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清阿lo塞的僵尸粉(1551是真人的朋友能不能多和我聊聊天)

【瑜昉】好看(小片段一发完,纯糖

短 OOC都是我的 地点摩洛哥 RPS


好看


是够热的,然而室内就还好。

他于是不明白,黄景瑜为什么要赤着上身睡觉。

又实在是好看的,有力而流畅。线条几乎是深陷下去,人放松着,光勾勒在上面,却影出一片弧度来,颜色淡薄也浓丽。

与尹昉的纤长柔韧不同,这年轻人的肉体竟有一种沉稳的力度,结实硬朗,精悍得似乎随时能够爆发——生命勃勃跳动着,在其中鼓荡。

他想起来了,黄景瑜学过柔术。

出于好奇,尹昉看过几个比赛视频。他还记得那些缠绞,双方都在规则之内腾挪,动作仍残余着微妙的血腥气。

那需要精准敏锐的判断。需要足够有力。

他的喉结动了一下,居然升起个荒谬的念头:他有点想伸手,去摸黄景瑜的肌肉。

是同舞者一样稳定的身躯。强健的,有暖意温存的,多么好看。

摩洛哥的热不带潮湿,清清爽爽。水略微不太够,尹昉心里却有藤蔓在生长,拉拉杂杂的,趁着干燥,却逐渐疯起来了,简直要到遮天蔽日的地步。

年轻人闭着眼睛,肢体自然地展开、延伸,肌肤光润。他看得出神,蓦然间想起沙丘来,只觉同样有着绮粲的意味。撒哈拉总是那样壮阔,舒缓的起伏,迎着阳光,庄严到了凛然,却也是柔软的,会下陷。

他知道这世上有很多漂亮的肉身,其中习过柔术的也很多,并不仅黄景瑜一个。

然而尹昉眼里只有这一个。

曾经他路过篮球场,看到无数裸露出半身的男孩儿。有些生得细腻,皮肤雪白,白得几于在发光;也有筋块磊落分明的,一身利落皮肉。都漂亮,打眼极了,汗水滴下去,仿佛是在招摇。

尹昉自己也漂亮,舞者的线条流利,韧度绝佳,又很稳,可以凌空,可以绷成一张弓。

但似乎不一样。

唯独这个,就只是好看,说不出个所以然。

古人的审美意趣里,“空”才是无上之妙,最殊胜处总在于此。残荷恶鸟是精绝的空疏,文人们不爱纯粹的生,李柰芥姜俗得不堪入画。

但黄景瑜是实,尹昉一伸手就能摸到。他能自下颔骨起垂落指尖,滑往前胸,掐一掐那紧实的腰,最终将整个手掌贴在腹部的肌肉上。

温热的,好看的,实实在在的。所谓的清淡意旨隐蔽到原始丛林般热切壮大的心绪里。他不愿意再去寻找而体察。尹昉的掌心出了一点汗,他本不该凝视着年轻人光彩的肉体而陷入联想,事实是他现在混沌得风雨飘摇。

尹昉的呼吸快了一些。他试探着,去捏一捏黄景瑜的鼻尖。年轻人哼了哼,没有醒。

胆子便大起来了,指节做出一次屈伸,又去点人中。若再向下就是嘴唇,这时却瑟缩,不愿实打实地触碰。

还是往下。胸肌之间有一道沟壑,指尖便划过。终于按住腹肌,掌根虚虚压下去。其实并不用力,即便可以假借玩笑的名义来掩过,他仍不太敢。但那个人很放松,没有动。

于是又去抚摸,或者可称之为触碰。抚摸显得太长,触碰则短,很清洁。手指轻轻掠过腰侧,指甲剪得圆润,不会有刺残余着,把人扎疼。掌心遥遥地触知到热量,些微潮湿的暖意。

真好看啊。尹昉想。

不是雅致的,并不具备所谓清高,反而有着野气,是明亮张扬的凡俗人。

他被黄景瑜吸引。

年轻人睁开眼睛了,乌沉沉的,带着促狭的笑意。尹昉一直在等这一刻,现在果然等到,心里不禁打了个突。正要装作是在开玩笑,猝然间,腕子却给人捉住了。黄景瑜的手指松松围了一圈,粗糙而暖。

看这么久?他问,好看吗,尹老师?


尹昉迅速镇定下来,飞快地瞟他一眼:这几天落膘了,还算能看。


fin.

换上了旧文风hhhhh

*脑洞冒出来之后花了一小时查摩洛哥天气,最后决定还是别直接写到了🌝

*还在补他俩访谈……有没有什么长一点的推荐啊朋友们😂

评论(13)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