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狗屁倒灶

【狙击组/顺懂】三个吻与一支烟·上:第一个吻

summary:天然撩的(伪)直男顾顺/天生弯的李懂

warning:OOC,(作者本来也没想到的)狗血感,专业知识基本靠百度(虽然有咨询军迷朋友)

大概同故事线,这篇的一段时间之后:居高临下(PWP一发完)

中:第二个吻 下:吻与烟(上)

本子预售地址

————————————————————

第一个吻


“欸,懂儿。”顾顺抬抬下巴,一脸的神气活现,“哥眉毛上多了个疤,是不是特帅?”

李懂在旁边盘腿而坐,手上擦着枪,简直不想理他。


红海这次行动任务结束之后,他们回舰上休养。

蛟龙这些人都是跟惯船的,就算是随海波翻涌而不住摇动起伏的船只,在他们眼里也仿佛母亲温柔的怀抱,一个个在临沂舰上睡得昏天黑地。

李懂没睡,他去看顾顺了。

一队的几个轻伤员都进了医疗舱。顾顺右侧眉骨上贴了纱布,腿上有点小伤,也已经让医生处理了,正睡得不知世事。医生也累,见他有战友过来就交待了两句,自己正好能回舱休息,反正重伤员目前都送吉布提去了。于是室内就剩下他俩。李懂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坐到了顾顺床位边上,看着狙击手的脸。

睡着的时候,顾顺那种桀骜的神气不见了,看起来甚至有些乖巧,完全是他那个年纪的样子,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尚且有点未脱的稚气。其实李懂还比他小两年,但家中长子的身份使他对别人的保护欲较常人更为强烈。李懂看着顾顺熟睡的模样,很老成地叹了口气。

“看够了?”顾顺一声轻笑,眼睛还是闭着的。

李懂不由得一惊,然后想起来要是换了自己被人这样盯着,早也汗毛竖了一身,睡不着了。他们这些兵到底有着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敏感知觉。他索性破罐破摔,老老实实回答:“嗯。”

“是不是觉得哥特别帅。”顾顺的语气挺自恋。

李懂忍不住咧了咧嘴:“嗯。”

这下顾顺感觉出不对劲了,睁眼去看他:“你怎么了,李懂?”叫他名字时,那尾音略微上挑,划出温温柔柔的波浪,几乎是个表示亲昵的儿化。

“没事!”对方回得斩钉截铁,反而更能显出确实有问题存在。顾顺直腰坐起,伸手去捏他的脸,李懂一下犯了懵,愣愣地瞪大了那双鹿儿眼。

“怕什么。”顾顺不由得笑开,调子拉长了,语气慵懒轻佻,“我又不会吃了你。”

果然替这人担心就是白瞎。李懂在心里翻白眼,没料想顾顺捏完脸还觉得不够,又来呼噜了一把他的脑袋,大手揉过粗硬短发:“说吧——到底怎么了。你小子本来就有点闷,这什么事儿还把闷葫芦的嘴都给锯啦?”

李懂张了张嘴,没出声。

他回想起那几次你来我往的对话。从一开始的“见识”到房顶那声“别动”,再到烈日下沙漠里顾顺告诉他“刚刚表现很好”,以及最后那重逾千钧的四个字——“用我的枪!”

——是的,在战场上,他们是足以托付后背和心跳的战友,但是到了这里,不见硝烟,李懂不确定顾顺是否也认为他们能够保持那样程度的亲密。小队里每个人都各负职能,如同机器零件般可以拆卸组装,而他和顾顺,也许只是这一回拼接起来的榫卯而已——虽然他们已经足够严丝合缝。

所以李懂迟疑了一刹那,还是闭上了嘴。

“哦……”语气词的末梢被抻得荡了一荡,像片花瓣颤悠悠自枝头飘落。顾顺看着自己那明显紧张起来了的观察手,抬起一边眉毛,神情里带着真了然和假惊诧:“担心我啊?”

他什么都知道。李懂想,然后忽地泄了气,觉得自己这来回顾虑真没意思。

“担心我?还不如担心你自己!”顾顺懒洋洋躺回去,“哥伤在眉毛上,就算留疤也是显帅。你那左脸,啊?万一留疤,可不就破相了?小心以后没人要。”

他总是这样,一会儿正经一会儿不正经的。李懂听得无言以对,想这人怎么一副轻松派头,还有工夫在意破不破相?石头,石头那都……他不能再想,愧疚轻而易举就能将他整个人都淹没:如果他当时能快一点,再快一点赶过去,石头是不是就不会死?

可战场上没有如果!

于是只能承受结果。

顾顺无奈地看着正出神的李懂。这小子心思沉,刚见面那会儿就因为罗星的事绷得跟什么似的,好不容易被他带出了点活泼气,就怕现在又给绕回去了。

“嗨嗨嗨,回神。”他在李懂眼前摇晃手指,“真被吓着啦?别怕,就算你脸上全是疤,哥也不嫌弃你,没人要你,我也要你,八抬大轿抬回去……”

蛟龙的兵大多是能一心二用的好手,就算在想事,这几句话李懂还是听了个一字不落,脸色顿时就变了,嚷了一句“我枪今天还没擦呢”,站起来就往门外跑。

顾顺顿时愕然:我说啥了?这怎么还一惊一乍的?连点玩笑都不能开啦?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也只能归因于李懂最近心绪不佳,才导致了刚才听风是雨。

他叹着气,心说,可那是自己看上的好苗子,无论如何都得攥紧喽。

千万不能再让罗星给抢回去。


李懂直到跑出舱门才想起来军容军姿,他停住脚步,靠着墙壁,心还在砰砰乱跳。

他知道了——顾顺知道了!

