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切忌真情实感

也放读书观剧笔记,觉得烦的GN千万不要关注我😂
人义圈混乱邪恶,除了上下铺不拆什么都吸一口。
一块黄瓦,一只红羊。
一个产粮的杂食。产想产的粮。
有明明在热圈却总往热圈中冷圈钻的天赋。
想吃粮……饿到哭泣。

桃花源记其一【高祁,赵沙,微陆高】

所以说,你沙日起来多带感啊。
鼓掌👏👏👏

春庭月:

注意:赵沙是赵立春×沙瑞金,与《好逑记》同世界
(虽然叫桃花源记但是并不正经,名字的由来在后文会解释。)


空降的省委书记来家里做客,这可不是寻常事。
祁同伟心里嘀咕,面上仍春风十里地把人迎进来。
八成跟老师前两天接的神秘电话有关。
祁同伟暗地里有筹谋,先开了口与沙瑞金套近乎。
“沙书记这几天的调研怎么样?”
“还好。时间不多,也没走几个地方,只是下去考察考察干部们的工作、生活状况。”
“说到这个,前两天检察院的陆亦可处长刚结婚。咱们汉东的干部在生活方面真没什么挑,坚决不做大龄单身青年。”
沙瑞金闻言笑了。祁同伟见好,顺竿就爬。
“这两个人可是冤家,刚好上的时候见天吵架。她那个女朋友厉害啊,一吵就出差。这哪是个事?我就跟她说,两个人秤不离砣砣不离秤,别人巴不得天天腻在一起,你还故意搞异地?再说你这一走,就不怕别人趁虚而入?这才把人劝回来……”
祁同伟说得兴起,顺带一报高小琴结婚讹了他好几份份子钱的仇,没想到沙瑞金脸色骤然一冷。
“公安厅也管这些闲事?祁厅长这么在行,不如去民政局帮帮忙吧。”
祁同伟的笑容僵住了,在沙瑞金冷冷的目光下手足无措。
“同伟啊,沙书记来了怎么不叫我一声。去,把我前几天买的新茶给沙书记泡一杯。”
高育良的声音适时响起。祁同伟这才长出一口气,灰溜溜地进了厨房。到底是自己道行浅,还得老师出马。
高育良从楼上走下来,与沙瑞金都坐了,一人占着一头,气氛颇为微妙。
“沙书记刚到任,就去下边调研,太辛苦了。”
“不辛苦,这样能直观地了解汉东的情况,以后才好开展工作嘛。”
“那沙书记走这一趟有没有什么发现?要是以前的工作有做的不到位的,您也尽管指出。您以前在中央,看事情想必比我们清楚些。”
“这个不敢当,我也就是随便看看。不过我还真有个地方比较注意。吕州的月牙湖最近不是在搞整改吗?我听说有个美食城,怎么迟迟拆不掉?拖慢了整个工程的进度,甚至根本进行不下去了。”
高育良心里了然,面上丝毫不乱。
“这个嘛,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美食城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所以才一直没有动工。”
“事情。什么事情?”
“这个美食城是当初月牙湖搞旅游开发时建的,整个开发区里它的规模数一数二。当时的月牙湖可不像今天,您说它是个臭水泡子也不冤。两岸都是工厂,排污控制也不得当。搞开发,还是当时的赵立春书记拍的板。旧的走了,新的得来。但是哪个投资商愿意投一个臭水沟呢?最后好容易来了一个,居然是赵书记的儿子赵瑞龙。”
沙瑞金一直沉默,听到这里似乎有些烦躁,顺手解开了衬衫第二粒纽扣。高育良推推眼镜,继续往下说。
“这位赵公子也是可以啊,自己从头到尾没露面,瞒着赵书记接了这摊事,而且还是大手笔。等到前期治理工作完毕,美食城建了一半了,赵书记才知道,可是气得不得了,但那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拆了吧。再说赵公子做的也着实不错,就由着去了。”
“至于这次的事,也跟这赵公子有关系。当初为了排污问题,他特地找人弄了套先进的处理系统,还亲自参与设计。这次拆迁他本来是同意的,但是那边规划没弄好,说要全拆,他就不干了,说他那套东西花了那么大力气,现在照样能用,拆了太浪费。还说他自己找专家研究都成,就是不能瞎弄。”
高育良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
“这位也是个性情中人啊。不过他毕竟身份特殊,听说赵书记已经跟他谈了,事情解决也是迟早的事。”
“从前赵书记在汉东主政,做事可能张扬了些,但还是稳的。您可以看看京州的李达康,那是赵书记从前的大秘,气概学了八成,稳健还差点。要改革要发展,得有点冲劲。做得过火了些,那是历史局限性,只能说尽量避免,不能保证完全没有。当然了,这是我个人的见解,有不妥的地方,您一定给我指出来。”
沙瑞金正色。
“咱们不臧否前人,就事论事。就拿美食城举例,如果有人要钻空子,还是钻得进去的。到时候,能用一句‘已经完成了’就打发过去吗?这里边能运作的余地太大了,对权利的约束也太少了。谁能保证完全没有以权谋私的现象?”
“这个自然没人敢拍胸脯,但它确实是受时代和历史制约的……”
“育良同志,你别总把历史局限性挂在嘴边啊,这可不是万金油。”
“沙书记,您说权利缺少监督,这不也是历史局限性吗?路都是一步步走的呀。”
你来我往的谈话进行了近一个小时。两人同时停下来歇气的时候,祁同伟才敢端着茶进来。
一杯清苦,似乎消弭了隐约的金戈气息。喝完茶,沙瑞金就拿着外套告辞了,神色不像是受刚刚一番探讨启发,倒像另有所思。


