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狗屁倒灶

【顺懂】不死鸟(凤凰!顾顺/异能者!李懂 片段灭文4k+一发完

属于片段灭文/大纲文  HE  凤凰!顾顺/异能者!李懂  OOC和BUG都是我的  剧情全部基于“不死鸟”带来的灵感展开

BGM:故人长绝

产出归档



不死鸟



顾顺转过身来,向李懂伸出了右手。

他站在祭坛中心,满身都是火焰。那些鲜黄橙红的颜色热烈地向外舞蹈,舔舐空气直到周围光线都已经扭曲,却温顺地贴在他的皮肤上缓缓游动。他几乎只剩下了凤凰的样子。

“你同我走么?”他问,声音嘶哑。一点艳火顺着下颌坠落,在半空中炸开,消散了。

像一滴泪。


1.

世上最后一只凤凰。顾顺是这样介绍自己的。

李懂就停下理包的手,朝他点了点头,说,幸会。

“你不信?”顾顺嘿地笑了,把右手食指往他眼睛上戳。李懂本能地躲闪,然后看见一簇火苗从对方指尖亮起,细窄的,却是一抹高热艳色。

“这下信了吧?”凤凰晃了晃那点火,很得意的样子。

其实李懂是相信这些的,不然他不会和人一起追着扎卡满世界跑。而既然邪神确乎存在,还有着一大票信徒,那么眼前冒出一只传说中的不死鸟似乎也不算什么。他抿了一下嘴,觉得没有什么必要去解释,索性转回去整理背包。

顾顺“哎哎”了两声,看李懂还是不睬自己,有些不太高兴,蹲下来问他:“要怎样你才肯相信我啊?”语气严肃,但李懂居然从中听出了一丝委屈,简直像只毛茸茸的大狗耷拉下了耳朵。

“我已经信了。”他不想做过多纠缠,系好了背包带子,把包甩到背上。挺沉,不过李懂当过几年兵,身体素质毕竟比一般人好得多,也不嫌重,拔腿就要走。

“你包里那颗辟火珠,用的是我的血。”顾顺突然说,“但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现在它已经快失去效力了。”

这话倒成功让李懂转过了身子,他用谨慎的目光打量顾顺:“所以呢?”

“我要和你一起去找扎卡。”凤凰理直气壮地宣布,“如果没有我,你们没法及时找到他们,也闯不过那群变态做出来的元素法阵。”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得和队长商量。”事关任务,李懂不禁犹豫了。

顾顺抖开一张纸,神采飞扬:“他早就同意啦。不过我听说,你们缺人是因为你上个搭档受了伤,怕你不想要新队友——再认识一下?我叫顾顺,种族是不死鸟,或者叫凤凰。”

只是匆匆一瞥,李懂见那上面写着“邀请顾顺作为特聘专家,正式加入蛟龙小队”,他看得分明,确实是杨锐的字,心里便有了底。“我是李懂,狙击手。”他笑了笑,伸手和对方相握。

心中突然微微一动。李懂发现顾顺生着虎牙,笑起来年轻而俏皮,几乎不像只老鸟。

也许这次行动值得更多期待。


2.

“……我以为中国的凤凰不会喷火。”陆琛神色凝重,像是下一秒就会掏出一本砖头书,把顾顺砸出原形。对于各种奇花异草珍奇异兽的能力和效用,陆琛有着极深的造诣,也因此在小队中负责医疗。

“那真是不好意思,”顾顺的笑容相当璀璨,“我们家祖上和希腊那边联过姻。”

陆琛闻言,学术精神突然冒头,他当即掏出了笔记本,念念有词地往上面记东西。

“我能摸摸你的翅膀吗?”庄羽举手提问。这还是个半大孩子,精神力却很强,战斗时的全队通讯就靠他维持。

顾顺想了想:“那会烫掉你的手。不过我可以给你看这个。”他摊开五指,吹了一声口哨,音色婉转。只见一只火色小鸟从他掌心蹿了出来,有着长长的尾羽,是个缩小版的凤凰。小凤凰发出清脆的长啸声,在天上盘旋了一圈,乖乖落到顾顺肩头,扭头梳理烈焰组成的羽毛。

“别碰它。”顾顺警告想要伸手的好奇宝宝,“这是我内丹,一个火星就能把你烧成灰。”