慌乱在年轻的观察手胸中蔓延。那么顾顺会是同类吗?顾顺刚才表达的意思是他所想的那样吗?李懂忘记了最重要的问题本该是顾顺怎么看出来的他取向不同,从而才说出了那样暧昧不清的话。他只是愣愣地想,万一顾顺真是同类,也真是那个意思,他该怎么办?他还能忍受将来的冷落和分离吗?

心跳声立刻变得犹如擂鼓!

手握紧成拳,片刻后,渐渐无力地松开。

李懂冷静下来了。

他明白顾顺是在开玩笑,然而真正不对劲的是他自己的反应。李懂默默唾弃自己居然一撩就炸,也愤怒地想顾顺这人撩起来太要命眼神太深情。伊维亚那会儿就这样了,夸他夸得情真意切毫不吝啬,信任托付得斩钉截铁绝无犹疑。李懂猜测过这是不是顾顺对待战友的方式,可陆琛明明说过这人跩得很……

又是一个思想的禁区。陆琛,失去了一条手臂的战友,他即将失去的兄弟。

李懂深呼吸,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在心中反复回荡,打压下先前那股,另一股就会更深重地给他冲击,使他痛苦。李懂知道再这样下去,恐怕连自己都得滚蛋,但他只是控制不住地一遍遍回想,一遍遍假设:如果他及时赶到了呢?

他总是会想这些:如果他没有表现出畏惧,是不是罗星就不会中弹?如果他及时赶到那座小楼,是不是就能救下陆琛的胳膊和石头的命?如果他能够再好一点,顾顺是不是就可以不受那几道伤?每一个如果都像一道魔咒,紧紧缠缚在他身上,就算李懂跟着顾顺一起往前迈步,也还是躲不掉它们。

只有顾顺,才能一击必中又轻描淡写地来解他的心结。

本来那人的伤就不重,睡了一觉就又回到了生龙活虎的状态,当天晚上就搬到了李懂那间,队长给安排的,说是要培养狙击手与观察手之间的同步率。

不过和顾顺同一屋睡觉,俩人之间同步率没怎么提升,李懂的失眠倒变得有药可医。从离开伊维亚起李懂就开始失眠,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老想着那一大堆的如果。这晚原本也还是一模一样,不过翻了没多久,顾顺就过来了,长手长脚的把他整个人都裹住,李懂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难得一个安稳觉。醒来之后,他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欸,懂儿。”顾顺抬抬下巴,一脸的神气活现,“哥眉毛上多了个疤,是不是特帅?”

李懂在旁边盘腿而坐,手上擦着枪,简直不想理他。

顾顺一咕噜爬起来,居高临下往李懂脑袋上揉了一把,硬是把他给拽了起来,勾着他的脖子就往健身房走。顾顺说你这人就是心思忒重,老想些有的没的,也是舰长政委他们的错,看孩子们太累,这两天居然连常规训练项目都给停了,都是闲出来的祸……不如跟哥一块儿去练两手吧,练着练着就好了,累到连动弹都没力气就好了。

“顾顺,你腿还没好全呢!”李懂急道。

“没事儿,早就好了。”那人随意地挥挥手,“这几天给我休息得啊……骨头都要软了。”他冲着李懂一笑,露出了虎牙,看起来阳光又俏皮,话却说得很挑衅:“不敢和我打?”

李懂被激得血气上涌,一咬牙就跟了上去。他的格斗成绩不弱,但顾顺比他早入伍好几年,经验毕竟要更丰富些,何况体型差距也摆在那儿呢。李懂强撑着硬碰硬,被摔了几回还喊要打,顾顺啧了一声,手掌捏住他的后颈,把人拉向自己:“累了没?”

猝不及防地被他温暖厚实的掌心按在脖子上,李懂整个人都要炸了。他狂乱地想顾顺到底知不知道——到底他妈的知不知道?

顾顺看着那双死死瞪住自己的鹿眼,忍不住在心中感叹:带人真好玩儿啊,有滋有味有声有色。怪不得罗星要跟他抢这个苗子——他倒忘了究竟是谁抢的谁,以及他自己都尚且巴着个学员名额不放呢。

李懂闭上眼睛,再睁开,虚弱地叹了口气。

“放开我吧。”他说。

大概也玩儿够了,顾顺放开了手。这时李懂猝然发力,用上了一点巧劲,把他拖向地面,打算用关节技锁住人。不料顾顺凭借力量优势迅速回扑,将他压得死死的,还特别得意地凑近了,暖湿呼吸拂过他的脸颊,暗色眼瞳里都是笑意:“李懂,心跳怎么这样快?”声音柔和低沉。

本来输赢都不要紧,但火气就是来得莫名其妙。李懂舔了舔唇,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要怪就怪顾顺靠得太近了吧……他用力一挣,重心向前,亲上了顾顺的嘴唇。

——趁顾顺发愣,他还狠狠咬了一下,尝到了血味儿,估计连皮都破了。

顾顺立刻松开钳制,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似的连往后蹦了好几步,摸了摸自己嘴唇,一脸的茫然。李懂站了起来,很冷静地看着他:“你知道这种事情会有什么后果……我还想在这儿待下去,所以别再撩我了,顾顺。我谢谢你。”


TBC

虽然有大纲,但是写出来的东西仿佛脱缰野狗……我发誓我想写的是小清新恋爱啊……咋这么浓的狗血味儿……

已经不好意思艾特帮我看大纲的小伙伴了_(:з」∠)_

之前忘记问了……有没有顺懂的QQ群啊……想加qwq

评论(41)

热度(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