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是真的喜欢清假粉

【顺懂/古风AU】小相公·章三(世家公子顺/家道中落懂

古风AU,无具体朝代,一锅大杂烩

很多瞎编,请勿考据

世家公子顺/家道中落懂,有顾顺&罗星友情描写,李懂卖身预警()

只有OOC&BUG属于我  尽量会隔日一更👌

章一  章二

个人相关产出整理




小相公·章三



观这少年模样,竟是虎虎有生气,不曾受到南院里风气沾染的。顾顺不禁心下一喜,因暗暗道:“我且试他一试。”便把灯吹了,并指为刃,一掌劈去。他天生目力极好,趁着外面几分月光,也不畏惧黑暗,只不过存着几分戏耍心思。不料李懂仿佛一样看得清似的,微微偏一偏身,举臂来格,力气却不小,顾顺倒一时大意,掌骨受他所击,居然感到有些发麻。


他越喜欢了,心想:“好身手!”于是认真起来,反握住了对方腕子,用力一扯,把人拉向自己怀里,左手握拳,往李懂心口搠去。这小相公原本瘦弱,尽管有些膂力,毕竟年纪小,总算比不过顾顺。不由得一个踉跄,身子将将儿朝那拳头上倾来,又实在是挣脱不得,暗自叫了声苦也,索性闭上眼睛,不过听天由命罢了。


劲风扫过,一只大手轻轻靠到了他胸前。竟收了势头,只是温暖厚实。那边顾顺松开手指,不再钳住他的手腕,口中笑道:“好个小将军!”


室内仍是黑暗一片。李懂看不见他神色如何,因为如今身在南院,想来该是取笑了。他气恼又愧悔,恨自己不该一时忘情,和客人动起手来。于是别别扭扭,勉强请了安,粗声粗气地喊一声:“老爷。”想了想,又道:“是我不该,竟冲撞了老爷,还乞饶恕。”


顾顺看他这副老大不乐意的样子,不禁点了点头,道:“不妨的。你师承何方?倒很有几分力气——先将灯点起来罢。”


少年一梗脖子:“我不会打火。”


显见的是假话了,从前跟父亲一道出去时,常由李懂来生火做饭。此时眼睛已经有些适应光线,他偷觑客人脸色,约莫看出是不以为忤的,倒自恼了:怎么!当我是那样梨园里丝竹教养长大的小戏子了?


顾顺便叫取火石来,这回李懂去了。咔啦一响,他重又把灯点着,口中说:“不必把我当做客人……你还不曾告诉我,有什么师承?”


这南院里,真是破天荒来了这样一个嫖客。李懂似有所感,抬头去看他,见顾顺人物风流,没来由的只觉脸热。自己并不以为意,索性回答道:“没有什么师承,不过是从前同家父一起,学些舞弄刀枪的本事。”提及父亲,却心下惨然,眼里滚下两滴泪来。




顾顺看见他哭,呆了一呆,不觉也是一股心酸,直入肺腑。正待要问此子家世,不意这时门外来了罗星,拍手笑道:“聊得这样好,竟是我唐突了。”又引人进屋,点起了些灯烛来,映照得房中煌煌一片。


那边李懂听到人声,忙已经把眼泪擦了,再去看来人,一下喜得喊出了声:“星哥!”罗星含笑应了,又问他这几日过得好不好,有无什么人来罗唣。李懂一一答了。顾顺听他二人说话,仿佛是认得的,再一想,这小相公行动自如,何曾像被打过几百鞭?便伸手出去,捉了罗星的领子,举起拳头,假做发怒模样,道:“好哇,你们合起伙来骗我?”


他没使上力,不过虚虚去抓了一把,被罗星轻轻巧巧推开了,笑道:“这是我的主意,他可不知道。有些自然是编出来哄你动心的,有些却是真话。方才也该试过他了,你自己说,这孩子是不是个好人材?”


“却不该沦落到这里。”顾顺叹息。原来他从小脾气古怪,十分敬重军人,倒不爱学那些腐儒酸样,连风月事都一概不通,毫无纨绔习气。也读书,却不读经,整日看些小说稗史。极喜欢项王故事,说此生当学“万人敌”。总算家里有些富贵,成年时便得以袭职的,便也随他。罗星知道此中端的,因寻了一个由头,故意引他二人见了。


先前李懂看见顾顺发怒,已经暗暗捏起拳头,却原来是好友之间谑弄。他也不知就里,只是因为罗星,对顾顺又高看了几分。转念一想,自己如今身陷南院,从此只合在戏台上跑马,早已经拿不得真正刀枪,还要如此自矜,实在可笑。再念及顾顺说不必当他为客人,不禁压不住心思,几乎重拾起希望了。他张开手掌,又握紧成了拳。


顾顺却正色道:“若能拔他超脱火坑,本是好事,你又如何做不得?反倒要这样一场做作。此中必有什么难处,不说清楚,我决计不敢轻易揽上身的。”


TBC


本该昨天更的,但昨天真是一堆破事……_(:з」∠)_抱歉啦qwq

感觉越写越白了(。)在想要不要去写个翻译腔换换脑子(bushi


评论(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