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复问】恃宠生娇(PWP

吴复生存在 白问 随手写一点 一发完 OOC


【复问】恃宠生娇


李问觉得自己这可能是自己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他摘掉眼镜,胆怯而又模糊地看向吴复生。

“摸摸我。”李问求救一样地伸出手,去抓吴复生的胳膊。

他难过得要命,却不会哭,鼻头憋得通红。李问感觉自己好没用,他想要报答知遇之恩,结果变成了爱,他想要爱,结果变成了色诱,他想要色诱,结果脱掉衣服就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只会光裸着身体,去扯吴复生的袖子。

吴复生好像是在笑,手掌按着李问瘦骨嶙峋的脊背,从上往下抚摸,就如同在摸一只猫仔。太瘦了,该多吃一点。

李问放心了,胆子就大起来,固执地盯着吴复生的眼睛,伸手去拉吴复生的领带。吴复生一直对他最好,搞得他恃宠生娇,从那个怂唧唧的绵软性格里养出了一点骄狂气来。李问晓得吴复生是真的拿自己当宝。

莫名其妙。

吴复生带他来脱自己衣服,脱完了,又教他怎么弄。李问跨坐在他身上,被两个人放一起的手指搞得哼哼唧唧,扭腰动屁股的,像个顶漂亮的小蠢货。只有吴复生能看见这颗脑袋里有多少真材实料,吴复生拿雕塑刀在李问身上敲敲打打、动手动脚,这里切一刀,那里补一块。直到李问被削成一个完美的样子……不要,那样李问就不好玩了。

就要是一个还粗糙的原料,可以让他放手操作的才好玩。

李问撑在吴复生的身上,什么胸肌腰肌腹肌都被他开开心心全部摸过。他勇敢而且快乐,他坐下去。好疼。

吴复生揉着李问毛茸茸的脑袋,又捧住他的侧脸。李问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转过头,张开嘴,含住了他的手指。

没有用舌头去爱抚,李问用门牙使劲咬了一下,是能让人觉得疼,却不至于出血的那种咬法。吴复生挑了挑眉,指尖去点他的舌尖,绕着那点软肉摩挲和打转。

李问一张脸变得红通通,是因为憋气憋的。他喜欢吴复生,想被吴复生搞;又很怕吴复生,怕吴复生手段用太多,把他搞到崩溃。吴复生看起来就是很能玩花样的那种人。

吴复生拍着他的屁股,叫他坐起来。李问就努力坐起来,火辣辣的,还在痛。吴复生的手放在李问胯部,抬着他,帮他起来,然后突然把他往下按。李问应该是被顶到要害了,嘴里变成了舒服的喊叫,湿漉漉又软绵绵。

吴复生让他把手放到胸口,要李问用那些拿画笔的灵活手指自己玩自己。吴复生的手往下碰,故意沾上一点,指尖送到李问眼前,问他这东西合不合适做颜料。

李问喘不过气,断断续续地回答给他,说这方面自己怎么可能比他懂。

他说,吴复生同样是行家。

李问以为自己掌控住了局面,当他学会了如何起落之后吴复生会微微发抖。极其微小的颤抖,没有肌肤相贴就根本发现不了。

他得意极了,动得猖狂。吴复生蹙起眉头,细细地喘,终于握住李问屁股上那两团白肉开始发力。李问毫无防备,本来一点眼泪都流不出,突然就又学会了怎么哭。


吴复生很温柔:“阿问。”

李问没有力气了,只能蜷缩在他怀里,点点头。


fin.

不要问我在写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3)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