也没见有什么超能力。

下了晚班,两个人一起走夜路。趁着边上路灯光还不错,新民又把今天到手的工资点了一遍,再一遍。挣力气钱微妙地让他快活。

贺兰静霆就看着他,嘴角勾起一点,是个笑了。这老狐狸,温和起来的样子居然是这样,有种无害的深情。

深情总要害人,只贺兰静霆就不害人。

“有狗……”他突然牵住新民的手,身子僵住了,做不了假的怕。

新民条件反射把他护到身后,果然有只流浪狗在不远处,刚刚才抬起脑袋。

新民硬下心肠,大喝一声:“呿!”


有时候新民简直要怀疑,贺兰静霆是不是对狗这种生物有雷达。

你说他们狐狸啊,天生怕狗倒没什么,被折腾怕了——天狐星就天狐星吧,反正都是狐狸,怕狗——可贺兰静霆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隔一条街一片灌木丛好他妈几辆车都能精准定位到一只吉娃娃?

他还瞎着呢!

新民去瞪藏到自己身后的狐族右祭司大人,无奈贺兰静霆现在是真瞎,全部力气都用来在狗面前保持矜持高贵镇静温和……中带那么一点点小慌张的微笑了,并不能给新民一些回应。

哥啊,贺兰大人,我的哥,你比我整整大了一圈,躲我后面是不会隐身的你清醒一点!

新民叹了口气。

他拍拍贺兰静霆的肩膀,说城市好像出台过小型犬也得栓着绳才能出门的规定——看街对面(这三个字被咬牙切齿地念出来)那只小吉娃娃,脖颈上就系着根绳,另一头牢牢抓在主人手里呢。

这样说着,新民反倒有些惆怅。

他听过那首歌:“只身打马过草原。”


贺兰静霆经常光临新民的出租屋。新民唏哩呼噜吞着粥,就点咸菜咽馒头,也懒得吹一句蓬荜生辉。倒是那两只小点儿的狐狸,习以为常似的,手脚勤快地给贺兰静霆支了张行军床。

新民撂筷子:“凭什么啊?”就差拍桌子嚷嚷一句“这是我家!”

赵宽永一本正经:“您不用担心贺兰大人,他曾经历过风餐露宿的生活,行军床已经算是条件不错了。”

边儿上修鹇跟着笑:“是啊,没错。贺兰大人再艰苦的日子都受过,睡这么个小屋子……啧,还真不算什么。”

新民从不把火憋着给自己找罪受,这回他都要翻脸了,看到发霉的墙纸,还是没有发作。他已经搬了家,住那么多年的地方,毕竟不是自己的,新民付不起那房子的租金了。现在这儿墙上有点漏水,没修,上任租客草草贴了点花纸,如今霉斑已经难看。

贺兰静霆和这里确实格格不入。

这天老狐狸没来,新民随便冲了个凉,倒头就睡。

被狗叫吵醒,他简直以为自己幻听。一睁眼,还真有只狗放在那儿,被专用的袋子包得好好的,正在用爪子挠个不停,想出来。

新民渐渐清醒过来,盯着狗看。很漂亮,还小,但会长得强壮而且毛绒绒,是他会喜欢的那种狗,踏实沉稳可靠。新民脑子转了转,给贺兰静霆发微信。他教的,老狐狸上手很快,打字速度不下于新民,而且还讲究标点,搞得新民现在发语音都没那么频繁了。

“你送的狗?”

“喜欢吗?我签收之后请他帮忙放进屋。”

“你不怕了?”

“怕。”

新民抿了一下嘴唇。

“进来。”他等了一会儿,“进来。”

贺兰静霆真进屋的时候,那只小狗狗刚好叫了一声。老狐狸身形一晃,新民屋里的灯滋啦滋啦响了几响,都灭了。

这个新民倒是头回见,不禁有点新奇,想果然外星人有超能力。

“现在知道怕了?”他板着脸。

他的狐狸先生茫然地眨眨眼:“我还以为你会喜欢。”

小狗又叫了一声。贺兰静霆又是一抖。

新民忍不住走过去抱他,是想去安慰的,反被贺兰静霆圈住了肩膀。

两个人一时都没说话。狗还在叫,新民把手掌按到了贺兰静霆的脊背上。

“你还有张床在这儿呢。”他的语调粗鲁。

贺兰静霆偏过头,吻了吻新民开始发烫的耳朵。


fin.

