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清阿lo塞的僵尸粉(1551是真人的朋友能不能多和我聊聊天)

【瑜昉/RPS】登对(一发完

*RPS

*没什么情节,大概比较像小论文或者是彩虹屁

*时间为摩洛哥时期,有一点点幼稚2333


【瑜昉/RPS】登对



你知道故事总是那样的。


黄景瑜十六岁离家,到上海。

其实他做过一点心理准备,在火车上。回忆里摩天大楼切割开天空,坚硬线条勾勒出轮廓。他想到大城市也许会粗暴地给他吃几个闭门羹,黄景瑜揉揉鼻子,觉得总能敲开一扇。

年轻人往往对自己抱有盲目的信心。他相信他不但能找到活路还能闯出一条路来,他幻想过激烈的对抗、冲突和竞争,无论结局如何,都足够痛快。

如果有人表现得像个混蛋,那么黄景瑜会用他的身板和拳头给混蛋上一课。

三十多个小时,他在绿皮火车上睡着了。


后来他发现不是。这座城市像个超级市场,每样东西都用明码标上了价格,到处都是商品。人们擦肩而过互不理睬,彬彬有礼冷淡客气。市场上什么都有,而他一样也买不起。

人民广场多么热闹,黄景瑜站在一边看。他想这地方真好,真漂亮,可我该去哪儿呢?

上海有很高的楼,玻璃外壳,透明、光滑而坚硬。太阳在上面显露出无机质的灰。人与人之间并不相识,每个人都步履匆匆,看不清其他脸。

等到习惯了、熟悉了,能够踩着滑板走过街巷,不会迷路。于是一切亲切起来,他还有了几个能一起喝酒的朋友。黄景瑜住在摸索到的老公房里,玻璃窗层层叠叠,往外看,很多屋瓦。有时候楼上会往地面扔垃圾,他的窗外闪现一块西瓜皮。

他已经不烧炭了,在做模特。天天赶面试,满上海地窜来窜去,总算是不烫手。他通过了其中一些,又被另外一些拒绝。对方客气地例行公事,清清爽爽地告诉他“不合适”,然后转身去握别人的手。

仍然继续做。黄景瑜向家里人要了卡号,每个月往里转全部收入的三分之一。在光线昏暗时他走下楼梯,去吃吉祥馄饨,皮薄馅大,肉有股清晰的速冻味儿。或者是兰州拉面,汤汁又鲜又呛,可惜肉有点儿少。

拉面馄饨,馄饨拉面。行,吃着吧。


后来在摩洛哥,黄景瑜和尹昉聊起这一段儿,语气里带着笑,有一点轻松,有一点悠长的怀念,像在说什么人的老故事。尹昉入神地听。等黄景瑜讲完一段,停下来了,他问:“好玩儿吗?——我是说,和一个城市打交道,好玩儿吗?”认真看人的时候,他的眼睛会微微睁大一点,看起来更圆了。映着光,晶亮。

于是黄景瑜想起自己曾经走过四个路口去买水果,不断地过红绿灯。夏夜里西瓜打折,体态小而饱满,十元三个,一旦裂开就没法卖了。他还买过一块钱一大串的香蕉,皮相已经老矣,尽是黑斑,剥开之后倒也不赖,粉糯香甜。他回忆起和几个兄弟坐在马路牙子上吹牛、鬼扯、喝啤酒,凉风习习拂过脸颊,柔软得像姑娘们的发梢。

“好玩儿啊!”他的眉眼活泼,神采飞扬。

尹昉也笑了,说从前读书的时候总觉得上海弄堂昏暗,是混沌暧昧的氛围,原来也是明亮有趣的。黄景瑜回答昏暗倒是真昏暗,我那房子采光可差啦。声调活泼,像个小孩儿,在楼下空地画出方格,一蹦一蹦地跳房子。

所以阳光跃上窗台,如洗的金黄。


那段时间里尹昉给黄景瑜拍了不少照片,有时候是黄景瑜提出来想拍照留念,也有时候,是尹昉心念一动,抬起手将他捕捉入镜。某个瞬间光影温柔动人,长长的时间穿过镜头,颜色们正在喧闹,经历岁月的墙壁白得朦胧,艳丽在果蔬中鼓胀,饱满而浓情。年轻人就站在不远处,自在地灿烂鲜活。

