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是真的喜欢清假粉

【无差甜饼】肉体凡胎(一发完 算是圣诞贺文

无差  只有OOC属于我  很久之前脑的梗,写第一段的时候剧还没播完  

觉得是一个比较完满的结束,自己挺满足的_(:з」∠)_希望大家喜欢(*^▽^*)

时间设定为关宏峰在隆达派出所而周巡在北部队的一年内

***

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周巡刚刚训完人。

他拍桌子,骂娘,声色俱厉。年末这几天事儿太多,小偷小摸数不胜数。周巡着急上火,舌头上长了溃疡,吼人时牙齿刮到那一块儿,猝不及防的疼,使他忍不住要嘶嘶地抽冷气。

骂完手底下这帮子不省心的傻蛋,周巡让他们都各做各的去,自己出了门,叼上了一根烟,很惆怅。他回忆起当年亲自到警校提人的关宏峰那一脸嫌弃,就特别想请关大师来这儿看看,然后周巡就可以在关宏峰面前摆出九斤老太的样子痛心疾首——“一代不如一代!”

周巡想了想关宏峰听了这话会是什么表情,然后咬着过滤嘴哧哧地笑出了声,牙又刮到舌头了,边笑边嘶。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周巡看看号码,是交警那边一个和他有点私交的兄弟,他接了起来。

 

“好,知道了。”周巡咬着腮帮子嘶嘶地说,“老关命还在吧?”

那头说还不清楚具体情况,只知道关宏峰的车冲出了盘山公路,好在坡不算太陡,人还有力气打电话给指挥中心,现在救护车和距离事故现场最近的交警中队都已经过去了。正巧周巡认识的那哥们就是那个中队的,知道是关宏峰一手带出来的周巡,赶紧先来报个信,让周巡别着急。

周巡按下火气,满口好好好地答应着,电话一挂就开始骂骂咧咧。他不知道自己在骂什么,是骂关宏峰还是骂这鬼天气。他猜关宏峰没出事,顶多只是断了两根肋骨什么的……周巡明白自己只是在希望关宏峰没出事。

他觉得喉咙有点不太舒服,于是咳嗽了一声,把烟扔到地上用鞋尖碾了碾。这时候有一点雪飘扬起来,细细碎碎的干燥冰粒在空中四散飞舞。周巡靠着墙,抖了抖皮夹克。他觉出冷。

 

周巡想起他和关宏峰共同度过的一些冬日。

第一个也许是在丰庄路口,关宏峰带他去喝汤;或者是更久之前,在他们还未相识时,大概有过在同一处蹲点大家都冻得不住跺脚的夜晚。周巡记得后来他跟着关宏峰不眠不休熬出黑眼圈然后一起吸溜吸溜吃泡面,方便面这玩意儿永远是闻起来比吃起来香,他俩的不是同一个口味,周巡吃着自己的还老往关宏峰那头凑,关宏峰缠不过他,分了他一口面汤,周巡喝了关宏峰的汤,又觍着脸问他要不要也来一口自己那桶里的,关宏峰尝了一口,嘴里还在咂摸味儿呢,周巡突然拍桌狂笑说觉得像交杯酒。

那是些寒冷的冬季日夜,有时他们能在一块儿,有时不能,不能的时候周巡偶尔会给关宏峰打电话,关宏峰在那头“嗯嗯行行好的知道了”地答应着,周巡倒也知道他不是敷衍。到现在两人隔得远了,下雪时周巡手揣在兜里一个人看,只有一个人,但心里是踏实的,他知道只要自己拨出那个电话,就会有人接起,在另一头沉稳地发问:“周巡?”

