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很喜欢热度,但不会当饭吃,总之感谢阅读
会发日常&摘抄然后删掉

【大关周/史密斯夫妇AU】Fire baby · Ch1

教授!关宏峰X作家!周巡(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 前后有意义

全文梗概:操→打→操

本章预警:日常OOC,私设如山,公开场合play

BGM:How To Love (Original Mix) 反正我是听着写的

我是个愚蠢的土拨鼠,所以文风这种问题就不要在意了;)



1.婚姻咨询师:我保证发生的对话不会传出这个房间

 

“那么,我们开始吧。”

“我先来?”周巡扭过脑袋问关宏峰。

关宏峰敲敲扶手,点头:“你先来。”

 

“你们每多久做一次?”

“这他……”周巡勉强咽下粗口,摆出了一个深思熟虑的表情,“这算个什么问题?”

关宏峰则用审视的目光打量提问者,几秒钟后他开口:“是问多长时间内的频率?”

可怜的心理医生被关教授看得浑身发毛:“嗯……这个礼拜的?”他咳嗽一声:“说这个礼拜的就行。”

那两个人对视一眼——看起来很没默契,多发胶先生在长卷毛先生看了他三秒之后才转过头与对方眼神相接,不过相视一笑时那份甜蜜劲儿也能让人意识到他们的伴侣关系无可怀疑。

“我刚刚采风回来。”周巡说,语速飞快,“去的是……呃,海南。”他动了动手腕,露出把表摘下后显现的晒黑痕迹:“昨天才回的津港。”

“前几天我在西南一所大学有个讲座。”关宏峰慢慢地说,“耽搁了些日子。”他眨了眨眼睛:“等一下,你说‘这个礼拜’,包括周末吗?”

“包括周末。”

“那他问的就是昨天我们做了几次。”周巡断言道,而关宏峰不得不表示同意。

“两次吧……大概?”关宏峰干巴巴地说。他瞟了周巡一眼,手指不自觉地摸上了下巴轻轻摩挲。

“这是只算了你的?”周巡毫不客气地瞪回去,“还有,别忘了浴室里那一次。”棒极了的一次。

“是啊,谢谢补充,亲爱的。”关宏峰的语气依旧干巴巴的,他转向咨询师,“所以是他四次,我三次——如果你需要的确实是性【不】高【不】潮的次数。”

“谢了。”周巡咕哝道,“那真是非常愉快的回忆。”他想到在出租车上时滑过尾【不】椎进【不】入自己身体按压抚摸的手指,颇有些尴尬地换了个坐姿。

 

他们同一天回到津港,周巡先,关宏峰后。周巡到了家里,首先把基本没怎么用上的行李一一归位——这很是耽搁了一会儿,尤其是那些他珍爱的、并且必须慎重对待的小玩意们,然后抓紧时间洗了个澡。于是当关宏峰见到他时,周巡那一头漂亮的长卷毛还没干透,上面残存着湿气,能清晰地闻到洗发水味儿。关宏峰说了很多次洗完头发要吹干,否则容易着凉。周巡其实听进去了,但这次实在是赶时间。

关宏峰严厉地瞥他一眼,难得地坚持自己拖着箱子,没有任由周巡接手。那眼神让周巡心慌意乱,甚至有点口干舌燥。他乖乖跟在关宏峰身后,只说了一句:“我怕找不到停车位,就没开车过来。”

“那打的吧。”关宏峰又瞥他一眼,伸出了空着的那只手来拉他。突然获得谅解的周巡简直受宠若惊,赶紧反握住他的手,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夜风.avi

他这时候才收起手机,周巡简直要气笑了:“这么忙啊,关教授?”

“周大作家,过奖了。”关宏峰又拆开一张湿巾,慢条斯理地擦着手,“不敢和您相比,洗完澡连吹干头发的时间都没有。”

周巡一听他还在计较这个,忍不住笑了,用头去撞他肩膀,语气里颇有些讨好:“老关,不生气啦?”

广播电台开始放一首老歌,司机师傅颇有兴致地跟着哼唱起来。

“我生你的气?”关宏峰伸手去揽他的腰,又改了主意,先把窗关上了,“我要是生你的气,恐怕迟早要被你气死。”他把鼻尖埋进周巡的头发里:“还没干呢,别着凉。”左手伸过来,帮周巡把皮带给系上了。

 

“没错,我四次,他三次。”周巡叹了口气,“我不明白,为什么婚姻咨询要问这个。”

“他的意思是,就算没有性我们也能过得很好。”关宏峰补充,“现在,下一个问题。”

 

“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呢?”

 

周巡明显地愣了一下:“这……我得想想。”

“长春。”轮到关宏峰叹气了,“我老家。”



愉快地TBC.

点梗人@朕本布衣  @狮子莱恩  @xhdrdxf 咩在努力粗长了!

评论(39)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