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

【双豹组】【金/黑】Over The Rainbow(接复联三后,一发完

summary:为了最终的胜利,埃里克和复仇者们一起回到了六年前

warning:对复联四的剧情推测来自网络但主要还是瞎编;只有OOC和BUG属于我;包含一点点Stucky暗示

BGM兼标题:Over The Rainbow



无论我做了什么,那都不是因为愧疚。


“看吧,”埃里克·史蒂文斯得意扬扬地说,“你们需要我。”

苏睿小声骂了一句脏话,对埃里克怒目而视,特查拉按住了她的肩膀。

“是的,尼贾达卡。”国王注视着他,用那双湿漉漉的、水晶珠子一般的漂亮眼睛,“我们需要你,瓦坎达危在旦夕。”

埃里克对此嗤之以鼻。“这时候你们来求助一个杀人魔了——怎么没想过他也许会为一半人口的消失而鼓掌叫好呢?”

“别这样。”特查拉的表情终于有所松动,那层坚毅无畏的壳子上出现了细小裂痕,使他看起来不再像个纯粹的国王标本。“不要眼睁睁看着你的故乡毁于一旦。”他向前迈出一步,牢牢盯着埃里克的双眼。国王又回来了,特查拉言辞恳切,姿态庄严:“我们都清楚,你深爱着这片土地,同瓦坎达的每个人一样。”

瞧瞧他的样子,这才是天生的国王。杀人魔讽刺地想。他讨厌这个,讨厌被某些东西鼓动着去卖命。“我不是瓦坎达人。”他飞快地瞟了一眼那根金色的黑豹项链。

“你是亲王尼乔布之子,是我的堂兄弟,你是个瓦坎达人。”

埃里克露出了讥讽的微笑,向前倾过身去,将金项链捞到手里。特查拉纹丝未动,看着他把这玩意戴到了脖子上。

“我是奥克兰的孤儿。”篡位者如此回答。


“他不见了。”奥克耶茫然地说,完全只是出于无意识,她虚抓了一把空气,“他就那么……不见了。”

“同样的事情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正在发生。”罗曼诺夫特工告诉他们,竭力使声音镇定下来,但还是听得出在微微发抖,“我没法和尼克·弗瑞取得联系。”她抬起头,眼里有泪光闪烁。

沉默蔓延开去,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埃里克往地上踢了一脚,灰尘飘飞起来。这会是谁呢?他想。也许是特查拉,他那位神圣、纯洁、完美无瑕的国王堂兄——好像有人往他肚子上猛击了一拳,埃里克痛得眼冒金星。特查拉死了。一部分的埃里克渐渐醒了过来,他开始正视这个事实。

“苏睿呢?”他不抱什么希望地问。

将军握住手链,片刻后放开,表情空白:“她的奇莫由珠检测不到生命体征。”

好极了。埃里克想。现在他是瓦坎达王室唯一剩下的合法继承人了——他失去了所有血亲。

他终于孤身一人。

基尔蒙格从未想到,自己会因此而感到痛苦。他是杀人恶魔,以取人性命为乐,他的毕生所求就是向着罪恶虚伪的瓦坎达复仇,他要用振金在全世界燃起熊熊烈火。

而现在,火焰熄灭了。

“我只是埃里克·史蒂文斯。”他对自己说,“是个来自奥克兰的孤儿。”

不,心里有个声音执拗地响着,你的名字是尼贾达卡,你是瓦坎达的孩子。

“真是阴魂不散啊,老哥。”埃里克喃喃自语。

原来他曾经也具备资格,还可以再失去些什么东西。

如今的他一无所有。


复仇者们决定回到过去。

一项只在孤注一掷时才会被想到的危险技术,但他们现在确实走投无路。不能回到太远之前,因为会扰乱时空;也不能太近,那样或许无法改变结局。最终幸存者们达成了一致。“六年之前,是吗?”斯塔克问道,以一种干燥的冷静态度——泪水于今毫无必要,“好的,六年前……还有谁要发表意见?”

“我加入。”埃里克说。

并肩作战为他赢得了尊重,复仇者默认了这个昔日反派角色的在场。他们看着他,目光中含有同情和理解。

埃里克重复了一遍:“我加入。”


谁会以为他是个好人?

已经不再是能凭借战壕中的一眼对视就付出信任的时代了,大兵。

埃里克向前潜去。他并不曾抱有破坏那计划的愿望,反而迫切地期待着它的完成。但不行,不是当下,现在有些事情他必须去做。

那位国王——年老的、德高望重的、曾亲手杀死兄弟的好国王,正熟睡着,与埃里克仅有一墙之隔。前一次他没能赶上,被无关之人抢占了先机,他不该再失去这个机会。让复仇者们先去吧,基尔蒙格要完成自己的复仇了。

不,不要歌唱,夜莺亦当在此缄默。

特查拉怎么说来着?父辈的过失不该转化为我们之间的仇恨。埃里克解决掉安保或绕过他们,无论明处还是暗处。好的,我亲爱的堂兄,让我来结束这一切。他对这个简直太过熟练了,不是超出常人的天赋使然,而应该归功于他加诸己身的训练——埃里克用了十年来精确地切削自己,以成为这星球上最优秀的刺杀者之一。五角大楼不会公开承认他有多么好用,但是当然啦,杀人魔头总是幽灵小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现在他身处提恰卡的房间之外。那些艳光四射的小妞儿没一个能捕捉到他的影子。国王仍在熟睡,明天在联合国上的发言可能正在那颗陷入梦境的大脑里打转。会有一个无意义的片段映出尼卓布的面孔吗?他会想起他曾爱着的兄弟吗?

