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发日常&摘抄然后删掉

【顺懂/校园AU】合意(傻白甜一发完

summary:缘,妙不可言

warning:OOC,有顾顺&罗星友情,自由心证的正副队和机枪组

本子预售地址:http://m.tb.cn/h.Wxk8Roc


1.

女子防身术第一节课,不大的教室里,最后一排坐了两个男孩子。

万红从中一点绿,姑娘们都不好意思笑,大多是回头看了一眼,就抿着嘴转了回去。

顾顺懒得听老师讲理论。他玩了会儿扫雷,还是觉得无聊,遂拿胳膊肘戳了戳旁边那个板着一张娃娃脸的清秀小哥:“开黑不?”

“不。”李懂把视线从微积分上移开,扫了他一眼,语调平平,“我玩阴阳师。”

顾顺默默缩了回去,给自己拆了条口香糖,一边还斜着眼睛去瞄人家课本,突然就乐了:“欸这题啊!大一的?来,哥教你……这课上得无聊透了。”最后一句是小声嘟囔,压得极轻。

他这副自来熟的态势把李懂给吓了一跳,手上一松,书就被人抢去了。毕竟有个老师在讲台上,不好太放肆,李懂皱了皱眉头,还是没把课本抢回来。

顾顺自得其乐,在稿纸上运笔如飞,偶然咬一咬笔头,也很快就想起了下个步骤。

“不用谢。”他向李懂推回那本书,眉眼间是与言辞毫不相符的得意洋洋,像是只叼回飞盘后摇着尾巴撒娇卖乖的大型犬。

这表情看得李懂不由失笑:“谢谢师兄。”

顾顺感觉自己浑身的毛都被捋平了。他冲着李懂咧开嘴:“别叫师兄!嗯……叫我顾顺就行。”

“我是李懂。”另一个人礼貌地点点头,“木子李,懂事的懂。”


2.

缘,妙不可言。

晚上顾顺还有门课,在离体育馆最远的教学楼,而他今天嫌停车麻烦,出门没骑车。于是等女子防身术那个有些唠叨的大爷一说解散,他就飞奔出教室,在最近的超市买了个三明治,狼吞虎咽完了之后急匆匆赶往晚课地点抢位置。

结果一进门,就见刚才那个乖巧的小学弟坐在第一排中间,正奋笔疾书着呢。看李懂旁边还有个空位,顾顺顿时一喜,但左右两个位置开外又都有人坐着,他跟李懂打了个招呼,索性把包往李懂怀里一丢,手撑在桌上,竟然直接翻了进来,动作轻盈漂亮。

“帅吧?”他发现李懂凝神而视,眨了眨眼睛,神采飞扬的样子,“我可是个练武术的!”

李懂觉得这人其实挺有意思。

离上课还有几分钟,老师也没来。顾顺哼着小曲儿开电脑,眼神往李懂那边一瞟,不禁愣了愣:“怎么在做第二遍?”

“刚刚是你教的,我得自己再做一遍。”李懂一板一眼地回答他,立刻被揉了把脑袋。

“好学生啊……”顾顺那语气里充满了感慨,听起来简直要热泪盈眶。李懂有点发毛地去瞪他,又被拍了拍肩膀:“嘘,你看,老师来了。”


3.

本来交集这玩意嘛有了也就有了,一周一天的见面在生活中也不算什么,然而他们之间的联系还在增加。顾顺在周末让室友给生生吵醒了,他闭着眼睛摸了个闹钟砸过去,反正那东西皮实不怕摔:“罗星!你他妈去约小姑娘啊?再怎么打扮你都比不上老子帅的,死心吧!”

“我靠顾顺你有没有良心啊?上学期哪个傻逼天天早上把我拽起来晨跑来着?”罗星报以同等音量的怒吼,“不是姑娘!是我一发小!也考到这儿了,还是咱们嫡系师弟,前几天说要请我吃饭!”他只穿了一只拖鞋,蹦跶了两下,金鸡独立着继续喊:“顾顺,我那双白球鞋你看见了没有?我记得我上周洗了啊!”

