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是真的喜欢清假粉

【盾冬/芽冬】See The Light 01(芽盾/冬兵 双人联文

summary:如果美队二结尾的冬兵回到了过去,遇到了还未成为美国队长的史蒂夫……

@鬼家有只狐狸。 GN的联文,她将发布的权利交给了我。本文的每一章都会由我们两人共同完成,我们都诚挚地希望这篇文能为大家所喜爱。


  See The Light 01


  冬兵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罗杰斯拖到了岸边,天知道他刚刚殴打这个人用了多大力气,可是一点成效也没有。那个姓罗杰斯的居然还傻笑着说什么“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明明是个豆芽还这么抗打。

  冬兵脑海中闪出这样一句话,他模糊地记得曾经的自己在小巷子里,也和一个金发小个子这么说过。冬兵试图再想起点什么,但剧烈的头痛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他深深地看了昏迷的金发男人一眼,转身打算离开这里,然而还没跨出几步就晕了过去,金属臂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再次醒来时,冬兵躺在一个有几分熟悉的房间里,他好像曾经来过这里,而且不止一次,他甚至敏锐地观察到床头摆着他的照片。

  不,不是他的,那是巴基·巴恩斯的照片。该死,难道罗杰斯把他带到他家里来了?

  必须赶紧离开!九头蛇的生存法则让冬兵不由自主地想要远离罗杰斯。冬兵眉头紧锁,他知道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人换掉了,不过一直随身携带的匕首还在。翻身跃下了床铺,就在他刚要迈出房门时,一声惊呼响起:“巴基你怎么下来了,快回到床上去!”

  这声音冬兵觉得很耳熟,但他一心想要赶快离开这里,所以丝毫不带停顿继续往外冲。


  “NO,巴基!”

        面前突然出现的小个子挡住了冬兵的路,他的手里还拿着冒热气的锅铲。

  更加强烈的熟悉感冲击着冬兵的神智,他的眉头锁得更紧了,条件反射一般伸出左臂掐住小个子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男孩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不住地咳嗽着,但却没有太大幅度的挣扎,他轻拍着冬兵的手,像是在哄一个孩子:“巴基,放开手,听话,我不会伤害你的。”

  “谁tm是巴基!”冬兵冷冷地盯着男孩,一把将他甩到了地上,想要直接跨过去离开,却再次被牵制住了。尽管呼吸困难,但男孩仍固执地拽着冬兵的裤脚:“巴基你不能走,你腿上的伤还没处理好,很容易感染的!”

  冬兵这才感觉到腿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应该是在飞船上被铁架子砸伤的,这点伤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他完全可以自己处理。

  “我……”冬兵低下头,正对上了那双可怜兮兮的眼睛,犹豫良久,他叹了口气,“算了,你叫什么名字?”

  “罗杰斯。”男孩立刻喜笑颜开,“史蒂夫·罗杰斯。”

  罗杰斯,该死的又是罗杰斯,是不是全天下男的都叫这个破名字啊,冬兵想。不过好在这个小个子罗杰斯比美国队长看着顺眼多了。

  “巴……”史蒂夫欲言又止,“我可以叫你巴基吗?”

  冬兵看了他一眼:“你随便。”

  他爱叫就随他去吧,对于冬兵来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不管是冬日战士、巴基、甚至是001在他眼里都没什么区别。

  史蒂夫牵着冬兵的手,将他重新带回床上,举着锅铲吩咐:“巴基你就在这休息,饭好了我来叫你。”

  “你十几岁了?自己一个人住吗?”

  史蒂夫眼底闪过一丝尴尬,往后退了几步:“我已经25岁了,只是长得比较……瘦弱。”

  “豆芽菜。”冬兵莫名其妙想到一个词,不假思索就说了出来。

  谁料史蒂夫在听到这句话时,脸上显现出极其震惊的神情,平复了几秒,他匆匆忙忙地交代了冬兵几句,然后逃命似的跑出了房间。

  冬兵在床上干坐了一会儿,突然听到了压抑的哭声,他实在无聊,便寻着哭声的来源找过去,看到了躲在厨房角落里微微颤抖着哭泣的史蒂夫。

  “史蒂夫?”