看到北鼻里有好多狗,突然激情码字(。

今天简直累死……真的脚都走破(哭了)这个倒写得蛮开心的2333

希望大家也喜欢这个小故事呀~


【衍生】【贺新郎】打电话·上(车零件,电话play

黄景瑜《结爱》:贺兰静霆

尹昉《路过未来》:新民

*OOC,今日份的放飞自我👌 *就是点肉渣2333下篇大概会集中火力(x

相关:【贺新郎】我见犹怜


打电话


“抱歉,我失陪一下。”


偏僻角落里,贺兰静霆点上屏幕滑动接听。

“怎么了?”他压低声音。

“我在床上。”新民说,有些带喘的,气息不稳,“在想你。”

点我听两人份的快乐 图片备份


TBC

不知道这个程度算不算雷……如果海星的话我就在下篇里彻底放飞自我了🌝

(这么纯情简直不配做一个电话普雷(。

(但还是求觉得本篇还能入眼的朋友们不要吝惜红心蓝手评论好不好_(:з」∠)_


【顺懂/衍生/RPS】个人相关产出整理&打包下载

入坑到现在也三个多月了……虽然手速不快,但也还算是写了点相关文字,于是做个整理w  以后归档也都会在这里ヾ(=・ω・=)o

因为补档实在令人痛苦(。)所以索性做了文包,可拉到底端直接下载👌


1.原作背景

说是原作背景,然而作者只是个军盲2333请包容那些BUG吧😂

2.24 居高临下(PWP)

2.27-3.17 三个吻与一支烟  4.16 全文修改整理补车

4.24 (全员存活)加训

居高临下是因为电影里一直在“找制高点”所以起了这么个题目哈哈哈。犹记一刷出来,简直被队长的“徐宏”和“找制高点”洗脑(x)

三吻一烟是在四刷之后开的坑,写完前一篇还意犹未尽,于是想写一个恋爱故事。写大纲的时候真是激动万分啊……结果后来正文走向如同脱缰野马2333

加训大概是个献礼文(x)


2.为之奈何以及番外

我流典型ABO R18 正文1w7已完结

4.19 存梗  

4.30-6.10 正文: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养孩子番外:1.顾冬青 2.彩虹糖 3.计较 4.二十四字 5.吃粽子去 6.红烧肉

这篇文原来是想日更完结的🌝但我果然做不到呢()

写完自觉基本满意,也很感激喜欢《为之奈何》的朋友。

番外还会继续写,养孩子真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啊!

*里面自己最喜欢的一句话是“爱情,一个乏味的词。太多描绘和辨析了,几乎要将它的魔力咀嚼成渣滓。却还是要说,仿佛俗世里的一点宽宥。”

——这也算是我写文的初衷吧。感激他们,有能力相爱。


3.【古风AU】小相公

古风AU,无具体朝代,一锅大杂烩

很多瞎编,请勿考据

世家公子顺/家道中落懂

7.20 章一

7.22 章二

7.26 章三


4.折枝(非典型ABO)

全员存活 轻松向 非典型ABO 设定为Omega【】求不满会导致大力出奇迹🌝

只有OOC&BUG属于我

8.23 ch1

8.24 ch2


5.其他AU

3.6【校园AU】合意

3.15【DS世界观】烟霞(PWP)

3.25【师生AU】细雪

5.7【灵魂伴侣AU】天注定

5.13【玄幻AU】不死鸟

5.29【黑道AU】繁华(PWP)

6.16【校园AU】树上长出一只猫

7.2【黑道AU】梅雨季(PWP,繁华前传


可见我是个脑洞很多但是没有能力完整成文的人……啊真是喜欢看他们在不同世界观下面产生爱情。

写来写去,其实就是在写“爱”。


6.衍生

5.31【衍生】【贺兰/钟华】一萼红

6.3【衍生】【贺兰/谭嘉木】芸辉

6.7【衍生】【贺新郎】我见犹怜(R18)

7.6【衍生】【贺新郎】打电话·上(车零件,电话play

7.17【衍生】【贺新郎】怕狗二三事(傻白甜小短文一发完

是真的很喜欢贺兰大人……《结爱》这个剧的改编真聪明啊。

个人观点,在尹昉老师的影视作品里,最好的一部是《火锅英雄》,尹昉老师角色中最立体的是新民。

*有开贺新郎坑的打算XD


7.RPS


10.31全部删除。

是因为已经连写下他们的名字都需要做心理准备了😂于是觉得写文不如看正主👌


文包  密码:jl9f  

备份  密码:6o4a

备份  密码:052p

整理至6.10,均为压缩包,排版已经调整,如果还是糊成一团,请告诉我,会再改。

否则不再补档。


2.22那天一刷,和好朋友一起去的,看完吐槽怎么这两个人像是被全队创造条件谈恋爱……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2.23连看两遍,到晚上正式动笔,写完发布已是凌晨。到现在也将近四个月了。