庄羽讪讪地把手缩了回去。

大家正在做自我介绍。在这个唯一目标就是追捕扎卡组织成员的小团队里,普通人只有三个,除去陆琛,还有精通战术谋略的队长杨锐,以及能把炸药玩儿出花来的副队兼爆破手徐宏。剩下的成员都是异能者,比如庄羽具有强大到能保证八人通讯的精神力,而佟莉和张天德都是一挥手能轰飞一片人的战斗法师,区别在于佟莉对水的亲和力最高,而张天德擅长土系——顾顺猜测,这大概就是他被叫做“石头”的原因。令顾顺有点意外的是李懂,据说狙击手同样是个异能者,可他没能从李懂身上看出任何能量波动。

李懂从树枝上跳下来,落地很轻巧:“我的情况是返祖,五感特别灵敏,他们会叫我‘哨兵’。”

“那么如果我碰了你一下,你会敏感得跳起来吗?”顾顺摸着下巴,煞有介事地问。

“不会啊。”李懂有些莫名其妙,“我早就能独立控制感官了。”

顾顺眨眨眼睛,笑了:“那就好。”


3.

队伍里多了个老凤凰,好处还是有的。之前他们要找扎卡的位置,靠的全是情报搜集,经常会出现扑空的情况。现在有了顾顺,只要扎卡进行仪式所独有的能量波动刚一出现,他就会感觉到,蛟龙小队就可以立刻赶过去,虽然他们未必能及时救出所有人。

与大部分极端组织相同,扎卡组织信奉的是一位古代神,祂在千年前造成无数神灵陨落的那场战争之中被封印,而那些诡异仪式的目的就是把这个“神”给放出来。

“一直没人知道扎卡的邪神长什么样……也许是个大章鱼?”这是出自庄羽之口的吐槽,“他们居然不搞偶像崇拜!对着光秃秃的一面墙,有什么好祷告的?”

“他们还会对着光秃秃的一面墙杀人呢。”陆琛冷淡地回应。

庄羽被噎了一下,决定原谅他偶尔的坏脾气——刚刚接到消息,又有一位受害者伤重不治。

“邪神可能确实没有具体形态。”顾顺加入了谈话,他沉思着,“在我族典籍记载中,提到那玩意都是用‘一团邪恶黑雾’之类的描述。那也许是个灵魂体?”

“可咱们这儿没有相应方案啊。”杨锐发了愁。小队里精神力量最强的就是庄羽,可对于精神层面的作战,他略显得经验不足,万一发出攻击之后反而受到控制,那就很惨了。

虽然仪式屡次受到破坏,但扎卡献祭的数量还是在稳定增长,如果再这样下去,搞不好哪天古神就真被那群神经病给放出来了,这不是电影,到时候如来神掌都没用,还得对症下药。

李懂盘腿坐在旁边,手上擦着枪,一直安静地听他们讨论,这时候插了句嘴:“不死鸟的鸣叫好像可以作为精神攻击,是吧顾顺?”

顾顺愣了愣,却也没问他怎么知道的——在传说中,封印这位邪神的正是他的同族:“是,不过需要化成原形。”

“那就能让庄羽向顾顺输入精神力,支撑他不断发动攻击,直到将邪神彻底镇压。”

说完之后李懂就低下了头,继续擦他那把枪。徐宏一拍桌子:“我觉得这个方案可行!”

顾顺沉默片刻,同意了这个方案很不错,然后生硬地转换话题:“上次说的那个快要过期了的辟火珠……李懂,我今天再给你做一个?”


4.

他们一起看星星。

“这算得上是约会吗?”顾顺问,语气很正经,眼里却有活泼泼的笑意,“我是不是得去换个正装?”

李懂眨眨眼睛,笑了:“滚你的吧。”

他们在守夜,坐到营地外围,抬头去看天幕上的那些光点——多么闪亮,多么远,触碰不到的华彩。

“你到底喜欢我哪儿?”李懂举起右手,似乎是要去触摸一颗星星。

顾顺无意识地动了动指尖,扯下几截细长草茎,手指灵活飞舞,编出了一个蚱蜢,又编了枚草戒指。他抬头看了李懂一眼,想了想,把那枚绿色的戒指握在掌心,很柔和地说:“我喜欢你在我身边。”

小凤凰飞了出来,在空中画了颗火红的心。

李懂顿时面红过耳。

“太尴尬了。”他捏着自己的耳垂,喃喃地说。

顾顺闷笑一声,又迅速收敛。他站起身,姿态像是在邀请一位王子共舞:“所以,我现在能吻你了吗?”