尹昉知道那些理论,“拍摄就是占有”,就理论上来说确实如此。但他从来都不执着于得到,他只是记录。拉开距离,站在世界之外,带着点好奇地观察。

然而尹昉觉得那一刻很美,值得再看一遍——很多遍。

他想拥有这个瞬间。


卡萨布兰卡还有网络,黄景瑜搜到尹昉编过的舞。《底片》,弄堂,在舞台上讲故事,各有各的记忆与时光。舞蹈也就二十分钟,他看了,看到一片蓝灰的晦暗。黄景瑜对着那堆白兮兮的纸片儿发了阵呆,鼓着腮帮子,去查尹昉灵感的来源。《长恨歌》,老上海在南下长大的孩子眼里映出来。结果他撑过了长长长长的弄堂流言与闺阁,最终还是没撑过三千字的鸽子,噫嘻呜呼,功败垂成。

他趴床上给尹昉发微信。语音,不是文字。微微地荡长了,有种赖着的甜劲儿,像在撒娇一样的。黄景瑜说尹老艺术家啊,要弄明白你那些作品可真够难的。尹昉低笑着,告诉他自己这儿还有排练指导时候的录像,看不看?他很坦然,并不以为是什么艺术上的交流,只不过是小孩子一样,手上有个颜色独一无二的玻璃弹珠,当然就想着要与亲密的人分享。

两个人只有一墙之隔,这样对话,很有些从前文人笔下的趣味——那种明明住着同家旅馆,却愿意打电话来谈情说爱的旧时情调。是老房子的红砖墙面,那鲜艳也是暧昧的鲜艳,如同一个过时的美梦。好在黄景瑜才不会管这些,他听完尹昉的答复,开心地一蹦下床,趿拉着鞋就跑隔壁去了,都不自觉笑得露出了虎牙。

“喂?尹昉儿,我来啦!”


尹昉听过很多歌,看过很多花,走过很多石子路。他在臭水沟边的房子里和朋友一起洗杯子,叮叮咚咚。在黑桥,艺术家们的愁眉苦脸和唉声叹气往往都是一起的,谁赚了点钱也会请大家一起沾点油水。那时候尹昉并不真的发愁,能养活自己挺好,出不出名两说。他的勇气原本就不在于高喊口号一往无前头破血流。尹昉已经不再是会轻易改变的年纪了,他相信自己要做一些事,那么一直做。可能是安静而不引人注目的,然而绝不停下。

他舞蹈,用肢体说一种超出范式的语言。他的美丽是古代雕像眉间的褶皱,是清净湖水表面的波痕。他的肌肉是丝绸做的,风缠绕着手臂,滑过指尖。一切动作都因他而有了体积,有了温度,有了重量。“艺术”,多么虚幻的名词。而他从虚里生出了实。


有些回忆是不会被随便说出口的。只有对信任的人才能吐露它,因为非此不会有谁认真听。黄景瑜靠在尹昉的床头,两个人聊人生。年轻人说起丹东说起草莓说起上海说起黄浦江,小时候被数学老师罚过站,柔术馆附近哪家店好吃有什么招牌菜,他相信尹昉什么都听得懂。童年、少年和青年,黄景瑜和盘托出。如果对着镜头,他会说自己其实没吃什么苦;但现在眼前是尹昉,他就说苦这个东西啊,毕竟还是吃了一点的。

都是实话。

黄景瑜是复杂的。尹昉想。然而这复杂也是通透的复杂,颜色繁艳却全不会乱的。只要站在那里,这年轻人就自成一个明朗的存在。他切切实实地说话,微笑。在动作之上,是与生俱来的敏锐知觉,因天然而优美。

“尹老师是不是还有点羡慕我?”黄景瑜眼睛闪亮,“经历过这么多事儿。”

尹昉一时失笑。想了想,他说:“还真有点。”

他笑起来特别乖,甜兮兮的,兔牙露了出来。

黄景瑜想:好可爱。


晚上他们睡了一张床,黄景瑜嚷嚷着懒得回去。尹昉拉开一边被子,拍拍枕头,很豪爽:“来睡!”

黄景瑜就钻进去。

“明天喝酒去吗,”他问,“尹——老——师?”

“去啊,黄景瑜小朋友。不过现在,我们要睡觉啦。”

黄景瑜小朋友很听话,立刻把灯关掉。

“晚安。”

“晚安。”

两个幼稚鬼在被窝里笑成一团。


fin. 

