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

【衍生】【贺兰/谭嘉木】芸辉(一发完

黄景瑜《结爱》:贺兰静霆

尹昉《青禾男高》:谭嘉木

基本为《青禾男高》背景,一个关于书的小片段,香种了,媚珠也亮过了

沉迷贺兰大人的文化人设定无法自拔……纯粹写着爽x只有OOC属于我👌


芸辉


谭嘉木扶了一下眼镜,想:我来借书。

他原本以为,投了名刺,到贺兰府上来,是要看见一位前朝耆老的,却原来是个俊秀的青年。现在他站在贺兰觽身前,竟无端的有些拘束了,张嘴叫出一声:“贺兰先生。”

那藏书楼的主人便点一点头,回答:“小谭先生。”声音很悦耳。

他的目光没有焦距,瞧得出来,是盲人。这实在不能不叫人觉得可惜,因为贺兰觽生得好看,而且据说是大家庭里成长的,气度也很好,有一些不凡的意思。一个这样的年轻人,却是瞎子,那满室满箧的书本、曲折鲜妍的园林,他都看不到。

谭嘉木犹豫了几秒,到底也没有向对方提出,可以直接叫自己的名字。那样就过于热切了,太像是个拙劣的讨好。他又对自己说了一遍:我来借书。

“听人说,您家里有汲古阁本的《宋六十名家词》。”谭嘉木的语气很小心。他知道,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岁,家中藏着旧书,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没有人会愿意被“占领地区图书文献接收委员会”找上门。

毛氏汲古阁,那是明代的时候了。至于谭嘉木在找的《宋六十名家词》,清朝也有重刻,但他打听到,贺兰宅邸内的所藏,乃是真正的汲古阁本,明时旧书。而如今已经天翻地覆,许多人换用了西历,叫做一九三七年。

然而这三百年来,仍有辑录传抄、校勘刻印,文脉尤未断绝。

贺兰觽沉吟着,指尖敲了敲椅子扶手,说:“确实有。”他的手指洁白修长,肌理细腻,可见是个不曾做过粗活的人。

谭嘉木立刻松了口气。

然而能否借书一观,甚至抄录,又是个问题。他告了一声冒昧:“请问,能借我看看吗?”

“小谭先生。”这家的主人说,神气同语调都蛮温和。他无神的眼睛对着年轻的客人,是在努力直视对方,脸上带有得体的微笑:“不如留一阵,把晚饭先用过,然后我带你去找。”

文雅做派通常会给人以不适感,但贺兰觽却让谭嘉木觉得很舒服,大概是因为此人确实有着底蕴和风度。他晓得贺兰府上其实并不常留客,能留下的大多是学问家,这次自己误打误撞,居然得到了块敲门砖。谭嘉木掂量了一下,觉得就算再对荆浩失约十几次,也着实不该放过这个机会。作为帮派二把手,他并不真是个迂阔的“好学生”。

“好的。”他点一点头,站起来鞠了一躬,“谢谢贺兰先生。”民国不兴打躬作揖了。

吃罢晚饭——谭嘉木发现了,贺兰先生大约真有点什么怪癖:他并不一起吃饭,只吃了一碗什么浆水,隐隐约约有股子花香的——贺兰觽起身,说:“你跟我来。”

谭嘉木突然觉得不对劲。“你能看见了?”他失声道。

“只有晚上才行。”贺兰觽瞥了他一眼。他明白,是自己失礼了。却依旧好奇。谭嘉木便又扶一扶眼镜,颇敏捷地跟上去。

藏书的地方很整洁,太干净了,反而有些冷森森的。贺兰觽很熟稔,闲庭信步一般地走着,拐了几拐,就停下,指着一个书架,云该词集在此架上某排某格,叫谭嘉木取出第一本:“去我书房抄吗?”

他连谭嘉木的来意都知道,甚至纸笔也准备好了。

真是个妖怪吧?小谭先生暗暗想。

可惜还是自带的用着习惯。

翻书时又吓一跳,批注不少,且细看发现,论述都很有理,并引了许多罕见的版本。这时候他才真正相信坊间传闻,说是贺兰先生学问极大。

却这样年轻,白天还看不见的,不知道下了多少工夫。谭嘉木感到一道鸿沟。他是打麻将时也不忘读书的人,却只不过机缘巧合之下,才找上贺兰府的门,自觉同那种正经的文化人有着天然隔膜。但又忍不住一面抄着,一面想贺兰觽。

俊秀漂亮,而且英朗。他想象那个人作注时的样子,一定端肃方正,然而有天生的一脉风流,止不住地从那副眉目里溢出来。

笔下是《珠玉词》,开篇便是《点绛唇》:露下风高,井梧宫簟生秋意。谭嘉木慢慢地抄。

雨落起来了,细碎敲击,安详静谧。

“大概会下一整夜。”贺兰觽过来告诉他,“可以明天再来。”

或者今夜就不要离开,狐族想,已经一百年没有再见了,我现在很想你。让你知道这部书,再来找我,都是我的故意安排。

然而出于某种矜持,他没有把这话说出口。

谭嘉木以为他在下逐客令,不禁赧然,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告辞。贺兰觽面无表情,撑着伞,带他走到门口,忽然说:“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谭嘉木远远的已经看到有几个弟兄在放哨,大约是怕他被学问给吃了,心里便有些急了起来,一时间几乎只想着赶紧脱身。

“除了你不能把书带出去,我还有一个条件。”贺兰觽很严肃,那双黑眼睛里有了光,带着种奇异的风情。

毕竟是管几十号人的二当家,无意识间,谭嘉木用上了强硬语气:“快说!”他突然反应过来了,自己这是在和谁说话,心中又在后悔。

“戴上这个。”贺兰觽不会被他惹到似的,取出根线绳来,上面串缀着一粒珠子。他把这东西系到了谭嘉木手腕上。

珠子闪出一线微弱的光,又迅速暗淡。

他却已经很欢喜了,再压下来,作出不动声色的模样。

“下次来,你可以直接叫我静霆。”指尖拂过谭嘉木手腕内侧,他轻轻地说着,声调里有些爱怜的意味,“静若处子,动如雷霆——那是我的字。”

谭嘉木便也说:“贺兰先生可以叫我嘉木,就是那个《茶经》里的,南方有嘉木……”

“我记住了。”贺兰静霆点点头。

“那么,明天再见。”

“明天再见。”

那珠子又亮了一下。


荆菁吸了吸鼻子:“谁喷香水啦?”

一群大老爷们纷纷表示不可置信,并坚持说绝不是自己。

“是谭嘉木。”她干脆利落地指出目标,“从哪个姑娘身上沾来的啊?”心里突然有点委屈了。

“没有吧。”男生紧张地扶眼镜,“没有姑娘。”

他却还是忍不住,闻了闻自己的胳膊。

居然是真的,像是藏书楼里常放的芸草,气韵悠长。


fin.

*[唐]苏鹗《杜阳杂编》卷上:「芸辉,香草名也,出于阗国,其香洁白如玉,入土不朽烂。舂之为屑,以涂其壁,故号芸辉。」(估计就是芸草,常用于防虫)

*《宋六十名家词》相关基本属实。和《青禾男高》的主题还算蛮贴的……(强行xxx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23333有人想看吗😂

也许会把贺兰大人和尹老师大部分角色都拉一遍郎……_(:з」∠)_

沉迷贺兰静霆……感觉对不起在等为之奈何的朋友们😂我今天一定写,一定写(ノ_<)

评论(31)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