  史蒂夫被惊了一下,快速地抹掉眼泪,急忙解释:“没什么,你不用担心,我只是……”

  没等他的话说完,冬兵下意识地将这个瘦弱的小个子搂在怀里,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熟练得就像是做过一万次。

       两个人都愣住了,一时间谁都没有动。这是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拥抱,没有命令,没有任务,仅仅是出于本能。而正是这种没来由的本能让冬兵感到茫然无措。

       他一把推开史蒂夫温暖的身体,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狠狠地关上门并上锁,任凭史蒂夫如何敲打也不打开。

        在之后的几天里,两人都保持着一个奇怪的状态:史蒂夫想要与冬兵说话,但冬兵连见到史蒂夫的脸都不愿意。尽管冷热差别如此大,史蒂夫仍然热切地关注着冬兵,细微到每个细节。

         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让史蒂夫更加确信,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他熟悉的巴基,但骨子里他们都是一个人,就算被套上了层层伪装,但那双眼睛是骗不了人的。也正因如此,他想要尽自己所能去温暖冬兵,去寻找埋藏在冰冷外壳下跳动的心,那是独属于巴基·巴恩斯的美丽的灵魂。

 

  小个子史蒂夫出门了。

  冬兵检查自己。

  他的武器,并没有少去某一样。湿衣服被挂起来,史蒂夫却并不去看那上面都有些什么。冬兵还检测机能,测试自己是否如常精密准确,以此决定他是否需要一个调试。这很必要,他记得自己得完成任务。

  任务,冬兵存在的意义。他的每一个零部件都是将杀人作为要求所打造而出。名字是多余的,称号则成为荣耀,可怖的严寒。冬兵本身并不以此为乐,但他的被制造即是为此。他分发杀戮,不是由于私仇,一切为了成就一个更好的新世界。

  史蒂夫——这个细窄的小东西——不是任务。罗杰斯是的,但这一个不是。冬兵不知道该把史蒂夫放在哪个位置。他并非具有明确指向的目标,也不是挡在目标之前的障碍物,与保养并使用冬兵的那些人更不沾边。这一个史蒂夫·罗杰斯突然跳了出来,不知道采取了什么措施,他居然能把冬兵领回家,而且毫无防备。

  一颗豆芽菜。

  冬兵没来由地喜欢这个形容。喜欢,是种极其模糊的感觉,如同脉搏轻轻跳动。他不该有情绪的,武器没有情绪。然而他喜爱着这个词,对说出这个词的自己生出了微薄的一点温暖情感。因为冬兵喜爱史蒂夫的哭泣,或者说,是喜欢由哭泣引出的那个拥抱。

  他抬起手臂,试探着拢了拢自己的肩膀。

  这很不该。在那个会对冬兵施以整理和清洁的地方,拥抱不被允许。爱抚利刃的人是疯子。但史蒂夫很小,不是威胁,况且他的单薄身子自有一份暖意。冬兵喜欢这些,像是畏光却仍贪恋火堆旁一个暖和位置的兽类。

  他又想,已经两天了,冬兵的使用者依然没有找上门来。瘦弱的史蒂夫不可能应付得了他强有力的掌控者,也许正是他们,把他交到了这个男人的手里。

  一个新的测试吗?因为他在完成罗杰斯那件任务的过程中不够果决?

  他的组织不需要通晓情感旋律的武器,如果史蒂夫这样柔软的小玩意儿能让冬兵微笑,那么他将不再合格。

  金属手指弯曲,甲片合拢,相互之间照旧咬紧。冬兵想要思考,但太久了,距离他上一次思考已经过去得太久。冬兵并不习惯于使用大脑。

  他也记不起来上一次思考出现在什么时候。

  再一次地,冬兵看到巴恩斯的照片。

  他们拥有相同的脸。

  他用右手轻轻碰了一下巴恩斯,那个俏皮地笑着、露出洁白牙齿的年轻男人。冬兵意识到某种隐约的可能性,在他所得到的一切和眼前这个快乐的人之间。

  又一阵疼痛袭来,冲击他的脑子。冬兵倒在了地板上。


  TBC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