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清阿lo塞的僵尸粉(1551是真人的朋友能不能多和我聊聊天)

【校园AU】树上长出一只猫(傻白甜一发完

*校园AU  傻白甜恋爱  只有OOC&BUG&私设属于我

*顾顺年长一岁

*罗星有出镜

个人顺懂相关产出整理



树上长出一只猫


1.

树上长出了一只猫。

李懂停下来,看着它,它也探出一点身子,转过头来看李懂。

趴在粗壮树杈上的是一只玳瑁猫。白色的下半张脸,眼睛往上都是棕灰。嫩绿色的猫眼睛圆睁着,看不出是在警惕还是慌张。

李懂伸手向后,拉开拉链,从书包里掏出个金枪鱼罐头。

一辆自行车停在了李懂身边。

“哟,喂猫呢?”顾顺足尖点地,听得出来嘴里在嚼口香糖。

李懂的动作顿了顿,罐头里的汁水溅到他的手指上。

味儿可真够重的。


2.

顾顺是师兄,比李懂高一级。

头回见他是在毕业季。毕业晚会上这厮抱着吉他情意绵绵低声叹息着离别愁绪,人群之中李懂大受感动,眨巴着眼睛想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啊呸。结果第二天就知道此人其实并非离园大军一员,心里不禁一个闪念,从相见恨晚迅速转为既然生同时恐君非基佬。

本来也就电光石火,一下就过去了,这样的心旌摇曳没人会郑重其事当了真。但圈子就那么点大,听到别人漏出来的几句话,李懂陡然意识到阻碍条件居然都不成立。

行吧,小孩儿热血上脑了,开始摩拳擦掌。

无论如何总得试一试嘛,追得到是福气,追不到是命。


3.

李懂自己清楚,不过只是贪那一点好看,外加切切絮语款款柔情撩拨。他连顾顺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一颗小心脏并不曾被煎至酥软熬到熟透——啧,这简直是个食人魔的口吻。

但无数爱情都有个稀里糊涂的开始,凭什么这一份不能?


4.

直系师兄,追起来毕竟方便。

李懂翻了几遍课表,一咬牙,选了门大三的课,点完那个勾就觉得眼前发黑,既舍不得退,又恨不得立刻被系统刷掉。好在这门必修居然只有一个老师开班,不至于造成擦肩而过悔恨万分的窘况。

过两天一看,啊,选上了。

李懂打电话给罗星,问他哥还剩下那本课本没有?

罗星找了找发现还在,就叫李懂过来拿,一边还要数落他不早点准备。李懂用肩膀夹住手机,从钱包里捏出钥匙,嘴上嗯嗯嗯地不断应声,趿拉着拖鞋,下了楼来找他。

“其实我还是有点怕,选了这个,万一挂科了呢?”李懂抱着那书,满腹忧虑的样子。

罗星对他翻白眼。“退了呗,还来得及。”

“不退。”小孩儿语气简直斩钉截铁,“教务网都同意了。”

同意啥啊同意你们的婚事吗?

罗星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5.

也就是下来找罗星的这一回,李懂突然意识到自己和顾顺也他妈住一栋楼。

“偶遇的可能性很大!”他对朋友说。

这朋友也是师兄。每年学校都有卖旧书的,纸箱里面搁着旧课本,也有文学书籍。箱子边沿上贴个便利贴写着手机号,记号笔字迹利落地告诉行人“一律三折”。那天李懂买了本半新不新的日本小说,付款后卖家多嘴问了一句,知道是直系学弟索性加了微信。

双方并没有互通真名,心照不宣的,大概是为了安全。

李懂给对方的备注是“某师兄”。

“这样很好啊。”某师兄回答,发了一个圆滚滚灰色猫咪旋转着跳舞撒花的表情。

李懂早就发现了这位大哥的少女心,见怪不怪地回了个击掌。


6.

坦然并不等同于放纵,李懂超级乖的。

他和每个正经学生一样上课下课,偶尔迟到就默默缩在后排;外卖是生命之光,但有时吃食堂也是个不错选择;图书馆……嘶,空调能再人性化一点就更妙了,最好能多几个插座。

正经学生李懂给自己打气,去找顾顺借笔记。

顾顺看了他一眼,有点儿微妙的笑意。

李懂觉得手心都在出汗。

顾顺说笔记就算了,我上课基本都是直接录音,把音频发给你吧。咱俩加个QQ?那个传文件比微信方便。

他刚开口时,还能听出一丝东北口音的余韵。李懂的心就跟着上蹿下跳,直到顾顺终于字正腔圆地把话说完,一口气才松了下来。

天上掉馅饼哦,李懂想。


7.

