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发日常&摘抄然后删掉

【狙击组/顺懂】三个吻与一支烟·中:第二个吻

summary:伪直男顾顺似乎有点开窍了

warning:OOC,专业知识基本靠百度(虽然有咨询军迷朋友),存在自由心证的正副队和机枪组,私设有

上:第一个吻 下:吻与烟(上)

本子预售地址:http://m.tb.cn/h.Wxk8Roc

————————————————————

第二个吻


“我怕辜负了大家……”李懂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他,说得更轻了,“我还怕辜负你。”眼神莹润,有脉脉火光流动。

顾顺一时难以呼吸。他觉得自己可能也喝多了,醉意上涌,大脑发晕。李懂对他微笑,语气轻得令人心碎:“我最怕辜负你。”

如同着了魔一样,顾顺伸出手,拇指缓缓摩挲着李懂湿润的唇角。

然后把嘴唇贴了上去。


那天顾顺是真被吓着了,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只能木着脸,看李懂头也不回地走出健身房,然后想到这下自己还没法回舱,因为不敢再和李懂碰面。

妈的,凭什么是他而不是李懂不敢见人?顾顺回过味儿来,气得在房里转了好几圈,转完之后还是泄了劲,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叹其气。

李懂怎么,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倒不是顾顺对同性恋有什么特殊歧视,毕竟已经到这个时代了,要说完全不了解少数群体,那都是中老年人的事,顾顺自认态度宽容,也没什么刻板印象,要是李懂直接对他出了柜,没准他还能没事人似的照样带这个兵……可李懂那样儿,明摆着对他顾顺有意思——而看人搞基和自己搞基,那完全是两回事!

顾顺思来想去,思去想来,只觉得头疼欲裂。干脆就不思考这事儿了,打算暂时搁置,冷处理。但想到李懂可能已经到了他俩那间舱室里,他又莫名地不太愿意回去。直到把口香糖完全嚼到没味,他才想起还有队长能一起唠个嗑。

顾顺当即做了决断,一骨碌爬起身去找杨锐。

他们队长正写报告写得焦头烂额,看见顾顺简直如获至宝,说狙击手通观整个战场,拉着他反反复复回忆战斗细节,以及暗搓搓商量怎么把夏楠的事圆过去。顾顺抽了抽嘴角,但没办法,谁叫他当时答应了要扛一起扛。他瞅着杨锐诚恳的小眼睛,脑筋转了两下,说你写“当地热心群众”不就行了,管这群众是男是女是胖是瘦是不是外国记者呢。

杨锐大喜,立刻回头去敲报告,中途还继续和顾顺确认细节,于是顾顺就不断听见“李懂”俩字,觉得心里乱糟糟一片。

“欸,这个点了,你怎么不回屋啊?”

顾顺摸摸鼻子,半真半假地回他:“睡不着,起来晃悠两圈——就当我想你了呗。”

生死交情固然很真,但杨锐还是被他这句话肉麻出了鸡皮疙瘩。笑着推了他肩膀一把,杨锐问:“怎么,和李懂闹矛盾了?到我这儿来躲他?”

又提李懂,难道他们俩好得像一对连体婴啊?顾顺想翻白眼,然后意识到:可能……还真是。

李懂总是和他搭伴儿,他也早就习惯了把那小子保持在自己视距之内,甚至享受着与对方之间那种独一无二的亲密感。要有谁说他俩像对连体婴儿,一时间顾顺都没法反驳。

“不是我说啊。”杨锐毕竟是队长,不知不觉就操起了老大哥的心,“他年纪小,你得让让他,啊?这次可是他头回见血,当时战场上还行,现在换了环境,没准心里头会有点不太对。顾顺你比他资历深,千万得看好了。”

……他好得很,还有心思想那些风花雪月的。顾顺当然没敢把这话说出口,只是胡乱答应了两声。杨锐欣慰地拍拍他的肩:“那行,回去吧,兄弟之间有矛盾就得赶紧解决,别等过夜。这话也就告诉你了,别跟人说啊——我跟徐宏,那也是一路吵下来的,现在还不是好得能穿一条裤子?”

