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咩

关宏峰中心。等边三角爱好者。
一块黄瓦,一只红羊。
一个产粮的杂食。产想产的粮。
质疑我吃CP原因的都是傻逼。
diss热CP没有快感,diss智障才有快感。

真喜欢这段分别。

叶子是在离别日本的前三天,才抱着自己的孩子,去看望父亲的。她步入露院的时候,父亲身着和服,正往胸前搭着一块温布,在鹅卵石铺成的地上,走来走去,拿那块湿布,来吸空气中的灰尘。这动作叶子看得很熟悉。

羽田看到女儿,站住了说:"回来了?"

女儿把孩子推到膝前,紧张地说:"这是我儿子。"

"我知道这是你儿子。"羽田身上搭着的那块湿布掉了下来。他走过去,就一把抱住了杭汉。

"叫外公。"他说。

"外公。"杭汉说。

"像他的父亲,"羽田对女儿说,"胆子大。"

女儿又说:"我要回杭州去。"

父亲又怔住了,捡起了湿布,贴在胸前,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也不说一句话。

"京都的远亲,要来会一会呢。"他说,"我想搬到京都去了。"

女儿沉默了片刻,说:"去那里也好,有人照顾你啊。"

羽田叹了口气,问:"一定要去杭州吗?"

"一定的。"

"你……喜欢这个中国人什么呢?"

"……无所畏惧吧。"女儿说。

羽田想了一想,说:"他可能会使他的儿子成为孤儿。"

叶子也想了一想,抬起头来,说:"是的,可能的。"

"那么,我就没什么要交代了。"

父女俩就在龛室前跪了下来。案上一大盆清水,盛在一只瓦蓝色大浅洗盆中,里面盛了一底的鹅卵石,看不见一点绿色。

他们行了一次茶道。父亲把茶盏双手捧给女儿时,女儿在父亲啜过的地方贴住了唇,然后,又叫过她的儿子,在她啜过的地方,贴住了唇。

评论

热度(3)