去你妈的下雪天,周巡想。他最后还是做出决定,不骂在这个天气仍坚持进山排查的关宏峰了。

 

又是仨偷儿被送来了,都蔫头耷脑的。周巡见着他们那副怂样儿就火:好端端大小伙子干什么不好非要干这个。但是他已经学会不去厌恶这些人,他只是真诚地希望他们能变得更好。关宏峰曾经用最粗暴的方式告诉周巡一切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他带着周巡去看去感知,去理解去妥协。一个亲身示范就是某些筵席上关宏峰会在领导面前干掉足有二两的一杯白酒,然后才摇摇晃晃地说已经尽力了自己是真不能喝,而周巡清楚他平时滴酒不沾。

周巡摸出手机,想再向那兄弟探听点情况。他看见了通话记录,上面显示距离之前那个电话才过去了不到一个小时。周巡把手机放回兜里,他怕打扰人家工作。

 

出现了几个小问题,都由周巡出面解决了,周围空下来时才突然感到一阵疲惫,他走出门,叼起一根烟。雪渐渐变大了,冰屑雪沫到处漫洒。

有那么一瞬间,周巡意识到自己没能直面某种可能,他无法想象那种可能的发生会导致什么结果,而他只是不愿去想。

周巡又一次掏出了手机,盯着时间那块区域,在心里默默读秒。看时间前他想他大概等了两个半小时,然后发现其实是一个半。那边没有再打电话给他,周巡估计交警的弟兄们还在忙。

这时周巡终于开始咒骂关宏峰。他骂关宏峰这个混账真把自个儿当神仙了,餐风饮露铁石心肠,为了抓个嫌疑犯能把自己的命搭上。周巡心里清楚关宏峰那么做的原因,换了周巡估计会犯一样的傻,但现在骂关宏峰是他唯一能够帮助自己冷静下来的方式,周巡喉咙口有股子火气,感觉一张嘴就能把人给突突了。

他数到了两个小时。

周巡拨出了那哥们的电话。

 

几天后,周巡坐在关宏峰身边,跟关宏峰学怎么削苹果。

探望病人时,这是很好的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关宏峰断了几根骨头,打了钢钉,他现在需要静养,看得出脸色有点苍白。他指导周巡如何控制手腕,手指要如何发力。苹果皮又断了,关宏峰露出一个虚弱但明显真心实意的微笑,告诉周巡:“要耐心。”

周巡张了张嘴,想说我从来都不耐心,我再也不想耐心了,我等了两个小时才确定你还活着,一秒一秒数过去的,那把我所有的耐心都消磨光了。他还想说关宏峰你别把自己当圣人,大家都有血有肉,谁都知道上一刻活蹦乱跳的人下一刻也许就变得僵硬冰冷。周巡最想说就不能对别人好点儿吗,万一哪天你真挂了我还得哭,老子都多少年没哭过了。

最后周巡低着头,把苹果皮规规矩矩削完了,然后自己咔嚓咬了一大口,嚼吧嚼吧咽下了,没辜负他买果篮的那笔钱,苹果又脆又甜。

他看着白墙壁,用上了漫不经心的语气:“老关,我喜欢你。”

关宏峰微微瞪大了眼睛,周巡没看见。他还是觉得委屈,又有点儿恼火,语调变得粗鲁起来:“所以你以后注意点儿,别他妈动不动吓掉我半条命。”

沉默延续了片刻,周巡倔强地选择不回头。

“知道了。”关宏峰说。周巡听出来他是在笑,带着些无奈的意味,很温柔。

 

知道个屁!周巡咬牙切齿地想。关宏峰又想只身赴险了,还真把自个儿当孤胆英雄了还是怎么?

“都是肉体凡胎。”关宏峰平静地说,“我只是想在皮囊衰朽之前,尽量地多做一点事情。”

他紧了紧围巾,向前走去。

周巡小声骂了句娘,皱着眉头扔了烟头,跟上了他,手臂撘住关宏峰的肩膀。

“走啊,老关,一块儿呗?”

END

题目改了好几次,上一个是“归途”。最终选择“肉体凡胎”来作为题目和核心词来写完是因为前几天看了个MCU混剪《英雄退休计划》哭得不行,很喜欢里面的一句“哪个英雄不是肉体凡胎啊”,关宏峰在我心里是一个带有古典式英雄气质的角色(私以为也正是因为他是一位英雄,所以才能够吸引周巡这样的理想主义者),遂以此为题。

啊,刚刚忘记了。关周关无差互攻群:660293518

评论(22)

热度(187)

  1. 菊月甜甜瓦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