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狙击组/顺懂】三个吻与一支烟·下:吻与烟(下)(本文初稿完结)

summary:我的希望,我的月亮,我爱你

warning:OOC,伪直男顾顺/天生弯李懂,私设如山

上:第一个吻 中:第二个吻 下:吻与烟(上) 下:吻与烟(中)

本子预售地址:http://m.tb.cn/h.Wxk8Roc

————————————————————

“在枪口下,我想到了你。”顾顺的眼神有些空茫,但他仍然在说,神情很宁静。

李懂坐到他旁边,背靠着墙,身侧线条紧紧相贴,像是两个人相互粘连,融为一体。


其实准确地说,令顾顺震惊的并非“李懂喜欢我”这个事情本身——对此他已经被震过一回了,而是“李懂依然在喜欢我”的现状。这些日子以来李懂什么状态他都看在眼里,顾顺是真没想到,在喜欢自己的情况下,李懂还能保持那样的稳定。仔细一想,其实也没毛病:说好的战胜压力嘛,毕竟李懂也是个狙击手,能隐蔽一整天都不带丁点动弹的那种。这一来顾顺又觉得委屈。他想你用拿枪的状态来对付我?对我跟对敌人一样?他几乎要痛心疾首了:真是养出了个小白眼狼!

他转念一想,觉着自己也颇不是东西。偷亲完就装傻,那简直不是人干出的事儿。况且李懂可是说过的,他还想在部队里干下去,绝不愿意被顾顺那些无心撩拨招惹得无可挽回。李懂这样冷着端着,说实在的,对两个人都好。

然而李懂刚才说,他喜欢顾顺——是现在进行时。那双眼睛,明亮的、黑白分明的,正无比炙热地看着他,饱含酸楚和热泪。

顾顺的一颗心开始发颤了,老兵对感情往往是冷淡的,那是坚强的标志,每一次生死交际都会在柔嫩心脏上磨出一道硬茧,他心上有很多道那样的茧子,因此变得迟钝而不易感,连自己在想什么都得要琢磨许久。而现在,年轻人炽烈的柔情冲击着他。顾顺张开嘴,有些钝钝的木然。他缓慢地咬字:“你……”

“我喜欢你。”李懂完完全全豁出去了,极认真地看着他,神情清清爽爽,像是终于卸下了一个包袱。“我喜欢你,想和你接吻,想和你做///爱。”他的语气梦幻而缠绵,但转瞬就冷了下去,换上了苦笑,“是不是很变态?要是觉得我恶心,就揍我,保证不还手。”

这话要换个情境,顾顺保准会笑出来:就李懂那两下子,对上他,还保证不还手?然而年轻的观察员简直是急切地把温热的跳动着的心捧到他面前,那么急切,几乎是口不择言。顾顺惊异地发现,自己的眼眶湿润了。

他站起身,上前一步把李懂搂进怀里,轻轻摇晃着。顾顺很慢地叹出一口气:“一开始的时候,你不该告诉我的。”否则就不会有触动,不会有胡思乱想,不会有意味莫名的交心——不会有最终的动情。

掌下的身体绷紧了,顾顺没好气地撸了把这小子的后颈:“没生你气!”

李懂执拗地从他的怀抱中挣脱,抬起头,眼里汪着一片水光:“你别这样对我了行不行?本来我已经能控制住了,这次寒训我觉得我干得也不赖……顾顺你别这样对我,我真的受不了。”

顾顺沉默了片刻:“不用再克制。”试探般地,他捧住了李懂颊侧,拇指轻柔地触上年轻人的嘴唇,缓缓摩挲。李懂睁大眼睛,心脏狂乱地跳动起来。他的眼睛实在是很好看,总会让顾顺想起鹿——生着注定要离群的白色皮毛,神情温柔而惶急的,多么美丽,却不得不伪装自己。

“我会和你在一起。”顾顺笃定地说,慢条斯理,“你一点儿都不恶心,你特别好,我也喜欢你。”他犹豫了一下,没有说“爱”,觉得那个词过于黏//腻。

李懂晕乎乎的,整个人都恍惚了,他那么快乐,胸腔被难以置信和斑斓的喜悦色彩所胀满,仿佛能像个气球一样飘起来。

这本该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但他的视线不受控制地凝聚在顾顺的作训服上,深深浅浅的蓝色刺痛了李懂的眼睛。

他发过誓的,不能成为顾顺的负累。那是个多么好的兵,意气风发,前程似锦,凭什么要和他一起发疯?

