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

【白夜追凶】【峰巡】鸡毛掸子(婚后带娃日常

相关:第一稿请戳这里  婚前见亲戚脑洞

这位老师@迷糊当初催出来的五千字,现在估计是不会填坑了(……)索性放出来好啦2333大纲在结尾处👌

*只有ooc属于我 生活日常 娃是领养的  案子相关全是瞎写



【白夜追凶】【峰巡】鸡毛掸子


0.

出差的第三天,夜里十点多,关宏峰被铃声惊醒。

他闭着眼睛伸手摸索,从床头柜上把手机拿起来。眼皮沉重,关宏峰费劲儿地把眼睛支开了一条缝,看见来电显示,是周巡。他的指尖在屏幕上滑动接听,再按下免提。

“老关?”周巡叫了他一声,然后停了两秒。关宏峰半梦半醒的也能听出那声音里的烦躁不安,赶紧答应了一声。然而他没能使对方安下心来。周巡呛出一道咳喘,压着嗓子说:“圆圆扁桃体发炎,发烧了,在医院打吊针。”

关宏峰脑子里“轰”地一响,醒了个彻底。

下午还好好的呢,他想。

他努力让自己变得冷静:“怎么回事儿?”

叹气声传来,周巡又有两秒钟没说话:“大夏天热,吃了口冰的。”声音很闷。

关宏峰立刻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也立刻知道了周巡那些频繁停顿出现的缘由。怒火蹭蹭地直往上蹿,他试图组织语言,但大概是太困了,没成功,因此关宏峰只是提高了音量:“周巡,你脑子进水了吧?!”


1.

这是周巡来接孩子的第三天。

“老周你来啦!”小姑娘蹬蹬蹬地跑上前,周巡大笑着,一把将她抄住,搂进怀里高高举起。关涛秋嘻嘻地笑,扬手就把书包挂上了他胳膊,细声细气地在周巡耳朵旁边说:“老周,我要吃小浣熊!”

“圆圆。”他往闺女脸上吧唧了一口,用下巴蹭了蹭她,试图讲道理,“老关来接你的时候,给你买过零食吗?”

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我不会告诉他的!”

一语破的,周巡顿时没辙了。他家姑娘第一天还能用根香蕉打发,第二天就嚷嚷着要吃烤番薯,到了今天,已经只有关宏峰明令禁止的零食才能够满足她了。周巡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关宏峰不给孩子吃零食,圆圆从小就老生病起疹子,去医院查过,发现是过敏体质,等过几年身体好些就没问题,但现在不能吃的东西可多了去了。然而看着自家闺女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儿,周巡还是忍不住摸摸她的头顶,把孩子放下,先点了点小丫头鼻子,叮嘱过她不许吃辣不许吃腥,才拉着她走进学校旁边一家兼卖零食的文具店,让关涛秋自己去挑——那她可就不要小浣熊啦。


店里孩子不少。他的小姑娘花蝴蝶似的四处飞来飞去,周巡看着她晃动的彩色裙摆,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孩子是四岁那年被他俩领养来的,周老爹给起的大名,叫关涛秋;小名是关宏峰取的,叫圆圆,团团圆圆的圆圆。周巡还记得老人家听说关宏峰和他要领养个闺女之后的那个下午,他爹首先问了老关家这一辈用的是什么字,然后搬了板凳上阳台,扶着老花镜眯缝着眼,在午后温暖的阳光里头翻了一下午的新华字典,最终定下了这么个仿佛是在痛陈革命家史的名儿。至于关宏峰的意思,那就清楚得多啦……周巡搓了搓指尖,他最近在戒烟。他扬声问:“圆圆,好了没有?”

“这就来!”属于小女孩儿的尖脆嗓音回答。关涛秋站在冰柜边回过头,举着一支冰激凌冲周巡挥了挥,穿过正在挑笔选本子的几个稍大些的孩子,窜到周巡身边,仰起小脑袋看他。她很开心,笑得露出了虎牙:“老周老周老周老周!我想吃冰激凌!”

