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毒埃/ABO】埃迪不需要Alpha(O!埃迪 沙雕小甜饼一发完

summary:埃迪·布洛克是个Omega,而他的热潮期即将来临

warning:略有降智的沙雕文;隐晦的xing描写;必然存在的OOC

*屏蔽重发,搞了防HX,圝是分隔符不是乱码,我恨老福特:(




【毒埃/ABO】埃迪不需要Alpha



1.

“这是什么,埃迪?”

看着被共生体举到自己面前的那支小针管儿,我们的好记者,埃迪·布洛克,怔了几秒钟。

他摸了摸鼻子:“呃,这是Omega抑制剂——你知道我是个Omega的,对吧?你说过你知道一切……”


2.

“老天啊,”埃迪绝望地抹了把脸,“你不知道!”


3.

“Alpha,Beta,Omega;男性,女性。”埃迪说,语气庄严极了,仿佛手边再来块儿黑板他就能化身为一位布洛克教授。他对庞大的外星生命讲解人类繁育的生理机制:“我们可以分成六种性别。”

毒液伸出三根触手,再伸出两根触手。

“五种。”他闷声反驳。

“你应该用乘法的。”埃迪忍着笑,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甜心。”


4.

“所以人类会修六个厕所?”Venom在宿主身上游动,语气相当微妙。

埃迪从货架上拿下了两盒速食意大利面,把它们扔进购物车里:“人类会,没错。”

“埃迪,快过期了。”深色细须繁密地爬上他的手腕,毒液举起其中一盒,拍了拍包装纸示意日期,“你最好换一包。”

“嗯……”记者先生看了一眼,果断地依言而行。他把意大利面放回去:“好吧,亲爱的,你总是对的。”

甜心、亲爱的——埃迪好像很习惯于用这些亲昵的词语来称呼他的共生体。而毒液绝不会告诉宿主,自己有多么喜欢这个。


5.

“我们会一起度过下个热潮期。”共生体说。

埃迪打了个哈欠,翻过一页报纸:“好的,好的,我没意见。”

“你确定自己明白了我在说什么吗?”Venom粗声问,“我们,热潮期,一起度过。”

埃迪把视线从报纸上移开,他疑惑不解地看着共生体飘在空中的大脑袋:“……什么意思?”

毒液当着他的面折断了那根埃迪最喜欢的“特殊用品”。

“这次你不再需要它,”他宣布,“一切问题都将由我来解决。”

布洛克先生愣了两秒。

“不!”他抬手遮住眼睛,发出一声沮丧的呻圝吟,声调简直过于夸张了,以至于都显得有些装模作样。埃迪用气声发问:“你是真的看了不少啊,是不是?”

“绝对不少。”毒液洋洋得意地吓唬宿主。“比你能想象到的全部还要多得多……”他故意把声音压低,并且拖长,“很多,很多,很多。”

埃迪坐直了身体,眼神明亮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弯曲手指,用关节敲了敲他那些密布的尖利牙齿。

“那么我就等着瞧了。”人类低笑一声,重新抖开那份报纸。

共生体冲他呲了呲牙。


6.

埃迪推着购物车,慢慢往前走,他的肩上趴着一团毒液,超市里的音乐叮叮咚咚。

“以前我只需要准备足够度过十天的食物,和饮用水。”他小声抱怨,“现在我得买将近一个月的量。”

然而共生体毫无愧疚之心,毒液甚至黏糊糊地蹭了蹭宿主的肩膀:“再拿一盒巧克力!——凑到这个数量会有折扣。”

埃迪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拍他一下。

“你比一个处于生理期内的Omega还能吃。”记者先生咕哝着,“说不准哪天我就养圝不圝起你了,嗯?只好哭着说‘对不起Venom但我实在没有办法’然后把家里变成零食禁区?”

毒液飞快地卷起那三盒甜蜜糖果,放回架子上。

他又把它们飞快地取了回来,放进购物车里。

“没关系,等到将来你买不起巧克力的时候,我们至少还可以吃坏人。”Venom理直气壮。


7.

埃迪一直拿他的共生体没办法,总是这样。

“这再正常不过了,”他对自己嘀咕,“想想那顶降落伞吧,换了谁都会败下阵来。”

有时候埃迪会感激毒液,共生体从来不提起宿主曾经有过抛弃自己的意图而且还差点成功的破事儿。埃迪感激这种体谅,他是愧疚的,当然,但他还没做好被翻旧账的心理准备。布洛克先生清楚自己不是个圣人,他会搞砸事情,容易以自我为中心。正是埃迪·布洛克本人,而不是什么别的混圝蛋,让安妮彻底失望然后离开了他。

“我其实挺不好应付的,是不是?”埃迪盯着电脑屏幕,文档里只有一片空白,蓝光照亮了他的面孔。他知道会得到Venom怎样的回答,也许正是因为心中对那个回答的渴盼,他才会发出这句自语。

“不,别瞎想了,埃迪。”毒液“啪”地翻了个身,这柔软的一团在宿主脚边懒洋洋地蠕动,“咱俩是一样的loser,但你可比我好对付得多。”

这当然不是什么称赞……不过埃迪还是笑了。

“因为我是个混球?”他的语气轻快。天啊,埃迪想。在安妮面前他绝不会这样自嘲——他大概真没把共生体排除到自我之外。人们通常怎么形容的来着?——另一半?