总之真是感激《红海行动》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足够好的故事,塑造了一批鲜明的形象。这是一部难得的优秀商业电影(就我国而言)。

很高兴能遇到狙击组,也很高兴能遇到大家。


【衍生】【贺新郎】我见犹怜(R18一发完,纯糖

黄景瑜《结爱》:贺兰静霆

尹昉《路过未来》:新民

*虽然说是R18其实就是点肉渣2333  *只有OOC属于我

个人相关产出整理


【贺新郎】我见犹怜


他来吻他耳后的蜘蛛。

“好丑。”贺兰静霆喃喃。

多嫌弃的语气啊,新民却感觉到那块皮肤都要被吮破了。他翻个白眼:“哎,一千块,我就去洗掉。”

贺兰静霆居然还认真想了想。

“然后文一个我。”他很正经地宣布,“给你两千。”

其实新民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只想要他快点动,却还是在听到数字之后忍不住,去同贺兰静霆讨价还价:“五千,不做拉倒。”

他那天真的老狐狸咬了咬新民的耳朵,诚挚得像是在说情话:“好,五千。”

全文外链

补图链  (这俩都是登录石墨后才能打开(但没有挂😂)

再补一个网易相册的图链(手机端打开会比较慢)

那个人来吻掉他的眼泪,细碎的亲吻不断落在新民皮肤上,终于,那双柔软的唇停在了他右耳后面,这里文了一只小狐狸。

“是我的人啦。”贺兰静霆轻轻说。


fin.

*《世说新语•贤媛》「桓宣武平蜀,以李势妹为妾」刘孝标注引南朝宋虞通之《妒记》:「温平蜀,以李势女为妾。郡主凶妒,不即知之,后知,乃拔刃往李所,因欲斫之。见李在窗梳头,姿貌端丽,徐徐结发,敛手向主,神色闲正,辞甚凄惋。主于是掷刀,前抱之:‘阿子,我见汝亦怜,何况老奴。’遂善之。」

本来想只打擦边球不走链的,越写越……索性还是不要挑战阿lo底线了😂

呜呜呜呜呜结爱昨天更新里贺兰大人最后那一抬眼真的太好看了真的是我见犹怜xxx

码完才发现,忘记写新民的小腿了qaq我超级喜欢他露出一截肌肉发达的小腿的样子!真实可爱!(好我知道自己萌点清奇(

【衍生】【贺兰/谭嘉木】芸辉(一发完

黄景瑜《结爱》:贺兰静霆

尹昉《青禾男高》:谭嘉木

基本为《青禾男高》背景,一个关于书的小片段,香种了,媚珠也亮过了

沉迷贺兰大人的文化人设定无法自拔……纯粹写着爽x只有OOC属于我👌


芸辉


谭嘉木扶了一下眼镜,想:我来借书。

他原本以为,投了名刺,到贺兰府上来,是要看见一位前朝耆老的,却原来是个俊秀的青年。现在他站在贺兰觽身前,竟无端的有些拘束了,张嘴叫出一声:“贺兰先生。”

那藏书楼的主人便点一点头,回答:“小谭先生。”声音很悦耳。

他的目光没有焦距,瞧得出来,是盲人。这实在不能不叫人觉得可惜,因为贺兰觽生得好看,而且据说是大家庭里成长的,气度也很好,有一些不凡的意思。一个这样的年轻人,却是瞎子,那满室满箧的书本、曲折鲜妍的园林,他都看不到。

谭嘉木犹豫了几秒,到底也没有向对方提出,可以直接叫自己的名字。那样就过于热切了,太像是个拙劣的讨好。他又对自己说了一遍:我来借书。

“听人说,您家里有汲古阁本的《宋六十名家词》。”谭嘉木的语气很小心。他知道,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岁,家中藏着旧书,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没有人会愿意被“占领地区图书文献接收委员会”找上门。

毛氏汲古阁,那是明代的时候了。至于谭嘉木在找的《宋六十名家词》,清朝也有重刻,但他打听到,贺兰宅邸内的所藏,乃是真正的汲古阁本,明时旧书。而如今已经天翻地覆,许多人换用了西历,叫做一九三七年。

然而这三百年来,仍有辑录传抄、校勘刻印,文脉尤未断绝。

贺兰觽沉吟着,指尖敲了敲椅子扶手,说:“确实有。”他的手指洁白修长,肌理细腻,可见是个不曾做过粗活的人。

谭嘉木立刻松了口气。

然而能否借书一观,甚至抄录,又是个问题。他告了一声冒昧:“请问,能借我看看吗?”

