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毒液/毒埃】暗影之下(一)

大概是剧情向 接片尾彩蛋 之后应该也会写到暴卡

只有OOC&BUG属于我

目前暂时没车不过以后会有(但也请大家看一眼好吗😂)

已完结的一篇:【毒埃/沙雕PWP】直球之王(全文1.3w完结整理)



【毒埃】暗影之下(一)



他们路过灰色的水泥楼房,旁边可以看见圣昆丁监狱漂亮的篮球场,不少犯人正在铁丝网内奔跑跳跃,球重重地撞在地上,声响沉闷。身后就是塔台,荷枪实弹的狱卒监视着这些人,透过窗户就能看见身穿制服的强壮男人握着枪杆,乌黑枪口形状漂亮。


天色不算明亮,半岛上繁茂的林荫都显得有些灰暗。埃迪回过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海岸线,水面颜色浓重,浮动着细碎的波纹。黯淡阳光闪闪烁烁,仿佛给海水表面黏上了一层塑料薄膜。


【条件不赖嘛。】毒液的声音在他脑子里缓缓伸展。【这里的环境比你公寓那儿还强点,起码他们不会有一个吵得要命的邻居。】


“州政府可是拨了不少钱。”埃迪低声回答,“为了保证犯人们的生活水平。”他的语气实在算不上有多好,也许带着轻微的不满和嘲讽。这座监狱里大约关住了五千多个囚犯。至于那些死囚,则共计有六百多名,以可怖的罪行被判处了应得的刑罚,现在他们既不能离开此地,又已失去直接了断生命的希望——联邦法官裁定毒气行刑室于法不合,下令暂停执行死刑*。他们完全被剥夺了自主选择的权利。


然而这并非埃迪·布洛克,这位享有盛名的自由记者,受邀前来圣昆丁监狱的原因。




共生体懒洋洋地在他的皮肤下游动,有时浮起又隐没。埃迪感到一阵冰凉,液体柔软地滑过手背,这激起了某些生理反应。在心理层面上,埃迪完全不介意毒液这种偶尔的调皮行为,但人类的身体不能控制地汗毛直立。


从另一个角度看,考虑到他们脚下踩着厚实铁板,这条走廊上关押着的都是些臭名昭著的死刑犯,有这样的反应似乎也无可厚非,在结合的状态下,他们的感知无比敏锐。埃迪看向一扇房门,一个花胡子老头正在牢房里打字。房间是纯粹的白色,从门到墙壁都是。


【为什么我不能吃了他们,埃迪?】Venom藏在衣服的遮蔽里,由于无聊而反复环住宿主的手腕,甚至将纤细尖端钻入指缝之间,弯曲起来,轻轻搔刮柔软的掌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明明可以用这些人填饱肚子!】


他简直像个吵着要买钢铁侠兵人的小男孩。埃迪一把攥住在自己手心里捣乱的那些黏滑液体,另一只手摸了摸鼻子,用手掌遮住嘴唇作为掩饰:“这些罪犯已经被判刑,我们得尊重法律,至少不能太过分——”他把嗓子压得更低了:“等哪天你饿了,我们再私下过来吃,你想吃多少都行。”


身边受任陪同的狱警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转头看了记者先生一眼。


埃迪赶紧放下手。他清了清嗓子,把双手背到了身后,对着狱警咧嘴一笑,整张脸都写着清白无辜。


狱警把头转了回去。


【笑得太假啦。】共生体冷酷地作出评价。【他更要觉得你有问题了。】


【闭嘴,寄生虫!】埃迪努力在脑袋里大声嚷嚷。他还不怎么熟悉这种奇异的交流方式,忍不住调动起了部分的面部肌肉,看起来有点儿咬牙切齿。


狱警又瞧了他一眼,显得有些疑惑,还能看出一丝微妙的警惕。


埃迪立刻摆出了个亲切的微笑,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快道歉!】毒液咆哮。【你必须收回那句话!】


埃迪狡黠地笑了一下,流畅地在心里表达:【我收回那个词——虽然它确实是个昵称。】


这类对话已经成为他们之间的某种乐趣,“寄生虫”大概和“你的肝看起来真诱人啊”属于一个级别。他们玩这种幼稚游戏就如同小狗狗用刚长出来的乳牙去咬磨牙棒一样不厌其烦。埃迪想象一个刚出生的小毒液,牙齿新生,尚且圆钝,软绵绵的一团,在人类掌心里爬来爬去,最后抱住他的手指,笨拙地来咬他的指尖。


天啊,这有点过于可爱了,简直可以送去上《萌宠成长记》*不是吗——谁不想养一团小毒液?


埃迪舔舔嘴唇,感受到解读出自己思维的共生体的动作。凉滑液体包裹住了他的指尖,轻轻咬了咬,力度十分轻柔,充满爱意。




这儿是监狱,记者埃迪·布洛克受邀前来,对一位杀人犯问几个问题,而他的共生体最好少说两句。


【我们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共生体嘟囔着,但他仍然完全安静了下来,乖乖地蛰伏在宿主体内,不再出声。布洛克先生天然生就了一副好面孔,当他想要取得某人的信任时,只要笑起来就够了。埃迪就是这么讨人喜欢,没有人会不爱那样明朗的、真心实意的笑容,他的眼睛熠熠生辉,他的真诚温暖可触。


毒液爱着那个笑容。


一时半刻之间,埃迪还意识不到Venom已经善解人意地陷入沉默。他紧跟着狱警的脚步,拐了个弯,继续往前走,同时分心回击:【不想做核磁共振就闭嘴……】


他没能“说”完这句话。


“哇哦。”记者先生发出一声小幅度的惊叹。他眨了眨眼睛,指着眼前重重叠叠的门禁系统,看向狱警老哥:“对于一个连环杀人犯来说,这种规格的待遇很正常吗?”


对方没有正面回答。“FBI应该已经把能说的全都说了。”狱警拉开了第一道铁栅栏,转身面对他,“那么,请进吧,布洛克先生。”


埃迪·布洛克捏住他的笔和小本子,镇定地走上前去。


疯狂的变态连环杀人犯?也没什么可怕的,他们可是毒液!


Venom想要表示赞同:说得对,埃迪。我们是“我们”。但他想起宿主的叮嘱。他决定保持安静,直到采访结束。




“你好呀,埃迪。”红毛先生大大地提起嘴角,样子快乐得仿佛与老友重聚。


埃迪的姿态简直像个战士,他冷静地和这位杀手对视,翻开了笔记本,举起笔:“你好,卡萨伊。”


语言与文字,记者的另一重武器。


埃迪·布洛克正是以此得享盛名。



TBC

*参考百度百科“圣昆丁监狱”词条。

*一部纪录片,英文名“too cute”,我国引进了。


去四刷啦!


评论(31)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