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毒液/毒埃】暗影之下(二)

(一)

接片尾彩蛋 之后应该也会写到暴卡

只有OOC&BUG属于我

已完结的一篇:【毒埃/沙雕PWP】直球之王(全文1.3w完结整理)



【毒埃】暗影之下(二)



【埃迪。】共生体说,语气似乎是深思熟虑的,【你对刚才那个人有多少了解?】


“刚才那个人?”埃迪发动他心爱的摩托车,有毒液之后他就不怎么戴头盔了,疾风猛烈地从他们耳边刮过,空气发出尖锐的啸音,“那个红毛,呃,克莱图斯·卡萨伊?”


毒液缩小版的脑袋从宿主肩膀上冒出来。


“他不对劲,埃迪。”共生体沉思着,“他非常、非常不对劲,我感觉到了。”


“毕竟那是个连环杀手,身上当然得有股血腥味儿,这很正常。”埃迪漫不经心地回答,“而你的感觉又是那么灵敏。顺便提一句,我可喜欢这一点了,哥们儿。”


Venom喜欢听埃迪夸自己,如果是平时,他会因为这句话去舔一舔埃迪的颈侧,直到宿主笑着说痒,让他停下。


“不止是血的气味。”他有些不满地小声嘟囔,“有些别的东西,我还不清楚那是什么。”


摩托车冲过一个弯道,风声在他们耳边呼呼作响。


“我们回去吃掉他的脑袋?”埃迪开玩笑地提议。


“好主意。”毒液发出一声轻哼,“但是不要,他完全不合我的口味。”他钻回到宿主体内。


埃迪默不作声,他想起了安妮的男朋友。一位英俊高大而且热心肠的外科医生,丹。毒液掐住丹的脖子,摸了丹的脑袋,然后把倒霉的医生扔到一边。


【没错。】Venom在他脑袋里轰隆隆地说。【就像他那样,不合口味。】


虽然知道这么做不太合适,丹是个好人,毫无疑问——但埃迪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么说来,只有我才最合你的口味?”他问道。


这是个调侃性质的问题,他原本没指望得到一个多正经的回答。


【当然,埃迪。】共生体在他体内慢吞吞地游动。【在这个星球上,只有你才最适合我——嗯哼?你的心跳加快了,是有多喜欢我这么说?】


埃迪紧紧闭上嘴巴。




Venom用那位从前住埃迪隔壁的摇滚爱好者笑话他,其实他们早就不住在舒勒大厦里面了,那地方现在以凶杀现场而闻名(埃迪曾经为此而有些愧疚,不过他的共生体倒是一点儿都不在乎)。近一年前,埃迪失去了他的事业,而如今记者布洛克先生重新回到大众视野。没几个人知道他就是破坏邪恶科学家卡尔顿·德雷克毁灭地球计划的那个“好心外星生物”,但人们都知道埃迪·布洛克是唯一能与其产生联系的人类记者。


这让他有能力租上一间强点儿的公寓,至少现在的房门能起到些隔音作用了。


“就像是只有露易丝·莱恩才能采访超人?”毒液问,一团蓝黑色液体好奇地漫延到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外星生物白色的大眼睛眨了眨,“你在写我,埃迪。”


“……我更愿意说这像是只有吉姆·戈登才能与蝙蝠侠进行交流。”埃迪冷静地回答。他从对方怀里的冰激凌桶里挖出一大勺,塞进共生体嘴里:“现在离开我的电脑,否则我们下次就没钱吃生龙虾了。”


“不止戈登。”毒液咕哝着,从他身上滑落,不甘心地在埃迪腰间留下一圈液体圆环,像是把自己拴到了宿主身上,“你看漫画的时候不专心。”


这控诉可真是切中要害,好在记者先生的反击同样干脆有力:“而你连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都分不清。”


Venom愤愤地咬断了塑料勺。


“没有下次。”埃迪警告他。


然而还会有很多个下次——他们对此都心知肚明。




今夜本该是个安详、静谧的夜晚,就像之前的无数个那样。


“埃迪。”


“等我写完这句话好吗,“埃迪叹了口气,”亲爱的?”


几秒之后,“埃迪?”


“薯条?还是巧克力?等等,还差几个单词——马上就好!”


“不。”毒液飞快地从人类体内溢出,他裹住了埃迪,血红的长舌头在空中弯曲扭动,坏人、好人,空气里的信息如此之多,“恐怕你不会喜欢那样的结果。”


埃迪立刻明白了共生体的意思。


于是他彻底交出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毒液纵身一跳,玻璃碎裂的声音清脆,他们跃入夜色之中。


“下次记得开窗!!!”




“Venom,”埃迪用上了警告语气,“我们没钱每天换一次玻璃。”


“那就别装它?”Venom掰断了枪管。


“可房子不属于我们,哥们儿。”他们拎起一个染成了黄毛的脑袋,小混混被毒液那些尖牙齿吓得浑身发抖。


埃迪索然无味地打了个哈欠。


黄毛脑袋尖叫一声,直接尿了裤子。


【这个能不能吃?】共生体问,【啧,真难闻——脑袋倒还不赖。】


埃迪告诉他先别动嘴。


他们勉强保持了一点耐心,虽然毒液的舌头还在蠢蠢欲动:“你干过多少坏事?我是说,那些真正的、很坏很坏的事。”


“我没有!”小混混惨叫。


“是的。”受害者终于勇敢地站了起来,她扶着墙,腿还在发软呢,声音发着颤,“他没有。昨天我还看见他把三明治分给另一个流浪汉,而且那是个老人。”


“啧,真遗憾。”毒液有些失望,恋恋不舍地收回了那根长舌头。“那么,”他们发出低语,“抗议有效。”


小黄毛被随手甩到一边,登时昏死过去。


那姑娘呆呆地看了他们几秒,接着像是突然醒悟似的,惊叫一声,跑开了。


“你得记住这个,Venom,”埃迪看着她的背影,耸了耸肩膀,“下次必须得先开窗。”


蓝黑色的液体缓缓渗入到人类体内。【我会的,如果你坚持这样要求。】


“再这样下去我会觉得自己是个被宠坏的公主。”埃迪喃喃自语,“不,闭嘴,我真的不是!”


【我可什么都没说。】


“但能猜到你想说什么——巧克力?”


【巧克力。】


“你看,我猜得到。”埃迪得意地笑了笑,他们走出这条巷子,走向明亮的便利店。




【刚才那该叫什么?“人类的仁慈”?】


“人类经常会这样突发仁慈。”埃迪回答。


【我们是英雄吗,埃迪?】


“我们不是。”人类挑出几袋共生体喜欢的巧克力,语气很轻松,“我们只是好人,那种最普通的,好人。”



TBC


虽然被热度教做人了但还是坚持了日更!(就当还没过零点🌝)感觉并没有展开多少剧情……就当这是个日常向叭!

cue了隔壁,反正电影里也提隔壁了hhhhhh


(1551喜欢的话请给我红心蓝手评论任何一个都很好!求求了!)


评论(8)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