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发日常&摘抄然后删掉

【无差脑洞】格式化(关宏峰视角

关周无差,有双关亲情和宇楠。灵感来自于微博上那个“一旦检测到我心脏不再跳动,立刻格式化我的手机和电脑硬盘,删除我的浏览器历史记录”的梗。
无脑私设如山,只有OOC属于我,角色死亡预警。


起初他只是想要记下点什么东西。
“玲玲的葬礼就在今天,”停了一下,“我没去。”又停了一下,“不过周巡去了。”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那里面蕴含着的痛楚意味太过明显。删掉。删掉。删掉。心里有个声音在响。
关宏峰握紧了那支录音笔,他什么都没删。

然后他开始记录线索。
“尸体被发现的时候,面冲下,背朝南,说明他是在领凶手进屋的时候背后遇袭的(*)。凶手很可能是他熟悉的人。”
他一字字背下了高亚楠的尸检报告,逼迫自己把那一夜的所有细节铭记于心。织了一半的毛衣掉在地上,老人无力的手松开了毛衣针;女人抽搐着发出濒死时的哀鸣,鲜血溅上墙壁,她有足够的时间看着她的孩子死去;两个孩子,分别是七岁和四岁,那么小,那么柔软,模糊成了无生机的一滩血肉倒在他面前。死者对他微笑,耳后的黑色纹身闪现在他眼前,一滴汗从他的额角坠落。
关宏峰认为自己必须记住这一切。
他想起周巡蹲在他身前,他还记得那个完全信赖的眼神,他闭上了眼睛。

渐渐地,他会说一些毫无意义的细节。
“和宏宇一起在家里看电影,不好笑,但他很开心,咬着手腕不敢笑出声来,眼珠子转来转去的,和小时候一样。”
“周巡找到我的新房子了,”沉默片刻,“他这几天肯定没睡好,黑眼圈很重,胡茬也有点明显。”
“宏宇自己出去买了瓶矿泉水,和他吵了一架。”停顿,“不想和他吵,他没暴露就行。”
关宏峰听出一丝疲惫感,他用冰凉的手拍了拍脸颊,像操纵机器一般地调试了几次声音,语气终于恢复了正常,透着股毫无起伏的冷漠。
“周巡。”他轻声念着,调子坚硬得像一块玉。

“亚楠发现了。”
“她相信宏宇是无辜的,我很高兴。”
“在支队里熬夜,和周巡一起吃泡面。他的刘海不停晃来晃去,看得烦,给他别到耳朵后面了。”
“我不能像以前一样对待周巡,他总有一天会知道人不是宏宇杀的。”艰难的停顿,“宏宇是被我陷害的。”
说出来的瞬间关宏峰居然感到一阵轻松,他不说自己没有杀人是无辜的,只是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对着墙壁和录音笔说对不起。
他想他辜负了太多人,而他永远都没法一个个去说对不起,毕竟说了也没有用,凶手不会因为他的忏悔主动送上门来。但他还是想把这句话说出口,尽管没人会听。

关宏峰记下了很多东西。他会定期整理重听,有包含线索的内容就再梳理一遍,尽力做到巨细靡遗。每一次他以为解开了谜题,总会有更多的证据冷冰冰地嘲笑他太天真,这些不过是幕后庞大秘密的冰山一角。
到此为止吗?到此为止吗!他本就自身难保了,去认罪吧,不过是一死而已,这条路上已经有太多人死去。死亡不代表软弱,好在没人清楚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会唾骂你,却不知道你其实是个可耻的失败者。比起支撑不住堕入深渊,还不如一了百了跪地投降。
可惜他也有私心。
关宏峰想要他爱的人都能好好活着。前面的人都死了,暗处虎视眈眈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他现在还不能倒下。

宏宇终于和他打了一架。关宏峰告诉关宏宇他无法抵抗这一切,好像关宏峰才是那个在幕后操控的人。他知道自己足够冷漠,因为已经习惯了。
他也知道周巡发现了兄弟交替出现的事,知道将会有人把自己带走归案。关宏峰做好了准备,但在周舒桐与一群昔年同袍到长丰支队门口时还是愣了愣。他看见周舒桐仰着脸,眼神热烈纯净且哀伤。他很高兴最后还能有这样一个徒弟。

关宏峰没想到自己能回家,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取消邮件发送。每次出门前关宏峰都会设置好,如果二十四小时内没有回家,就会把一切线索都发给周巡。
会被发送的是整理好的文字版,只与案情有关,毫无累赘更为简洁。至于那些琐碎的细节,起初他不明白记录它们的原因,仅仅是不舍得销毁。当关宏峰站在支队大门口默数心跳等待着被铐上手铐时才突然明白,冷血无情如他者,也想要留下点什么痕迹来证明自己存在过。

他没有浪费弟弟再次为他换来的时间。
将千头万绪剥丝抽茧,马不停蹄地四处奔走查验。有时关宏峰会去看高亚楠,饕餮柔嫩幼小的指尖戳在他掌心。
关宏峰不合时宜地想起七岁和四岁。他体知到某种类似于悲哀的情绪。然后他看见那孩子对着他笑,关宏峰凝视着幼儿,对自己说:我所承受的苦难配不上我所得到的幸福,前者太少而后者太多。
幸好这些只是他冒领来的,最终都得还回去。

总算到了这一天。
关宏峰感到力气在流失,温度在流失,知识逻辑理性思考都在流失。大脑曾是他的资本,然而最后也只不过是腐烂变质气味恶心软烂无用的一坨残渣。这世界又黑又冷,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关宏峰终于能够毫无负担地躺在大地上,不记得他想记住的事物比如周巡的笑声和眼神,也不记得他不想记住的事物比如枉死者扭曲的表情和身体。
心跳停止的一瞬间,程序开始运转,远处有个硬盘在经历格式化。关宏峰那些柔和的呢喃低语被接连摧毁,他难以暴露人前的部分被干脆利落地清除。这世界从来不知曾有一人精疲力竭几乎心碎,他死了,只有这结果会被呈现。
同时一封邮件送入了周巡的私人信箱。蛛丝马迹织成细密网罗,关宏峰把如何寻找证据都分点列出,是他的风格,逻辑清晰条理分明。

周巡清楚关宏峰不会没事给他发加密邮件,密码是他俩当初一起闹着玩瞎想的,是打乱了两个人姓名的拼音首字母和出生年月日排出来的组合。于是周巡先下载完了附件,然后才看见正文写了些什么屁话。
“对不起,周巡。”
他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明白。
周巡抬手,捂住了眼睛。

普罗米修斯盗来了火,将火种交给了他心中唯一能够接住它的人。

END

*:摘自原著第六章《父爱》。该段对吴征案死者描写也是自此化写。


脑了好几天,一直搁着,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写出来,用句滥俗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心里像是有把野火在烧,写的时候却又觉得冷得不行。
但真的是脑洞若有十分成品只能两分……唉不管了先这样吧∠( ᐛ 」∠)_

评论(29)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