*老公房和黑桥相关信息大多来自百度


都是我真情实感的彩虹屁……()

迫切需要评论区聊天以获得一起吹他俩的快感(x

关于他俩的关系,就,我觉得是完全互补的……像个太极图一样(bushi)虚实相生,形而上和形而下的结合(胡乱发言

唉我真是故事苦手要编故事就只会写“你到底爱不爱我!”的狗血情节🌝等我看完麦基的《故事》一定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瑜昉】走天涯(PWP一发完

*RPS ;PWP;半公开play;有舔xue描写;(大概已经过气的)网红姿势

*赛车服相关基本来自百度

*其实想祝尹老师生日快乐不过手速实在太慢连尾巴都没赶上……不!反正天还没亮!


【瑜昉】走天涯


黄景瑜第一次穿赛车服,仗着自己年纪轻,小孩儿似的,一遍遍扯开领子,再合回去。

玩的还不是自己身上那件。大草原上风景很好,风也很好。他坐在尹昉旁边吹风,伸出手,往尹老师领口上拽了一下,又飞快地粘回去。都不是因为好奇,就是纯粹觉得好玩儿。

幼稚得乐此不疲、兴高采烈。

尹昉笑眯眯地看着他,任由他动来动去,还和他一起把衣服从面料到广告都给研究了一通。

“来之前我特地去查了一下,就感觉这个赛车服特别厉害。”黄景瑜双眼发亮眉飞色舞,伸手在尹昉胸口比划了一下,指尖绕着一块长方形的白色广告条虚虚转了个圈儿,“就算赛车烧起来,衣服还能让人在火里活十多秒!”

尹昉看他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儿,突然问:“好不好看?”

“好看啊!”黄景瑜答得毫不犹豫。停了两秒,年轻人突然凑过去,鼻尖蹭了蹭尹昉挺秀的下颔。

“你穿的都好看。”

这情话太土,尹昉一下就笑了,却只是纵容地,轻轻捶了捶黄景瑜的肩膀。


第一天任务不太重,收工时天刚擦黑。黄景瑜洗完澡,只在腰间围了块浴巾,大喇喇往床上一坐,靠着枕头给尹昉发微信。

过来吗?过来嘛!还要等一会儿?……行吧。他把手机一扔,翻了个身,又翻回来。还是忍不住发语音,缠缠切切,十成十的柔情蜜意:尹昉,尹老师,昉儿……

等了几分钟,半点回音都没有。黄景瑜都要开始后悔了:明明在同一个剧组,却还开了两间房,这简直就是对空间和时间的极大浪费,他一定是脑壳被牦牛踢了才没对这个安排提出异议……年轻人长叹一声,把自己摊成了个大字。

有人刷卡,门开了。

黄景瑜“蹭”地坐起身:他和尹昉互相换了一张房卡。

给的时候也没想多,完全是习惯了。这会儿反应过来,倒像一个直白的邀约,简直太适合夜半蹭床……不管是谁蹭谁的。

手机上响了一声,滑动的跳跃的音符。他站起身来,没去看。这时候反而觉得安定了,莫名的喜悦在心头鼓噪。多奇怪,久别重逢也未必有现在的这份期待——或许只是那时太急促,而情绪又满满当当,乱得过分,顾不上。

才一个眨眼的工夫,尹昉就站在他眼前了。和白天一模一样,抱着头盔,一身飒烈的红。他好像真成了黄景瑜的领航员,清清爽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张嘴念路书。

但这时候是在酒店房间里,和白日间草原上又很不同。灯光偏黄,朦朦胧胧的暧昧水一般散开,光色如粉地轻轻拂到尹昉身上。他的外壳是剧中人,肉体和灵魂却永远只属于自己,带着不自知的轻盈与矜贵。光影流动前行,真实与虚幻相互交错,像是在戏里,像在做梦,理智却清楚地知道不是——这让黄景瑜难以自抑地兴奋,他吞咽了一下,感到一阵奇异的干渴。

“喜欢吗?”尹昉微笑,眼神火辣而纯真,是明明白白的诱惑,“之前你说好看。”

黄景瑜猛地压下去,含住了他的嘴唇。


全文石墨需登录点我

全文图链点我


“我很久不跳古典芭蕾了。”尹昉说。

他的姿态如同一只真正的天鹅。遇到他之前一切羽翼都只是羽翼,遇到他之后河流的每一个梦都有了名字,鸟和鱼安静栖息。

“有东西要表达嘛,我知道。”黄景瑜说。

他亲了亲尹老师的侧脸,笑得很得意。

“勇敢地去飞吧,我的小王子。天涯海角,有我陪着你呢。”


fin.

