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狗屁倒灶

【关周无差】Here we are ·1~3(Justice League AU

OOC都是我的 用了超人救猫梗和球一系列超人刊里的梗

有一个之前写的版本 作了较大幅度的修改 现在已经不太想写双关周等边三角了(但也说不定) 

BGM:Warriors-Imagine Dragons 

大概是蝙蝠侠-关宏峰,超人-周巡 目前没有车所以完全无差 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老关的武力值

***

1.

没有超级速度的周巡觉得自己今天也要迟到了。

虽然没有超级速度,但是周巡会飞。可惜就算他得到了特殊允许,可以飞着上下班,于是能够避开津港市可怕的早晚高峰从而省下不少路上的时间,但是周巡那好得过头的听力能将每一声微弱的喵喵叫送进他的耳朵,这注定了他上班的路不会平坦——这只是个比喻,事实上无所谓平坦不平坦,被他冲过的只有空气。

估计是又一位猫主子把自己不慎挂上树梢下不来了,周巡叹了口气,在空中急停,循着那个方向找过去。果然是这样。他轻手轻脚把猫抱下来,搂在怀里,四处张望了一阵,没有铲屎官满头大汗地上前道歉。这是只幼猫,小小的一个白毛团,天知道它是怎么爬到那么高的树上的。周巡想把猫搁在地上等主人来找,却被细小的爪子扒拉住了领口。整个猫都团在他怀里不动,看形势,这是赖上他了。

这时候周巡身上那块板儿砖似的破台子发出了滋滋滋的响,小汪极其大声地喊:“师父!关队让您赶紧去他办公室一趟!我这满队里都找不着您!早饭都搁桌上啦!您可赶紧的吧!”

周巡暗骂一声:汪苗这小子怕不是个傻的,这个频道队里上下通用,小汪一嚷嚷,可不是谁都知道他周巡今天迟到了么?

“关队说啦!这个频道是您和他两位专用的!别人听不着!哎哟我的师父欸,您快来吧!”

好嘛,没人傻,就他一个傻。周巡卯着一口气,抱紧了猫,往支队方向一路狂飞,最后直接穿过大敞的窗户,冲进了关宏峰的办公室,在砸碎地板之前稳住身型飘在空中。

“早啊,老关。”他落到地板上,把猫放下,笑眯眯地打招呼。关宏峰连眼皮都没抬,从鼻子里纡尊降贵地哼出一个“嗯”字,周巡就知道他肯定是心情不好。

“你的早饭。”关宏峰把桌上一塑料袋推给他,周巡伸手接过。袋子里是豆浆油条还有俩烧饼,周巡又飘起来了,在关宏峰正对面盘腿坐着,一边吃早饭,一边听关宏峰数落他。

“上个月,又砸坏人家多少桌椅条凳?又一不留神打伤几个犯罪嫌疑人?好样的啊周巡,一拳头砸穿了墙,得亏那不是承重墙,没弄得整个房子都倒你身上。”关宏峰冷着一张脸,把文件夹跟扔飞镖似的朝周巡丢过来,“上头说了,要是你这毛病再不改,以后战损最多给报销三分之二,剩下那三分之一你自己负担。周巡你数数你工资?别干到死都还不上!”

周巡抄手一接那蓝壳儿的文件夹,手腕抖了抖化解劲道,却翻都不翻,直接往地上一扔。他回到地面,笑嘻嘻地冲关宏峰说:“那老关,你陪我一块儿还呗?”他一面说着,一面绕过办公桌,俯身搂住关宏峰的肩膀:“嗯?”

关宏峰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没答话,算是默认了。他又想起什么:“那猫……”

“嗨,路上遇着的,还没找着主人,要不是它,我哪能迟到啊?”

“那你要养?”

周巡眨眨眼睛,快活地笑:“养着呗!”

 

2.

十五年前。

周巡瘫在出租屋的破床板上,用十二万分确凿的语气告诉关宏峰他找错人了。

“哥们儿要是有那本事,何必住在这儿呢。”他把啤酒瓶举起来晃了晃,又撂到地上,耐着性子对条子苦口婆心地讲道理,“你想想,给王自健当保镖也比这强啊。”

关宏峰环视一周,窄小的房间里烟雾缭绕。他上前一步,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好让新鲜空气进来。周巡打了个喷嚏,把手挡在眼前躲避阳光,差点就要开始骂娘。

“我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在干些什么。干得不错,帮了不少人,就是下手重了点。”关宏峰的双手揣回大衣兜里,他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审视周巡,神情看起来有种矜持而淡漠的意味,“要不想进局子,就跟着我干。”

“说了你要找的那不是我!你他妈没带耳朵出门是吧?!”周巡本来气性就不怎么好,讲了几句话已经是把耐心掘地三尺挖出来全用完了,这下更是被激得火直往上冒,也不管眼前这丫是个条子了,干脆利落翻身下床,伸出拳头就往关宏峰脸上招呼,动作迅猛如虎豹。关宏峰一闪身避过了,周巡那拳势头太沉,眼见着招式用老,接下来就会是重心不稳脚下踉跄,然而他眨眼间就改变了攻击方向,又一拳照着关宏峰左脸上打去。