Venom环住了他的脚踝,相当温和地磨蹭着:“因为你是个好人。”

棒极了,谢谢,我就是想要这个,只是需要有谁来证明一下我并非无可救药。埃迪原本以为脑袋里转的念头会到此为止,然而有什么东西哽住了他的喉咙。

最终他说:“我显然是个好人。”

毒液的回应是挠他痒痒——这恐怖的外星生物居然如此精准地找到了人类的弱点!毫无悬念,埃迪被击败了。他笑得喘不过气来。


8.

热潮如期而至。

在过去半年之中,Omega已经习惯了在这段时间内抱住自己,等着屁圝股里塞着的某个小玩意儿把强烈到能够淹没一切的渴求折腾过去,然后将精疲力尽的身体从潮圝湿的床单上捞起,趁着尚且清醒的间隔期去冲上一个澡。这时候他通常都没什么胃口,但埃迪还是机械地往嘴里填入食物和饮水,以保证自己有体力度过潮期,不会脱水而死。

但现在他不再需要这么干了,埃迪得到了一个完美的拥抱。

而且绝对严丝合缝。


9.

“是的,没错……”埃迪呻圝吟着,“就是这儿——别停下!”

他叫得放纵极了,成熟的器官被彻底打开,Omega的美妙身体得到了完全的爱护。毒液把他身上的每一道缝隙都填得不能更满了。

长舌头的色泽艳红,轻柔地在宿主面颊上刮动。共生体能读到埃迪的所有反应,但他还是想让自己的人类坦诚相告。

“你喜欢我们这样做吗?”他问。

埃迪柔软的嘴唇小幅度地抖了抖,沉湎于感官刺圝激的Omega呜咽着,溢出的液体打湿了毒液的怀抱。

“闭嘴!”记者先生从痉圝挛中恢复过来,眼泪还挂在睫毛上。他喊叫出声:“我他圝妈——当然喜欢!可要是你再胆敢停下一次,Venom……”埃迪狠狠地喘了口气:“我就会让你知道我有多不喜欢。”

毒液才不会把这种程度的威胁当回事儿呢。


10.

“脸色好多了,埃迪。”陈太太打招呼,“你找到了新的Alpha?”

“嗯哼。”埃迪回答,随手抓起一包小饼干,“算是吧。”

【我们不需要Alpha,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足够了。】共生体在他脑子里咆哮。

“什么叫‘算是’?Omega在热潮期中总是需要Alpha的关爱,埃迪,如果你不去找一个靠谱的Alpha,你的生活会乱套的。”陈太太追问,明显不怎么满意。

埃迪漫不经心地挠了挠耳朵:“我们都很满意,他照顾了我,还会把吃的和水喂到我嘴里。”

【Alpha,毫无必要。】毒液仍然在大吵大嚷,【你只要有我就足够了,埃迪!】

于是女人勉强表示满意:“这才能算是个合格的伴侣。”

埃迪对她笑了笑。他付清了饼干的钱,戴起外套上的帽子遮住耳朵,走回夜色之中。

“我不需要Alpha,”人类宿主小声地嘟囔,“我有我们,这就足够了不是吗,Venom?我们会照料好可怜的Omega埃迪·布洛克的,对不对?”

共生体缩小版的圆脑袋从他肩膀上冒了出来(这里应该加上“biu”的音效),毒液张开嘴,在埃迪耳朵上轻轻圝咬了一口。

“我们会的,当然。”

埃迪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他亲昵地揉了揉那个小脑袋:“当然。”



bonus:

“有毒液相伴的感觉一定很好吧?”安妮问。

“大概是……充满力量?”埃迪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咖啡。

安妮叹了口气。

埃迪用纸杯边沿遮住嘴唇,窃笑道:“能感觉到他进入身体?”

“什么——哦。”安妮轻哼出声,“闭嘴吧,我可半点都不想听到你们性圝生圝活的具体细节。”

埃迪大笑着,和她碰了碰杯。

【安妮:说得好像谁还没有个男朋友了:)】



fin.


这篇虽然不太长,但是我写了蛮久的_(:з」∠)_沙雕也是带着一点脑子的沙雕,希望大家喜欢(以及求求老福特不要再限流了我哭出声)


(1551喜欢的话请给我红心蓝手评论任何一个都很好!求求了!)


咩的其他毒埃文:已完结的【毒埃/沙雕PWP】直球之王(全文1.3w)和正在写的【毒液/毒埃】暗影之下(一)【毒液/毒埃】暗影之下(二)


评论(30)

热度(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