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李沙】无伤(pwp一发完)

summary:干了个爽——也许不那么爽?

warning:日常OOC,口交有,除手指外无插入,作者没谈过恋爱

@守一者治 那个为了放空给老李来了次口活的懒洋洋老沙。我当时还脑老李怎么确定那个频率的难不成还偷偷拿小本子记下来_(:з」∠)_

破三轮图片版

备份的文字版

吃沙受的旁友们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这人脑子已经瓦特了)

“心灵之爱……腰部往下。”出自《霍乱时期的爱情》。

【沙李】I was here(甜饼一发完)

刚刚高考完的@达康的小水杯沉迷学习 姑娘点的沙李回忆青春~问了人才知道他俩巡视高考工作貌似不太科学……然后就只用了您的梗的一部分来发挥。口舌稚拙,不知如何祝福,唯愿此去,海阔天空。

题目来源兼BGM 刚刚看了个超英混剪听到的,觉得蜜汁适合达康,可惜我没能写出来

summary:炎炎夏日回忆青春。

warning:日常OOC,十分恋爱脑,文笔不存在,没有车(ntm

*****

一年一度,高考结束,腥风血雨,哀鸿遍野。

身为网瘾老年的沙瑞金同志,此时便正举着手机刷微博,饶有兴致地看众学子吐槽试卷——另一种意义上的观察舆情。按说这些归教委管,但架不住他……好奇。

他看到了不少有趣的东西,譬如那句已经被玩坏的“鱼的眼里闪烁着一丝诡异的光”并许多神奇的表情包,或者是“车的变迁”相关内容中欲言又止的暧昧戏谑。沙瑞金以老年人的探究目光去看这些,然而他的目光带有一种奇异的温和与包容。他丝毫不自矜于年龄,对于年轻人自娱自乐的狂欢抱着好奇而非不屑的态度,无论看到什么都能够心平气和。

沉得住气,说明到底还是有点自矜的。沙瑞金对自己笑了。

高考对于他而言,已经是极其久远的记忆了。沙瑞金是高考恢复后头几批大学生中的一员,凭借天生的倔强和聪慧杀出了一条血路。他挑灯夜战,打死的蚊子不计其数,腿上一片红肿手里全是血污。昏天黑地没命地学,最终才有能力稳稳当当地站在独木桥上,傲视群雄。

沙瑞金想起这份经历,说不得意是假的。

浴室里水声停了,安静了一阵,李达康穿着背心短裤出得门来,身上还有点湿漉漉的水汽。他躺上床,抖开毯子把自己裹好,手表在麻将席上划出喀拉拉的清脆声响。

沙瑞金摸摸他的脸颊,亲昵而熟练:“冷了?”

“有点儿。”李达康回答,“空调温度太低——我告诉你啊,二十七摄氏度以下,比以上费的电,那可要多多啦!”

“达康同志,”沙瑞金故作严肃,“无意中浪费了资源,这是我的错误,我向你检讨。”

李达康哼了一声,去摸遥控板调温度:“得了吧你。”

其实沙瑞金比李达康怕热,但他觉得这样也挺好——毕竟只有在夏天李达康才会每个晚上都不盖被子,而像现在这样能随时触碰到温热肌肤的感觉简直再好不过。他微笑着拾起手机解除锁屏,继续刷微博,划拉几下翻翻找找,收了一张眼里闪烁诡异绿光的死鱼表情,甚是满意,打算明天拿去逗小白。

“看什么呢?”李达康折腾完空调,又在他身边舒舒服服躺下了。

“今年高考的卷子——年轻人都挺能玩的。”

李达康对这些是真不感兴趣,背过身睡自己的觉。他的耳朵被轻轻捏了两下——沙瑞金很喜欢这类小动作,显出毫无芥蒂的亲近来——“达康,你当年高考怎么个情况啊?”

“还能怎么着?”大概是为表尊重,李达康把身子翻了回来,一双清亮眼睛直视着沙瑞金,“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呗。”

沙瑞金一时接不上话了。

“其实还挺好玩儿的。”李达康自言自语,想到有趣的事情又忍不住笑,“那会儿不是要考汉语拼音吗?我还记得我那年语文试卷有一题……什么来着……哦!”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李达康大惊道:“你怎么知道?”

“有点印象。”沙瑞金端着表情,模棱两可滴水不漏。李达康也就没当回事,兴致勃勃继续讲:“当年有个同学不会拼音,猜不出那句话,瞎写了一句……写了句什么来着……”他一拍脑门,被自己气笑了,“我这记性!想不起来了!”

他又感慨:“那时候是真的苦哇,要上学得走多少里山路啊。我那个不怎么会汉语拼音的同学,村子比我的离学校更远,天天爬山,从来不说一句辛苦。考完语文出来,蹲在路边就哭了……他后来复读了一年,听说还是没考上。”

沙瑞金似乎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然后怎么样?”

“当兵去啦!”李达康深深吸气,无意识地蹭了蹭枕头,“好歹算是走出大山了。”

“就因为这个,一直想着修路?”

李达康一愣,听出沙瑞金只是在开玩笑——虽则开得不甚高明,便道:“那当然是两回事,一码归一码——不过路倒是真的,这个字是我心里面一个烙印了。”

沙瑞金还想再说什么,见李达康微微闭上眼睛,仿佛很困倦,便也不再说话。过了片刻,身边果然响起了细细的鼾声。他也满足地闭上眼睛,手掌按在李达康瘦削的肩头,渐渐睡去。

为什么不问我呢?入睡前,他迷迷糊糊地想着,有一点无奈。李达康这个人太没有好奇心了,为什么不问问他当年高考是怎样的?那是一个青春与汗水的故事,不会很长,也不至于短到哪里去。

至于他是怎么知道那一年的高考试题?

