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发日常&摘抄然后删掉

【关周关无差/AU】Whisper·1~9(梦魔!关宏峰X普通人!周巡,前后无意义

梦魔!关宏峰X普通人!周巡,前后无意义

WARNING:日常OOC,私设如山,恋爱脑,基本上都是童年时期描写,涉及宇楠,涉及彬诚,非常非常非常傻白甜

梦魔设定见自百度百科(虽然加了一堆私设进去)

就是个童话,有致敬《豪夫童话》中的第一篇《披着年鉴外衣的童话姑娘》。这次用了我点 @xhdrdxf 的“一起看童话书”梗,下次还会看小美人鱼👌

***

周巡十一岁的时候。

关宏峰说:我是个梦魔,一直在吃你的梦。

周巡说:你一定是在骗我,不然,你就是小狗。

关宏峰说:汪。

周巡哭了。

 

周巡三十一岁的时候。

关宏峰说:我是个梦魔。

周巡说:……老关你睡前故事读多了傻了吧?

关宏峰说:我还会吸你的精气。

周巡说:好啊,来吸吧,别的没有,这个老子管够!

 

1.

关宏峰坐在周巡床边的台灯上,样子很端正,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撑住台灯那一圈圆形的边缘。周巡已经睡着了,姿态是侧卧,团着被子缩成一个球。

今天周巡没有做噩梦,也没有做美梦。关宏峰默默记住了。他小心地把周巡的梦撕了一丁点儿下来,放到了嘴里,口感果然很差,干巴巴的,像是切成碎渣的树根——关宏峰没有吃过任何除了梦以外的东西,这只是一个比喻,和说着味同嚼蜡的人类中并无几个真正吃过蜡的是一个道理。

真难吃。

关宏峰把周巡平淡的梦捧出来,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塞进嘴里努力咀嚼,费劲地咽下去,然后把准备好了的、甜丝丝软绵绵的梦,团吧团吧,塞进周巡的脑海里。过了一会儿,周巡在微笑了,于是关宏峰轻轻飘起来,飘呀飘,穿过窗户。他在深蓝的夜里游动,向星星伸手,拉出长长的晶莹的丝,又揪下一小团柔软洁白的云——这些正是制作一个美梦所需要的材料。

 

2.

关宏宇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他哥不愿意吃点好的。

“你不知道美梦有多好吃。”关宏宇回味似地咂咂嘴,“上次我在亚楠那儿吃到过一个,热腾腾的,可鲜了,像个干菜五花肉烧饼。”

关宏峰凝视着弟弟:“你是不是和她见过面?”

她还带你去吃了烧饼。

关宏峰想:烧饼这两个字,听起来似乎很好吃。

关宏宇笑嘻嘻地说:“是啊,哥,要不要下次一起去?”

“不要。”关宏峰摇摇头,“你也小心点,梦魔和人一起出门,会有和尚打你。”

关宏宇估计他哥这念头来自于小时候看的《白蛇传》,以至于二十来岁的他照着镜子发现自己长得忒像那片子里的许仙时还感慨关宏峰料事如神——虽然按说他俩才是妖怪。

毕竟关宏宇不知道他们哥俩是怎么才成了孤儿。

他依然笑嘻嘻的:“亚楠说啦,她会保护我!”

 

3.

关宏峰盘起腿,在周巡的床上晃晃悠悠地浮着。他有点饿,但是今晚周巡难得地做了一个甜蜜的梦。

为什么不去尝一口呢?关宏峰默默问自己。那会是怎样的甜?

周巡还是那个侧卧的姿势,蜷成一团,像只猫。白天他和人打架了,那人说他是没妈的孩子。放学后他回家,自己热了一点饭菜吃完,打开台灯做作业。天色逐渐黑沉,整个家里只有这一盏灯亮着,有些吓人。周巡安静地做完作业,洗脸刷牙上床睡觉,房间里只剩下一片漆黑。

他像只受了伤的小兽在独自舔舐伤口,关宏峰想。关宏峰看到过那样幼小的兽,发出尖而细的咆哮,没人把咪呜咪呜的声音当回事。周巡用被子拥抱自己,熟睡着。

我怎么能吃掉他的美梦呢。关宏峰落到周巡身边,轻轻地抱了抱他。

 

4.

“不是我说哥你怎么这么犟呢?”关宏宇很无奈,“我告诉你啊,隔壁那谁,哦,韩彬。韩彬就把他那个人所有美梦都给吃了,还做了一堆恶心巴拉的东西塞人脑袋里去。当然人家韩少爷那是个变态,咱们比不了——可是哥,你也不至于对美梦连舔都不舔一口呀?”