埃里克举起枪。


然而当他抬起枪口,便失去左臂;他转而拔出匕首,则不见了脚踝。一切诡异到失真,树影在月光下淋漓摇曳。

魔法不是瓦坎达所长,埃里克清晰地知道这一点,在他被施舍了多余生命之时。一同强加给他的还有“自由”,特查拉给予他拥抱,手上从不会持有镣铐。小国王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足够了……那时埃里克嗤笑出声。

他从来不需要温情。

这是怎么回事?他抓紧了手刃仇人的唯一机会,却无法达成目的。回到过去是一项过于危险的技术但当前的情况显然只和提恰卡本人有关因为每当埃里克要杀死他时才会有一部分躯体消失——嘿,等等,埃里克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他的生命是特查拉的恩赐,而当他对老国王动了杀心,指向弑父仇人的恨意会阻止特查拉做出那个决定。埃里克突然想哼起歌来——若是那位圣人堂兄其实也不过如此,弃儿与宠儿之间原来并无分别。 

然而事实是他感到愤慨。埃里克被欺骗了,他被那些正式的高尚的郑重的语言日夜折磨着,宣讲者却同样会心怀私仇。特查拉怎么敢!——当埃里克终于开始询问自己能否给出一份信任时,那小国王却来向他证明了人类天性中固有的虚伪。

寒光在月色里闪烁。他悔恨着刚才不曾对谁痛下杀手。


埃里克找到了复仇者们。

“声势浩大啊?”他坏笑着,没有试图避开箭头和掌心炮的瞄准方向。


“我知道你会回来。”他们的领导者这样说,站到了他的身边。

埃里克皱眉——他本以为这位超级士兵只是块“美国精神”的活化石。人们都这样想不是吗?——就算他已经被宣布成为一个叛国者。

“你的神情……”罗杰斯短促地笑了一下,“正像是失去了什么人的样子。”

他大概想弯腰来按一按埃里克的肩膀,但最终也没有这么做。

“感谢你的前来。”史蒂夫·罗杰斯说,语气真挚,“与我们一同战斗。”

埃里克瞪着这个男人,几乎想要放声大笑。超级英雄们,他想,总是这样胸怀大爱,简直像是群漫画角色。但埃里克才不会是主角呢,他唯一的命运就是成为反派。

“见过特查拉吗?”他只问。

美国队长点了点头:“一位值得信任的朋友。”

“一个白痴。”尼贾达卡喃喃。他想起那个复仇之夜。枪管乌黑沉郁,刀刃像雪一样映出光芒,然而基尔蒙格无法杀死任何一个人。和提恰卡无关了,一旦他想给自己身上再添个疤痕,埃里克的部分肢体就会透明化。

小国王报私仇的范围大得令他吃惊。至少埃里克巴望着原因正在于此。

“而他信任你。”史蒂夫提醒道。

是啊,可我差点让他失望了。尼贾达卡用力咬住口腔内侧。他从未感受到过如此之多的愤恨……和如此之多的爱。

特查拉救活了他,不是为了赎罪,同样不是由于愧疚。特查拉希望他能明白宽恕和爱。埃里克几乎就要一意孤行了,而特查拉拥抱他,请求他别让自己失望。尼贾达卡能想象出那种眼神,恳切的、温柔的,慈悲得不像一位国王。

得了吧,我的好堂兄。他叹着气。别再纠缠我的脑子了。

我会照你说的做。

我想让你回来。


复仇者们即将启程。

“我们前行,去夺回那份每一个人都具有的权利——人们应当拥有生活的权利,他们有权为自己做出选择。”美国队长说,冷静并且稳定,没人看得出他失去了什么。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样背负伤痛。他们已经失去太多,然而踏上此路时依旧从容。

“这世界需要我们这样做。为了那些爱我们的,和我们所爱的……我们必须站出来,站在世界之前,阻挡那一切恶行,为他们带来希望——就算只有一线生机。”

史蒂夫轻轻吻了一下自己的拳头。

“战斗!”

真是套老掉牙的说辞。埃里克想。但他跟了上去。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特查拉。他咀嚼着这个名字,带着从未有过的软弱和决心:我会把你带回来,你应当活下去。

他们迎向未来。


我们相信,这些人必将得到胜利。他们值得一个美好的未来——

而这世界也值得。


fin.


部分歌词: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彩虹之上,有个地方

Skies are blue
天空湛蓝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美梦成真


这篇文的前一千字之前发过一遍,但当时感觉难以立即写完就又删掉了。这两天情绪突然宣泄而出,于是写完了它,希望大家能喜欢。

其他双豹产出可以戳这里(虽然并不多🌝

请你们都好好的!!!这世界值得!!!(声嘶力竭


评论(2)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