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双豹组】【金/黑】大手牵小手(上)

*沙雕文,非常沙雕 *看访谈里Chad一手就能拿住平板,与面包机的小肉手形成鲜明对比有感x *一个异常欢乐的瓦坎达(全国只有你E是正经人x


1.

埃里克本该早点意识到这事儿不对劲。

当他脱掉衣服,将遍布伤痕的上半身展露人前时,埃里克清晰地听见了吸气声——来自姑娘们的、无比惊喜的,吸气声。

“看他!看呀!”她们的音量远远超出了窃窃私语的程度,“那一定很疼……可瞧着真漂亮!”

埃里克原先真没指望能取到这种效果,连那些光头酷妞的眼神都闪烁了片刻,而他那位招人恨的好堂哥,则已经冻在原地,疑似是走不动道了。

见鬼,没人告诉过他瓦坎达的新国王是个基佬。埃里克心中警铃大作。

——可他们不是要进行生死决斗吗,这群人能不能严肃一点?


2.

一张桌子从水下升起。纹饰细腻优雅,石料厚重朴素,完全符合瓦坎达皇室风格。

不,别拿它和露出脚趾的凉鞋比较。

埃里克面无表情地瞪着这张石桌: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3.

那不祥的预感果然应验了。

“掰手腕?”他愤怒地大声吼叫,为着这个国家对于权力交接的轻忽态度,“你们用掰手腕的胜负来决定谁是下一任国王?”

怪不得人们感到惊奇,因为仪式之战根本不需要脱衣服。

身穿紫袍的胖老头——这会儿埃里克还没认出来那就是当年的詹姆斯叔叔——极其严肃地告诉他抗议无效。

那是个足够长的故事,关于不降则死这一残酷原始的王权挑战原则如何演变为和平欢乐得甚至有些儿戏的掰手腕,它和爱与亲情紧密相连。然而埃里克只要知道一点就足够了:正是前任国王,提恰卡,正式确立了以掰手腕的胜负来确定国王的规则。

妙极了,他的杀父仇人头上又多出一条傻屌罪名。要不是提恰卡对同族们慈悲又宽容的爱(他简直要吐了,旧王从未把这份关爱施舍到弟弟和侄子头上),埃里克本可以堂堂正正地使用杀戮技巧将特查拉置之死地。

然而现在不行了。他的堂兄用那种饱含怜悯的救世主专用表情看着埃里克,庄重地伸出一只手就好像上面带着白手套。特查拉沉痛地说:“来吧,尼贾达卡。”

他几乎要被逗笑了——这没见过几次血的小国王,真当自己是耶稣基督不成?


4.

两只手相握着。

埃里克原本十足自信。在阿富汗他经常和人这样玩。掰手腕是个在海军陆战队成员之间颇为流行的小游戏,输的那个得做俯卧撑直到胜者满意为止。埃里克从来都是看别人做的那个,有时连他自己都会怀疑奥克兰那个瘦巴巴的小孩是怎么长成现在这副模样的。但他的所思所想其实并不重要。一般来说,直到排长过来视察,埃里克不会喊停,任凭手下败将因为俯卧撑变得像条死狗。好在对于他们这些失去明日的人而言,越是艰难就越是刺激,挑战者络绎不绝,他才能够一直在别人身上找乐子。

因此埃里克不认为自己会输。

然而特查拉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当他们的手相互搭上的一刹那,现任国王微笑起来,神情温和:“尼贾达卡,你的手真小。”

埃里克擅自决定要把这句话认作挑衅。


5.

是啊,没错。他的手就是比特查拉的小一圈,看起来还肉乎乎的。但这并不代表埃里克就打不过那个娇生惯养的小国王了。就是用这双手,他在世界各地杀人如麻。在黑暗中的行动,冰冷的血腥气,他精确地取人性命,连身体一并作为武器。埃里克所习惯的一切,都是生活在和平乐土的特查拉永远不会明白的东西。

他做足了准备,意志坚定如磐石,要来将他的血亲置之死地。

结果瓦坎达的这群蠢货用掰手腕来代替了生死决斗?

詹姆斯叔叔在说话,埃里克已经认出了他,并且完全不打算放过这个背义的懦夫。但他心中的称呼还是改变了。他想起过去,詹姆斯叔叔教他面对大块头的欺凌时该如何闪避再回击,当年那亲切的下垂眼角与眼前这个穿紫袍的死胖子逐渐重合,埃里克拉扯出一个狞笑。

决斗开始了。


6.

埃里克取得了胜利,当然啦。因为漫威就是这么干的。

起初,被那些漂亮修长的手指包住了手背,埃里克确实有那么点儿分心了。然而特查拉恳切的眼神使他迅速清醒。埃里克来此是为了复仇,是为了同胞的自由,他不该为这样一个可笑的仪式而太过放松。

太过放松的是特查拉。听听他的演说吧:“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我们还可以用别的方式解决!”——埃里克憎恨小国王这种施舍般的情态,而恨意给予他力量。这力量爆发出来,埃里克打破胶着的场面,将那只宽大的手掌压在了石桌上,这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我赢了。”他喘着气宣布。

然后特查拉居然他妈的走过来给了他一个他妈的拥抱???


7.

“我得把你关起来。”埃里克阴沉地告诉特查拉。

“那就关。”他的堂兄回答道,以一贯的矜贵态度。

埃里克恨透了瓦坎达,因为这里的人从不彼此怨恨。恰恰相反,他们彼此相爱,富裕饱足,仿佛能把每一天都过成狂欢节。

瓦坎达从来不知道何为匮乏。但埃里克对这个词再清楚不过了:你吃过二十美元一小块的披萨饼吗?那还是作为丰厚的最后晚餐来到营地的,在送士兵去死之前。

“我会把你关起来。”他重复了一遍,阴暗地希望特查拉别再显得那么轻松了。明文禁止新王在仪式之战中获胜后杀死旧王,目前埃里克尚且不想违背法律,这是个陌生的地方,而他认为自己应当保持谨慎,直至合适的时机到来。

“有个地方。”前国王安静地回答,“能同时满足我们两个的需求。”

那是瓦坎达黑色的历史,一段悲伤的回忆——某任暴虐国王用来关押不愿服从于他的女性的“游戏室”。

“我不想操你。”埃里克震惊了。

特查拉莫名其妙地看向他:“我只是说,那间屋子是现成的,而且锁够牢。”

哦——哦。


TBC

*俯卧撑和出发送死之前二十美元的披萨出自《杀戮一代》,不过前者的原梗如下:“角落里有个人在给自己发牌,然后根据牌上的点数做俯卧撑。”

**用了个星战梗。

***不要问我(下)什么时候再写(

评论(19)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