“急什么?”尚未清醒的大脑还在缓慢地理解人物关系,顾顺慢悠悠地问,“你喜欢他?放心,我可不歧视同性恋啊。”

“你脑子里都什么玩意你……”罗星终于在衣柜底层找到了那双白球鞋,“从小住对门,我拿他当亲弟弟,想维护下自己形象不行么?”

顾顺越过床头栏杆往下一瞥,看见罗星脸上有种老爷们儿宠孩子式的温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嫡系师弟……”他喃喃地念了一声,忽然问,“你那发小,叫什么名字?”

“李懂。李世民的李,什么都不懂的懂。”

顾顺蓦地精神大振,干脆利索地翻身下床:“我跟你一起去!”


4.

李懂脾气好,虽然多了个人来蹭饭,倒也没说什么,只安静地笑了笑。

请的是自助餐,日本料理。罗星往酱油里加了太多芥末,难以自抑地眼泪鼻涕满脸横流,看着真的很惨。顾顺踢了他一脚,笑骂道赶紧去洗把脸。

餐桌边只剩下两个人。顾顺看了看李懂,突然有些扭捏起来:“那什么……李懂,我有话想对你说——你先答应我,听完可千万别生气!”

“……你说。”李懂面上不显,心里早已惊涛骇浪,一时间脑补出无限爱恨情仇狗血泼天。

顾顺闭了闭眼,摆出破釜沉舟英勇就义的模样,长吸一口气。

“蛟龙武术社了解一下?”

李懂:???

“是这样的啊我看你根骨精奇是个学武术的好苗子正好我们过两天招新你没事的话要不要到文化广场上看两眼……”顾顺实在是没办法了,百团大战还没开始,提前招新其实得被社团联合会点名开怼,可这年头没几个人还愿意来学传统武术,去年招的新人没有一个留下来的,他不能让蛟龙武术社这块招牌倒在自己手里。

李懂默默打量了他一遍,从头到脚的那种,然后说:“什么时候?我去帮你发传单。”

“好嘞!”顾顺立刻松懈下来,兴高采烈地搂住他的肩膀,“就这两天的事儿啦!”


5.

百团大战人山人海,顾顺一身练功服,站在自家凉棚前的易拉宝边上,嘴里嚼着口香糖,眼神冷淡地睥睨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着简直是十分的酷加十分的跩。

时值午后,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顾顺冲棚子里面喊了声:“来练练?”

“行。”答话的是前社长杨锐,特地回来帮忙的。他们走上前去,吆喝着让行人都让一让,周围很快聚拢起了看热闹的人群。两个人互相见了礼,眼间煞气一凝,立时便相搏在了一起。

李懂忙着发传单和帮人填写申请表,偶尔才有空去看一眼那场激烈的打斗。顾顺的动作几乎没什么花巧,迅疾而有力,有种生机勃勃的力量美。他想起初次见面时,自己觉得顾顺像只大型犬,但现在倒认为顾顺更像猎豹一类的大猫……那样的聪明而灵活,又令人难以看透,能见到他懒洋洋地舔着华美皮毛晒太阳,却不知道他眼里有怎样锐利的光。

“打不动了打不动了。”长久之后,杨锐和顾顺一前一后地走回凉棚里,前社长微笑着拱了拱手,从包里抽了条毛巾擦汗,“江山代有才人出啊!我和徐宏当年没看错人。”

“那也挡不住社联给咱们降级。”顾顺苦笑,“我真怕蛟龙在我手里散了……”李懂给他也找了条毛巾,一手拍在顾顺脑袋上。顾顺回头看他,挑了挑眉,露出个带虎牙的笑来,极其明锐张扬。李懂一时心如擂鼓,暗骂自己不争气。

“时势如此嘛。”杨锐倒想得很开,“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得先走了。”他拿起表看了一眼,说:“徐宏等着我呢。”


6.