“小谭先生。”这家的主人说,神气同语调都蛮温和。他无神的眼睛对着年轻的客人,是在努力直视对方,脸上带有得体的微笑:“不如留一阵,把晚饭先用过,然后我带你去找。”

文雅做派通常会给人以不适感,但贺兰觽却让谭嘉木觉得很舒服,大概是因为此人确实有着底蕴和风度。他晓得贺兰府上其实并不常留客,能留下的大多是学问家,这次自己误打误撞,居然得到了块敲门砖。谭嘉木掂量了一下,觉得就算再对荆浩失约十几次,也着实不该放过这个机会。作为帮派二把手,他并不真是个迂阔的“好学生”。

“好的。”他点一点头,站起来鞠了一躬,“谢谢贺兰先生。”民国不兴打躬作揖了。

吃罢晚饭——谭嘉木发现了,贺兰先生大约真有点什么怪癖:他并不一起吃饭,只吃了一碗什么浆水,隐隐约约有股子花香的——贺兰觽起身,说:“你跟我来。”

谭嘉木突然觉得不对劲。“你能看见了?”他失声道。

“只有晚上才行。”贺兰觽瞥了他一眼。他明白,是自己失礼了。却依旧好奇。谭嘉木便又扶一扶眼镜,颇敏捷地跟上去。

藏书的地方很整洁,太干净了,反而有些冷森森的。贺兰觽很熟稔,闲庭信步一般地走着,拐了几拐,就停下,指着一个书架,云该词集在此架上某排某格,叫谭嘉木取出第一本:“去我书房抄吗?”

他连谭嘉木的来意都知道,甚至纸笔也准备好了。

真是个妖怪吧?小谭先生暗暗想。

可惜还是自带的用着习惯。

翻书时又吓一跳,批注不少,且细看发现,论述都很有理,并引了许多罕见的版本。这时候他才真正相信坊间传闻,说是贺兰先生学问极大。

却这样年轻,白天还看不见的,不知道下了多少工夫。谭嘉木感到一道鸿沟。他是打麻将时也不忘读书的人,却只不过机缘巧合之下,才找上贺兰府的门,自觉同那种正经的文化人有着天然隔膜。但又忍不住一面抄着,一面想贺兰觽。

俊秀漂亮,而且英朗。他想象那个人作注时的样子,一定端肃方正,然而有天生的一脉风流,止不住地从那副眉目里溢出来。

笔下是《珠玉词》,开篇便是《点绛唇》:露下风高,井梧宫簟生秋意。谭嘉木慢慢地抄。

雨落起来了,细碎敲击,安详静谧。

“大概会下一整夜。”贺兰觽过来告诉他,“可以明天再来。”

或者今夜就不要离开,狐族想,已经一百年没有再见了,我现在很想你。让你知道这部书,再来找我,都是我的故意安排。

然而出于某种矜持,他没有把这话说出口。

谭嘉木以为他在下逐客令,不禁赧然,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告辞。贺兰觽面无表情,撑着伞,带他走到门口,忽然说:“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谭嘉木远远的已经看到有几个弟兄在放哨,大约是怕他被学问给吃了,心里便有些急了起来,一时间几乎只想着赶紧脱身。

“除了你不能把书带出去,我还有一个条件。”贺兰觽很严肃,那双黑眼睛里有了光,带着种奇异的风情。

毕竟是管几十号人的二当家,无意识间,谭嘉木用上了强硬语气:“快说!”他突然反应过来了,自己这是在和谁说话,心中又在后悔。

“戴上这个。”贺兰觽不会被他惹到似的,取出根线绳来,上面串缀着一粒珠子。他把这东西系到了谭嘉木手腕上。

珠子闪出一线微弱的光,又迅速暗淡。

他却已经很欢喜了,再压下来,作出不动声色的模样。

“下次来,你可以直接叫我静霆。”指尖拂过谭嘉木手腕内侧,他轻轻地说着,声调里有些爱怜的意味,“静若处子,动如雷霆——那是我的字。”

谭嘉木便也说:“贺兰先生可以叫我嘉木,就是那个《茶经》里的,南方有嘉木……”

“我记住了。”贺兰静霆点点头。

“那么,明天再见。”

“明天再见。”

那珠子又亮了一下。


荆菁吸了吸鼻子:“谁喷香水啦?”

