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顺懂/武侠AU】半醒(师兄弟设定,一发完

很久之前@锦瑟lwy 姑娘点的梗,非常抱歉写了这么久OTZ

*一个不太武侠的武侠AU,师兄弟设定

*只有OOC&BUG属于我

*算是开放性结局



【顺懂/武侠AU】半醒


木屋里一点火,鲜艳的红。

“喝酒吗?”那男人问。

李懂看他一眼。对方的手指白皙修长,指甲剪得很整齐,是干净有力的一双手。酒囊沉重,花纹略显破败,大概有些年头了,但皮子尚且结实,线条流畅优美。塞子已经拔掉了,李懂能闻到辛辣的酒味儿。干燥的刺痛。

天很冷,李懂没怎么迟疑,道了一声谢,接过酒囊。

真呛。酒液冰凉,火辣辣地烫着喉管。李懂吞下去一口,皱皱眉头,咽得有些勉强。他已经在尽量不露声色了,那人却轻笑出声,问:“喝不惯?”

问得随意,腔调却像是长辈对晚辈。李懂察觉到一种微妙的俯视态度。他的目光往下移,又转回去,最终安静地凝望着对方。李懂抿了抿嘴唇,只道:“是,没尝过这样烈的酒。”

“那就多喝些,这东西,惯了就不觉得呛。”顾顺随手拨了拨火,抬眼睛看他,“头一回来这附近?”

李懂沉默片刻:“我来找人。”

“找谁?”

李懂没回答。他有一张过分年轻的脸,但这里是山间,远处有兽类,四下里全无人声。

“对不住。”顾顺收回视线,笑了笑,“是我冒昧了,不该问的。”

李懂沉默片刻,把酒囊递还给他。


晚饭是粥,加了一点肉干。顾顺说他有时会背些皮毛下山卖,再拿钱换米。他的姿态是很闲散的,全然放松,倚靠着椅背,很自在。李懂打量着这间屋子,空空荡荡。里面并非没有家具,床和桌椅都干净结实。顾顺仍要躺,要坐。他还是习惯于尽可能地让自己舒适。然而屋里没有柜子。柜子用来放东西,但顾顺没有东西可放。

“我来找我师兄。”李懂喝了一口酒,酒囊是他主动要来的,“已经几年没见了。”他的食指按在那些花纹上,指腹贴上去,慢慢划过一圈,幅度很小地敲了两下。

“几年?”

“……三年。”

“怎么突然想到要找他?”

“听说了他的消息,在这附近。”

顾顺起身,从灶上拎起水壶,白烟正腾腾地通过壶嘴冒出来。他给李懂倒了杯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忘了问你喝不喝茶——不是什么好茶叶,这儿不长茶树。”他笑了一下,“只不过是些晒干的叶子,泡着倒还挺香的。”

李懂说不用了。他把杯子包进掌心,轻轻转着,问顾顺:“平时有没有客人?”

顾顺告诉他通常没有。“好玩而已,做杯子又不麻烦。这样多做几个,无聊的时候还能拿它们叠罗汉。”咬字并不仔细,语调里有种快活劲儿,简直可以算作是轻佻了。

那旧酒囊已经被挂回了墙上。有些瓶罐放在墙根附近,透明釉面下随便画了几笔,比一般的兰花乱得多、野蛮得多。像蓝色的杂草。


“师兄比我大了几岁。”李懂捧着木杯,慢慢地说,“他算得上是我半个师父。”

室内温暖,炉子里,火舌在细细舔舐木柴。

“嗯。”没头没脑地,顾顺应了一声。意思是请他说下去。

“后来,我和他失散了。”李懂把视线停在顾顺肘尖。他出了会儿神,然后叹了一口气。

“那一辈师兄弟一共九人,”他眨眨眼睛,“我们原本都以为到死也不会分开的。”

“你只找了他三年?”

“别人……已经不必找了。”他将杯子凑到唇下,很小心地沾了沾。顾顺注意到这个年轻人的嘴唇丰润柔软,他猜李懂怕烫。

天光从竹帘的缝隙中流露出来一些,老样子的颜色。顾顺从火里拣出几颗烤栗子,分了一半给他:“这次能找得到吗?”

“大概是找不到的。”李懂说,“师兄当年就喜欢捉弄我。”他不是在抱怨。在这个瞬间,李懂仿佛变回了曾经的少年。从他微微下垂的睫毛上,可以看到一闪而逝的青涩光彩。

于是李懂记起有回在站桩,师兄过来了,在一旁看了会儿,伸指碰一碰他的腰眼。他忍不住浑身一颤,睁大眼睛,诧异地扭头去看。便听到师兄的声音:祖师说过“腰力为上”,别分心。语气是沉静的,含了一点笑。

这话确实不错。李懂也一直记着。后来才发现师兄生就了个好招猫逗狗的性子,还爱招惹人。见李懂这师弟年纪小,又乖,而且脸嫩,十分不禁逗的,才来这样捉弄他,只是觉得好玩。

“要真想训你。”他抿了一口陈酒,很满足似的,微微眯着眼睛,“早就直接拿棍儿上啦。”

李懂盯了他一会儿,安静片刻,然后说,谢谢师兄。

“后头那句才是逗我的,那时候我不爱说话——他对谁都不这样做。”


窗外松影摇摇。顾顺站起身:“打不打算在这儿过夜?”

“愿意留我吗?”

顾顺笑了:“这事由你来决定——我当然很愿意,但这屋子里只有一张床。”

也许可以挤一块儿。两个男人,并不用避嫌。然而李懂安静了一阵子。

“山下有个镇子,我想到那里去再找一找。”他回答。

“三年了,你还能认出他吗?”

“传闻中说他孤身一人,失魂落魄,什么都不记得。可我还记得。”

分别前那个落在耳后的吻,像是梦境。温暖气息拂过面颊,柔和的亲密,也是再不消退的印痕。“小师弟,你耳朵红了。”

顾顺说:“好,那么我送你下山。”

李懂张了张嘴,点点头:“好,谢谢。”

于是两个人穿上厚重衣服,打起灯笼,出了屋门,在雪地上行走。

“我们在边关失散。”李懂提气轻身,他确实很有几分底子,行路时仍存了些余裕说话。

“听说三年前,附近关口有过一场大战。”

“……也许我不该说那么多。”

顾顺拍拍他的肩膀:“这故事能陪我度过整个冬天。”

“我还能来吗?”李懂的嘴唇在颤。

“你想来就能来。”

他们都不再说话了,脚下没停,一前一后地走下山。李懂踩在顾顺的足印上。


“如果你的师兄找回了记忆,他会去找你的。”

“一言为定。”

“百死不悔。”

顾顺的拇指按在李懂眼角,缓慢地抚了一下,动作轻柔。

“再见。”

“再见。”

雪重了,有枝条被压折,坠落下来。能听到清脆的断裂声。


fin.

*“腰力为上”:明·俞大猷《剑经》。

因为不太了解武侠故事的一般程式所以换了好几次思路……最后写出来的果然一点都不像武侠【掩面】

希望姑娘能喜欢!(抱头蹲下

求求大家多理理我!(发出想要聊天的声音qwq)


评论(1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