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是真的喜欢清假粉

【关周关无差/AU】Whisper·ch1(梦魔!关宏峰X普通人!周巡,前后无意义

梦魔!关宏峰X普通人!周巡,前后无意义

WARNING:日常OOC,私设如山,后期可能加入ABO设定,恋爱脑,有童年时期描写,涉及宇楠,可能涉及彬诚

梦魔设定见自百度百科(虽然加了一堆私设进去)

大概是个童话?

***

周巡十一岁的时候。

关宏峰说:我是个梦魔,一直在吃你的梦。

周巡说:你一定是在骗我,不然,你就是小狗。

关宏峰说:汪。

周巡哭了。

 

周巡三十一岁的时候。

关宏峰说:我是个梦魔。

周巡说:……老关你睡前故事读多了傻了吧?

关宏峰说:我还会吸你的精气。

周巡说:好啊,来吸吧,别的没有,这个老子管够!

 

1.

关宏峰坐在周巡床边的台灯上,样子很端正,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撑住台灯那一圈圆形的边缘。周巡已经睡着了,姿态是侧卧,团着被子缩成一个球。

今天周巡没有做噩梦,也没有做美梦。关宏峰默默记住了。他小心地把周巡的梦撕了一丁点儿下来,放到了嘴里,口感果然很差,干巴巴的,像是切成碎渣的树根——关宏峰没有吃过任何除了梦以外的东西,这只是一个比喻,和说着味同嚼蜡的人类中并无几个真正吃过蜡的是一个道理。

真难吃。

关宏峰把周巡平淡的梦捧出来,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塞进嘴里努力咀嚼,费劲地咽下去,然后把准备好了的、甜丝丝软绵绵的梦,团吧团吧,塞进周巡的脑海里。过了一会儿,周巡在微笑了,于是关宏峰轻轻飘起来,飘呀飘,穿过窗户。他在深蓝的夜里游动,向星星伸手,拉出长长的晶莹的丝,又揪下一小团柔软洁白的云——这些正是制作一个美梦所需要的材料。

 

2.

关宏宇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他哥不愿意吃点好的。

“你不知道美梦有多好吃。”关宏宇回味似地咂咂嘴,“上次我在亚楠那儿吃到过一个,热腾腾的,可鲜了,像个干菜五花肉烧饼。”

关宏峰凝视着弟弟:“你是不是和她见过面?”

她还带你去吃了烧饼。

关宏峰想:烧饼这两个字,听起来似乎很好吃。

关宏宇笑嘻嘻地说:“是啊,哥,要不要下次一起去?”

“不要。”关宏峰摇摇头,“你也小心点,梦魔和人一起出门,会有和尚打你。”

关宏宇估计他哥这念头来自于小时候看的《白蛇传》,以至于二十来岁的他照着镜子发现自己长得忒像那片子里的许仙时还感慨关宏峰料事如神——虽然按说他俩才是妖怪。

毕竟关宏宇不知道他们哥俩是怎么才成了孤儿。

他依然笑嘻嘻的:“亚楠说啦,她会保护我!”

 

3.

关宏峰盘起腿,在周巡的床上晃晃悠悠地浮着。他有点饿,但是今晚周巡难得地做了一个甜蜜的梦。

为什么不去尝一口呢?关宏峰默默问自己。那会是怎样的甜?

周巡还是那个侧卧的姿势,蜷成一团,像只猫。白天他和人打架了,那人说他是没妈的孩子。放学后他回家,自己热了一点饭菜吃完,打开台灯做作业。天色逐渐黑沉,整个家里只有这一盏灯亮着,有些吓人。周巡安静地做完作业,洗脸刷牙上床睡觉,房间里只剩下一片漆黑。

他像只受了伤的小兽在独自舔舐伤口,关宏峰想。关宏峰看到过那样幼小的兽,发出尖而细的咆哮,没人把咪呜咪呜的声音当回事。周巡用被子拥抱自己,熟睡着。

我怎么能吃掉他的美梦呢。关宏峰落到周巡身边,轻轻地抱了抱他。


TBC

很久没打TBC了,真怀念啊(不)

评论(1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