顾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心里那股子燥火倒是真消了不少:“谢谢队长。”

“去吧。”杨锐对他比了个拇指。

回舱室的路上,顾顺一直在琢磨该怎么跟李懂说。他在心里唱念做打,想着打个巴掌给个枣,一定要严肃地告诉李懂,他顾顺就算没有观察员那也是一流的狙击手,接着再安慰两句,说但我觉得跟你合作得挺好,如果能继续下去也很高兴,最后再和李懂摊开讲清楚:一切就当无事发生过,咱俩还是战友。

顾顺越琢磨越觉得这想法可行,于是急匆匆地回了屋。不料他刚一推门,就看见李懂在那儿站着,军姿拔得笔挺,像根筷子似的戳着。顾顺愣了愣,李懂已经声如洪钟地喊了一句:“对不起!”

啥玩意儿?这事儿还能喊出来?顾顺第一反应就是反手关门,怕给别人听到了。

“刚才……是我的问题。”李懂僵着一张娃娃脸,“是我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给狙击手同志添麻烦了。”

换了个称呼,两个人之间好像突然就拉开了距离,变得生分起来。

顾顺歇了口气,想这不挺好的吗,不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吗,李懂自己琢磨明白了,怎么看都是好事啊。

可他心里还是生出了淡淡的憋闷感,像是觉得不该这样疏离,他们本该更加亲昵。

因为这点难言的不爽之情,顾顺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走过去就要揉李懂那头板寸,却被躲开了。那具柔韧瘦长的身体打了个晃,又稳稳地立在了地上。

李懂定定地看着他:“但咱们得说好了,以后你别再瞎撩我,我真受不了。”

那口微妙的火气又回到了顾顺胸中。他大大咧咧往李懂床上一坐:“我怎么撩你了?是不是不该碰你脑袋?还有什么?你说,我保证遵守。”

“不要有太多的肢体接触。”李懂低下声音,“不要有太多训练和任务外的对话。也……别为我做太多了。”

嚯,这小子自虐啊?

顾顺想说些什么,看着那双清澈的鹿儿眼死盯着自己,像是再给点重量就要支撑不住的样子,忍不住就心软了。他意兴阑珊地撇过头去:“行啊。”


等到了吉布提,把侨民们都送下了船,大家都松了口气。

蛟龙们还得到了个好消息:罗星、陆琛、徐宏都已经被飞机接回国治疗了,前面两个以及石头庄羽,不用担心之后的抚恤问题;至于徐宏,没啥大问题,等伤好了就能归队。

这消息一来,杨锐是真松了口气。徐宏不在,这几天他军政一肩扛,虽然把李懂划归了顾顺去看管,但油盐不进、怎么聊都顾自闷着的佟莉也让他头疼得很。知道徐宏迟早能回来,这黑脸汉子脸上笑纹都多了不少。

于是就安心漂着,等待回家的那一天。期间还有几次任务和演练,总体而言挺平安的。

顾顺想:平安就好!

要是在伶仃无依的海上再来点事儿,这一船人可能都经不起了。

有些事情,出门在外不显,回家之后才鲜明地耸峙出来,血淋淋的直扎人心。回去之后没两天,不知道是谁传开的,陆琛生日快到了的消息传遍了蛟龙所有营房。队长脸黑心软,索性让食堂炒了几个好菜,还摆上了酒,算是给远在军区医院的陆琛过生日。

酒过三巡就悲从中来。这趟出去,折了的加上残了的,一共失去了四个兄弟。全队都是过命的交情,知道情况后情绪早憋了一肚子,于是这次都喝得有点高。起初大部分人还能勉强克制,不少兄弟早已经趴了,还有几个在偷偷抹眼睛。全是枪林弹雨里滚过来的人,是海上最硬的一批兵,到了这分离的当口,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到最后一个个跟小孩儿似的,抱成一团哭得起劲。

队长只开了一听啤酒,面容沉静地看着大家发泄。他想起之前给陆琛打电话,刚开始陆琛笑嘻嘻报喜不报忧,拉拉扯扯夸军区医院就是不一般,这水平!这仪器!过了好一会儿,陆琛才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我不想走!队长,我真的不想走!”他手下最好的医疗兵颤着嗓子,像是要哭了。

