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穷狗 热度癌 取关随意

【大关周友情向】The moment(千字片段,周巡结婚了

summary:周巡找到姑娘结婚了,关宏峰很高兴

warning:无爱情描写或暗示,有宇楠描写,只有OOC属于我

给糊老师 @迷糊 点的“想看周巡结婚了,关宏峰出席,并没有多少难过。”被拒绝了,还叫我走qwq群里聊了几句心里痒痒的,索性自己写。

写完之后我觉得还是挺温暖的吧……友情向能打tag吗?不行我就撤了(。

***

周巡谈恋爱了,整个长丰支队都开始忐忑不安。

他们周队长,光棍中的战斗机。多少年了,大伙儿看着他的警衔一步接一步往上升,女朋友却也是一个接一个地告了吹。高亚楠那句“不想找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男朋友整天提心吊胆”可谓是很实事求是地说明了一部分原因,诚然周巡是个能逗姑娘开心的有趣男人,还有一副好皮相,但他的工作注定了他不可能得到一场循规蹈矩的恋爱。没有多少人能够忍受太久连一起吃顿饭的时间都挤不出来的情况,何况周巡这厮还真是个急起来能几天几夜以办公室为家连轴转的。一想到婚后孩子他爹是个甩手掌柜万事都得自己一肩扛,谁受得了?

所以当周巡进入了一连几天哼着小曲儿来上班,笑容可掬地对人打招呼,简而言之仿佛吃错药一样的状态,支队上下都开始互相打听怎么回事,小道消息疯狂流传。万一,只是说万一,周巡这次恋爱又吹了,那岂不是从天堂到地狱?一群人不禁替他们队长抓心挠肝。

“那姑娘不错吧?”工作间隙,高亚楠嚼着口香糖,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一句。

周巡愣了愣,眨眨眼睛,情不自禁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她特别好。”

“恭喜。”她抬起头看他,真心实意地祝福。大家都是老战友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看人幸福的满足感不比自己幸福来得少。

“那你和老关他弟……这都好几年了?”周巡悄悄问她。

高亚楠笑了,俏皮得像个小姑娘:“我们?证已经领啦。不是我说啊周队,你得加把劲儿。”

 

周巡结婚那天,大半个长丰支队都到场了。夫妻俩一桌桌敬酒,汪苗首先起哄喊嫂子好,一群壮实男人都跟着他喊,仿佛山呼海啸。新郎在一众老同事的簇拥下红光满面大声笑骂,新娘在一边抿着嘴笑,看起来就是很柔软的女孩儿。

敬到高亚楠这桌,身为家属的关宏宇起身把酒挡了。周巡看见高亚楠微凸的小腹,眼珠一转,坏笑着让他多喝三杯,关宏宇三杯白酒下肚,面不改色心不跳,周巡拍拍他肩膀:“好兄弟!”

旁边就是关宏峰了。关老师平时基本是滴酒不沾,这会儿转了性子一样,给自己满上了,还是白的。他伸手和周巡碰杯,笑着说:“周巡,新婚快乐。”一仰头就干了,还翻过杯子示意一滴没剩。

周巡大笑:“老关,真给我面子嘿!”

是真的高兴。关宏峰有点醺然,他觉得心里有个喜悦的气球在膨胀,忍不住又喝了一杯,晕乎乎地笑。关宏峰想真好啊,大家都很快乐。生活缠缠绵绵地过去,大家都有各自的事业、各自的家庭,都不再飘飘荡荡,而是有着充实而完满的人生。酒店安排的主持人还在离地十厘米高的台上插科打诨活跃气氛,小孩子们蹦蹦跳跳上台抢花篮里的玫瑰百合太阳花满天星。那个瞬间关宏峰觉得安宁且满足,酒液暖遍了他的全身。他眯着眼看到周巡意气风发的背影,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酒嗝。

主持人开始抽签请来宾表演节目,刘长永被点到了,上去唱了首《月亮代表我的心》。

别说,还真不赖。大小伙子们的叫好声简直能掀翻屋顶。

 

回家的路上是高亚楠开车。关宏峰大概是喝醉了酒的缘故,活泼得像是关宏宇上身。他唠唠叨叨地说周巡当初是个多么好的苗子,自己有多么爱惜这个人才,是怎样手把手将所有经验毫不藏私地教给周巡。关宏峰说我就希望他能好好的……别又可惜了,我见过太多可惜了的。

高亚楠用惯常的语气吐槽他人设崩坏如同一个老妈子。关宏峰想了想,回答她:不对,我不是老妈子,我是他老师。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明澈,咬字在酒精的作用下柔软而含糊。

关宏宇在副驾驶座上发出一串呼噜声。


END

附一脑洞:他们可以住小区对门,很多年后可能还会住进同一家养老院,一起遛弯晒太阳,偶尔喝点酒。

@云吃肉老师说死了可以并肩埋,先走的给另一个扫墓。我说剩下那个拿着俩杯子碰一下,一杯浇进土里,另一杯只喝一口,也倒了:“老兄弟呀,我闺女不让我喝多。”

一度想写周巡当初爱过关宏峰,后来渐渐不爱了,个中纠结神伤关宏峰一概不知。后来觉得这个太狗血了,和我初衷不符,遂作罢。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