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清阿lo塞的僵尸粉(1551是真人的朋友能不能多和我聊聊天)

顺懂 存车梗 乡村AU 沙雕且雷

半梦半醒时突如其来的脑洞🌝真的雷,雷到不敢打tag(。

时间大概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俩农村男青年对上眼了……
就是三个充满乱七八糟play的车()并没有什么考据🌝


第一次是李懂提出来的,但是都没经验,只知道是捅屁股,然后就偷摸着打水呀烧水呀洗干净了。顾顺问要不要我帮你洗,李懂说滚吧老子自己来,臊得从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然而顾顺很皮,不听他的,拿着肥皂顶在入口上磨前磨后。主要是因为好奇。还拿手指往里面摸,觉得又软又烫,十分有趣。李懂被他玩得受不了,咬着牙嘶嘶地骂。顾顺见好就收,看他是真生气了,就转过身去等他洗完。

润滑用的是雪花膏,好香唷。顾顺笑嘻嘻地告诉李懂,托人从城里带来的,说是给对象用。李懂瞪他:谁是你对象啊?顾顺说我晚上抱着谁睡觉,谁就是我对象。

李懂仰着脑袋,腿被人扛到了肩上。起初还有点疼,捅了几下顶对位置,又麻又痒的,一直酥到心尖尖上了。

是偷着来的。什么野地,不管了,有个棚子就行。弄完后,两人都被蚊子咬了满脸的包。

有过一次就贪不够了,时常会互相打个眼色,晚上一道去那河边的棚子里。但毕竟不安全。终于找到个好地方,村里戏台荒废了,从前的后台再没人去,很合适。

顾顺喜欢从后面抱着李懂,他俩身形差一圈儿,这样搂着再舒服不过。弄的时候,把人整个儿团进自己怀里,筋骨窄小的后背乖乖贴着他的胸膛。他环住李懂的腰,还能分一只手去摸前头那根在淌水的玩意儿。李懂被这一前一后弄得神魂颠倒,张着嘴软绵绵地哼了一声,顾顺只得把那只搂腰的手往上移,好去捂他的嘴。

完事的时候,李懂交代在顾顺手里。顾顺把东西全给抹他身上了,还叫他后面也夹紧点别流出来……然后一起到河边去洗澡。

后来要放电影,村支书觉得很荣幸,想了一想,说到戏台子前来放吧,开阔,宽敞。电影才放到一半,两个人猪油蒙心了,偷偷溜到了没人的后台。这次从前面进去,顾顺亲着李懂的嘴,还无师自通地开发出了前胸。觉得好玩儿,咬住了轻轻拉扯。李懂在他怀里微微颤抖,嘴上却很凶猛,充满了占有欲和侵略意味。顾顺慢慢把他放下去,李懂想叫,又实在不能,索性更用力地吮着顾顺的舌头,顾顺觉得都被他亲破皮了。

做到意乱情迷的时分,突然有人进来,嗓门很亮地问谁在那儿?李懂整个人都僵住了,顾顺急中生智,掐着嗓子说夫妻两个在办事呢,家里孩子多,没处下火。对方想凑近了看,顾顺摸索着拾起一块碎砖石扔过去。那人吓了一跳,觉得没趣,又骂了两句才走。

李懂身子绷得死紧,顾顺磨了两下,他才渐渐软回来。敏感程度又上一层,略碰一碰就要不行了。顾顺用背心来擦,搁着布料圈住,才揉了两揉,李懂又发着抖往他怀里拱,嘴上还在喃喃地骂那个进来的王八蛋放着电影不看,倒爱管闲事,哪天管死他算逑。

这天到最后是真受不住了。李懂靠在顾顺身上,眼神都有点涣散,缓不过神来。他身下再出不来什么了,最后一点把白背心浇得透湿。

顾顺抱着他溜到了河边,洗得干干净净。

白背心在水里漂过,第二天照样是条好白背心。


不行这个脑洞真是又爽又雷……码的时候我一直在拍自己大腿,快乐地自我唾弃着(。

有人要看吗如果有人要看我就真的写哦🌝题目都想好了:蛮干/苦干/加油干(ntm

评论(2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