最近天气有些热,确实是吃冰的时候了。周巡看了看,嚯,挺大一个,也没问价格,立刻说零钱可能不够。圆圆盯着他,模样有些紧张起来,跑去换了个小点儿的棒冰。周巡被逗乐了,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掏出手机左右望了望,打算扫码付款。店主攥着把瓜子正在嗑,瓜子皮从那两片鲜红的嘴唇间翻飞着掉落。她见周巡东张西望的样子,冲他招了招手,把墙上贴着的支付宝二维码指给他看。周巡说了声谢谢,付完钱,拉着闺女去找车。


到目前为止都一切顺利,而且关涛秋很喜欢他那辆宽大的牧马人,曾有过小小一个身子爬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的情形。但周巡知道最艰难的部分即将来临:该怎么应付一个滔滔不绝的关涛秋。小孩子拉着他的手向车走去,嘴里叽叽喳喳把班上谁又被老师骂了谁给了她半块橡皮谁自动铅笔坏了到处求借之类的事一股脑儿倒出来。周巡连她最要好的女同学都记不住名字,遑论那个语文作业只做了一半的路人甲,于是听得头昏脑胀,赶紧叫道:“圆圆,那冰棍儿——再不吃可得化了啊。”他是在期冀那能把她嘴堵上。

巧乐兹倒还挺争气,比前天的香蕉和昨天的烤番薯有效得多。大概是因为不常吃的缘故,关涛秋小心翼翼把包装拆了,咬下一口,含了一会儿才咽下去。周巡开车转过第二个路口的时候瞟了一眼后视镜,她才刚舔没了一小半,巧克力壳倒是已经咬光了。他忍不住说天气热,这玩意儿化得快,要赶紧吃完,小姑娘对他眨吐吐舌头,糯糯地回答,好呀。

除此一路无话,周巡反倒开始在心里埋怨关宏峰管孩子一刀切——居然下了令说所有零食一概禁止,两个爹还得以身作则。周巡自己停不住嘴,当然只能阳奉阴违,偶尔也给闺女塞点牛肉粒豆腐干什么的,一次两次的都没出事,胆子也就大了,以至于今天敢给圆圆买冰棍儿——他却是真没想过,一根巧乐兹就能让孩子进医院。


2.

平时周巡太忙,女儿大多时候是关宏峰在带,老关回到大学里做老师,周巡不太懂他搞什么学术,只是主观上感觉他十分清闲。周巡不拿案子去麻烦他的日子里,关宏峰上完课就回家陪孩子做作业。书房里一大一小两张书桌,小的在那儿翻字典,大的在那儿翻论文,气氛看起来相当和谐,周巡简直插不进去,只能在外头翘着二郎腿看电视。这回关宏峰出差,算是这父女俩难得地过了几天二人世界。周巡连怎么给孩子扎小辫儿都学会了,不过过程倒有些戏剧性:第一天早上,圆圆又是嫌他手重,梳起头来让她觉得疼,又是嫌他手笨,把辫子给扎歪了。到了现在,放学一回家,小丫头就主动拉下发圈,撒着娇央求老周给她再梳一次头发,说是这一天下来,辫子都要散啦,老周,爸爸,给我再扎好点儿嘛。

于是周巡先给他的小姑娘又梳了一遍头发,然后遵照关宏峰的教诲去拿水果。关宏峰出门之前不放心,把他们爷儿俩五天的吃食都给计划好了。临走前那晚上周巡笑话他贤妻良母,被慢缠厮磨了一阵,让人顶得抖个不停,连气都喘不过来。