可实在没办法,杨锐想,心里面针扎一样的疼。他感到一丝孤独,杨锐从没有这样思念徐宏过,他的副队总是他最坚定的后盾。现在徐宏不在身边,杨锐都不适应了。

稍远处,佟莉孤身一人慢慢啜饮,一身的凛冽煞气,没人敢靠近。喝到后来,她枕着胳膊低声哭泣,看不见脸,只有肩膀一抽一抽的,发着抖。

顾顺也喝了两罐啤酒,抽风一样满食堂找李懂。最后在一个角落里找着了,顾顺低头去看他,小孩儿脸上有了些醉意,酒品倒很好,不喊不闹,只坐在墙边发呆。

“你来啦!”李懂突然叫他,声音里带了点儿委屈和不安,“顾顺!”

“哎。”顾顺在旁边也坐下了,头往后仰,靠上坚实的墙。他感觉到热度,扭头去看,是李懂在向他靠近,慢慢地,他们身体边缘的线条重合到一起,紧密相连。

李懂来看他,一双眼睛清亮亮的,泛着水光。

“顾顺!”他小声地念。

顾顺顿时心软,仿佛百炼钢化绕指柔。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李懂这样叫了声名字,他就觉得浑身熨帖,嗓子眼里堵着的那团莫名郁气都散了。

“哎!我在!”他答应着。

李懂就笑了,看起来傻乎乎的,是有点幸福的开心样子。顾顺不自觉地跟着笑了笑,突然肩膀上一重,李懂一歪脑袋,醉得睡着了。

这怎么……顾顺弯了弯手指,心里有些情绪在骚动,软丝丝的痒。

他下意识选择了全部无视,但还是隐隐地生出了几分忐忑,又有几分期待。

最后是顾顺把李懂扛回了房,把人往床上一扔,正打算去绞条毛巾来给他擦脸,就被叫住了。

“顾顺……”李懂口齿绵软,看来真是喝了不少。顾顺有些担心,索性坐到了床沿上,听人讲醉话。

他的观察手闭着眼睛,睫毛颤颤地翕动。“我觉得怕……”声音飘飘忽忽的,大概是觉得自己这想法太懦弱了,丢人,“我怕死。”

顾顺无言,想着这小子反正醉了,也无所谓撩不撩的,何况刚才连靠肩膀都有过了,还管这些有的没的干嘛,遂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谁不怕死呢?家里吃好喝好的,还能有人惯着,非得要出去白白送死,干嘛呀?

可他们是军人!

军人的使命,就是守护。

他们誓死守护这片疆土,守护她的人民;甚至守护了虚言妄语,守护了鸡毛蒜皮。

其实也该想想自己。

“我怕辜负了大家……”李懂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他,说得更轻了,“我还怕辜负你。”眼神莹润,有脉脉火光流动。

顾顺一时难以呼吸。他觉得自己可能也喝多了,醉意上涌,大脑发晕。李懂对他微笑,语气轻得令人心碎:“我最怕辜负你。”

如同着了魔一样,顾顺伸出手,拇指缓缓摩挲着李懂湿润的唇角。

然后把嘴唇贴了上去。

他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大跳,立刻就仓皇退开,心脏狂跳不止,砰砰地撞击胸腔,撞得顾顺几乎要觉得肋骨疼。

我怎么会这么做?他质问自己:发疯了吗,去亲吻一位战友?

心里有个声音冷冷地回答:不知道!

顾顺嚯地站起,默念着我只是喝醉了在发昏。他又看了李懂一眼,实在纠结得不行,索性走出宿舍,吹风去了。


TBC

就没能搞清楚队长到底管多少人()所以瞎写了x

继续如同脱缰野狗……原本要在这里写的内容可能要移到下一章了_(:з」∠)_

不知道下一章会不会爆字数😂

*有些话吧,写多了像是在喊口号,写少了自己又嫌不够。我尽力克制,点到即止。希望大家能理解(❁´◡`❁)*✲゚*

评论(32)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