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关宏峰中心。等边三角爱好者。
一块黄瓦,一只红羊。
一个产粮的杂食。产想产的粮。
质疑我吃CP原因的都是傻逼。
diss热CP没有快感,diss智障才有快感。

【沙罗】Neverland 永无乡(一发完,内置车轮)

沙罗井喷,来添砖加瓦。一个院子里的表兄弟设定,内置破车轮注意。

就不要在意年代什么的了,那些童话什么时候在中国出版的我都查不到。

总之就是一个苏宠的欧欧西傻白甜小片段。

*****

罗成那点理想主义者的性格特征,从很小的时候就初见端倪。同院里的所有孩子里,也只有他一个会相信童话——虽然童话和理想主义事实上并不怎么沾边,但这至少表明了他从小就天真烂漫,纯洁热忱。

那时候沙瑞金会揉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大人似的叹息着回答,不,水孩子是假的,世上没有玛丽阿姨,洛克王其实并不存在,胡桃夹子的故事只是个故事。

小小的罗成眨巴眼睛,浓密睫毛掩映着清澈的眸子,他瘪了瘪嘴,失望而且委屈。

“那么,小飞人彼得·潘呢?”他轻轻地问,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了。

沙瑞金心一软,捏捏他的小鼻子,说:“彼得·潘不是假的,他会在你的梦里出现,教你怎么飞,一直飞到梦幻岛上去。”

于是罗成很高兴,笑得露出豁牙。正七岁,在换乳牙的孩子,双颊肉乎乎的,笑起来乖巧又娇憨,十分惹人怜爱。沙瑞金带他出门买糕点糖果,不得不看住了他不让吃,最后被他可怜巴巴的神情逗笑了,拆开一颗大白兔,先给他舔几下过过瘾,才放进了自己嘴里。

 

罗成刚刚被雪藏的那段时间,沙瑞金正在忙,没顾得上去看他。好不容易等有空了,车都已经开到罗成公寓楼下,他才猛地想起来忘了给罗成打个电话,问问对方是否在家。好在停车熄火之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无比熟悉铭记于心的那个窗户里亮着灯光。

好极了,罗成在家。

老式居民楼通向车库的半拉子门总是开着的。沙瑞金拉开门,走上楼去,用罗成之前给他的钥匙进了屋。灯亮着,罗成的拖鞋也确实不在架子上,沙瑞金暗自点点头,找出自己惯穿的那双棉拖鞋换了,叫了一声罗成。

这房子不大,房间却分得很细致,客厅厨房卧室一应俱全。他喊完这一声后,过了片刻,听到卧室里传出了罗成迟缓的闷声应答,鼻音很重,似乎是在哭。沙瑞金进房的时候,果然看见床边一堆啤酒罐子,他的小表弟只穿了白背心白内裤,瘫在床上喝酒,清亮的眼睛里盈着一汪泪。见他进来,罗成鼻子抽了一下,叫,哥。

真傻。他叹气,走过去把人搂进怀里。

罗成的情绪突然刹不住了,眼泪鼻涕都糊在沙瑞金的白衬衫上。他说我没想过会这样,说世上为什么会有那种人,说自己难受,说自己痛苦,最后愤怒甚至凄怆地敲着床板喝骂那些人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他们都是混账废物,猪狗不如!

沙瑞金摸着他的后背,力道轻柔,很温暖。

我不会放弃的。罗成又说。声音有点哑,黯淡低沉,却有着一往无前的坚定决心。他从沙瑞金怀里挣出来,抬眼看着对方和自己同样的浅色眸子,又说了一遍:“我不会放弃的。”

沙瑞金静静看着他,在心里轻轻叹息一声,低头吻上他的眼角。罗成下意识闭眼,感觉到对方的嘴唇印在自己眼皮上,舌尖很温柔地舐着他的泪痕。他控制不住地哭得更厉害,扯着对方黑色大衣的手都在发抖。

只是一个车轮

给他弄出来之后沙瑞金轻啄着他的唇角,手上还没有停,在帮他延长余韵。这时酒终于完全醒了,罗成气息不稳,惴惴不安地小声喊:“哥?”

沙瑞金又亲了他一下,去洗了毛巾来,给他擦掉出的薄汗和皮肤上溅到的一点白浊,然后宽厚手掌按在他的眼睛上面,有着令人安心的温暖。

“睡吧。”他轻轻说。

罗成浑身骨头都松了,软绵绵地哼了一声,进入了多日来的第一次安眠。

好好睡一觉吧。沙瑞金看着他泪痕宛然的睡颜想着。

我的爱人,我甜蜜的宝贝,我的永无乡。

END

你沙水仙简直不要太好吃!!!!!!!!!!!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