——我不仅想参与你的现在和未来,还想了解你的过去;我想拥有你的人生,也想把我自己的呈献给你。我爱你。

我爱你。

END

*****

那个拼音试题是我爸曾经提到的,不知怎么就记了下来,正好用上。

刚才忘记了_(:з」∠)_你沙收的那张图

今年浙江卷现代文阅读的作者还蛮好玩的hhhhh

【沙李】细柳(半截对话半截车,屏蔽重发)

前半截是150fo点梗时 @HECTOR 点的:本来要做然而聊着聊着睡着了。政策方面的也感谢hec……全是她写的(感觉上了一堂时事课(。

后半截是 @你知道的太多了。 蛤佬那个楚王自己就是细腰的梗,在沙吹群里要的授权,蜜汁戳我的萌点于是……自逆了……蛤蛤蛤蛤蛤(别槽我,脸已经很疼了

summary:两个老年人终于意识到,不是只有楚王爱细腰的,楚王爱的细腰也爱。

warning:日常OOC,达康省长设定,一句话互攻提及

*****

电动剃须刀“嗡嗡”作响,很快地在主人皮肤上移动。刮完了,李达康摸摸下巴,甚是光滑,觉得非常满意。

难得一次哪,他对着镜子打量自己这张脸。数十载前全不在意的,现在这把年纪了,反倒关心起面皮的妍媸来。李达康端详了一阵,皱皱眉头,心说没变化啊,一定是沙瑞金老啦——雄风不振啦!

这话看似来得蹊跷,但也是空穴来风非无所托。如若要细究其中原因,就得从前一晚两个人在床上聊到睡着说起——不,得从沙瑞金从北京回来说起——不,得从沙瑞金在中央开会并学习了半个月说起——算了,还是得从本该小别胜新婚你侬我侬干柴烈火然而最终盖棉被纯聊天的一个晚上说起。

因为并不知道河蟹原因所以干脆全文走图链

备用的简书链接,嗨呀还是第一次用简书呢

“你刚刚笑什么?”他亲亲李达康的嘴角。

“真想知道?”李达康累得眼睛都要睁不开,听到这一问,嘴角却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沙瑞金回答得很恳切:“真想知道。”

“我笑哇——我笑楚王自己就是个细腰!”李达康哼哼着,“谁还愿意饿死给他看呀!”

END

注:题目“细柳”是聊斋志异里的细柳,不是周亚夫的细柳。

——————

邪【hx】教没有解散!教主我只是临时叛变一下而已!


睡了五个小时又要爬起来……去看女神了(捧心)

〖李沙PWP〗发情期ABO

嘿嘿嘿可棒了!!!相当辣!!!
过上了躺平吃粮的好日子=v=

南南南:

李沙,李沙,李沙。
@瓦咩—沙受可棒 接瓦太太的梗,多谢多谢
http://mie37.lofter.com/post/1e8e6c50_fd924b3
梗↑↑↑

沙瑞金很久没有过这感觉了,发情期难熬又兴奋。总算撑到回家,进门后脱了外套坐在床边静静地等,认真感受这种难耐燥热的火。像是全身的血都往下涌,那里变得湿热,渴望快要淹没了理智。

沙瑞金想了想放下了抑制剂,打电话给李达康,短短十几秒内额前有汗水滑下来,沉着嗓子告诉爱人“达康,今晚别加班了,现在回来。”没等对方回答,临了加了句“快点儿”就挂了。

李达康也奇怪,不会真出什么事儿了吧,简单理好桌面就往回走。刚到家门口就停住了脚步,熟悉的气息涌入鼻腔,只是从没这么浓烈过,闭着眼睛都知道发生什么了。轻轻合住门,沙瑞金敞着衬衣看向李达康,李达康把包和外衣扔在沙发上,贴着沙瑞金就吻了上去。

http://www.jianshu.com/p/a744b944d34b
简书↑↑↑

【沙李沙衍生】卸甲(张二凤X刚力士,一发完,有轮子,屏蔽重发,全文走图链

又被屏蔽,我要疯了。發上來就當存檔。

summary:性是一种慰藉,也是情感的开端。

警告:OOC,肾虚导致的烂尾,互攻,咬(拆开来看)

仅为两部剧作角色拉郎,不将其作历史人物看待(然而因为算半个李二和文德皇后CP粉所以通篇不敢提二凤的名字_(:з」∠)_)。

称呼方面(如刚力士自称“奴”而称张二凤为“圣人”)见自森林鹿《唐朝穿越指南》,洗澡相关(如“浴殿”与“絺布”)见自森林鹿《唐朝定居指南》。安利这两本干货满满的通俗科普读物,看了能避免一些常见的可笑错误。

——————————

明明只有车零件

——————————

为了吴刚老师的高力士我把王朝的女人这片子看了三遍,真是容貌端丽……感谢之前一位姑娘指路微博cut版

这篇是被沙吹群的沙李太太们感染了……但以后应该还是照样开沙受车2333然而如果没人陪我产没准我就真跑热圈去了(大哭

顺便说一下tag问题:都是存在才打,且警告写的很清楚。希望贵热圈的洁癖党不要找我撕。以及,我坚持“沙李配”tag是无差CP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