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复问】情非所以·ch1(半原作向

*吴复生存在 白问 应该是个甜文

*只有OOC和BUG属于我 *没列大纲想哪写哪😂应该会出现原创人物

summary:“相爱没有那么容易~”其实也很容易。


     【复问】情非所以·ch1


      入秋以来,天气转凉,需要添衣。


      吴复生刚出机场,就接到鑫叔的电话。

     “少爷啊!”那头的声音喜气洋洋,“我找到一个天才!”

      又来?吴复生忍住笑意,故意把嗓子沉下来,仿佛很庄重地问他:“这次又是从哪里捡来的?公园旁边正在写生?大街上给人画肖像?”

     鑫叔在这方面毕竟有前科,自己也清楚的,于是就有点不好意思。他讪讪地笑了一声,然后赶紧继续对吴复生说:“是专业的,还有文凭!——不过你应该来看他做的假画。丢勒很出名的那幅,《骑士、死神和魔鬼》——他仿得太真了,简直是完美!”

     吴复生站在路边,把电话换了只手来拿:“等一下啊鑫叔——Taxi!”他故意喊得很大声。车子停到他面前,平平稳稳,轮胎和地面几乎没有擦出什么声响。吴复生上到车里,坐好之后,小小地喘了口气:“问题是——我现在不在加拿大了啊。”他看了一眼司机,报出一个地名。“等我这次事情办完就去你那边,行不行?”

     “说定了?一定要来!”鑫叔忍不住嘴碎,“这次是真的……”

     吴复生又看了司机一眼,正好撞上了司机的视线。他抬抬眉毛,直接把电话挂掉。

     “还以为会看见更多人。”他往后一靠,略略挑起嘴角,姿态有些懒散,“只你一个,你老板是不是对我太放心?”


     “喂?喂!”吴鑫吼了两声。

     对面完全没有回音,很快他的耳朵里就被灌满了嘟嘟嘟嘟……吴复生是真的挂了电话。

     “臭小子,”他咕哝一句,“一点礼貌都没有!”

     “鑫叔?”有人推门。是李问。

     他们两个已经彼此建立了信任,可以只打个招呼就进屋。李问是个学不会主动的人,不过面对示好,他很容易袒露自己柔软的肚腹。

     吴鑫刚刚还在对人推荐他的造假才能,这时候看见李问进来,一不留神就有那么点心虚,立刻把电话搁到桌子上面,还往里挪了挪。

     李问回身,轻轻关上门,小心翼翼地绕过几个画架,在好脾气的老伯身前站定。“我刚刚在门口听到说话声,还以为你有客人。”他小声说,脸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没有啦。”吴鑫看见他就高兴,被他感染得也笑了起来,“是在打电话!”

     李问愣了愣,下意识地想问他刚才是打给谁,又想起来这是对方家事,和自己没有关系。鑫叔却看出来李问有些失落,知道他在这地方只有一个人,从来孤孤单单。

     “是个世侄,”吴鑫主动提起,样子很自然,“他家做艺术品行业的,我以前就是在他老爸手下做事。你不是说画廊老板看不中你的画?记起还有这条捷径,我打电话给他推荐你啰。”

     李问点点头。“啊,对,卖画——其实这几天我卖掉了不少,不过老板说先付定金,现在还没有拿到全部的钱。”因为在撒谎了,他开始把眼神往鞋尖上面压,“鑫叔,过几天我请你去吃大餐!”

     吴鑫看破不说破,还故意去问他:“只请我一个呀?请不请阮文小姐?”

     “阮小姐……”李问的颧骨上泛起了很薄的一层红,抬起头,很乖地笑了笑,“她上次问过我,要不要一起去喝杯咖啡。”


     “你老板是不是对我太放心?”

     前面闪出一个红灯,司机猛踩刹车,声音尖利。他光明正大地通过后视镜看吴复生,脸上没有表情,眼神冷冰冰的,好像是在看某种货物:“他不会见你。”

     这种东西,养出来都是这个样子。很无聊,简直像死人。

     吴复生脸色一变。他不再保持先前那个若有若无的俏皮微笑,神情严厉冷峻。这男人身上有种理所当然的威严气质:“这恐怕不合规矩吧?”咬字轻而缓慢,每一个音节都清晰。

     很多人说过吴复生是个疯子,强撑着一口气不败坏他老爹的声名。说这话的时候总会莫名地带点敬畏,其实前一任吴先生是怎么死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司机用毫无感情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最终移开目光,重新去看道路。

     “他不能见你,但有另一个人在等。”干巴巴的机械语气。在解释了,这就是一种示弱,代表着死人暂且举起了白旗。

     于是吴复生感到满意,手指向前弹了弹,又换上了那副漫不经心的神气——干这种事情蛮无趣的,没有相称的对手,而且不好玩。他有一点犯懒。

     “开车吧。”吴复生闭上眼睛。


     “到底是什么事情?”鑫叔把声音压低了,因为焦灼,语气格外严肃,像是点燃一块已经干硬的海绵,“连我都不能说?”

     “不算大事。”吴复生还有点开心,听得出在笑,“怎么想起来找我?今天不是要和你那个宝贝天才小朋友一起吃饭吗?”

     “这就走,我听到他在敲门——喂,不要转移话题。都已经一个星期了,怎么事还没办完?”

     “等我到加拿大再说。很快的!不用多久了。”吴复生语速飞快,“到时候再联系。和小朋友玩开心点——鑫叔再见!”尾音上扬,仿佛风筝被托向天空。

     他是没有黏性的,永远干脆利落。

     吴鑫正在想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需要拾起老本行……他隐隐约约猜到一点,并且很为此振奋。这时李问把门推开,往里面探头探脑,但没有进屋,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遮在镜片后面。

     这年轻人习惯了回避,身上却又有种柔软的乖巧劲儿,仿佛一只小刺猬,很容易受惊,也很容易在暖洋洋的抚摸之下露出肚皮。

     “好了吗,鑫叔?”李问眨眨眼。

     吴鑫最后理了一下领带,笑容满面地往前走,伸手去拉他:”好了!我们走吧。”

     老伯的高兴显而易见。李问抿了抿嘴唇:“刚才……还是那位世侄?”

     “不要乱猜。”鑫叔故意板起脸,看李问又要老老实实缩回去,忍不住一拍他的肩膀:“真的是他啦!没猜错。——气死我了,那臭小子又挂我电话!”

     嘴上是在生气,但吴鑫的语气很温柔,与其说是抱怨,更像是在埋怨。李问敏感地听出来,话里有种长辈对于晚辈的宠爱意味。

     他咬了咬口腔内壁,有些迷茫地想,那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TBC


(1551喜欢的话请给我红心蓝手评论任何一个都很好!)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