*多处化用海子《肉体(之二)》,仅为字面上的化用。全诗太长不录,相关字句包括“鸟和鱼”“河水两岸”“肉体是野花的琴”“肉体是河流的梦”。


这篇是之前巫山一夜文后说的等官宣就写的那个车……然而我写了三星期OTZ边写边摸鱼🌝补了几个访谈,《债》也补掉了,尹老师生日当天还在孔夫子旧书网淘到了他书单里那本《尊重表演艺术》的二手书,快乐!

哎他真的特别特别好啊……也特别能催人奋发向上(比如我就是为了他才开始看海子的……!)


【瑜昉】巫山一夜(PWP一发完)

*RPS;PWP;一点dirty talk;不对等高潮;艹射

*如有雷到请直接关闭页面谢谢合作👌


【瑜昉】巫山一夜


尹昉窜进来的时候全副武装。

墨镜口罩一应俱全,鸭舌帽压得很低。黄景瑜一时都没反应过来,握着门把手扭头看他,有点愣,然后哧哧地笑出了声。

尹昉摘了帽子,啪地往床上一甩,特别有气势:“关门!”

于是小黄先生赶紧关了门。

全文石墨

补个图链

“以后不许再这么玩了。”尹老师说。

小黄先生很惋惜,但摸了摸尹老师发红的两只耳朵,他还是说了好。

然后从心里丰富的小本本上划掉一条。


fin.


石墨文档需要登录

这几天沉迷嗑糖写得无比之慢……快官宣啊好焦急(;´༎ຶД༎ຶ`)

写开头的时候是xjbk做梦,前两天捞起来继续写是想做法,结果感觉现在可以直接还愿了……这什么神仙CP啊我喜极而泣

等官宣了再开个车,信女愿一周吃素🙏

*巫山有一部分在重庆

*本来想写半公开play因为“朝朝暮暮阳台之下”,留到下次吧_(:з」∠)_


【瑜昉】复合炮(PWP一发完

文如其名;RPS;PWP;很少的一点生子玩笑&伪师生感



【瑜昉】复合炮(PWP一发完


在相爱的第五个年头,他们俩又见了一面。

全文这里 

图链


*剧情大概是四年里炮友转正小鱼求婚把尹老师吓跑了,然后尹老师说还得再想想,跑去欧洲巡演,于是小鱼等了他一年,再次求婚就成功啦,当晚还来了(不止)一发,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写完的时候电脑还剩5%的电……也不知道我致力于在开车时摆脱掉“老母亲的慈祥”的挣扎有没有取得一点成功🌝

*其实他俩在我心里已经盖章结婚了(流下泪来


【瑜昉】看电影(一发完

他们都好好的,只有OOC属于我

下划线为电影内容

有点皮



【瑜昉】看电影


傍晚的时候,一群人搬了椅子,到下面院子里去乘凉。

尹昉抱着iPad,在看电影。

一个男人磨好了剃刀,用手指试过了,足够锋利。他抽着烟,抬起脑袋看月亮。

黄景瑜凑过来瞄了一眼,是黑白的。老电影,实在很艺术。

“一起吗?”尹昉看了看他,把平板往他的方向递,还很大方地摘下一只耳机。

黄景瑜不太想拒绝,就挪挪椅子,坐得离他更近了一点,接过耳机塞好。

几缕乌云在天空上飘荡,影影绰绰地在月亮前面划过。

男人扒开女人的眼皮,用剃刀割开了她的眼珠子,白色的球面破裂了,液体流出来,像一泡过大的眼泪。

“我操!”黄景瑜浑身一个激灵,“尹老师,你在看鬼片啊?!”带着点小心翼翼的惊慌。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想缩也缩不起来,只是下意识往后面倒,浑身上下都写着黑体加粗的拒绝。

尹昉回忆起他曾经被虫子吓成个什么样,忍不住笑了,几乎想去摸摸黄景瑜毛茸茸的头顶。

“嗯,是啊。”他一本正经地回答,“吓人吧?”

黄景瑜已经缓过来了,靠在椅子背上,点了点脑袋,嘴角都在向下撇:“太吓人了!——主要还是没有心理准备。”他突然清了一下嗓子:“其实我这人吧胆子特大,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这什么片子,那我肯定就不怕了。”

说这话的时候,年轻人一双眼睛晶晶亮,是一个严肃得唬人的保证,仿佛赌上了男性尊严。

他真可爱。尹昉莫名地想。


后来黄景瑜知道那是个近百年前的文艺片。欧洲先锋电影运动,法国超现实主义——《一条安达鲁狗》。导演名字不太短,被尹昉报出来,溜得像报菜名。这人还兴致勃勃地翻出了《卡里加里博士》,来拉他去一起看,抑扬顿挫地咬着字,说景瑜,证明你胆子特大的时刻到了,这个更吓人!