今年其实有俩新人很不赖,尤其让人惊讶的在于其中一个是姑娘。佟莉家学渊源,自小习武,行走之间有种迫人气势,连顾顺看着她都不自禁地有些发怵。另一个是被她拉进来的张天德,同样看得出是练过的,虽然一开始还不很情愿,但既然佟莉在这儿,他也就不会走。

宣传部的光棍部长庄羽很是嘚瑟了几天,自夸招来了俩高手,足见他做海报的水平绝对一流。李懂看过他的作品,确实相当优秀,是哪个社团都想抢的那种活儿,于是问他怎么还留在蛟龙,而不去别的大社团或是学生组织。

“习惯这里啦。”庄羽被他问得一愣,随即笑了,带着些羞涩与乖巧。不谈论自己的特长时,他其实是个敏感的乖孩子:“蛟龙挺舒服的,感觉像是一家人——我已经舍不得大家了。”

李懂思绪万千,最后只轻轻抱了抱他,想:我也是。

“你们俩,干什么呢!”顾顺神气活现地来搅局,一手揽住李懂的脖子,把人往外面带,“懂儿,走,跟哥一起夜跑去。”

“我课外锻炼成绩已经够了。”李懂迅速扭身挣脱,脸上似笑非笑。

顾顺扬起一边眉毛,又搂住他的肩,一口热气吹进李懂耳朵里:“怎么,不愿意陪我啊?”

真是要命。李懂僵了半边身子,违背理智地应了声好。


7.

他们绕着学校的大操场匀速跑圈,边跑还边能聊两句。月华如汞泻地,夜色暗如海波。跑过一圈又一圈,能看见旁边小树林里有不下五对小情侣正在谈心。

“诶,你当初怎么选了女子防身术?”李懂越想这事越觉得可乐。

“别提了。”顾顺叹气,“估计是因为服从调剂……咱学校教务系统你也知道,选个课跟开彩票一样,我怕退掉这门,别的也选不上了。”

李懂爆发出一阵大笑声,不得不停了下来,找了棵树扶着,一边喘气一边狂笑不止。顾顺有些无奈地拍拍他的背:“别呛着了——那你呢,你又是怎么选了女子防身术?”

“我,呼,我的原因比你好点儿。”李懂努力平复,“我是因为有别的课,时间调整不好,而且罗星告诉我男生选女子防身术,绩点会比较漂亮。”

顾顺:“……这原因也没比我的好多少吧?”

“至少我真的是自己选的课啊!”李懂又是一阵闷声狂笑,等实在笑不动了,才直起身子,回眼去瞧顾顺。路灯很近,能照出他眼里笑出来的泪光。李懂那双眼睛本就生得好看,跟鹿儿似的,这下更是水光潋滟、动人心魄。

顾顺看着他,心头有饱胀的情绪在鼓荡,也忽然就觉得很安宁。

“现在有个好消息。”他伸手碰了碰李懂的侧脸,语调异常缠绵缱绻,“陆琛在社联里,他告诉我,说咱们社团今年能升星级。”

“哦。”李懂茫然地回望。

顾顺突然亲吻了他的额头,柔软触感印象鲜明:“谢谢。”

附近几乎无人,小树林最适合谈情说爱……窗户纸终于捅破,气氛正好,李懂捉起顾顺的一只手,贴在颊侧亲昵地蹭了蹭,问道:“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不知道。”顾顺略微垂眼,嘴唇抿出执拗的弧度,眸子里的认真情意简直是明火执仗,“我只知道,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合意。”

李懂无声地笑了。

他们相拥着,在月光下亲吻。

梧桐叶打着卷儿飘落,学校里的猫尖颤颤地长嗥。

“我爱你。”


fin.

感谢@觅糊 老师在手游方面的指导!几乎不玩游戏的本咩一开始简直头大!

部分细节改编自作者亲身经历。

评论(16)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