一群大老爷们纷纷表示不可置信,并坚持说绝不是自己。

“是谭嘉木。”她干脆利落地指出目标,“从哪个姑娘身上沾来的啊?”心里突然有点委屈了。

“没有吧。”男生紧张地扶眼镜,“没有姑娘。”

他却还是忍不住,闻了闻自己的胳膊。

居然是真的,像是藏书楼里常放的芸草,气韵悠长。


fin.

*[唐]苏鹗《杜阳杂编》卷上:「芸辉,香草名也,出于阗国,其香洁白如玉,入土不朽烂。舂之为屑,以涂其壁,故号芸辉。」(估计就是芸草,常用于防虫)

*《宋六十名家词》相关基本属实。和《青禾男高》的主题还算蛮贴的……(强行xxx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23333有人想看吗😂

也许会把贺兰大人和尹老师大部分角色都拉一遍郎……_(:з」∠)_

沉迷贺兰静霆……感觉对不起在等为之奈何的朋友们😂我今天一定写,一定写(ノ_<)

【衍生】【贺兰/钟华】一萼红(纯糖,一发完

黄景瑜《结爱》:贺兰静霆

尹昉《蓝色骨头》:钟华

*老司机贺兰静霆 *古人真的很会玩 *雷到请不要打我

大半年没写衍生了先找找手感……OOC都是我的hhhhh


【贺兰/钟华】一萼红


0.

贺兰静霆知道女人很难捉摸。

但他不知道,原来男人也一样。

啧,人类。


1.

贺兰静霆想给钟华打钱。

钟华不要。

“真把我当鸭子啦?”他说,很不悦的样子。

贺兰静霆连忙道不敢。


2.

随后贺兰静霆学聪明了,这次暗着来,瞒着钟华给自己老丈人办了转院,并且下命令,什么都要用最好的。

钟华知道之后,差点和他翻脸。

“要我说多少次你才会明白,贺兰静霆。”钟华闷头抽着烟,眼神垂向地面,是在憋火,“我不是你的附属品,一个什么玩意儿。你这样我觉得恶心。”

相处得久,他已经不怎么字正腔圆叫全名了,现在这一喊,贺兰静霆听得直开始往上冒心火。

然而右祭司大人毕竟多活了九百岁,看着钟华这小孩儿低着头,露出那一截倔强的后脖颈,忍不住叹了口气,弯腰伸手,按上去晃了晃。

他一早就知道的,这小孩儿有一颗鼓噪着要去冲破周围一切的灵魂。

两人最终敲定,不再转院,太折腾老人家,但医药费得改由钟华来出。

反而给把他身上的压力给加重了。贺兰静霆在后悔。


3.

他还是想送钟华东西。

对方不收下心意,贺兰静霆便总是有些惴惴的,担心钟华哪天就走了。

像阵风似的,强有力地漂泊。


4.

“哎,写什么呢?”钟华凑过来看。

贺兰静霆半真半假地遮,当然是遮不住的,就给他看了。

钟华便念出来:池面冰胶,墙腰雪老,云意还又沉沉*。

他乐了:“你写的啊?”

老狐狸不禁脸上一红:“写给你的歌词……喜欢吗?”

“操——不是,我不是要操你——也不是——”钟华舌头打起了结。他有点无奈,有点犯愁,又有点感到好笑。

“我唱摇滚的啊。”最后他终于捋直了舌头,“你这个词儿我唱不了,给阿归吧。”

贺兰静霆用力提拉嘴角,不让自己看起来太过丧气。

“才不给他呢。”右祭司大人说,他把声音放轻了,努力掩饰着心中的不快。

就算你不愿意唱这个,我也不要把它交给别人。

钟华见势不妙,赶紧去亲了亲他的唇角。

这才对嘛,老狐狸浑身的毛都顺了。


5.

贺兰静霆没想到,钟华筹钱居然有那么多难处。

“你受伤了。”他眼神一凝,乌沉沉风雨欲来。

钟华倒不在意:“那老王八蛋……还想让我白捧一回他小情儿。”钟华骂着那所谓的大哥,都有些得意了,眉眼间难得带了点活泼泼的意味:“不打一架,怎么让他心甘情愿照数付钱?”