今儿个出发接闺女的时候,周巡也提前给关宏峰打了电话,问怎么安排。关宏峰就说,前天香蕉,昨天苹果,那么今天到家之后给圆圆削个梨吧;别老吃外卖,冰箱冷藏室里还有用大碗盛了满碗的骨头汤,晚上用那个下两碗面就挺好;或者把汤热一热,再炒个素菜下饭也行。周巡唧唧咕咕地答应着,又说你话太多,我记不住,整理整理给我发微信上不就结了。关宏峰哼笑一声,问那你还打什么电话?周巡忙往回找补,甜不滋儿地说是想他了,想听听关老师声音——“嗨,怎么还非逼我说出来。”他倒打一耙,“多大的人了还想听这些,诶,老关,你这人怎么这么没脸没皮的呢?”那头传来了明显的笑声,周巡翘起嘴角,得意极了。


这时候他蹲客厅里给闺女削梨,闺女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做作业。现在都宣传减负,小学生作业少。关涛秋做完一页口算题,拿平板电脑拍了照上传到APP批改,等那个圈圈转悠的时候就开始发呆。周巡削完一个梨,刚想拿过去让孩子直接下嘴啃,突然想起老关平日里是怎么做的,于是改了主意,用小刀给梨切块,装在碗里,给圆圆送到手边。他家小姑娘折腾完数学折腾语文,正在艰难地琢磨古诗,嘴里念念有词的手上就捏了一块儿梨,于是周巡又去找牙签,戳进水果块里。

语文作业倒是要多一些,除了背诵,还有拼音啊字形什么的。圆圆还在忙,周巡已经懒得看了,索性去找冰箱里的骨头汤,打算微波炉里热一下,晚上就算是既有荤又有汤,再炒个素菜就能齐全。

周巡想起关宏峰炖这锅汤时的样子。关宏峰喜欢炖汤,他总是很有耐心去度过慢慢熬的那些时光。周巡记得炖汤的时候关宏峰就坐在厨房旁边的餐厅里,抱着笔记本电脑看论文,偶尔去看一眼火,确保不会出什么岔子。关宏峰喜欢在炖猪腿骨的时候加点提香的细葱段,还会加白萝卜块儿和一点啤酒。周巡砸了咂嘴,记起那份滋味鲜浓。


3.

炖汤那天早上周巡和关宏峰吵了一架,完全是周巡活该。他太着急了,一马当先冲上去,没注意把手给伤了,还让关宏峰吓了一大跳——其实周巡觉得往汪苗头上也该记一笔,都怪那小崽子给关宏峰打电话的时候心急火燎,满口的“关队啊师父受伤啦人在医院里呢”。安逸的校园生活过久了,关老师几乎都忘了干这一行有多容易出事。于是这一惊之下非同小可,关宏峰问清医院,做好心理准备赶了过去。结果就见着周巡耷拉着刘海,垂头丧气地盯着右手。

看他还是全须全尾好端端囫囵个儿的,关宏峰一颗老心好歹算是落回腔子里。他上前瞧了瞧周巡的伤,手上一片青青紫紫,其实也挺严重的。但比起之前关宏峰做的心理准备,这点伤简直就像是烧饼上的芝麻粒一样小。

要是换了个人,没准这时候就得因为焦躁和担忧而暴怒起来,但关老师只叹了口气,把人领回家。路上买了小排和两根猪筒骨,周巡看着他拎着塑料袋从超市回到车上,试图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嚷嚷着自己没伤着骨头不用麻烦。关宏峰瞥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是我想吃。”

周巡顿时哑了火。


然后到了现在,看着冷藏室里那一大碗汤,周巡不禁挑了挑眉毛。关宏峰堪称精打细算,当时炖完了汤,先把一半盛出去可着周巡喝,剩下的都在这儿呢。他先接了壶水烧上,等水开时,肉和汤都放进微波炉略做加热,顺手还来得及去洗两把青菜。水开了倒进锅里,汤也加进去,这时候才开火煮面,因汤本身就是咸的,周巡便只稍微放了点盐,又敲了俩鸡蛋进去。面条容易熟,很快就能吃了,周巡拿筷子把面撩起来盛进碗里,叫圆圆出来吃晚饭。

闺女先吃,捞了一小碗,小孩儿很怕烫,就用筷子慢条斯理地一根根拈起来送进嘴里。趁着她吃面的工夫,周巡迅速地炒了菜端上桌。他手艺毕竟不如关宏峰,青菜叶子蔫儿发黄的,不过他自己先动筷子尝了尝,觉得味道倒颇不赖。

关涛秋挺给面子,吃得很香。

“我刚刚和老关视频过啦。”她咽下嘴里的面条,脆脆地嚷,“他夸我这次口算认真!”