李懂眨了眨眼,泪水溢出。顾顺手忙脚乱地来擦,他贪恋温暖,没有挡。李懂搜肠刮肚了一阵,慢慢地说:“喜欢能持续多久呢?”

“……什么?”脸上那只手不动了。

“我喜欢你是一回事,咱俩要在一起是另一回事。你有大好的前程,但是可能会被这件事毁掉。”李懂观察顾顺的神情,忐忑地试图添上另一把火,“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这样,”他比划了一下,“不是因为出任务?——吊桥效应你知道吧?”

“你怕我后悔。”顾顺安静地听完,然后一针见血。

那是真的,李懂意识到。无论他给自己的理由多么冠冕堂皇,实质上一切都源于恐惧:他不想被抛下,于是去做那个先下手的人。

“是,我真怕……”他抹了一把脸,“我都不知道在怕些什么,可我就是害怕,也不是怕死……你不会看不起我吧?”话到最后,已经有了些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撒娇味道。

“当然不会。”顾顺揽住他的肩,“干这行的,就没有不怕的。”

战场上,利用局部的兵力优势击溃敌人是常见的战术。时代已经不同了,优势不再意味着人数的集结,兵贵精而不贵多,他们往往要去做那把尖刀,而太过锐利则易折。

怕是多么正常啊,想到家中父母,想到好友嬉笑,怎么舍得?到了濒死之际,连幼时咬了自己一口的那条土狗都是值得怀念的。不是怕死,而是怕失去。顾顺对这种滋味再熟悉不过了,他绝不会为此而责备任何人,尤其是李懂。

从今以后——他有些甜蜜并苦恼地想着:你也是我的牵绊了。

“我还是觉得需要更多时间,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李懂似乎安心了一点,又忍不住亲昵地蹭了蹭他,小声说。

顾顺愣了愣,随即微微笑开:“行啊!正好我马上就要去委内瑞拉了,一年多呢……这够你想了吧。”

“你也要想。”李懂坚持,“因为你之前笔直笔直的啊,性向这东西不是说弯就能弯的——懂我意思吗?万一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至少给我点准备。”

顾顺偏过脑袋,轻轻碰了碰他的嘴唇,带着点儿宠:“好,听你的。”


一年多,说起来感觉很长,其实真过起来也就那么回事。大量的训练冲淡了人对于时间的观感,训练令人纯粹,训练令人快乐,肉体的疲惫是治愈人心的一剂良药。

这天的营地有些喧闹,气氛躁动不安。起初李懂还以为来了几个标致的女兵,拉了人一问,才知道是顾顺回来了。这是他刻意不去在意的事,毕竟真掰着指头数日子就显得太傻了些。兴许是他茫然的神情惹人发笑,那哥们拍拍他肩膀:“顾顺啊!你连他都不知道?兵王!我和他一起出过趟任务,啧,那气派,那跩劲儿……”

李懂心说我还和他睡一屋呢,将来可能还要睡一床——这话光是想想就觉得心底燥热。他走了两步,心又慌了一下:我没有变,那么他也没变吗?

直到宿舍里那个挺拔身影映入眼帘,他才觉得安定下来。

“回来了。”李懂向前一步。

“嗯。”顾顺回过头看他,弯眉笑眼的,俊朗得简直令人心悸。

“那里……感觉还好吗?”李懂握住拳头,他的手指在打颤。

顾顺被他逗笑了:“好啊,当然好,要不然我就见不着你了。”他的语气那么温柔,李懂听得鼻酸。一时间两个人谁都没动,像是在默默品味这场重逢。

“行了啊,别愣着了。”还是顾顺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张开双臂,笑意在漂亮的眉眼间鲜活跳荡:“来,哥历经千难万险才重返故土,你小子连抱一下都舍不得?”

李懂立刻扑上去了。顾顺搂紧他,哎呦哎呦地叫唤,说他壮了,果然还是中国菜好,养人,妈的那群死老外,给的东西真不是人吃的。李懂把头埋在他颈窝里,闷闷地笑。

只要这个人在身边,他就觉得心里安稳极了,像是船被锚定住,从此无惧风浪。

“我爱你!”顾顺突然咬住了他的耳朵,极轻极轻的一线声音,如同叹息。

李懂有些不适应,欢喜又别扭地推了把他肩膀,想这人不就是出了趟国,还是在一个全是男人的地方待了一年,撩人功力居然又见长进了。

顾顺受力,顺势倒向墙根,嘴里还在夸张地喊老了老了,打不过小伙子啦。

李懂眨眨眼,弯下身子,去吻他。顾顺顿时噤声,被暖软的唇轻轻蹭着,他闭上眼睛,有种流泪的冲动。李懂是纯洁的好青年,当兵前连和人拉个手的经历都没有。蹭了一会儿不得其法,他赌气似的咬了一口顾顺的嘴唇:“你教教我?”

