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切忌真情实感

也放读书观剧笔记,觉得烦的GN千万不要关注我😂
人义圈混乱邪恶,除了上下铺不拆什么都吸一口。
一块黄瓦,一只红羊。
一个产粮的杂食。产想产的粮。
有明明在热圈却总往热圈中冷圈钻的天赋。
想吃粮……饿到哭泣。

【沙李】细柳(半截对话半截车,屏蔽重发)

前半截是150fo点梗时 @HECTOR 点的:本来要做然而聊着聊着睡着了。政策方面的也感谢hec……全是她写的(感觉上了一堂时事课(。

后半截是 @你知道的太多了。 蛤佬那个楚王自己就是细腰的梗,在沙吹群里要的授权,蜜汁戳我的萌点于是……自逆了……蛤蛤蛤蛤蛤(别槽我,脸已经很疼了

summary:两个老年人终于意识到,不是只有楚王爱细腰的,楚王爱的细腰也爱。

warning:日常OOC,达康省长设定,一句话互攻提及

*****

电动剃须刀“嗡嗡”作响,很快地在主人皮肤上移动。刮完了,李达康摸摸下巴,甚是光滑,觉得非常满意。

难得一次哪,他对着镜子打量自己这张脸。数十载前全不在意的,现在这把年纪了,反倒关心起面皮的妍媸来。李达康端详了一阵,皱皱眉头,心说没变化啊,一定是沙瑞金老啦——雄风不振啦!

这话看似来得蹊跷,但也是空穴来风非无所托。如若要细究其中原因,就得从前一晚两个人在床上聊到睡着说起——不,得从沙瑞金从北京回来说起——不,得从沙瑞金在中央开会并学习了半个月说起——算了,还是得从本该小别胜新婚你侬我侬干柴烈火然而最终盖棉被纯聊天的一个晚上说起。

因为并不知道河蟹原因所以干脆全文走图链

备用的简书链接,嗨呀还是第一次用简书呢

“你刚刚笑什么?”他亲亲李达康的嘴角。

“真想知道?”李达康累得眼睛都要睁不开,听到这一问,嘴角却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沙瑞金回答得很恳切:“真想知道。”

“我笑哇——我笑楚王自己就是个细腰!”李达康哼哼着,“谁还愿意饿死给他看呀!”

END

注:题目“细柳”是聊斋志异里的细柳,不是周亚夫的细柳。

——————

邪【hx】教没有解散!教主我只是临时叛变一下而已!


睡了五个小时又要爬起来……去看女神了(捧心)

评论(3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