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是真的喜欢清假粉

【狙击组/顺懂】三个吻与一支烟·下:吻与烟(上)

summary:感情升温与跨区演习

warning:OOC,伪直男顾顺/天生弯李懂,战斗部分基本瞎扯,私设如山

上:第一个吻 中:第二个吻

本子预售地址:http://m.tb.cn/h.Wxk8Roc

————————————————————

吻与烟(上)


“你得记住他们!每一个人!”顾顺微笑,平静而温柔,“他们会一直活在你身上,你的血管里流着他们的血。”

他的手掌按上李懂的胸膛,按在胸腔中部偏左下的位置,心脏在那里跳动。顾顺的声线沉下来,有肃穆庄重的意味:“但是李懂,你还得记住——往前走,别怕,也不要停!


顾顺犹豫了两天要不要去道歉,虽然只是喝醉之后昏了头,他也认定了自己那是乘人之危,太欺负人了。然而见李懂在宿舍里进进出出都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估计是人在喝醉之后断了片。于是顾顺心虚地决定继续装鸵鸟,毕竟他自认是个笔直笔直的,面对这种事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能避则避。顾顺换位思考,自己也觉得这样忒混蛋,但万一李懂被他提醒之后想起来这回事儿,又火大地告诉他没心思就别开撩,那可真是百口莫辩,还不如瞒着呢。

顾顺又猜测,或许这是李懂和他在无言中达成的默契:那时我们都醉了,所以什么都没发生过!

真是干脆利落。顾顺想着,反而有点惆怅。

少男情怀总是诗啊——所幸他俩把公私都分得很清,就算心里乱七八糟一堆情绪,该训练时也绝不多一句废话。顾顺摸着在水下格斗时被李懂打中的地方龇牙咧嘴,李懂挑起一边眉毛带点儿得意地冲着他笑,好像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他们只是蛟龙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对搭档。

要真能这样就好了。李懂反锁住卫生间的门,头贴在冰凉的瓷砖上,死咬着牙不出声,最终全射在自己的掌心里。没有了顾顺无意间的撩拨,他以为能够控制好自己,无奈越是压抑越是情动,何况还有那个吻!他当时确实喝醉了,可也没有醉到人事不知的地步,想着把感情说出来没准就能彻底放下,没想到顾顺来了这么一出。

那个瞬间,李懂甚至以为自己从顾顺眼中看见了一模一样的浓烈情愫。长久的配合训练令他们在那种情况下居然也保持了呼吸同步,仿佛一体双生。嘴唇相贴,感觉是干燥而柔软的,蜻蜓点水般的一触,很温柔。然而对方接下来落荒而逃的表现让李懂彻底死了心:人家是直的,刚才只不过喝醉了在发酒疯!更有可能的是顾顺酒后忘事,凑上来想逗他玩儿,没料想他居然毫不反抗,一不留神才真给亲上了……李懂把手伸到水龙头下面冲洗干净,五指张开合拢,他轻轻叹了口气。

好在训练强度够大,晚上冲了凉就能一头栽倒在床上,除非实在忍不住的时刻如今夜,他再没有时间去想太多了。


按部就班训练的日子总是令人放松,就算偶尔出点岔子那也只是小新鲜,像是醋里滴了两滴柠檬汁那样,有点刺,但终究只是辅料。顾顺和李懂心照不宣地为对方糊弄着表面太平,但很快真正的大事来了,谁都没了工夫去在意胸中属于少年人的那点小心思:海军陆战队要跨区寒训!

