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是真的喜欢清假粉

【狙击组/顺懂】为之奈何·ch6(典型ABO,R18,下章完结

存梗  正文:ch1 ch2 ch3 ch4 ch5  养孩子番外:1.顾冬青 2.彩虹糖 3.计较 4.二十四字

summary:你爱我你不爱我你不爱我谁会爱我(唱了起来

warning:典型ABO(生理构造设定请见ch1,私设越来越多,也可说是我流ABO);只有OOC和BUG属于我;本章无车(但是终于有了把话说清楚的曙光!)

现在的走向和存梗不太一样,但第三次潮期的车是不会少的👌

个人顺懂产出归档


19.

性种——Alpha,Beta,Omega,以及信息素,是人类身上最接近于兽的部分。

我们拥有复杂的政治制度、发达的经济水平,我们拥有灿烂的文化传承和辉煌的科学成就,我们直立行走、驯化火焰,使用衣料而非皮毛来包裹身体,精巧而奥妙无穷的语言是我们沟通的桥梁。

但人类的结合依然需要信息素——都不必说Alpha和Omega之间,他们的感情基础往往就只是气味合意——而即便是味道寡淡的Beta,选择伴侣时也倾向于那些闻起来更舒服的。

在这个方面,人与兽类无异:我们仍旧依赖本能。

和胎儿的尾巴与掌蹼一样,三个性种的分别是远古祖先留下的遗赠。区别在于前者终将消退,而后者则会在分化期后伴随每个人的一生。

老生常谈了,每个人都知道这些。

李懂肩膀靠墙,看着病床上的顾顺,他的狙击手很少露出这么乖的样子,抱着个塑料碗,一勺一勺舀粥吃。顾顺的肠胃目前只能接受清淡饮食,虽然生病期间人都会脆弱,孩子脾气一发起来,他也会闹腾着嚷嚷要吃肉,但总体而言,这是个听话的病人。

病号餐,由被哄得软了心肠的护士姐姐亲自送到床边。队里没人能给顾顺做全职保姆,现在看来他一个人倒是过得有滋有味。杨锐敲了敲床头柜,大摇其头:“完了,就这么几天,你得给我贴多少膘上去?回去练不死你!”

顾顺嘿嘿地笑,说这个又没有油花,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两个人的语气其实都很轻松,是战友之间的戏谑调侃。这样才正常。李懂想。这才正常。

“那什么,”杨锐咳嗽一声,飞快地瞟了他一眼,“李懂你先出去……我有点话要和这小子单独聊。”


20.

“哎李懂,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门关得很安静。

“来,给个准话,你是不是在追他?”

单刀直入。

“您说的是谁啊队长?”顾顺一缩脑袋,由病号服衬了衬,样子居然颇为纯良。

“还装傻?”杨锐把塑料碗从他怀里摘出来,搁床头柜上了,“我说的就是李懂,你观察员。”

顾顺默不作声地把碗抱回去。

杨锐一拍床垫:“你说你是不是憋屈?暗恋个人暗恋成这怂样?现在都进医院了,好,连暗恋对象也不敢承认——顾顺你记着,以后出去别说是蛟龙的人,咱这儿没你这么怂的兵。”

“……你这个逻辑有问题啊队长,”狙击手瞪大眼睛,碗放到了一边,“那事儿和我配不配得上当蛟龙有什么关系?”

“所以就是李懂。”他们队长伸出食指,往他面前点了点,神气相当得意。

顾顺一时瞠目结舌,然后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被诈了。他按住额头,觉得懊恼:真是给烧傻了,这种坑都往里跳。

“挺好的啊,挺好的。”杨锐兀自点着头,“我看那小孩儿也挺喜欢你的?本来今天只有我一个,他一听说我要来看你,非跟上不可。那小脸绷得哦,说你俩没点什么我还真不信。”

“可你和副队都找我聊过,李懂和佟莉……”顾顺咬着牙提醒他。

“这种事情你连徐宏说的都信?小惠喜欢他多少年了,徐宏这人,睁眼瞎一个!”

于是顾顺愣了愣,又忍不住笑出声来,却还是要说:“这么对咱们副队,不太好吧队长。”

“反正没说你。”杨锐挥了下手,很无所谓的样子,特利索地把锅给甩了,“哎,总之你信我啊,李懂对你肯定有那么点不一样,你就照实告诉他,然后一啃脖子,你也恢复了,他也一定挺高兴——这事情不就结了吗!”