黄景瑜简直牙痒痒,倒也不是真的怕,是想往他神采飞扬的脸上咬一口。是不是艺术家们全这样?跟小孩儿似的,使坏都使得坦荡天真?他又不愿意这么想。因为他眼前的只是尹昉,不是那一群“艺术家”,就只是这一个人。

鲜活而温暖的,还会教他炒羊排。

两个人下了戏在老城里逛,黄景瑜到处拍照,咔嚓咔嚓。他举着胳膊,尹昉踮起脚来看,身姿优美如同飞鸟划过天空,把着他的手说应该这样……咔嚓。黄景瑜盯着掌心里的画面,感到精巧和不一样。他想,这就是尹昉眼里的世界吗?于是心里微妙地涨上一点欢喜。他们用着同一个视野了。

世界在融合,潮水一样,温暖绵密拥挤。黄景瑜喊“昉儿!”缀个亲密的儿化音。去逛老城,一起东奔西跑,互相分享着人生。

他们脑袋靠脑袋地看《蓝天使》,又是黑白色,尹昉的老电影库存多得叫人吃惊。看的时候他还一边解读,黄景瑜于是记住了“象征着不祥的汽笛声”,倒霉的男主角抱着讲台死去。

故事是很俗的故事,约等于潘金莲和武大。黄景瑜凝重道怪不得先哲教人不可沉迷女色,尹昉双手合十:“施主,你悟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起笑出声。

“其实这些都是早期电影艺术家的尝试。”说这话时,尹昉伸出手,去触碰天空和太阳。劲瘦身体有力地飘荡,像一株芦苇。“他们在探寻人类究竟是什么,用这种全新的艺术形式。”他慢慢地说,“几千年来,我们一直想要理解自己的存在。”

黄景瑜很喜欢尹昉这个样子。他坐在地上,看艺术家即兴来了一段。肢体摇动,延伸,是线条是水波是山痕。黄景瑜很捧场,用力鼓掌。现在他已经能有模有样喊出一声“Bravo”了,尹昉煞有介事地鞠躬,回给他一个飞吻。


后来尹昉独自看《重庆森林》。王家卫的镜头摇摇晃晃,女人含着烟,那一点在画面中间红起来,再暗下去。他看吧台前两个人用寂寞互相取暖,霓虹灯色彩多绚烂。

他想起摩洛哥的酒店,两个人光溜溜躺在一张床上,尹昉靠着黄景瑜的肩膀,抬高手臂,眯着眼睛看忘了是中戏还是北影导演系考过的《奥德萨阶梯》。黄景瑜过来亲他的颧骨,嘴唇挨挨蹭蹭,用气声问这是什么?

尹昉说《战舰波将金号》的第四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叫“人与蛆”,船上的肉生了蛆虫导致水兵暴动……黄景瑜赶紧求饶,请尹老师别再说了,这鬼地方差不多天天吃肉,一想到那个画面他就要吐。

那天他们闹了很久,最终在摩洛哥的夜色包裹里沉沉睡去,甜美如同婴孩。

屏幕里的金城武在喝可乐,马上梁朝伟会出现来买厨师沙拉。尹昉看到那些色块,突然间觉得心烦,停掉不再看。

他犹豫了很久,给黄景瑜发了条微信:“你喜欢吃菠萝吗?”

那边的消息回得很快:“吃啊,你喜欢?”

尹昉愣了愣,看到又出现一条。点开来听:“要换换口味?那我下次吃了再来找你。”声音活泼泼带笑。

“操……”他突然明白了,耳尖发烫,却忍不住也微笑起来。


黄景瑜听到他家艺术家的回答,语调懒懒的、充满挑逗意味:“好啊。”


fin.