营地里都沸腾了。这是一支自视为军中之军、钢中之钢的部队,他们豪气地宣称自己背水攻坚势不可挡……而这是第一次,他们要北上,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战斗。

顾顺在宿舍里兴致勃勃地盘算着带上什么枪,虽然他经验丰富,连实战都经历过不少,但跨区训练毕竟是头一回。这次成绩估计也决定了委内瑞拉那个名额有没有戏,顾顺想了想对方那支专业蓝军的水准,决定尽力就好,一定要打出风格打出水平,至于结果如何就不强求了——他并不是毫无理由地“跩”,恰恰相反,顾顺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明确。他够强,所以敢于自傲,而对于更胜一筹的那些人,他也毫不吝惜自己的尊重与赞美。

这是一种属于强者的风度。

他向李懂指点该如何挑选装备,眉眼间有淬利的悍色。李懂拿胳膊肘戳他:这么兴奋?

当然兴奋!顾顺愣了愣,再是大笑,虎牙明晃晃地亮出来。他实在有一副好皮相,俊朗英气,笑起来明媚得仿佛生了光。李懂眨了眨眼,心都不受控制地跳快了些。

顾顺没注意到,回去摸自己的枪,保养流程都是做熟了的,他嘴里哼着小曲儿,很快乐的样子。

“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慌?”李懂忍不住问。“刚刚看到那边在调试通讯设备……”他有些黯然,“我想起了庄羽。”

“想问这个很久了?从伊维亚回来开始?”顾顺收敛了笑意,凝眸看他。一切感情都只在心底萌芽,目前他们仅仅是主狙和副狙的关系,顾顺却觉得不够,他还想带着李懂向前走。他想让李懂和自己一样,成为最有力的一杆枪。

别怕,你不会坠落,有我拉着你的手。

那个眼神实在太过锐利,李懂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他:“是!”

“我给你讲个故事。”顾顺把手上的零部件放下,慢慢地说,他在思考、回忆、整理语言,“海训场去过没有?”

李懂默默摇头。

“真够懂事的。”顾顺一乐,“哥被发配到那儿过,跟着个老兵学了不少东西。”他放松地伸直两条长腿,姿态闲适,目光悠远:“后来,我师父死了。”

李懂不禁“啊”了一声,想问怎么回事,话到嘴边才堪堪憋住。

顾顺看他一眼,神情平和:“是我害死的。”

任性地出海,没油了,漂得太远,遇上了几个东南亚过来的海盗,那个老兵追来了,用身体护住他,拼着最后一口气,把枪交到了他手里。

“他就躺在我脚边,我的手从没有那么稳过。那天的风有点大,”顾顺的眼神在李懂脸上飞快掠过,发现观察员听得聚精会神,“我击毙了那个海盗,他的船坏了,不够快,而我的枪和子弹都很好。”是那个老兵精心保养着的。

“明白了吗?”顾顺问,他迫不及待地想告诉李懂一些血淋淋的道理,当然,一如既往地不收学费,“你得记住他们,但不能一直陷在里面。那时候他把枪给了我,不是为了让我在晚上睡不着觉的,是为了让我清楚,我是什么,我得干什么。”

他深色的眸子熠熠生辉,李懂几乎被压迫得无法呼吸。顾顺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

“你得记住他们!每一个人!”顾顺微笑,平静而温柔,“他们会一直活在你身上,你的血管里流着他们的血。”

他的手掌按上李懂的胸膛,按在胸腔中部偏左下的位置,心脏在那里跳动。顾顺的声线沉下来,有肃穆庄重的意味:“但是李懂,你还得记住——往前走,别怕,也不要停!”

我会把我的枪给你。

李懂压不住地心脏狂跳,内心深处某个令他困惑痛苦令他难以入眠的大洞开始慢慢愈合。他想起临沂舰上那些相拥而眠的夜晚,顾顺大概在那时就察觉了问题所在,于是不动声色地默默筹划,等待着那个最适合开解他的机会到来。

李懂看着他的狙击手,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爱上这个人。

不是因为那些亲昵的小动作,只是因为顾顺太好!

