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复问】多吃一点(甜,小车

吴复生存在 有点黑的白问 随手写一点 一发完 OOC

可以和上一篇联系起来看


【复问】多吃一点


李问以前常常饿肚子。

饿肚子是个体力活。肠胃空空,不得饱足,这感觉是需要咬着牙用力忍受的,需要深呼深吸,凭借空气排解自体内深处泛起的贫乏。有些人把饥饿作为对抗肥胖的工具,有些人把饥饿作为对抗强权的工具。李问的饿肚子则没有目的,酸气从肚腹之间洋洋洒洒地涨出来,直冒到喉咙口。饿到极致时反而想吐。

灶上燃起蓝火,李问把不锈钢的长柄勺伸进锅里,搅拌,汤水咕嘟咕嘟,食物沉沉浮浮。他对着阮文笑,样子很乖。那笑容里有些负疚,是自觉亏欠的小心翼翼。

“来,吃火锅了。”

李问捧着碗,小口小口地喝热汤。天南海北故乡他乡的穷画家都是一个样,其实所有人都一个样。卖不掉自己就弄不到钱,弄不到钱就只好挨饿。

他不喜欢挨饿。


吴复生把李问喂饱。

他是老板,当然要对手下好。鑫叔说少爷会疼人,这话很真。吴复生讲究生活品质,用很贵的香水,穿衣服齐楚潇洒,还喜欢领李问去吃那种几十年的老店。“是蔡澜推荐过的喔。”他脸上笑眯眯,“文章上到报纸,我当初有剪下来收藏。”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天已经蛮迟了,出来是为给华女他们带宵夜。吴复生和李问,一人拎一半的饭盒。小画家提着咖喱牛腩,习惯性地低头看路。

“背挺直。”吴复生突然说,“你要把自己当主角。”

李问暗自想,自家老板是不是做人生导师上瘾。

但他又确实知道,其实自己没有吴复生不行。

挨过饿的人不容易饱。就算一天五顿,胃袋已经装满了,那种内里的空虚还是能够轻而易举侵占他的身体。吴复生围着围裙煲汤,烟火气十足。李问从他手里接过碗,令人饱足的香气直冲肺腑,汤色澄澈,滋味鲜甜。

吴复生像逗小动物一样,摸了摸李问的后脑勺,语气里充满怜爱:“还是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

养猪吗?李问腹诽。但他还是乖乖让吴复生把自己喂饱。


后来吴复生换了个方式喂他。李问稀里糊涂,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那么大的一根东西全部吞下的。吴复生哄他多吃进去一点,李问就努力张嘴,被呛得眼前冒泪花。他的下颔很酸,唾液溢出来,却觉得很满足,从口腔到食道都被喂到饱胀。

没经历过的时候以为这种事也不过那样。小说里都这么写,到最后会“满身酸麻、声颤语促、双目紧闭、四肢瘫软,直到昏晕过去,布一口气才活转过来”*。李问原本不信。现在吴复生整个手掌都压在他脊背上,蛮横极了,可掌心又是那么暖和。吴复生很慢地进去,进几寸就搅两下。李问觉得烫,渐渐又觉出几分痒。他张着腿,身体被顶得门户大开。光是这样磨磨蹭蹭的推进,小画家就已经失了神,嘴唇忘记合拢,唾液沾湿了被单。

他实在是又软,又紧,又暖融融湿腻腻的,竟然比熟惯这事的更勾人。吴复生终于忍不住了,不再如同先前一般柔情款款,动得凶狠,却也伸出手去,捧住了李问的侧脸,轻轻地为他擦去眼泪。

李问不禁呜咽起来,口中哼出的调子很绵长,受了委屈似的。吴复生便又去摸他,把李问的一切感知都控制住,一点一点,击溃他的全部防线。

“吃饱没有?”吴复生握着李问的喉咙,手指微微收拢。

李问当然知道,这个人文雅矜贵的仪态只是表象。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吴复生不可能是所谓完美恋人。只不过李问太饿了,是他自己想要。

现在终于有一个吴复生来喂他,于是被控制也是心甘情愿。

李问的眼神迷蒙。他说,我吃饱啦。


fin.

*丁峰山. 明清性【和谐社会】爱小说的文学观照及文化阐释[D].福建师范大学,2005.(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 且看且珍惜🌝

(1551喜欢的话请给我红心蓝手评论打赏任何一个都很好!)


评论(12)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