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是真的喜欢清假粉

【顺懂】彩虹糖(典型ABO,为之奈何番外,六一贺文w

虽然迟了一点但还是请大家吃糖!

存梗  正文:ch1 ch2 ch3 ch4 ch5  养孩子番外:1.顾冬青 2.计较 3.二十四字(本文时间线在1.&3.之间,孩子上幼儿园时,文题无直接联系)

warning:肚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OOC都是我的,其余警告在正文里,懒得再写一遍了_(:з」∠)_

个人顺懂产出归档



彩虹糖


 李懂扯了扯那条肚兜的下摆。

“这什么……东西?”他明知故问,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

顾顺看他一眼,伸手去捏李懂的脸。

“别笑!”顾顺严肃地说,“给咱闺女过六一!”


幼儿园在六一儿童节这天有亲子活动。

家长来校,和孩子一起表演节目。

顾冬青的班级叫小苹果班,里面几个爸爸互相加了好友,然后一起建了个群,说要跳鸭子舞。

李懂看到顾顺当即表态同意,默默选择了退群。

“一方参与就够了嘛。”他冷静地揉了揉顾顺的脑袋。


还记得闺女刚出生那天,顾顺整个人都进入了蠢爸爸的疯癫状态。

那么大的一双手,粗糙坚硬,曾经稳定地掌握住一杆杀人的枪。现在搂着个皱巴巴红通通的小东西,是小心翼翼的,很温柔。

李懂躺在床上,看顾顺全神贯注地盯着孩子,在那儿轻轻推着摇篮,真是眼都不眨一下。

他心里突然诡异地浮现出了一个词。

铁汉柔情。

是个太老的词。李懂无声地笑了一会儿,眼眶却热了。


后来给女儿泡奶粉,李懂抱着,顾顺往奶瓶里兑热水。泡好了晃一晃,滴一点到手背上测测温度,觉得合适,再喂进孩子嘴里。

起初他做这个还会显得生疏,渐渐熟练起来,像是位天生的好爸爸。

婴儿总是夜半哭闹,两个人只好一人抱她半晚上,困得不行也没办法,早上洗把脸就去上班。

睡不好觉的日子仿佛还是昨天,一眨眼,孩子居然就这么大了。仍是粉嫩的,小小软软的一团,向他们学老师的样子唱歌,奶声奶气的严肃样。


李懂又扯了扯顾顺的肚兜。

“不许笑啊。”顾顺警觉地看着他。

“你先跳一遍给我看呗?”他眨眨眼睛,努力板正表情以示诚恳。

顾顺自己瞧瞧大红色的肚兜,没再说话,直接把那玩意给解下来了。用指尖挑着,递到李懂眼前。

“你穿了我就跳。”他做出一副流氓的样子。

这几年都还在健身,顾顺上身赤裸,线条露出来,很有点那什么意思。

李懂镇定自若,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一遍,最后说:“好啊。”

结果愣住的人反而是顾顺。


颜色俗艳的大红肚兜被弄脏了,溅上了好些白点儿,布料粗糙低劣,懒得洗。

鸭子舞却还是要跳的,顾顺又去买了一条。

答应了跳给李懂看,于是便在客厅里放出音乐来。前奏刚一起,顾顺就小声地说:“我豁出去了!”神情十分悲痛肃穆,有如传说中的壮士断腕。

李懂坐在沙发上,一条胳膊揽着闺女,笑嘻嘻地一抬下巴:“别废话,赶紧给我跳。”

小姑娘懵懵懂懂地看着自己的Alpha爹左摇右摆学鸭子,动作笨拙。意识到自己是在看表演,她是个有礼貌的孩子,遂突然开始鼓掌。

顾顺顿时进入了战斗模式——狙击手,心理素质多好啊。

他面无表情地扭动起来。

李懂笑得快要从沙发上跌下去。


六一儿童节到了。

李懂在幼儿园提供的场地上找了个位置,搂着他们家小娃娃,屏息凝神等鸭子舞。

这么点大的孩子特别适合整个儿地抱进怀里,他忍不住亲了一下女儿头顶的发旋儿。

过节前刚给她洗过澡,清清爽爽,奶甜奶甜的。“乳臭未干”,用作了骂人话,其实很好闻。

小姑娘很乖,把脸贴上了李懂颊侧。


跳鸭子舞的有十来个人,顾顺混在其中,很尽责地使用肢体。一板一眼,姿态稚拙可爱。

李懂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说那个Alpha身材真好,长得也帅。

他突然有些后悔,出门前没给顾顺身上咬个印子。该咬在肩膀上,多显眼。

“喔唷,人家愿意来跳这个,逗小孩开心,肯定很顾家的哦。”

那点宣誓主权的本能在Omega心头消退下去,李懂满意了。


演出结束,两大一小手牵手回家。

“爸!你今天好厉害!”女儿拍马屁。

李懂向旁边瞅了一眼,看见顾顺在往下压嘴角,不想显出太得意的样子。

他故意不说话。

“你觉得呢?”顾顺果然来招他了,另一只手伸过来,捏捏李懂的胳膊。

李懂仍然没有说话,只是眉眼间染上了一点微笑的神气。

两个眉来眼去了一会儿,突然一声“红灯!”是小姑娘在嚷嚷。

于是赶紧停住。

李懂趁着这个机会,仰起头,倾身过去,飞快地在顾顺唇角亲了一下。

顾顺摸着嘴唇,不自觉地微笑了。“我就当你在夸我啦。”他说。


fin.

*孩子爸爸跳鸭子舞的梗是微博上看到的23333(我笑死了,为什么人民网总是发这种东西😂)梨视频地址戳我

呜我是真的很喜欢写养孩子!小孩子超级烦的(……)但是看着ta长大又真的很开心!

评论(14)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