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关宏峰中心。等边三角爱好者。
一块黄瓦,一只红羊。
一个产粮的杂食。产想产的粮。
质疑我吃CP原因的都是傻逼。
diss热CP没有快感,diss智障才有快感。

【赵立春X沙瑞金】桥(二)

被投喂真的好幸福哦!qwq

狐邪:

继续BE预警。


--


赵立春叫来担架,吩咐军医把沙瑞金送到最近的野战医院。对沙瑞金的战友说:“我是14军50师的营长赵立春。你们沙连长伤得很重,这里离我们部队近,就让他就近治疗。你们回去给首长通报一声,说沙连长在14军,身体恢复就回去。我们都是兄弟部队,不用担心。”


躺在担架上的沙瑞金微微点头,战友们纷纷说“请照顾好我们连长。”


赵立春回应,“一定,放心。”后转身走向沙瑞金,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沙瑞金身上。沙瑞金还剩一点意识想要拒绝,被赵立春用手轻轻按下。“走吧,不要耽误治疗。”


--


趁部队休整一段时间,赵立春去看沙瑞金。


战地医疗条件艰苦,沙瑞金没有穿病服,赤裸的上身浑身缠满绷带。如果不是一双有神的眼睛,被当作木乃伊也不足为奇。


见到赵立春,沙瑞金露出和悦的笑容,疼痛让他难以做出特别大的动作。“感谢赵营长救了我。”


“不用谢我,是你命大,中了三枪,流了那么多血竟然还能活下来。”


沙瑞金低头咧开嘴苦笑一声,声音干涩沙哑。“在战场上活下来是看运气。”他虽然成为指战员很多年,却是第一次真实地上战场,第一次真实地杀人,第一次真实地面临中弹,流血和死亡。


“我看到你作战的样子,很勇猛。”赵立春很少有佩服的人,他要是认同谁一定是真心的。


“赵营长过奖,换做是你也一样。”


“你不怕死?”


“冲锋的时候,我听到无数榴弹声从我耳边飞过,我觉得它们都与我无关,自己仿佛是透明的,它们穿过我的身体像穿过风。当我重重跌倒在地上时,我相信一切都完了。奇怪的是,我感到那一刻是我生命中罕有的非常幸福的时光。”赵立春看沙瑞金说得很艰难,嘴唇发白,倒了一杯水,握着把搪瓷杯的把送到沙瑞金的嘴边。


“伤重就少说话,不要没有死于炮弹,死于话多。”


沙瑞金喝下水,“趁着能说话,怕以后真没机会了。”那些话或许只有眼前这个同样历经生死的人才能理解。


赵立春看到沙瑞金,知道他们是同一类人。有强烈特质的人会更容易在人海里找到相似的人,因为他们太少见,一旦遇见不需要更多的检视和证明。


赵立春和沙瑞金都是不怕死的人。这个世界上不怕死的人本来没多少,其中很多是出于勇敢,贪婪,虔诚。只有更少数的人,是因为虚无。虚无带来的对死亡的无畏,没有任何可以慰藉的不朽、任何光荣。


和平已经使他们遍身像火烧一般发热,他们有时候甚至渴望流血。可怖的战争可以成为手段,强迫被无度的纵乐所糜烂的身心得到一些合理的节制,对那开始扼止他们生命活力的障碍作一番彻底的扫除。*


“我今天来这里,是给你还东西。”赵立春从背后拿出一个小册子,下半边全是红色。沙瑞金有些恍惚,没有说话。赵立春以为可能是站得太远沙瑞金看不清,他走到床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沙瑞金面前。


赵立春弯下腰,脸离沙瑞金只有一尺,他盯着沙瑞金浅棕色的瞳孔,“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希望你能把这个送给我。”


“都被血染脏了,字也看不了,要它做什么。”


“怎么会”赵立春拿起那本册子,“英雄的鲜血染红的,很炫目。对了,你打仗怎么还带着这个?”


“赵营长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带一本《孙子兵法》?”沙瑞金开玩笑道,“我是个孤儿,同村的烈士沙伯伯牺牲后,他的战友找到我,资助我上学。这本《共产党宣言》是上大学前他们送我的。入伍后我还一直带在身边,要打仗了,我装在兜里希望它能保佑我不死。就当作是护身符吧。”


第一次见人拿书当护身符的。赵立春鼻子里哼了一声,“作为唯物主义者还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你不是不怕死吗?”


“我是不怕死,可我也不想死。即使是最忠实的宿命论者过马路也会看看两边有没有车过来。”说完沙瑞金竟然咯咯笑了起来,疼痛让他的脸有些变型,然而似乎这个玩笑实在很好笑他宁愿疼也要笑出来。


沙瑞金其实不相信什么护身符,只是带着闲时翻翻,从简短而充满磅礴修辞的语句中寻找力量。他看赵立春面露难色,说:“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何况一个小册子。而且我还穿走了你的衣服,投桃报李,赵营长尽管拿去就是。”


赵立春也不推辞,说:“我们也算有同袍之谊了。”他好奇面前这个对所有事情都充满疏离感的人在乎的事情和人是什么,自己会不会在他心里有一席之地。




*出自莎士比亚《亨利五世》。

评论

热度(12)

  1. 瓦咩狐邪 转载了此文字
    被投喂真的好幸福哦!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