*菠萝:《重庆森林》里何志武的前女友阿May爱吃菠萝。后面那个梗我一时间忘了出自谁口()大概就是吃了菠萝之后【】也会有菠萝味🌝评论告诉我(果然)是詹一美,是会让变甜233333

*文中提到的电影均真实存在(然而我一部都没看完(。


【瑜昉】好看(小片段一发完,纯糖

短 OOC都是我的 地点摩洛哥 RPS


好看


是够热的,然而室内就还好。

他于是不明白,黄景瑜为什么要赤着上身睡觉。

又实在是好看的,有力而流畅。线条几乎是深陷下去,人放松着,光勾勒在上面,却影出一片弧度来,颜色淡薄也浓丽。

与尹昉的纤长柔韧不同,这年轻人的肉体竟有一种沉稳的力度,结实硬朗,精悍得似乎随时能够爆发——生命勃勃跳动着,在其中鼓荡。

他想起来了,黄景瑜学过柔术。

出于好奇,尹昉看过几个比赛视频。他还记得那些缠绞,双方都在规则之内腾挪,动作仍残余着微妙的血腥气。

那需要精准敏锐的判断。需要足够有力。

他的喉结动了一下,居然升起个荒谬的念头:他有点想伸手,去摸黄景瑜的肌肉。

是同舞者一样稳定的身躯。强健的,有暖意温存的,多么好看。

摩洛哥的热不带潮湿,清清爽爽。水略微不太够,尹昉心里却有藤蔓在生长,拉拉杂杂的,趁着干燥,却逐渐疯起来了,简直要到遮天蔽日的地步。

年轻人闭着眼睛,肢体自然地展开、延伸,肌肤光润。他看得出神,蓦然间想起沙丘来,只觉同样有着绮粲的意味。撒哈拉总是那样壮阔,舒缓的起伏,迎着阳光,庄严到了凛然,却也是柔软的,会下陷。

他知道这世上有很多漂亮的肉身,其中习过柔术的也很多,并不仅黄景瑜一个。

然而尹昉眼里只有这一个。

曾经他路过篮球场,看到无数裸露出半身的男孩儿。有些生得细腻,皮肤雪白,白得几于在发光;也有筋块磊落分明的,一身利落皮肉。都漂亮,打眼极了,汗水滴下去,仿佛是在招摇。

尹昉自己也漂亮,舞者的线条流利,韧度绝佳,又很稳,可以凌空,可以绷成一张弓。

但似乎不一样。

唯独这个,就只是好看,说不出个所以然。

古人的审美意趣里,“空”才是无上之妙,最殊胜处总在于此。残荷恶鸟是精绝的空疏,文人们不爱纯粹的生,李柰芥姜俗得不堪入画。

但黄景瑜是实,尹昉一伸手就能摸到。他能自下颔骨起垂落指尖,滑往前胸,掐一掐那紧实的腰,最终将整个手掌贴在腹部的肌肉上。

温热的,好看的,实实在在的。所谓的清淡意旨隐蔽到原始丛林般热切壮大的心绪里。他不愿意再去寻找而体察。尹昉的掌心出了一点汗,他本不该凝视着年轻人光彩的肉体而陷入联想,事实是他现在混沌得风雨飘摇。

尹昉的呼吸快了一些。他试探着,去捏一捏黄景瑜的鼻尖。年轻人哼了哼,没有醒。

胆子便大起来了,指节做出一次屈伸,又去点人中。若再向下就是嘴唇,这时却瑟缩,不愿实打实地触碰。

还是往下。胸肌之间有一道沟壑,指尖便划过。终于按住腹肌,掌根虚虚压下去。其实并不用力,即便可以假借玩笑的名义来掩过,他仍不太敢。但那个人很放松,没有动。

于是又去抚摸,或者可称之为触碰。抚摸显得太长,触碰则短,很清洁。手指轻轻掠过腰侧,指甲剪得圆润,不会有刺残余着,把人扎疼。掌心遥遥地触知到热量,些微潮湿的暖意。

真好看啊。尹昉想。

不是雅致的,并不具备所谓清高,反而有着野气,是明亮张扬的凡俗人。

他被黄景瑜吸引。

年轻人睁开眼睛了,乌沉沉的,带着促狭的笑意。尹昉一直在等这一刻,现在果然等到,心里不禁打了个突。正要装作是在开玩笑,猝然间,腕子却给人捉住了。黄景瑜的手指松松围了一圈,粗糙而暖。

看这么久?他问,好看吗,尹老师?


尹昉迅速镇定下来,飞快地瞟他一眼:这几天落膘了,还算能看。


fin.

换上了旧文风hhhhh

*脑洞冒出来之后花了一小时查摩洛哥天气,最后决定还是别直接写到了🌝

*还在补他俩访谈……有没有什么长一点的推荐啊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