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发日常&摘抄然后删掉

【狙击组/顺懂】三个吻与一支烟(全文2w+定稿,补车

*《红海行动》时间线后,天然撩的(伪)直男狙击手顾顺与暗恋他的天生弯观察员李懂之间发生的恋爱故事

*作者军盲一个,只有BUG和OOC属于我

*感谢@觅糊 老师捉虫,感谢@龙三饱 @且听风吟 两位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围观群众在写作过程中给我的帮助,以及一位(肯定没有老福特账号的)军迷朋友不厌其烦的科普

*打算把自己的顺懂文整理一下出个本,字数大概是4w+

本子预售地址:http://m.tb.cn/h.Wxk8Roc

————————————————————

你是我在绝境中的希望。

我的月亮。

我爱你。


第二次补档,希望能成功


fin.

*作者其他顺懂文可戳“瓦咩的顺懂文”tag围观w

本子预售地址:http://m.tb.cn/h.Wxk8Roc

(以下是瞎扯淡时间)

注释写了一千四百字,大概有一半都是作者本人的废话……于是不直接放上来了,想看请戳这里(还是推荐大家看一下哈哈哈哈,尤其是这篇文章:论路翎的《初雪》和《洼地上的“战役”》,我真是喜欢《初雪》里对于大男孩对怀中孩子的感情如何变化的描写)。

不过我觉得第三个吻中的“白鹿”比喻之来源倒是应当贴出来:

4.把同性恋者比作离群白鹿:出自[瑞典] 乔纳斯·嘉德尔《戴上手套擦泪》,其中为白麋鹿。

(附原文如下,有删改:

“爸爸继续说:‘不同的狩猎协会对白麋鹿的看法也有所不同。有些人觉得白麋鹿没什么不好,但纯粹从繁衍的角度来看,不应该让它们活下去。’

……

‘有一种概念叫生命力。一只白色的麋鹿的确可以很有生命力,但它却没有办法增加群体的生命力,从长远来看,它反而会降低群体的生命力!不管怎么说,整个物种、整个群体,都比单独一只麋鹿,或者说单独的个体来得重要,重要多了,更何况当那个个体是……’

在讲出最后这句话前,他犹豫了一下,随后却有股想要立刻把话收回去的冲动。

‘腐败的劣种。’

……

突然,白麋鹿似乎发现了他们,抬起头朝他们的方向看过来。然后,慢慢地,它漫步到原野另一端的森林里。

只因为它不适合群体。”)

此书颇值得一读,kindle商店有售。

*有些悲哀是属于全人类的,而爱也是属于全人类的。


算是后记:

可能有姑娘会注意到,这篇文里的两个人并不完美。他们有着高尚的品质,但他们尚且年轻,不够成熟,都不是完满的形象,在爱的路上还会磕磕绊绊。然而正因为他们的年轻和不成熟,这个恋爱故事才有了出现的可能。我爱这种不成熟,它能让故事更强烈(虽然有经验的作者应该会比我做得更好,sad)。以及我竭尽全力想把他们写成两个凡人,很惭愧,效果可能并不如预期。

非常感谢不离不弃的大家,如果没有你们的鼓励和帮助,我不可能坚持下来。

三吻一烟这篇文,从初稿连载到修改定稿,我为它熬过许多次夜(反面案例)。我认真地书写出这个自己很喜欢的故事,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ノ 

评论(94)

热度(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