“就是有点破了相。”他坦坦荡荡地一抬下巴,混不吝的模样,“你会为了这个就不要我?”

贺兰静霆静静看了会儿他右半边脸上的青紫痕迹,屏息凝神,却还是忍不住,把人搂住了,嘴唇轻轻印在那片肿胀皮肤上。

“很好看。”他说,气息温柔地拂过钟华的颧骨。

“像一萼红梅。”


6.

真是不争气啊,钟华想。

他的鼻腔在发酸,眼前起了雾。伤口开始愈合,微微地发着痒。

狐族起身,无意地舔舔嘴唇:“很快就好了,等一会儿……”

他被钟华吻住。

顶倔强的男孩儿,性子钢一样硬,又有些大男子主义,从来是绝不愿意服输的。

唇却很软,甜蜜的,舌探出来一线。

他来亲吻一只狐。

贺兰静霆顿时昏了头,握着钟华的后颈,强硬地把人推向自己。他衔住了那点暖润舌尖,吮一吮,钟华就软在他怀里了。


7.

其实古人才是真的会玩。

不被贺兰静霆整个儿团成一团地抱住,钟华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比这人,不对,这狐狸,要小上整整一圈。

“你晓得他俩最后如何了?”他从后面拥着钟华,下巴搁在男孩儿肩膀上,对着那只泛起血色的耳朵,低低切切地讲风流故事,“‘钟乘其意翕翕之时,突曳兵而出,张茫然如有失,欲即收而纳之,而钟且逡巡蒙葺闾城,微践门庭。张生疲而钟子亦兴荆为欢几何,而铜壶乱箭且五摧矣。*’”

钟华不自觉笑起来,说文言文啊,这我可听不懂。

试试就懂了,贺兰静霆心说。面上却不显出来,继续和他讲笑话似的,说那用起胡萝卜的老妈妈*、将李子塞进某处的俏妇人*,说你们现在的浪荡,不过是早年间玩剩下的。

热爱摇滚追求自由的不羁青年钟华听到这一堆胡扯,窝在他怀里闷闷地笑。贺兰静霆便试着去抚他的腰线,钟华没有动,这就算是默认了。手再向前探去,果真摸到此物翘然。

贺兰静霆一翻身,把钟华压住了。


8.

总之,钟华先生从此不再保有处男身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9.

他最后还是唱了那首歌。

拨着吉他弦,嫌调子太温柔了,就只唱给贺兰静霆听。

“梅花几许?一萼红香,尚小未宜簪……古藤太翠,共一径竹林斜穿……*”

贺兰静霆伸手,指尖抚过他上唇,钟华下意识一口咬住。

“胡茬该剃了。”这老狐狸一本正经地说。


10.

钟华依旧不愿要贺兰静霆的钱,也依旧自己到处奔走,去凑给父亲治病的费用。

啧,人类真麻烦。右祭司大人叼着吸管吃晚饭,一边对两个朋友兼下属吐槽。

宽永和修鹇只好跟着点头。

贺兰静霆把钟华亲手泡的蜂蜜鲜花水喝完,满足地长叹一声。

但谁叫我喜欢。


fin.


1.题目及歌词来源(那词太好了,一看就不是我自己写的hhh):

姜白石《一萼红·古城阴》,全词录如下(歌词化用部分使用粗体)

古城阴。有官梅几许,红萼未宜簪。池面冰胶,墙腰雪老,云意还又沈沈。翠藤共、闲穿径竹,渐笑语、惊起卧沙禽。野老林泉,故王台榭,呼唤登临。     南去北来何事,荡湘云楚水,目极伤心。朱户黏鸡,金盘簇燕,空叹时序侵寻。记曾共,西楼雅集,想垂柳、还袅万丝金。待得归鞍到时,只怕春深。

据词人自序,是“兴尽悲来”之作,然而我太喜欢“池面冰胶,墙腰雪老,云意还又沈沈”这一句了……遂化用于此。

2.文言文车:出自明代小说《弁而钗》之《情侠记》第五回。

3.胡萝卜:出自[清]檇李烟水散人《灯月缘(一名春灯闹)》第三回(这小说人物关系看得我目瞪狗呆x)。

4.李子:出自《金瓶梅》第二十七回(就是葡萄架那回……她还把那李子吃了……吃了……_(:з」∠)_现在的肉文套路真是古人玩剩下的……😂)。


*我真的太喜欢贺兰大人的文化人设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