反正就,渐渐熟悉起来了。

有天李懂心血来潮去了食堂,吃完饭到附近的小广场上溜达,竟然正好遇见了顾顺。

他器宇轩昂的暗恋对象抱着一沓传单,挨个儿地发过去。

“您好,红十字会了解一下。”顾顺微笑着,很让人信赖的模样。

李懂往那儿瞧了几秒钟,思前想后,最终决定去帮他。

“懂儿。”顾顺给他拧了瓶水,“谢谢啊。”

他的儿化音就是在勾引人,自己却毫无所觉似的,仿佛只是自来熟。

天气是真的热。等传单发完,两个人都一头一脸的汗。

顾顺突然说:“别动。”

李懂就站那儿等他回来。到底没忍住,躲进了塑料棚下头,李懂估计这和打伞属于差不多娘的性质,然而这天实在太他娘的热了。

顾顺回来的时候拎着两根冰棍儿。先给了李懂一支,看他接过之后在发愣,顾顺就撕开另一支外面的塑料纸,把棒冰塞他嘴里了:“等什么呢,等发令枪啊?”

李懂事后回想,觉得自己当时大概真是脑子当机,居然捏紧了不放,让顾顺不得不就着他的手除去包装,然后握住李懂的腕子,把那根冰棍送进嘴里。

不,主要原因还是顾顺动作太快,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李懂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8.

“我觉得他可能对我也有意思。”李懂严肃地给某师兄发消息。

“你天天给他发早安晚安,比打卡还勤快,智障都感受到了。”某师兄指出,“暧昧一下想玩玩嘛,很少见吗?”

李懂觉得这话也颇有道理。

然后他看了看时间,晚上十点半。

李懂切换到QQ的界面,戳开顾顺的对话框。

“晚安。”

那头回复很快:“晚安。”


9.

红十字会暑期有支教活动。

李懂问顾顺去不去,顾顺秒回,说去。

于是李懂就填表报名了,结果在面试轮到他的时候,眼前坐了一个顾顺。

其实不止顾顺,但面试官里李懂只认识他一个。

这导致了李懂全程都有点晕乎,还好结束之后顾顺私戳他,说表现不错,应该能成。

“麻辣香锅吃不吃?”李懂问,知道他晚上没课。

“社团有事。”那头回答道,“不过夜宵约起来啊!”


10.

李懂瞪着手指和手指边的金枪鱼罐头。

猫喝了牛奶会拉肚子,人类重油重盐的肉食也会损害它们的肾脏,猫粮还不如猫罐头算是改善伙食。可惜李懂不怎么喜欢腥味。要不是经常白撸学校里的猫因而心怀愧疚,就算顾顺站他面前大喵特喵李懂也不会去买罐头的——更别提在书包里常备这玩意。

一张湿巾递到他面前。

顾顺抬了抬下巴:“擦擦?我记得你不吃太腥的东西。”

他接过来,使劲用湿巾擦拭自己的指节。

顾顺一直没动,站那儿等他擦完起身。

“我喜欢你。”李懂突然说。

没什么特殊原因,他只是觉得累,不知道互相试探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顾顺微微点头。“好。”

“然后呢?”李懂无意识地把湿巾揉成一团。

“然后就是我也喜欢你。”

树上的猫轻轻“喵”了一声,大概觉得人类太傻了吧,它轻盈地从另一头跃下了树杈。

“不要紧,晚上来看,肯定就吃完了。”顾顺说,没话找话一样的。

“我买了你的书,那本《细雪》?”

在这件事上顾顺自觉理亏,赶紧说不是我是我室友……懂儿你生气啦?模样竟然有些可怜。

李懂咬着牙想:操,这王八蛋。

他上前一步,把顾顺亲住了。

——李懂很快明白,自己是被操的那一个……不疼,谢谢啊。


11.

李懂上车,迅速在大巴里扫视一圈,找到了顾顺。这人昨晚上没睡好,在补眠。

他坐到这位本次支教活动的领队身边,拆了条士力架塞进顾顺嘴里。

顾顺迷迷糊糊地就吃了,还不满足地来舔李懂指尖那点巧克力酱。

“你别闹啊。”李懂警告他。

“李懂。”顾顺闭着眼睛叫他名字,“懂儿?”

李懂往周围看了看,把脑袋搁他肩膀上了。

“所有人都已经接到啦——我在这儿呢。”李懂说。

顾顺搂住了他的肩。


fin.

*《细雪》:指谷崎润一郎先生作品,文字十分美丽。

*某师兄大概是徐宏(什么

*顾顺这种把事情丢给男朋友的领队不是好领队好孩子不要学!(喂

*李懂特别聪明,没挂科👌

*红十字会搞不搞支教我忘了……但是防艾宣传肯定是搞的,所以让顾顺去了(

*猫真的不能喝牛奶!!!(振臂高呼x


阿lo限流了我是不是可以厚颜无耻地求红心蓝手以资鼓励……😂

总之感谢觉得本篇还能入眼的朋友们了!


评论(23)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