21.

结不了的。顾顺清楚地想。

“队长。”他斟酌措辞,“你知道我的家庭情况吗?”

杨锐怔了一下:“结过婚啦?”

“什……不是!”顾顺喷出一口气,晃晃脑袋,显然有些不太愉快。但他很迅速地把话头接了下去:“我爸是个男性Alpha,我妈是女性Omega,很合适吧?而且算是门当户对,家境啊性格啊之类的,各方面都很搭,异地恋好几年也没分手,当年据说是天作之合。”

杨锐隐约猜到了一点,然而不问,等他自己回忆。

“可后来他们离婚了,”他把双臂抱在胸前,摆出的是一个防御姿势,“我归我妈养,她把我带回了老家。我问过,‘为什么和爸爸分开呀?’”

“那你妈是怎么说的?”察觉到停顿,杨锐配合地问他。

顾顺轻轻呼气:“一开始都是敷衍,就是些哄小孩儿的话。后来我长大一点,她才告诉我,因为她那时候感觉不到爱情了。”

“我妈一直是个摩登女郎。”他微笑着,“这借口其实挺好笑的,现在谁还相信爱情?要那玩意干嘛,不能吃也不能穿。长相厮守不够好吗?但她一定要那种热烈的、放纵的冲动和感情。”

“激情不可能持续一辈子的,到最后总要变得平淡似水——变成一日夫妻百日恩,只剩下道义了,哪还有情意。我妈却说,等她真感觉到了我爸不再那么激烈地爱她,就连平平安安过日子都受不了,觉得过不下去。”

杨锐有种错觉,好像在听偶像剧里男主角深情自白,还是自家妹妹打发时间才会看的那一类。

他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所以别费心思了啊队长。”他手下最好的狙击手眨眨眼睛,很俏皮,眼底却看得出印着一线红痕,“我看见李懂在吃药,是人工Alpha信息素……他情愿吃那个。队长,李懂跟你一起来,大概只是感觉有点对不起我,估计就算我真说要咬他一口,他也会很可能同意——但我想要的不是这样。以前我不信我妈那套,但现在我似乎明白了一点儿,如果他是为了信息素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才和我结合,那我真的情愿不要。”毕竟还在生病,一口气把话说完又实在累人,顾顺闭上了眼睛,往后一靠,挨住枕头安静休息。

完蛋了。杨锐暗想。已经变成小惠一眼都不愿意看的那种偶像剧里的男主独白了。


22.

“队长,我在外面都听到了。”李懂主动坦白。

他又说:“当时特别生气。但回去之后我想了想,好像连我自己都完全没觉得喜欢他过。”

“然后我冷静下来,把情况仔细地梳理了一遍,主要是我这边的情况。结果就发现我可能是真的……”李懂迟疑了一下,有点不太好意思把这个字说出口,“爱他。”

“所以现在我想申请,就是,我主动进入热潮状态,和他完成标记结合的这个过程,以此来解决他……生理上出现的问题。”

到结尾一段,李懂终于不磕巴了:“顾顺是个优秀的狙击手,他的巅峰状态还有好几年,希望队长批准我的这次申请。”

他又练习了最后一次,接着就去找杨锐。

杨队长正在和公务死磕,忙里偷闲听他背完,顿时就乐了,一口茶呛嗓子眼里咳嗽半天。刚缓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合着咱这儿真被你们过成婚介所啦?”

李懂反正都已经豁出去了,心一横,面无表情的,用那种狙击手的眼神扫他要害。杨锐浑身一冷,不笑了,把茶杯搁回桌上。

“你真想好了?”

“真想好了。”

“行,这事儿我同意。但你还得想一想……”他看着李懂,眼神里有意味深长的味道,“怎么让顾顺也同意。”


TBC

原本在“挨住枕头安静休息”后面还有一句“相当有文弱花美男的风范”。

去刷了个牙冷静一下,然后回来删掉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章算是也解释了为什么番外里根本不提顾顺的爸爸hhh下章就完结了欧耶欧耶欧耶(突然发疯x)没想到这篇文居然被我拖了一个月()当初还立flag说要日更完结()写这么慢真是糟糕呢(哭出声

谢谢不离不弃的朋友们!爱你们qwq!!!

评论(35)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