李懂下意识闭上了眼。

一个吻,轻轻落在他的唇角。嘴唇很柔软,还带着草叶和露水的清新气息。他忍不住去舔,被含住了舌尖吮吸。顾顺凶狠地压下来了,是贪婪火热的,太饥渴,仿佛要把整个自己都投入进去。李懂迷迷糊糊地想起一句旧话:凤凰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

那么,我会是你的梧桐吗?


5.

意外总会发生。

醒来时,李懂看见顾顺蹲在身边。他们和小队失散了。这是个迷宫,综合各种线索推断,扎卡的主祭坛就在中心处。他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四肢尚且健全,身上也没什么大伤。

“别看了,我给你治的。”顾顺说,笑嘻嘻的,“这招一辈子只能用一次,还不快谢谢我?”

李懂翻个白眼:“谢了啊。”凑过去一口咬上他下巴,还磨了磨牙。

“别闹。”顾顺失笑,把他从身上拽了下来。

两人整理完装备,灭掉火堆,继续往前面走。这一段迷宫里没有灯,而哨兵需要将注意力放到远处。“能把丹放出来吗?”李懂在顾顺手心里写字。

顾顺给出了否定回答。“太明显了。”他写。在黑暗通道中,火焰凤凰确实是个“活”靶子。

李懂攥着他的手,莫名觉得凤凰掌心的温度有点低。

一直没有遇到危险,他们走的这条路安全得诡异。顾顺似乎对环境分外熟悉,他在岔路口前做选择,居然毫不犹豫。不安渐渐升起了,通讯断裂,李懂找不到任何小队其他成员的踪迹。他甚至开始怀疑,之前那次遇险会不会是顾顺故意为之,只为了和大部队脱离?这念头又被他立刻否定了:假若如此,何必要带上他?

“操!这是下层!”顾顺突然骂出了声,“祭典开始了!怪不得这么安静……”他拖着李懂向前飞奔,用肉身撞开围墙。李懂被顾顺护在身后,在高速移动中,有些液体滴上了他的胳膊。哨兵凝神一嗅,是血。

“你他妈这是在送死!”他在风中怒吼。

顾顺却还在加速,用肩膀迎向前方的坚硬金属:“抓稳你的枪!”

李懂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还是听他的话,死死捏着狙击枪,用力到了指节发白的地步。

他们终于进入了迷宫中心,血雾弥漫,尸体死状可怖,然而神情都是愉快的,破碎的面容上带着安详微笑,像是以献祭为荣。李懂心中一寒,去看顾顺,却见他青筋暴起,脸色阴沉极了。

“还是你们啊……”祭坛上的白发老人回转身来,笑容慈祥。他的长相有闪米特人的特征。李懂谨慎地抬起枪口,顾顺向前几步,身上有丝缕火焰浮起。但来不及了,老者已经迈入阵法的中心位置,数万道无形气劲割开了他的皮肤。霎时气氛一变——仪式完成了。

黑色雾气扭曲蠕动着往祭坛外挤,开口越来越大,一只嶙峋骨手从阵法中缓缓探了出来,被李懂一枪打得粉碎。“用火烧!”他嘶声喊。

但顾顺没有动。“来不及了。”他说,“这不是召唤神祇的仪式,他们打开的是连接点,两块位面正在融合。只剩下一个解决办法。”

到另一边去,关掉它。

“我还以为这次会不一样呢……”顾顺喃喃道。他猛地把李懂拽进怀里,滚烫的吻印下来。李懂一时头晕眼花,昏了头脑地去迎合。几秒之后顾顺就停住了,放开他的嘴唇,两个人额头抵住额头,喘了一阵子气。骷髅已经爬到脚边了,被李懂踢成碎骨。

“别动。”顾顺做了个深呼吸,“听我说。”

他是世上最后一只凤凰,只有他具备镇守位面连接点的资格。


6.

顾顺转过身来,向李懂伸出了右手。

他站在祭坛中心,满身都是火焰。那些鲜黄橙红的颜色热烈地向外舞蹈,舔舐空气直到周围光线都已经扭曲,却温顺地贴在他的皮肤上缓缓游动。他几乎只剩下了凤凰的样子。

“你同我走么?”他问,声音嘶哑。一点艳火顺着下颌坠落,在半空中炸开,消散了。

像一滴泪。

李懂怔怔地看着他。是该摇头的,不死鸟的烈焰滚烫,足以浇铁化石,如果握住那只手,他会立刻被烧到灰飞烟灭——

可李懂还是抬起指尖,颤抖着,要去触碰那个人……那位神?那只兽?

