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切忌真情实感

也放读书观剧笔记,觉得烦的GN千万不要关注我😂
人义圈混乱邪恶,除了上下铺不拆什么都吸一口。
一块黄瓦,一只红羊。
一个产粮的杂食。产想产的粮。
有明明在热圈却总往热圈中冷圈钻的天赋。
想吃粮……饿到哭泣。

它多丑啊,比女人的更难看

她咬着牙,生怕会因这疯狂的举动而笑出声来:她开始通过触摸来认识那个昂首挺立的对手,认识它的体积,它那长茎的力量,它两翼的延伸,既对它的坚决感到害怕,又对它的孤独感到同情。她带着细致入微的好奇,一点一点地将它据为己有,若非丈夫是个富有经验的人,准会把她的举动错会成挑逗。他求助于自己的最后一点力气,抵抗着这番致命探究带来的眩晕,直到她以孩子般的随性放开了它,就想把它丢进垃圾堆似的。
“我从来就搞不明白这东西是怎么一回事。”

以前写随笔,恬不知耻地认为自己写文是学马尔克斯炖肉,学托尔斯泰写爱情。
对马尔克斯大概只是学了个态度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散发出一股单身狗的清香)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