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狗屁倒灶

【大关周/微彬诚】津港武校外设小龙虾摊位(一发完 傻白甜 勉强算是武侠AU

之前 @LE单衫杏子红 点的武侠AU,我想破了头都想不好怎么写,今晚吃麻小,旁边仨男的在吹牛聊天,遂开此脑洞。也算是这个游戏到30热度之后应约写的段子_(:з」∠)_

只有OOC属于我,一切问题都是我的错,欢迎评论吐槽

***

话说自从本朝建立以来,为除积年弊端,诸般改革措施层出不穷,众多武学门派尽皆与时俱进,亦纷纷的将名字也改了。譬如那津港地界上有名的津武门,也换了招牌,改作了“津港武校”这样散发着新时代气息的伶俐名儿。

然则任世事兴落,风卷云涌,浪潮浩浩。纵然天翻地覆,和津港武校里面,同屋的三人去吃夜宵,也实在没甚干系。无论世道再怎样变,便是“津港武校”再改头换面一回,做了“津港体育专科学院”,学生们的夜宵也一样是要吃的。

这三个人,要论其名姓,却是津港赫赫有名的好手,只不过好手未必有钱,譬如这三人囊中就颇羞涩。三个大男人,遥遥跋涉几百米,却只点了一份麻辣小龙虾,彼此对望过了,目中皆流露出不满之意,倒也没再加点什么。

却说小龙虾这等美物,要吃起来,乃是渐渐入港的,越吃越鲜,以至于难以自制,拼着龇牙咧嘴嘶嘶吸气乃至于吃得衣裤上汁水淋漓,也不舍得放下。初时还中规中矩地将硬壳层层剥去,剥了两个,便要不耐烦起来。周巡暗自运上了内力,指尖往虾背上一抚,那甲壳立时裂开,正中一条缝隙,断面光滑,若细观残骸,则能发现两侧极其对称。轻轻一触之威若要能至此,则眼力、手力无一不需是一流的。

周巡捏着小龙虾肉,往红艳艳的汤汁里一蘸,往嘴里一扔,就拿这高明手段去整治下一只了。

这样英雄人物,虽则袋中无青蚨,也总有水灵灵娇滴滴的大姑娘不管暗的明的屡送秋波。周巡却总装傻,真逼急了,也只拿“此生惟愿入六扇门,建立一番惩奸除恶的事业,故不敢冒领姑娘心意”来做托词。今日许是喝醉酒了,事业周乃以箸击盘而歌曰:“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会依然陪着你。”关宏宇同赵馨诚对视一眼,知道他是心里有人了。于是一边一个,携周巡肩膀而曰:他奶奶的,看上个姑娘还要装清高,还是不是兄弟了?

“不,不是姑娘。”周巡晃晃脑袋做高深莫测状,那绺刘海儿也跟着晃,“是个男的。”

他潇潇洒洒地一抹额前长发,从关宏宇手里抢过啤酒瓶,给自己灌下了一大口,桃花眼迷迷蒙蒙又有滋有味地四处飞瞟,简直是在乱惹芳心动:“那人你们都认识。”

这消息实在劲爆无比,关宏宇却一下失了兴趣。赵馨诚倒是干咽了口唾沫:“谁啊?”

“凭什么告诉你?”周巡拿眼风扫他,神情正如一位合格的大侠般忧郁。他忽又站起身来,自赵馨诚处抽出甩棍,持棍起舞,放声高歌,歌云:“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

甩棍一抖,险而又险地绕开了一张桌子。关宏宇立刻大松一口气,一颗心落回肚里:还好,没傻,知道没钱赔。边上的老赵则是心事重重的模样,关宏宇趁机吃掉了最后几只龙虾钳子。

最后周巡还是说了,满脸的幸福明媚。

“他长得好看,人也聪明,顶尖的聪明,就没有比他更聪明的人。”他打了个酒嗝儿,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只是我总想喂他点什么,他看着就是吃不好饭的。”

关宏宇注意到“聪明”二字,于是原本凝神在听,到此却不管了,摸出周巡钱包便去会账。赵馨诚则神情木然,在周巡一声声的“嘿嘿嘿他答应我给他送零食”中静静端坐,终于长叹一声,寂寞如雪地掏出一支烟。

“是爱是痴莫非真得你不懂……”赵馨诚黯然伤神,口中不觉长啸不绝,乃取月轮冰光清寒的孤绝之意。却只在心底悄悄呼唤:“彬……”

此夜几人各怀心事,回宿舍后匆匆的便各自梳洗睡了。只是次日侘傺无聊索性去找亲哥的关宏宇在关宏峰办公室里看见了拎着个饭盒的周巡。饭盒里头是俩苹果一香蕉,关宏峰削了个苹果,先塞周巡嘴里了。

关宏宇大怒,转念一想,周巡怕不是瞎了才会想往自家亲哥嘴里喂东西,又转怒为喜。于是他一纵身,轻轻巧巧翻上屋檐,运起轻功,足尖踩上瓦片,乃是一沾即走。他便静寂无声地往宿舍去了。关宏宇实是怜悯赵馨诚情路坎坷以至精神错乱:这人已经在持管文子吟哦不止了,似乎是绞尽脑汁地要在一夜间把文化水平提升到秀才的境界。

“赵馨诚你别发疯了!周巡是和我哥在谈恋爱!”关宏宇一脚踹开门。

韩彬松开捏着赵馨诚下巴的那只手,从容转身,镜片反射出一道夺目的光。

fin.

妈呀这个文风太难写了(。)已经删掉过更造作的两百字了……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