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顺懂/古风AU】小相公·章一(世家公子顺/家道中落懂

古风AU,无具体朝代,一锅大杂烩

很多瞎编,请勿考据

世家公子顺/家道中落懂,有顾顺&罗星友情描写,李懂卖身预警()

尽量会隔日一更👌

个人相关产出整理




小相公·章一


帘子一打,屋里进来个人。


房里灯烛明亮辉煌,陈设也精洁细净。炉子内用铜丝架了,离火一寸,烘着甜香饼儿,并不露些许烟气,只一片甜暖,融融洽意。正是在吃酒划拳,故作推脱地互相谑笑,在座尽是兄弟。


“哎,这可是真迟了的,”有人举起筷子,遥遥来点他,“该罚!”显见的是有些醉了,面上微微发红,左手稳稳端着一只小小酒杯。他这一叫起来,众人纷纷跟着嚷嚷,闹哄哄的,说的是这样来迟,果然正该当罚。


听了这话,来人便把眼一抬,笑道:“你们不知道,外头正下雪呢,道路上尽泥泞了。方才我走了两步,险些儿一脚踏进雪里,白脏了鞋。”


这话想来不假,他身上确实正冒寒气,衣帽都显出几分潮意。只整个人也清凌凌的,青衣裳缎面极光,只拿银线暗暗地绣了团花,动时一点流耀。这一身素得锐利,倒只是清贵。眉目清朗,一双眼睛明亮招人,好似白水银里滚黑水银,平白一点寒星。  


“顾顺……”先前那人吃一口菜,又举着筷子尖,伸来指他,“你还是好穿个貂啊?”


来者于是笑骂一句,这才摘了那帽子,脱了外头衣裳,教人先捧去笼上烘一烘,再落了座。里面却穿得花团拥簇一般,锦绣灿然,先前青衣盖遮蔽耳。那帽边围着的一圈儿纯黑,毛色细密浓丽,长而绵厚,端的是好东西。罗星却只瞥了一眼,就嗤出声冷哼来。


“怎么?”顾顺眯起眼睛。


“这样丰貂,京里当下已经不时兴了。”罗星慢悠悠地说,“今贵短毳——你在外头就一点风声听不到?”


顾顺的筷子停了停。


“拿酒来!”罗星便一副很舒心的样子,摆出的架势仿佛酒仙亲临。




实在罚了三大杯。


原本他是罗星请来的客人,且也有些身份,不该起哄得太过。孰料这人只吃了点东西垫垫肚子,就问:“罚我的酒呢?”


宾客们当即纷纷叫好,乃将来了真正好烧春,并一套粉彩大杯,壁薄光润,杯沿却几如海碗一般大。满满地把酒倒上,端到顾顺眼前。他举杯示意,仰起头一气吸干了。然后又举杯,可见的果然一滴不留。他拿眼风往外一扫,神情似笑非笑的,有点儿微醺的意思,却更见凛冽了。


一杯吃尽,便又是一杯。众人皆屏息凝神,只等他逞了兴,将豪量夸耀得尽够了,再去叫好,以为这样方称他的心。不料顾顺三盏酒既然已干,手上将杯一掷,只说罚完了不再吃——好一个薄胎细瓷大杯!摔到地面,竟裂成八瓣儿。况且失掉这个,便不成套,余下的不禁也光彩顿减。


一时之间,宾客们都有些不知所措。罗星冷眼瞧过,轻轻叹口气,将银箸敲一敲碗口:“我这兄弟虽不如石王之富,倒也不是布衣人家。从前在外头,却往往苦于没处显摆。今天让他摆这样一回阔,开心过了也便罢了。”


席上轰然一笑,他再叫了声酒来,换得青瓷釉牡丹缠枝的一套小杯,亲自斟满两盏去敬顾顺。这回顾顺不再推拒,接杯吃了。于是气氛得以回暖,桌上说话逗趣儿的人物堪堪见长,都很快活。这时顾顺饮过了酒,面色反而愈白,又不说话,给艳丽衣服衬得如同冰雪一般。罗星来对眼色,他又只是笑,捏着杯,仿佛吃酒正是本当。


一片的熏熏然了。勾肩搭背,手足泥软。罗星喊一声顾顺,只说有一个好小官,新近才来的此地,且是青春,未曾受过教诲,如何不去见一见?


顾顺奇他竟也玩起戏子来。于是重整衣冠,袖起了一只小炉。才出得门外,寒气刀刮也似,立时扑到两人面前,雪花飘飘坠坠,堪比铜钱一般大小,挂到衣上,还能一时不化。两人慢慢踱着步,往小官处去。罗星却问:“你晓得他有什么好处?”


这话突兀,顾顺只道他取笑,便说:“不过是个相公,顶了天儿的便是能够吟诗作赋、书画皆工,除了一把文人酸气,还能有什么好处?”


罗星倒真笑了,一边道:“前些时候我看他的手——”偏偏拉长声音,拖着调子引他好奇。“是有茧子的,颇不薄,很有些时日。”


“这小相公能拉弓。”他慢吞吞地说,语气中别有一番深意,“性子还倔,据说前些日子已经吃了几百鞭,也不叫一声痛。”


顾顺登时脸色大变,狠狠剜了罗星一眼,拔足便走。


罗星朝他后背猛击一掌:“错了,该是这头。”




TBC


这样排版看起来是不是更清楚一点(

这个题材大概挺无聊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懒得写注释了_(:з」∠)_反正以我贫瘠的阅读量就没找几本书(。

下章李懂就出现啦!其实这只是个救他出火坑的故事2333

以及,如果哪里还有什么雷点我没标出来的,请直接告知,我会补上w


评论(1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