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清阿lo塞的僵尸粉(1551是真人的朋友能不能多和我聊聊天)

【红海行动/陆琛&杨锐】一秋

一发完无CP,主要描写陆琛&杨锐
@xhdrdxf 我的点,希望这个小陆医生能让你满意w
时间线在红海五年后,杨锐退伍去看陆琛。OOC和BUG都是我的锅


“人生在世,草木一秋哇。”——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

吃了吗,陆琛问他。
杨锐摇摇头,又补上一句,下馆子吧,我请客。
陆琛嘿地笑了,肩膀去撞他的肩膀,说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小龙虾吃不吃?烤串吃不吃?我知道有家烤鱼做得好……下个屁的馆子啊,几十块钱也就那么一丁点儿肉。
这话很对。于是杨锐把包搁他家里,跟着去吃大排档。
路边摊,塑料布围起来,深红靛蓝一大片,热腾腾地喷着白色烟汽。灯光高悬在棚顶正中,是灿眼的亮。陆琛显然和老板熟识。好几天不来了哦?那男人很亲切地问,手上没停,按着计算器,电子女声规规矩矩地响。最近忙嘛,他回答,脸上笑嘻嘻的。帮一老太太找房子,儿女不孝顺……哎,不说这个了,我带老战友来的,先给碗汤喝?
杨锐看着他和老板东拉西扯,眉眼活泛,仅存的一截小臂撑着简陋的收银台。没多久,陆琛回来,已经点完了菜,带回来两碗汤,端着一碗,搂着一碗,很稳当。
杨锐接过碗。西红柿蛋花汤,滴了香油。他轻轻吸了一口,还有点烫舌头,但是温暖、香软、酸甜适中。而且,大概是用一点面粉勾了芡的缘故,口感有些浓腻,但和浅淡的鲜气搭着,就变得刚刚好了。喝下去,像是一碗二十年前的雨。
很快地,烤青菜、烤年糕、烤鸡腿……杂七杂八一堆,都送过来了,全装在不锈钢的盘子里,竹签子油光发亮。还有两条烤鱼,锡箔纸包着,滋滋地响。鸡腿已经切碎了,小块小块的肉,方便夹起来。汤已经凉了下去,杨锐索性一口气喝完,抬手要啤酒。陆琛跟着,嚷一声,喊出来要的是两听。老板答应了,又说,散装的刚卖完,还有几箱堆在那儿,自己去拆吧。
陆琛就过去,到了塑料棚边上,拎起一箱,走过来。走了两步,觉得拎着不顺畅,他半举起纸箱,用胯骨接住边缘,右手抱起它,再走过来,还是很稳当——毕竟是当年做手术的手。
杨锐本想跟去搭一把的,但到底还是忍住了,没有去。陆琛回来,把啤酒搁到桌边,从皮带上取下一把多功能小刀,很利索地划开纸箱包装,抠出来两罐,扔给杨锐一罐,自己放下一罐,用刀尖对拉环一插一撬,铝罐就被打开了。泡沫咕嘟咕嘟,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五年没见,其实很有话可讲。刚见面时已经聊过了,那时候聊的是兄弟们,各有各的前途。现在要聊杨锐的打算,聊陆琛的如今,则会有一点无所适从。杨锐嚼着根青菜,慢慢说我挺迷茫的,腿上留了老伤,退下来,不知道该干什么,文化水平不高,家里也没多少门路,找不到什么好工作,要是去给小老板开车,工资倒可能不会太低,但又不服气。算了,不提这个。他晃晃脑袋,看了陆琛一眼,问,这几年在街道办待得怎么样?
挺好的,陆琛笑笑。他告诉杨锐,办事处旁边是个小公园,来公园玩的小孩儿现在全知道,有个擦伤破皮的都能去找陆叔叔。他掐着声音,夸张地学小孩子奶声奶气的模样:陆叔叔陆叔叔,我摔了一跤,擦破皮了,该怎么办呀?
杨锐乐了,说我觉得你这个其实有点大材小用。毕竟是队长,杨锐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兵应该得到最好的——在这种地方,一天天地消磨时光,有什么意义呢?
我真觉得挺好的。陆琛摇了摇啤酒罐,只剩了个底,酒液哐啷哐啷地响。劲儿稍稍上来,陆琛说队长,我刚回来那会儿和你一样,觉着过日子它不是个容易事,现在想想,日子这样过着,有点乱糟糟的,鸡毛蒜皮倒也蛮好,挺温暖。
他说真心话。杨锐愣了一下,突然就问,女朋友找着没有?
没有。
那你过个屁的日子!杨锐拍桌。
陆琛笑起来,又去拆了一罐啤酒,三两口下肚,才带点调侃地回了一句,找不着啊,不是七十年代了,哪个姑娘愿意和残疾人过一辈子。我也不想耽误人。他补充,这次严肃一些。天底下好男人多得是。
一个人真挺好的,没什么烦恼,我这两年见得多了。陆琛又说,不等杨锐反驳。他指着塑料棚,虚虚比划了一圈,反过来劝杨锐。你看,这就是普通人的日子,咱们其实也只是普通人——不是找了姑娘才算过日子!总要适应的,队长,别他妈和自己较劲儿,要过就过开心点。
小陆!大排档老板来叫,木头饭铲敲着电饭煲,声音铛铛铛的。饭好了,弄一碗?
哎!陆琛应着声,要两碗,我过去拿。
他的状态很松快,确乎是满足的。杨锐很高兴看到他交到了能送一碗饭一碗汤的朋友,陆琛就是这样一个足够好的人。
这是初夏了,梅雨季节刚刚过去,绿化带里月季在张牙舞爪,花色灼然,腾腾地跳动。烟火气又漫过来,乳白的雾,带着急促明亮的鲜香味道,在为下一拨生意做准备。夜里有一点风,吹动塑料布,红的蓝的,哗啦哗啦。
陆琛把米饭带回来,仍是端着一碗,搂着一碗。杨锐吸了吸鼻子,久违地体会到了吃饭这件事情本身就具有的愉快感觉。
我买单吧?他说。
陆琛没反对,他们不是计较金钱的关系,何况这只是一顿饭。晚上杨锐和他挤了一宿,白天起来,又把包背上,身姿笔挺。和昨天去接他一样,陆琛送他到车站。两个人在候车大厅前握手,拥抱,互道再见。杨锐本以为自己会敬一个军礼,但他没有,他只是挥了挥手,说,谢啦,兄弟!
陆琛明朗地微笑着,也挥了挥手,说队长你什么时候有空,给我来个电话啊。
杨锐点点头,答应了。
然后他转过头,背着包,准备好了去结识那个属于自己的、崭新的生活。

fin.

*烟火人间配合阅读:毕飞宇《相爱的日子》
*篇幅很短,但我用了很长时间完成,感觉写作就是一场和自己的相互折磨……我痛苦于对生活的了解太少,这样的写作永远是空中楼阁。但我还是要写😂虽然估计也没什么人会看这篇。
*算是一种祝福,希望他们都能好好过平常的日子。

(flag那个顺懂abo不是故意跳票的……😂写了六百多字突然写不下去,就来写这篇了xxx)

评论(1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