关宏峰想那韩彬是梦魇,放故事里得当反派的,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物种。不过他懒得跟弟弟解释这些,况且哪怕韩彬和他们是一个物种估计也是那样儿。关宏峰不说话了,自顾自把收集的云取了一团出来,轻轻摊平成又薄又柔的一层。他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把这片云扯破,然后才把从前收集到的好东西小心翼翼地往上面放:清晨第一滴在草地上凝结的露水、初春时老柳树绽出的第三枚新芽、阳光照在细沙上闪耀出的金色、夜市里鼎沸欢快的人声喧闹……这些东西都比不上星光丝线珍贵,但也足够用来制作一个甜甜的好梦了。

可惜昨晚是阴雨天。关宏峰叹了口气,慢慢把那张云折起来,裹住了那些原材料,卷成一团。

“哥,你这手法,像在做寿司。”关宏宇往嘴里扔了把死硬死硬的噩梦颗粒,咔嚓咔嚓跟吃炸蚕豆一样用力嚼着,于是说话都有点口齿不清。

关宏峰又叹了口气,他猜高亚楠带着他弟把方圆一公里内大大小小的小吃店都吃了个遍。

 

5.

今天周巡是平躺着入睡的,很安稳的样子,大概正在做一个好梦。

关宏峰静静浮在窗外,看着床上那张红扑扑的小脸。他手里捧着个樱花瓣一样轻柔的梦境,却不知道该不该送进去。

他最终还是进去了,依然坐在那盏台灯上。周巡睡得很香,呼吸绵长。关宏峰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愿望,他想仔细看看周巡的脸。他飘了起来,面朝下缓缓降落,最后停在周巡上方几厘米的地方。

周巡是个长得很甜的小孩儿,不过清醒时表情总是倔强的,现在睡着了,看起来放松而乖巧。关宏峰看了一会儿,开始数周巡的睫毛,他了解很多关于人类的知识,知道大概会有几根,但是他想知道确切的数字。数到一百根的时候关宏峰喘了口气,没控制好力道,气息吐在周巡眼睛上。周巡的睫毛动了动,然后他睁开了眼——他醒了。

关宏峰不知所措。

 

6.

“原来真的有精灵!”周巡一骨碌翻下了床,想欢呼,想到隔壁睡着爸爸,于是又捂住了嘴。他好奇地打量着关宏峰,用气声说话,声音从指缝里漏出来,语气饱含渴望:“你是那个属于我的精灵吗?你能实现我的一个愿望吗?”

关宏峰只好默不作声地点点头,有点感激那位给周巡编了精灵故事的人。但是稍等,他并没有给周巡实现愿望的能力,这可怎么办才好?

“我想要一个朋友。”周巡轻轻说。

关宏峰觉得自己的心狠狠抽了一下。这很奇怪,梦魔没有心。他听见自己庄重地对周巡许下承诺:“那么你得到我了。我是你的朋友,永远是你的朋友。”

周巡笑逐颜开,他向关宏峰扑来:“精灵朋友,我送冰淇淋给你吃!”

那天晚上关宏峰第一次吃到了冰淇淋。凉丝丝的,甜蜜轻柔。

关宏峰想:这就是美梦的滋味吧?

 

7.

关宏峰总是在深夜来临。

有时候周巡会等他,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小小的一个团子,床头或者被子里会藏着某种惊喜。关宏峰吃到了干脆面,他睁大眼睛,露出茫然而喜悦的神情。周巡用枕头闷住嘴巴,好让自己不要笑得太大声吵醒了爸爸。

有时候周巡会撑不住睡过去,也许因为他白天和人打架了,也许只是因为作业太多。关宏峰能看到他身上有疲惫的气息,那味儿是苦的,关宏峰嗅了嗅他,把采来的栀子花香涂在周巡鼻尖。虽然只是从空气里抓了一把得来的,但这是目前他手上最甜的味道了。关宏峰用又软又肉的小手撑着下巴看周巡。他在想:人类真是捉摸不透,他们有好多种想法、好多种情绪、好多种气味,眼前这个汤圆一样的小团子居然也会发苦。他又想:为什么梦魔不会发苦?失去父母之后他们兄弟俩也就这样过下来了,从来没在对方身上闻到过这样清淡悠长的气味。

人类也很脆弱。关宏峰伸出一只手,食指指尖拉长,生出了尖刺,有时他会用这根手指雕刻最精致的梦境。他轻轻点了点周巡柔嫩的脸,人类的皮肤上出现一个凹痕。

死亡通常都是轻易的,其实梦魔也没有比人类坚固多少。

关宏峰飞出了房间。

 

8.

