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清阿lo塞的僵尸粉(1551是真人的朋友能不能多和我聊聊天)

【瑜昉】走天涯(PWP一发完

*RPS ;PWP;半公开play;有舔xue描写;(大概已经过气的)网红姿势

*赛车服相关基本来自百度

*其实想祝尹老师生日快乐不过手速实在太慢连尾巴都没赶上……不!反正天还没亮!


【瑜昉】走天涯


黄景瑜第一次穿赛车服,仗着自己年纪轻,小孩儿似的,一遍遍扯开领子,再合回去。

玩的还不是自己身上那件。大草原上风景很好,风也很好。他坐在尹昉旁边吹风,伸出手,往尹老师领口上拽了一下,又飞快地粘回去。都不是因为好奇,就是纯粹觉得好玩儿。

幼稚得乐此不疲、兴高采烈。

尹昉笑眯眯地看着他,任由他动来动去,还和他一起把衣服从面料到广告都给研究了一通。

“来之前我特地去查了一下,就感觉这个赛车服特别厉害。”黄景瑜双眼发亮眉飞色舞,伸手在尹昉胸口比划了一下,指尖绕着一块长方形的白色广告条虚虚转了个圈儿,“就算赛车烧起来,衣服还能让人在火里活十多秒!”

尹昉看他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儿,突然问:“好不好看?”

“好看啊!”黄景瑜答得毫不犹豫。停了两秒,年轻人突然凑过去,鼻尖蹭了蹭尹昉挺秀的下颔。

“你穿的都好看。”

这情话太土,尹昉一下就笑了,却只是纵容地,轻轻捶了捶黄景瑜的肩膀。


第一天任务不太重,收工时天刚擦黑。黄景瑜洗完澡,只在腰间围了块浴巾,大喇喇往床上一坐,靠着枕头给尹昉发微信。

过来吗?过来嘛!还要等一会儿?……行吧。他把手机一扔,翻了个身,又翻回来。还是忍不住发语音,缠缠切切,十成十的柔情蜜意:尹昉,尹老师,昉儿……

等了几分钟,半点回音都没有。黄景瑜都要开始后悔了:明明在同一个剧组,却还开了两间房,这简直就是对空间和时间的极大浪费,他一定是脑壳被牦牛踢了才没对这个安排提出异议……年轻人长叹一声,把自己摊成了个大字。

有人刷卡,门开了。

黄景瑜“蹭”地坐起身:他和尹昉互相换了一张房卡。

给的时候也没想多,完全是习惯了。这会儿反应过来,倒像一个直白的邀约,简直太适合夜半蹭床……不管是谁蹭谁的。

手机上响了一声,滑动的跳跃的音符。他站起身来,没去看。这时候反而觉得安定了,莫名的喜悦在心头鼓噪。多奇怪,久别重逢也未必有现在的这份期待——或许只是那时太急促,而情绪又满满当当,乱得过分,顾不上。

才一个眨眼的工夫,尹昉就站在他眼前了。和白天一模一样,抱着头盔,一身飒烈的红。他好像真成了黄景瑜的领航员,清清爽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张嘴念路书。

但这时候是在酒店房间里,和白日间草原上又很不同。灯光偏黄,朦朦胧胧的暧昧水一般散开,光色如粉地轻轻拂到尹昉身上。他的外壳是剧中人,肉体和灵魂却永远只属于自己,带着不自知的轻盈与矜贵。光影流动前行,真实与虚幻相互交错,像是在戏里,像在做梦,理智却清楚地知道不是——这让黄景瑜难以自抑地兴奋,他吞咽了一下,感到一阵奇异的干渴。

“喜欢吗?”尹昉微笑,眼神火辣而纯真,是明明白白的诱惑,“之前你说好看。”

黄景瑜猛地压下去,含住了他的嘴唇。


全文石墨需登录点我

全文图链点我


“我很久不跳古典芭蕾了。”尹昉说。

他的姿态如同一只真正的天鹅。遇到他之前一切羽翼都只是羽翼,遇到他之后河流的每一个梦都有了名字,鸟和鱼安静栖息。

“有东西要表达嘛,我知道。”黄景瑜说。

他亲了亲尹老师的侧脸,笑得很得意。

“勇敢地去飞吧,我的小王子。天涯海角,有我陪着你呢。”


fin.

*多处化用海子《肉体(之二)》,仅为字面上的化用。全诗太长不录,相关字句包括“鸟和鱼”“河水两岸”“肉体是野花的琴”“肉体是河流的梦”。


这篇是之前巫山一夜文后说的等官宣就写的那个车……然而我写了三星期OTZ边写边摸鱼🌝补了几个访谈,《债》也补掉了,尹老师生日当天还在孔夫子旧书网淘到了他书单里那本《尊重表演艺术》的二手书,快乐!

哎他真的特别特别好啊……也特别能催人奋发向上(比如我就是为了他才开始看海子的……!)


评论(10)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