他好得无可指摘,强硬的温柔、隐形的体贴,居然还不求回报。

李懂“啪”地立正,极严肃地敬了个礼。

同时把一些感情深埋心底。

他不愿成为顾顺的负累。


寒训的场地赫赫有名,那儿建设了所有的实战环境条件。顾顺在风沙里一动不动地守着狙击位,李懂在他附近守着另一个。四下几无人声,只有大自然奇诡而漠然的威压。

和伊维亚其实挺像,一样的干燥缺水抱枪吃土。杨锐让他俩守在这儿,自己悄没声儿地往前摸。这支小队的任务是找到敌方指挥部,顾顺在四百米外聚精会神地为队长观察全局,嘴里嚼着口香糖,薄荷味儿很提神。

“不对劲。”李懂突然提醒,低声报了一个区域位置。顾顺跟着看过去,果然发现不对。猝然间枪声爆起,远处飘出一阵烟雾。这下杨锐也发现自己差点被人打了伏击,两拨人马混战到一起。

顾顺平静地寻找着目标,李懂在旁边飞快地报出方位和风向,顾顺弯曲食指扣动扳机,又一蓬烟雾炸开。他是狙击手,习惯谋定而后动,长时间的潜伏隐蔽只为了一击必中。

如果没有意外,这将会是一场屠杀。

但意外突然发生了。一枚子弹疾速向他飞来,顾顺瞳孔收缩,迅速卧倒。弹壳在山石上砸出痕迹。如果不是反应迅速,他的脑袋上现在也得冒烟了。李懂一声不吭,安静地转换观察镜的焦距,一刻不停地寻找对手。这是一场演习,他很清楚,只要没冒烟,顾顺就还“活着”。

顾顺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李懂着急忙慌地来问有没有事,不禁老怀大慰。之所以他能在狙击手这个领域目下无尘,不仅仅是因为枪法比别人强——蛟龙里神枪手多得是,再比人强也强不到哪儿去——而是因为他在战场上心态特别平稳,心态稳了,他就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状态异常稳定且观察极其细致,再加上那一手的好枪法,才成就了顾顺现在这副跩上天的模样。

现在李懂也有几分他的影子了,在战场上沉稳得仿佛淡漠。如此鲜明地烙印上了他的色彩,一眼即可知的,是他带出来的人。顾顺很得意。

一切伪装都不可能天衣无缝,只不过要看是谁去找。耳机里传来李懂的声音,他找到蓝方狙击手的位置了。顾顺立马换了个狙击位,呼吸放平,寻找目标……他隐隐地兴奋了起来,渴望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枪声响,没有烟雾浮起。

“他……撤退了?”李懂迟疑地问。

“应该是。他们被动提前暴露,那个狙击手又没打中我,选择撤退很正常。”那“敌人”撤得太干脆,连顾顺也惊了一下,仔细想了想,也只好苦笑着承认对方蓝得很彻底。

李懂沉默不语,良久才憋出一句:“抱歉,刚才没能保护好你。”

原来这小子还是挺记挂他的啊。顾顺弯了弯嘴角:“没事儿,任务第一主狙第二。如果哥真挂了,你得拾起我的枪,别过不去心里的坎儿。”他停了一下,又说:“换成罗星,说的肯定也和我一样。”

“我不是因为这个……”李懂说了半截就闭上嘴。

我是想保护你。


TBC

这部分拖字数了……可能要分上中下😂全文写完之后应该会再精修调整~

海训场相关出自电视剧《火蓝刀锋》,和红海行动是同一个编剧~当年这部剧令我觉得海军作训服比陆军的帅多了x(其实至今仍然这么想()

海军陆战队的跨军区寒训是真实存在的,地点就是鼎鼎大名的朱日和~不过那是在2014年,为行文方便而改动了时间。

双方对决步骤基本是照着红海里来的,及时撤退是从纪录片《现代狙击手》里看到的。七拼八凑想写得帅气一点,结果还是疲软无力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小仙女@且听风吟 帮我想思路!大纲没跟上正文就很焦躁!要不是小仙女我这章连开头都想不出来!(躺平被拍

评论(35)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