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发日常&摘抄然后删掉

【顺懂/古风AU】小相公·章二(世家公子顺/家道中落懂

古风AU,无具体朝代,一锅大杂烩

很多瞎编,请勿考据

世家公子顺/家道中落懂,有顾顺&罗星友情描写,李懂卖身预警()

只有OOC&BUG属于我  尽量会隔日一更👌

章一 

个人相关产出整理




小相公·章二



院子有几进,好在以这两个人的脚力,地方倒并不大,两三步也便到了。来此地的,往往需要留宿。因而各门前并无什么人看守。只他二人去的那一间,门口有个小孩子,坐个马扎,给冻得缩手缩脚,不过偶尔从袖子里摸出一粒瓜子儿含着,待咂到全然没味,连壳都已经嚼得粉碎了,再“噗”一声吐出,急急用鞋底碾开,拨了雪来掩盖。四望一阵,见果然没有人,才伸手去摸下一粒。


“喏,便是在这里了。”罗星朝那处门帘一指,“你我恰好去吃杯茶。”


听到他说话,顾顺点一点头,上前几步,正欲要进得房里去。那小孩儿正在马扎上偷偷吃东西,看见不对,赶忙跳将起来,“呸呸”吐了瓜子壳儿,伸手来抓他前襟。可惜身量不足,又兼力气还小,只能够将就去拿顾顺腰带。手离那身青色衣裳还远着呢,反被一把拎起,竟如捉小鸡仔一般。


顾顺并不去细看对方状貌,只轻轻放下,不受阻拦便尽够了。这时候小孩子也知道挡错了人,口中只惶惶地喊“老爷”,道是里面那个不好见人的。


后面罗星却笑道:“原来这院里倒好规矩。灯正亮着,想是正还不曾出门。南院一样相公,怎么单这一个不好见人?”看他仿佛还要说些什么,便也轻轻拎起放下,搁到一边。这小孩儿没奈何的,只好让他们进了屋子。两只黑黢黢眼珠还在滴溜溜转,大约是不放心房里那个,仍想跟上来。


“呿!”这样场面,罗星已惯熟了,只挥手叫人快走。想起来有话要吩咐,于是又叫一声,抓几个铜钱给他:“去找你爹,就说是今日包了正屋吃酒的人,闻得这里一位相公有趣,且来见见,权做长一长见识了。”


小东西接过钱,撒腿就跑,简直飞也似的快。罗星看他背影过去,摇摇头,苦笑了一下。回眼去看顾顺,却见这人伫立门前,僵着身子在等他。知道顾顺犯了什么老毛病,罗星忍不住真笑起来。他上前一步,拨开了厚重布帘:“老顾,请吧——里头这位,如今不是正经军户了。”


顾顺闭一闭眼睛,强压下满心的焦躁,怀着点好奇,走了进去。




屋子里点一支线香,气味不甚好,想来粗劣。确乎不是全然黑暗,却也只有小小的一盏油灯,昏昏欲睡地燃着。这样天气,然而并不曾设个炭盆,总算这房子好,旧主人竟挖了地龙的,此间房屋恰在火气尾端,因此勉强不冷。他们在外头闹了那样一番,本以为里面的人该要醒来,但或许是少年贪睡,倒不见动静。


两个人于是自脱了衣服。罗星到那灯前,拿根银簪子剔了一剔,渐渐的便亮了些。也没有坐,只是压低声音交谈,打算等那小孩子回来,再去叫人掌灯。


顾顺四下一看,他目力倒很不错,见角落边衣架上面,搁着几件女服,原本不喜欢,却又见得了,尽是早在他离京时候兴起的旧样子。虽然平日不涉烟花,只消想一想,也能够明白端的,不由更加怜惜这小官。一发咬牙切齿起来,恨那送好人家儿女进火坑的。


“几年不回京里,做什么去了?”罗星推一推他肩膀。


顾顺仍在想这事,只闷声道:“不过是到处走走看看,也没做什么。”


“想是到过边关的。”罗星用指尖哒哒叩着桌面,“可惜我去不得。”


顾顺仿佛惊醒似的,这才往他脸上看了一眼,因笑道:“拱卫京畿是大事情。而且到了明年,或许我也去不得外面了。”


罗星微笑。两人默然无话一阵。见那传话的小孩仍不回来,罗星振作精神,说是不如自到前面吃酒处,从正屋再叫些人来此地服侍。顾顺答应一声,没有跟去。只等他出得房门,自把住了那一盏暗暗油灯,在床边站定了,去端详这小相公。


十五岁,好青春年纪。小官们多是娇养长大的,比之那些漂漂亮亮好玩意儿,这一个并不算白皙细嫩。生的却好。一张脸只巴掌样大,下颔尖尖。嘴唇鲜妍丰润,如花瓣一般。左眼上生一粒小痣,显得俏皮可爱。一双眉颜色浓黑,睡梦里将蹙不蹙,却是忧愁。顾顺看见,心口处如同被拧了一把,只想着好端端一个军户子弟,如何竟沦落至此?再去看手,正好露于被外。果然骨节颇为粗大,是拿惯刀枪的。他着魔一般,居然去握住了一只手,在掌心细细抚摸。茧子粗硬,顾顺长叹一声,几乎要落下泪来。


这般动作,任是个石人也该惊醒了。李懂将手猛地一抽,翻身下床,站定了,摆出个起手式,口中锐声喝道:“你是谁!”少年嗓音清亮。


TBC

就这样排版吧2333

第一次试着这样慢慢写,很多跟主线不太相关的东西,满足了自己话痨的天性(。)不过这样大概真的能保持隔日一更呢……!

感觉这个故事应该会写很久,因为以目前脑洞来看有好多东西要写啊_(:з」∠)_

这章没什么考据,不过保持这个文风比较辛苦OTZ


评论(1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