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切忌真情实感

也放读书观剧笔记,觉得烦的GN千万不要关注我😂
人义圈混乱邪恶,除了上下铺不拆什么都吸一口。
一块黄瓦,一只红羊。
一个产粮的杂食。产想产的粮。
有明明在热圈却总往热圈中冷圈钻的天赋。
想吃粮……饿到哭泣。

【沙李沙AU】明月皎皎(一)(先试试水

特殊教育学校教师李达康X大一青年志愿者沙瑞金
summary:两个年轻人由谈理想走到谈恋爱
警告:互攻,OOC,作者没谈过恋爱


一、
沙瑞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正在训人的男老师模样很年轻,生就一张白净面庞,眉心有条倦怠的纹路,头发剪得很短,只比板寸稍长一些。他板着脸,眼角微微下垂,带着一点凶狠:“还敢不敢乱翻老师抽屉了?”
小姑娘不笑了,睁大黑白分明的眼睛,似乎还在不服气。老师用指节敲一敲桌子,提高嗓门:“你们不要以为,大哥哥大姐姐来了,你们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以为大哥哥大姐姐会帮你们啊?”他一挥手,很不耐烦的样子,“都回自己位子上去,今天不放学,等整理完再放。”
几个孩子都不敢再笑,抱着书包不知所措。沙瑞金向前一步,想说点什么,那老师一眼瞥过来,神情相当冷淡:“谢谢各位志愿者的无私帮助,你们可以回去了,我送你们到大门口。”
下楼梯的时候对方绷着脸,一语不发,沙瑞金看队里几个姑娘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想了一想,主动去搭话:“要教育这些有智力障碍的孩子,一定很辛苦吧……老师?”
“敝姓李,木子李。”男老师回答,“我们不算辛苦,本职工作,无所谓辛不辛苦。”
他语速飞快,语调却是严肃而礼貌的。沙瑞金只能微笑了:“非常感谢李老师的配合。”
学校不大,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校门口。李老师冲他们点一点头,挥挥手:“再见。”长腿迈开往回走,虎虎生风。

回校的路上一行人开始做活动总结,确定以后绝不能放任孩子去动老师东西。有个男生突然长叹道:“这种事情么,本来应该早点商量好的。现在倒要来埋怨我们。”
沙瑞金也想说这话来着,一路上都给憋住了,他是领队,不能带头抱怨,因而不咸不淡地来了句:“总之以后注意吧。上次还不至于这样,可能我们的方式确实有问题。”
‪下午四点‬的太阳依然晒得很,这群大姑娘小伙子全蔫头耷脑的,心不在焉地点着头应了两声就没了下文。学校门口的红绿灯异常坑人,绿灯十几秒红灯几分钟,新时代的高素质大学生当然只能汗流浃背地等着。然而等绿灯的不止他们,一大群人挨挨挤挤矗在斑马线这头,总有几个不守规矩。沙瑞金看见老太太拉着孙女颤巍巍地走向前,背上的粉红书包还挺眼熟。
日头照在马路上,很有些晃眼,他眯起了眼睛,想起来她是刚刚那个智障儿童学校的学生,一个肉乎乎的小姑娘,相当懵懂,不管他折出什么花儿都被她嘻嘻笑着拍到地上。他更加忍不住,一个箭步上前把人拉下了:“请您不要闯红灯。”
老太太瞪着他,大串的方言从嘴里溜出来,疾言厉色的,又急又冲。沙瑞金满头雾水,只是手上依然没松。红灯漫长,一直不结束,边上不少人都望过来,他心里有些急了,扭头对组员喊:“有本地人吗?来和老人家沟通一下?”
妹子汉子们都一脸懵逼地摇头,倒是有走上前来帮他哄小朋友的,然而一群外省人对老太太出自偏僻山区的吴语毫无头绪。眼看着红灯时间就要过去,沙瑞金一脑门子的汗,轻声细语全然不顶事,对方的嗓门却越来越大了。唾沫星子打在胳膊上,沙瑞金无端想起“唾面自干”的典故来,心里又是一阵无可奈何。
“怎么啦?”有人在问,声音火急火燎的,还有点耳熟。他回头,看见那位异常霸道的李老师绕过人群走近了,也是一头一脸的汗:“怎么回事啊?”
老太太见他如见救星,上去就是叽里呱啦的豆子好一阵倒,李老师这时候倒做出个温和的笑模样来,用方言安抚了老人家几句,恰好绿灯亮起,他就带着这一老一小过了马路,从头到尾只用了半分多钟。
沙瑞金和组员们没时间面面相觑,向着学校一路飞奔,总算踩在红灯亮起的前一秒跑过了斑马线。

TBC
别拦我我要苏康😂眼皮子浅,不开车就只能写写身边事😂
感觉这两段艰滞无味……总之先试个水了(。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