沙瑞金走后,祁同伟收拾了茶杯刚刚坐下,就发现高育良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他知道事情还没完,先亮出了一个乖巧的灿烂笑容来。
“老师……”
高育良哼笑一声。
“又耍小聪明,还差点坏了我的事。”
“我这不是……替您分忧嘛……”
祁同伟还想嘴硬,却见高育良眉毛一挑,赶紧改口认错。
“老师,我错了……”
“错哪儿了?”
“错在太莽撞,不该听风就是雨。”
“哪儿来的风?”
祁同伟一愣。
“你呀,有什么事就来问问我。电话里那三言两语能听出什么来?自作主张,不听话。”
祁同伟红着脸点头,高育良见了,忍不住伸手去掐了一下。祁同伟就着他的动作把脸凑上去蹭,一双低垂的眼往上一撩,勾魂夺魄。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响了。高育良起身去接。
“老书记,您打得正好,人刚走。……该说的都说了,您放心。……没什么特别的,重点问了问美食城的事。我就给他详细解释了。……没有没有。嗨,您总得给他点时间想想吧。……嗨,您不用担心,真的。您想想,他去哪不好,为什么偏要来汉东?到了汉东,马不停蹄地下去调研。吕州、林城,您看他重点去的那几个地方,您熟不熟?您比谁都熟啊。话说到这,就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吧。您让他自己琢磨琢磨,过两天再给他打个电话,就没什么事了。他要是还别扭,您就低低头,来一趟。……哦对了,我还有一句话。这两个人在一起,无论闹什么别扭,怎么闹别扭,都得悠着点。您说是不是?”


沙瑞金回到宾馆,脱了外套坐在床上,脑子里还是和高育良的谈话、这些天调研的所见所闻,以及他和赵立春那场几乎掀了屋顶的争执。
他是有原则的人,但并不固执。跑到汉东也无非是想亲眼看看,按赵立春的想法能结出什么样的瓜。
总体来看,这瓜长势还不错。
沙瑞金脑子里回放着各种记忆片段,突然蹦出了祁同伟的脸。
看来高育良知道自己同赵立春的争执了,不然他这个自作聪明的学生也不会傻乎乎地来调解。
他确实生赵立春的气,但绝对不是因为置气才空降汉东。故意搞异地?哪有。不过能冷一冷那人也好。趁虚而入?怎么可能,谁敢?
沙瑞金心情好了一些,走进卫生间打算洗漱。他挤好牙膏,下意识地望了一眼镜中的自己,突然僵住了。
镜中人衬衫的扣子解了两粒,微微露出锁骨相对的凹陷,然而更扎眼的是下方的一块红痕。
沙瑞金原地站了好一会,脸色瞬息万变,最后还是平静地拿起了牙刷。
很好,他决定留在汉东多为人民服务一段时间了。


TBC


你问赵立春为什么没有露脸?
因为他是活在台词里的赵立春呀。


写沙瑞金内心OS“怎么可能”时,我脑补的是曾小贤……
如果没有高祁、李孙、赵沙、陆高之外的CP推荐的话,我可就放飞自我了啊,天知道我会搞出什么来(搓手手)


@瓦咩—沙受可棒 你的老赵沙~当初安慰你的意思是等我产粮,好像有点误会2333
@田田 再甜一甜,我这就开始搞事情~

评论

热度(32)

  1. 爬墙切忌真情实感春庭月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说,你沙日起来多带感啊。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