“真——棒!”周巡也夸她,手上没停,夹了块肉放进闺女碗里。

小姑娘咬着筷子笑:“谢谢老周——谢谢爸爸!”


其实后来回忆,早先倒也不是没有端倪。关涛秋到家后半小时内已经咳了好几声,不过周巡心大,给她倒了杯温开水,就把这事忘到脑后了。

等到吃完晚饭没多久,圆圆的咳嗽加重了,周巡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孩子怕他担心,不住地喝水,想把喉咙里痒痒的感觉给压下去,但最后实在忍不住,扶着桌面咳出了泪花。周巡听她那个撕心裂肺的劲儿,简直魂都要吓没了,赶紧把丫头抱下了楼,要带着她开车直奔医院。

小孩儿也爱面子,关涛秋边咳嗽边小声说,老周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能走。周巡顿时就不乐意了,告诉她你这小身板我一边能扛俩。等上了车,关涛秋又问车上有纸巾没有?周巡一拍脑袋,上楼拆了包新的拿下来塞给她,这才正式出发。

小姑娘已经开始难受了,她轻轻叫着爸爸,说觉得在发热。周巡趁着红灯,让她凑过来给他摸摸额头,果然有些烫,脸也红得不行。绿灯来了,周巡一脚踩下油门,心里琢磨这一天里都发生什么怪事儿了,怎么圆圆就莫名其妙发烧了呢?他急得头上出了一层薄汗,连往年结下的仇家都一一盘点过,但这丝毫无法缓解他的情绪,反而让他更紧张了。

“圆圆。”周巡慢慢地说,既是在安慰女儿,也是在安慰自己,“没事儿啊,不就是发烧吗,去输个液,睡一觉就好了。别怕。”

“我怕打针……”小丫头的声音带着哭腔,“去年也是!从冰箱里拿了一块儿冰,晚上就得打针!早知道就不要吃了……我不想打针!”

圆圆因为吃冰进过医院?这事他怎么不知道——哦,周巡想起来了,去年夏天有个大案子,他连轴转了好几天,有时候关宏峰连电话都打不通。好在老关没怎么生气,等案子忙完了还和他合计,说估计是因为周巡向上向下可打了不少电话,关宏峰打来的时候都不凑巧,正占着线呢。

当时周巡觉得自己真混蛋,现在周巡觉得关宏峰真他妈混蛋。孩子不能吃冷的怎么不告诉他?好在这下基本可以确定圆圆这不是被什么人给害了……这孩子体质弱,吃块雪糕都能发烧,周巡想以后得带着她锻炼,争取早日让闺女能够安心吃冰。


4.

到了医院周巡才想起来,这个点,医生大多已经下班了。他就带孩子去挂急诊。出来得急,到要挂号了周巡才发现病历本都忘了带上。他赶紧去买了一本,正在往上头填写信息,旁边圆圆拉着他袖子嚷嚷起了脑袋疼。

周巡一下慌了,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他选择这份职业时就下定决心要保护好所爱之人的安全,然而面对的是疾病,他束手无策,浓暗的无力感从心底升起。周巡把闺女搂进怀里,轻软的小小身体,像团棉花糖。关涛秋乖巧地依偎着他,下巴搁在周巡肩膀上,她叫:“爸爸。”

“嗯。”周巡松开她,很认真地看着女儿那双颜色浅淡的眸子,“圆圆乖,会好起来的。”他摸了摸孩子头顶的细软发丝:“走,我们去找医生。”


医生给关涛秋量了体温,看了喉咙,说先去抽血。一大一小在检验科的玻璃前排队,周巡帮闺女卷袖子,心疼极了,但还得劝她勇敢。他想了想自己知道的为数不多的动画片:“咱们不怕打针啊,不怕疼,要学奥特曼那么勇敢……”小丫头笑出声来,眼里含着的那泡泪花儿倒还是将落未落:“奥特曼都是小孩子看的呀老周!我才不学!要学就学神奇女侠,她才是真的勇敢!”