他不知道。

“我……”扑面尽是热浪,李懂连呼吸都觉困难,但他终于迎上前去,踉跄着,扑进顾顺怀里。

却没有被灼烧到成为灰烬。

他甚至不觉得烫了,衣服被火舌卷为碎片,李懂赤裸着,双臂用力搂住顾顺,贴紧了他的凤凰。“怎么会这样?”他喃喃地问。

热度一闪而过,小凤凰在空中盘旋一圈,落在了李懂的肩头,亲昵地啄了啄他的鬓角。他顿有所悟,嘴唇颤抖,眼泪夺眶而出:“这是你的……治疗术?”

顾顺抚摸他的脸颊,嘴唇印上眉心,温柔而虔诚。

然后他一掌拍出,直接将李懂推离石室。霎时间燃起了满室火焰,不死鸟的血液是世间最可怕的燃料,转瞬之间,只余下满地白骨森然堆砌。凤凰清唳一声,收拢双翅,一头扎进了黑雾之中。

阵法当即失灵,所有异象都消散了,内丹化作的小鸟也不再拖着李懂不放。他茫然坐倒,想起顾顺最后说的话。

“活下去!”这是第一句,“等我——!”

他捡起枪,蹒跚着向来处行去。


7.

顾顺替他记得很多东西。

千年前,小凤凰立在预备役神箭手李懂的肩头,尾羽一下一下拂着他的耳廓,顾顺懒洋洋地说:“别动!”

李懂果然稳住了,一箭射死了一头白虎,那是某个异位面混账神灵的坐骑。得手之后,李懂把弓背好,借着熟悉环境的优势迅速离开,隐入丛林深处。

“刚刚表现很好。”顾顺神气活现地在他眼前跳来跳去。

有着绚丽纹彩的火红小鸟实在是很好看,趁他收敛了火焰,李懂忍不住戳了戳凤凰脑袋:“我不是表现给你看的。”

“我看到了啊。”顾顺毫不在意他对神鸟的冒犯,扑腾着翅膀念叨,“给你个什么奖励好?”

第二天李懂就收到了辟火珠。水晶珠子表面的法阵看得他满头问号,顾顺特别得意,说这个法子只有他们那一族的天赋传承里才有,别的凤凰都不知道——当然啦,别的凤凰也都不会喷火。不过他们在其他方面的成就令人叹为观止,他补充时特意强调。

可惜没能保存下来,都被毁掉了。李懂心说。他必须保持沉默,免得戳到顾顺的伤疤。异界神祇将凤凰屠戮殆尽,只漏掉了顾顺这颗蛋,被李懂捡到了。那时小凤凰刚刚孵化,李懂也才过了六岁生日,他们一同长大,但顾顺仗着天赋传承,总以年长者自居,李懂倒也由着,反正顾顺的人身早就比他身形大上了一圈。

到了千年之后,倒真是只老鸟了。李懂摸着火凤的小脑袋,边想边笑。

“那时候死的是我吧?”他问。

小凤凰轻轻叫了一声。

是他,在同一个地点,精神层面的对抗导致灵魂崩裂,顾顺满世界地找,一找就是几百年。好不容易才拼得完全,却又失去了全部记忆,纯白如婴儿。

现在我都想起来了。李懂握着那枚草戒指,草茎已经枯黄。他想,我记得了,你能回来吗?

他等了很多年。凤凰的内丹足以维持一个凡人的青春,何况千年前的弓箭手就已经几近半神。李懂找到了他们曾经一起居住的地方,在山顶,屋前就是磊落崖岩。他在那里看落日,天风浩荡,吹动他的衣角。


8.

“回来了。”李懂向前一步。

他的凤凰朝他走来,身后是漫天霞光,瑞气千条。

顾顺突然羞涩了,抿嘴微笑起来,李懂抱住他。很用力,像是要把骨血都揉进对方身体里。

“我不走了,你也不许走。”顾顺的下巴搁在他肩窝上,蛮横地撒娇。

你不止是我的梧桐,你是我所需要的一切,我只因为你停下来。

李懂笑了,说好。


fin.

想走起点流,争奈做不到。只为谈恋爱,搞上了就行!(一点都不押韵(


就这点字数我都写了好多天……呜呜呜真的很羡慕那些故事滔滔不绝流泻出来的太太了(;´༎ຶД༎ຶ`)

等我睡醒了就去写为之奈何的更新x想了一个星期下章该怎么写,这两天终于有思路了OTZ

评论(6)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