关宏峰偏转身子,轻易地躲过了,下一秒有枚飞镖击中了周巡的手肘。能令普通人整条手臂暂时麻痹的一击于周巡而言不痛不痒,但这足以让周巡警醒:对方并不是那些能凭借蛮力战胜的街头混混,他必须更谨慎。

“那不是你的错。”关宏峰在他面前站直身体。趁周巡心生警惕没有贸然出拳时,他平静地开了口:“没有注意到他,那不是你的过错。”

宽慰话语反而再度激起了周巡的怒火,他被冲昏了头脑,将“谨慎”抛诸脑后。“但他死了!”周巡咆哮着挥出拳头。他痛恨周围的一切,压力太重了。为什么那么多人无法呼吸?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悲伤憔悴?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足够用心地去聆听以至于把人逼上绝路?周巡本能够救那个人的,只要他停下脚步,也许那是一支烟就能解决的事。但他没有,他步履匆匆想去拯救世界,不为那个疲倦的人停留。这些可不是被保护起来的学院派所能理解的——眼前这一位,他可曾走上街头?

关宏峰没躲开,不是不能而是不想。那一拳实实在在砸到了他脸上。他后退一步,扶住了墙。周巡看着关宏峰狼狈地擦去嘴角血迹,那张完美的面具崩塌了,但他丝毫不为此庆幸。

“那不是你的错,你不可能独自救下所有人。”关宏峰还在调整呼吸,说话时气息不匀,“但如果你跟着我干,就能救下更多的人。”

周巡没理他,又一次挥出拳,关宏峰还是没有闪躲。

“那不是你的过错。”他凝视着周巡,眼里是慈悲与平和。

握紧的指关节在将要撞上关宏峰的脸颊前停下了,周巡收回手,愤恨地瞪视那个纹丝未动的人:“老子凭什么要跟你混啊?”——他凭什么就这样开始信任我?

关宏峰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笑容,喜悦而轻松:“因为你没得选择。”

——因为我也没得选择。

你不知道自己是这个污水横流的城市里,最明亮的那抹光。

 

3.

“咱们现在有多少人?”

“就俩。”

“就我们两个?”

关宏峰瞟了周巡一眼:“过几天再招几个人,你就能成领导了。”

周巡嗤笑一声:“得了吧我的光杆司令。”

后来他们倒真的组建起了一支队伍,关宏峰当了挺长一段时间不光杆的司令,长到他心累,周巡一直觉得后来老关主动退位让贤就是受不了这群闹腾起来简直是周巡的N次方的超能力者——关宏峰总是习惯于称呼这些人为“超能力者”而非“超级英雄”,周巡曾经因此而问他怎样才算是个英雄,关宏峰说我没法回答你,超级英雄的标准不是由我来制定的,我只知道我不是。

“毕竟我没有超能力。”他的语调很轻松,似乎是想说个笑话。当时周巡下意识说了句“可你是我的英雄”,关宏峰愣了愣,用一种格外惊奇的神色看着他,然后露出了个笑容,说谢了啊周巡。那时候他俩还没滚到一张床上,大概只能算是挚友,周巡摸摸鼻子,觉得自己太尴尬了,这话说出来像告白,还是没被接受的告白——这就更显得尴尬了。

当初他们花了几个月,苦口婆心把这片儿有点特殊天赋的人都拐了来,支队好不容易有了点规模后关宏峰居然撂了挑子,把队长的位置交给了周巡,自己只肯保留顾问的身份。周巡从来劝不动关宏峰,索性大手一挥把办公室留给了他,自己还是在那个副队长的地儿待着。于是队里上下跟着不改口,关队关队叫得那叫一个欢实。

这时还只有周巡一个人知道关宏峰只是个普通人,双手一起用力还掰不过周巡一根指头。谁都不会对“长丰支队的队长具有超能力”这句话产生怀疑,但他偏偏就是没有那鬼东西。关宏峰完完全全是个普通人,还没什么钱,唯一的依仗是他的大脑,最多再加上点格斗技巧和小玩具。他俩真要打起来,一力降十会,关宏峰绝对会被按在地上摩擦。

但就这么个普通人,却是长丰支队的主心骨。他捕捉蛛丝马迹,他拼凑线索寻找真相,他能在危机到来之前尽最大可能未雨绸缪。周巡曾愤怒地问他为什么要将责任卸下,关宏峰平静地看着他,为他正了正帽檐。

因为人们信任你,他们信任的是“周巡”这个人本身,而不仅仅由于你的能力。

“你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他微笑了起来。


应该是TBC~

感谢狮老师@狮子莱恩 开导我,要写自己想写的,本关宏峰苏放飞自我了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