顾顺揉着他毛茸茸的脑袋低笑,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勺,舌尖探入侵略,狂风暴雨一样的吻,像是要把他们都淹没。分开时,两个人都有些气喘了。

“相信我了吧?”顾顺拧他的耳垂,语气很柔和,一双黑眼睛亮得像星星,“你都不知道这一年多,我是怎么过的……”

“怎么过的?”李懂打断他,有些气喘。他看见顾顺在犹豫:“我要听!”

顾顺收回腿,无意识地摆出一个防御姿势,问:“有烟吗?”李懂立刻心疼了,找了包烟抽出一支,点着了,送到他嘴边,乖得像个小狗腿。顾顺无声地笑,吸了一口,又来吻他,烟雾在两人之间浮动。

“你知道那个地方……实弹啊虐俘啊什么的……”他慢慢地说,是在回忆,“其实这些在咱们这儿也做过,但感觉不一样。那边能让你完全忘记事情是假的,好像真的没有同伴没有后援……你陷落了,身边什么都没有,也没人看着你,只有自己。”

“在枪口下,我想到了你。”顾顺的眼神有些空茫,但他仍然在说,神情很宁静。

李懂坐到他旁边,背靠着墙,身侧线条紧紧相贴,像是两个人相互粘连,融为一体。

“那时我真怕自己会死,然后想起你,我有个家,你还在家里等我回去。”顾顺微笑,扭头来看他,英俊面容好像渐渐染上了光,变得生动鲜明,烟头的那一点火光在他指间颤动,“每次想到我们在同一颗星球的照耀下共同活着,我就觉得怎样都能撑下去了。”

“所以我现在站在这里,看着你。”

你是我在绝境中的希望。

我的月亮。

我爱你。

李懂不禁屏息了一瞬,然后急切又小心翼翼地去舔顾顺的嘴唇,那么柔软,像个猫。顾顺含住了他的舌尖,轻而缓地与他接吻。

“主狙击手的训练,报告已经批下来了。”李懂轻轻地说。在他原先的设想里,告诉顾顺这个消息时的语气一定会是邀功一样的,但到了眼下,他只想让顾顺高兴。

“这很好。”顾顺眼睛一亮,用指尖把烟头掐灭了。

“所以我们的私人时间,不会很多……”李懂吞吞吐吐地暗示,“那么,现在要不要……我准备了……”他看起来像是要烧着了。

顾顺猛地衔住了他的嘴唇,李懂恍惚间想到这下嘴肯定得肿起来。他们边接吻边交缠,几步路走得跌跌撞撞。终于倒在床上了,李懂按住了顾顺的肩膀,认真地还了他一句。

“我爱你。”


fin.

*对路翎《洼地上的战役》和老猪《紫川》有一定借鉴,前者是关于老兵的冷淡,后者是关于战术思想。

以及马汉《海权论》:战争的确有这样一些原则,它们是通过研究过去多次战争的胜利和失败而确立的,是永远不变的。条件和武器都会有改变,但为了妥善地应付各种状况或使用武器,就必须遵循那些永恒的历史教导,在战场上采取正确的战术,或者正确地实施大规模作战,即采取正确的战略措施。

**把同性恋者比作离群白鹿:出自《戴上手套擦泪》。

***委内瑞拉那个,大家网上都能搜到相关报道,我就不贴地址了。


天啊!!!我终于写完了!!!

写这篇东西是我第一次尝试写稍长的文,刚开始时简直雄心勃勃,然而随着写文过程中不断修改大纲,现在已经差不多知道自己究竟几斤几两了_(:з」∠)_

现在终于写完了,下一步打算是再把全文梳理一遍,然后把文末的车补上23333因为自己感觉这篇东西其实感情线和加入的情节几乎处于割裂状态,双方的感情进展也被我写得有些突兀,对心理活动的描写也不够隐秘和深入(因此感情线简直浮夸到失真(但这一点我没法改了!))。而且因为写的时候前后时间间隔较长,加之大纲在不断修改的缘故,可能会出现前后文对不上的问题……我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一些。

不可避免地,本文会受到作者曾经阅读过的书籍的影响,我已经努力去克服了,但也许效果不尽如人意。总之希望读者海涵;)

(呜呜呜呜呜虽然我很糟糕但是也好想要长评哦……!当然没有也就算了xxx(决定等定稿再问一遍有没有老师愿意给我写叭(((

评论(48)

热度(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