周巡趴在床上,关宏峰飘在他身边。两个孩子头碰着头,他们的面前摊着一本童话书。

“我要帮助那些可爱的姑娘编织美丽的花环,我要在高高的山峰上,坐到顽童的面前,让巍峨的城堡和金碧辉煌的宫殿在远方迷蒙的山峦上出现。当我用美丽的晚霞造出勇敢的骑士和神奇的香客时,这些顽童都惊得说不出话来。”周巡小声念着。读到这里,他翻了个身,一把搂住关宏峰的脖子:“精灵朋友!”

“嗯?”关宏峰皱着眉,他喜欢这个故事,可是作者居然说他的工作轻浮!这使十岁的小梦魔有点不高兴,他学着人类的样子表达不悦。然而周巡笑嘻嘻的,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精灵朋友?”周巡捏了捏关宏峰的脸颊,“你能变出花环吗?”他还没有到能完全理解“骑士”和“香客”的年纪,但他已经能够读懂花环的美丽了。

关宏峰想了几秒钟:“我不会编花环。”他看着周巡失望的神色,连忙补充道:“不过我可以带你去看星星!”他迅速在书上找到了他想要的片段,并念了出来:“他们虽然不知道我的名字,但他们认识我。我经常看到他们在夜深人静时仰望天空,朝着我的一颗颗星星微笑。”

“星星!”周巡惊讶地叫了出来。他意识到自己太大声了,立刻屏住呼吸听着隔壁的声音。

太好了,周爸爸的呼噜声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周巡对关宏峰伸出手,脸上闪耀着明亮的喜悦光彩。他用细细的气声说:“带我去看星星!”

 

9.

他们飞上了天空。关宏峰忍不住又叮嘱了一遍:“拉紧我的手,别摔下去!”周巡搂紧了他的胳膊,学着动画片里的小绅士严肃地说:“遵命,我的精灵先生!”

他们晃晃荡荡地在空中漂浮,天空中的光芒像是纤细的水晶丝线。夜晚总是那样柔美。关宏峰用一只手捧起一团毛茸茸的月光,它泛着象牙的色泽,是一种沉稳而优雅的黄。他把这团柔软的毛绒放在周巡空着的那只手里,周巡惊奇地用脸颊去蹭了蹭,月光飞散成细碎的烟尘。

“小心,月光很疏松。”关宏峰提醒他。周巡还有些失落,但关宏峰牵出了一根星星的丝线放在他手里,他又开心起来了。星光更坚韧,更透明。周巡拉着那根明亮的丝,摇晃了一下,再轻轻扯了扯,丝线落在他的掌心里。

关宏峰告诉他:“不是每天都能收获星线的,星星现在没以前那么有力气啦!”

周巡愣了愣,问:“那我能把这根线还回去吗?能让星星恢复力气吗?”

关宏峰很遗憾地回答不能。梦魔使用星星的丝线由来已久,从来没有能把星光还回去的记录。但他只说:“精灵的典籍里没有这样的记载——别担心,有些星星老了,可还有星星在长大。”

周巡笑了,很放松地大声笑着。关宏峰嗅到他身上有明媚蓬勃的甜味儿。

“我们到云里逛一圈吧!”周巡牵着关宏峰的手向前飞行。他学得很快,没多久就掌握了飞行的技巧。他们一头扎进大块的云朵,感觉像是陷入了最柔软的床铺。周巡抓起一把云团,拍到关宏峰身上,云的碎屑像细雪一样散落。两个孩子在云中打滚笑闹,他们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其实只有其中一个能够飞翔。

周巡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他玩得太开心了,不小心松开了关宏峰的手,当他意识到自己在下坠时他简直吓坏了,云朵没能阻挡他,它们在他下落的身躯前纷纷无情地散开了。与夜晚嬉戏的能力是关宏峰借给他的,他只是人类。

有一双手抱住了周巡的腰。和他的一样,那是一双幼嫩的小手。

“我接住你啦。”关宏峰说,声音似乎有点发抖。可是精灵为什么会发抖?

他们手拉手回到周巡家里,爸爸还在睡觉,对周巡的精彩冒险一无所知。周巡对着他的精灵朋友挥了挥手,转过脑袋一挨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周巡边刷牙边烦恼地想:自己会不会只是做了个梦。

这时他感觉到,左边手腕似乎被什么东西缠绕住了,像是——丝线!

他举起左手,看见一根晶莹柔韧的星光丝系在手腕上,还打着一个蝴蝶结。


TBC

估计没什么人记得前文了(不记得的人里包括我),索性一起放出来w

我爱童话!

评论(2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