什么玩意儿。周巡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估计又是在他忙成一团时进行的亲子活动。他索性就坡下驴:“对,要像神奇……”——神奇什么来着?——“神奇仙女一样勇敢,咱们不怕打针啊。”

“是神奇女侠!”关涛秋摆出一副老成的样子,周巡亲了亲她的额头,烧没退,他心里叹气——不过瞧着倒是真不怎么怕了。

“关涛秋。关涛秋在这里吗?”轮到他们了。

验血结果要一小时后才出,周巡抱着他家小姑娘,问她累不累。

“累。”女孩儿轻轻打了个呵欠,在他怀里换了姿势蜷缩着,“老周,还要多久啊……我想回家睡觉。”

“马上就好啦。”周巡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累就先睡会儿,爸爸抱着你。”

“老周……我想老关了。”她皱了皱鼻子。

周巡叹了口气,继续拍着她的后背:“我也想他。”

这一路上都没能够歇一歇,等关涛秋挂上水,周巡一定得打个电话给关宏峰汇报情况。这次他固然有错,但关宏峰的警告不到位也是引发问题的原因之一,周巡觉得自己底气也还是有一些的。

圆圆在他怀里渐渐睡着了,周巡没法睡,不住地去看时间。好容易撑到一个小时,他一狠心,把闺女叫醒了,取来了化验单,回去找值班医生。


扁桃体发炎,医生给开了药,吊瓶打完就能走了。针头扎进手背时关涛秋倒没怎么闹腾,周巡以为是因为她太累,带她找座位的时候才问出来,是上回让关宏峰吓得。

“老关说,要是我乱动,针头滑出来了,还得要再扎一针!”她奶声奶气地复述,周巡弯了弯嘴角。

然后周巡才意识到,上一次是关宏峰独自料理了这一切,他现在的焦头烂额心急如焚,老关去年一模一样经历过一回。而且那会儿周巡手机还老占线,联系不上,光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他深吸一口气,忐忑地拨通了关宏峰的电话。


“周巡,你脑子进水了吧?!”



*以下为大纲:

吵架-和好

为孩子吵架:核心矛盾-解决:爱与和平(真的)

1.

吃冰激凌-咳嗽-担心-半夜发烧-急诊-医院:扁桃体发炎-电话-责备-相互责备-孩子吓哭了

网上批改口算作业-做作业时视频通话-回忆周巡受伤和炖汤日常

2.

打点滴-累而且饿-孩子想吃老关煮面-周巡内心松动-弟弟送吃的-(亚楠记得孩子不加紫菜)

自责-回忆老关出差前一晚让孩子自己睡-害怕-视频通话-孩子醒了在吃馄饨,笑-缓和矛盾

老师说不能乱吃东西,要自己负责-爸爸,什么是负责-就是你做的事情有了不好的结果要自己承担-爸爸也有责任-想到相互责备-周巡愧疚

3.

关宏峰连夜买机票回来-周巡道歉-关宏峰松动-关宏峰道歉-和好

孩子打完点滴睡了一觉后退烧-送孩子上学-关宏峰送周巡到警队里-接吻

结尾:生活总是一地鸡毛,但他们还有爱情。

————————————————————


翻了翻自己这两年国产圈方面的产出,感觉人义相关都是尔虞我诈(bu),关周还有点成年人恋爱的意思(),到顺懂就基本感觉是中学生初恋酸甜交加的那些年(什么

年轻真好啊(茶


*发布之前又把这篇看了一遍,文字干瘪发柴无力,是我了。然而就这样吧……没法改啦(一身松快转圈圈x)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